她當然沒有忘記。

葉諍一睜開眼睛就說她漂亮,還想要娶她。

頓時,她的兩邊臉頰像是火燒一樣,自己都忍不住伸手去捂著,可還算冰涼的手也立刻被臉頰滾燙的溫度給染熱了。

南煙呵呵的笑了起來。

「沒忘吧?」

「……」

「他跟你說那些話,也就是說,他心裡就是這麼想的。」

「……」

「原來,他一直都覺得你很漂亮,心裡也一直都很想娶你。」

「娘娘別說了!」

冉小玉羞不可抑,幾乎想要逃開了。

而南煙微笑著,臉色又慢慢的鄭重了起來,說道:「可再多一點考慮,他就拒絕你了。並不是因為他不喜歡你,而是他心裡很明白,你們兩之間的隔閡不是感情,而是你的性情。」

「……」

「你不適合做他的妻子,甚至可能會為他,也為你自己招來禍端。」

「……」

「你要追回他,要改變他對你的成見,該怎麼做——明白了嗎?」

冉小玉看了她一會兒,終於還是點了點頭。

又輕聲道:「娘娘不覺得,女孩子這麼做,太不矜持了嗎?」

南煙笑道:「矜持不該這麼用。若不確定自己喜不喜歡他,當然應該矜持;若不喜歡他,就拒絕;但若知道自己就是喜歡他,那就勇敢。人若連這一點清明都沒有,那也活得太糊塗了。」

「……」

冉小玉咬著下唇,過了許久,終於下定決心的。

「好,奴婢聽你的!」

看著她這樣,南煙忍不住笑了起來。

「對嘛,女孩子又如何?只要是自己喜歡的,就應該得到,況且你又知道,他是喜歡你的。」

「……」

「薛靈有一句話說得好——兩情相悅就該被成全。」

「……」

「別讓自己後悔。」

她一邊說著,一邊有些抑制不住的直打哈欠。

看到她這樣,冉小玉才回過神來,南煙一直沒休息好,這個時候肯定睏倦得要命了,偏偏自己還回來纏著她說了那麼多的話。

急忙去端了熱水來服侍她梳洗。

不過,扶著南煙上床的時候,她突然又想起了什麼,道:「娘娘,那你呢?」

南煙已經躺下去了,聽到她這麼問,睜大眼睛看著她。

「什麼?」

「你說,兩情相悅就應該被成全。那娘娘你呢——」

「……」

南煙被她問得心中微微的一沉。

冉小玉拉起被子來給她蓋好,柔聲說道:「娘娘說起這些事來,都是感同身受的,其實娘娘和皇上,也是兩情相悅。」

「……」

「所以很多時候,娘娘會認錯,也會跟皇上撒嬌。」

「……」

「那這一次呢?」

「……」

「娘娘之前說的,皇上做的那些事——能抵得過你們的兩情相悅嗎?」

「……」

「娘娘你,究竟是怎麼打算的呢?」

大家如果還有月票,請投給我。

(本章完) 嗚!

黑馬到底是異血寶駒,平時可能也被龐飛培養的極好,在這種時刻它終於表現出異於常馬的一面。

當那根利箭就要射中歐陽顏之時,突然黑馬的前兩肢彎曲向後,后兩肢向前,如馬踏飛燕般的姿態,整個馬身貼到了地面。

咻!

長箭貼著歐陽顏的頭皮飛過,帶走了一片狼皮衣上的一片狼毛,卻沒有大礙,算是在這致命之中躲過了一箭。

黑馬再次狂奔,馬嘴中吐起了白沫,喘著粗重的氣,剛剛那一個姿態顯然極其的消耗它的體力。

若是普通的馬匹,是做不出剛才那個動作,也沒有如此盛旺的體力賓士這麼久。

一箭未中,歐陽玉臉都綠了,再次開弓上箭,這一次,她瞬間就搭上了三根箭。

歐陽顏的眉頭皺了下來,這樣下去他知道是擺脫不了自己這個姐姐的,或許還會被她射死。

該怎麼辦呢?

歐陽顏在思考,若不是他不想手中相殘,不想她死,他根本就不會跑。

現在連跑都跑不了了,又該當如此。

難道真的要面對?那樣的話,只能有一個人活著,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咻!

三根箭同一時間射出,在空中破空之音不絕於耳,呈三道劃破空間的白浪往歐陽**來。

歐陽玉咆哮的聲音在響徹在歐陽顏的耳邊,意思就是要讓他死。

轟!

就在這三根長箭到了歐陽顏一半距離之時,突然地下的雪地一陣巨響,一大片厚重茫茫的大雪席捲而出,如一片雪牆飛上高天。

澎澎澎!

三根長箭被這飛上高天的雪牆抵擋,三箭直接將這片雪牆射爆,但是也阻止了三根長箭的速度,將箭支攔截了下來。

歐陽顏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歐陽玉更不知道,這突然出現的變故令歐陽玉嚇了一跳。

一道聲音傳到了歐陽顏的耳中,是胡小月的,她道:「趕緊走,我來處理。」

一聽到「處理。」二字,歐陽顏的心猛的跳了一下,他想到她之前處理龐飛的時候,那一幕很嚇人。

「小月姐姐,我不希望她死,她到底是我姐姐。」歐陽顏順著這句話回了一句,算是懇求。

良久,胡小月回了一句,道:「顏弟放心,姐姐心中有數。」

歐陽顏沒有再說什麼,駕著黑馬急速前行,很快消失在了這裡。

待天上那被射爆而紛飛的雪花歸於平靜,一道絕世傾城的身影出現在歐陽玉的視線中。

這道身影有著曼妙的身姿,********,身著一件落地的長裳,臉上遮著一塊泛著寶光的潔白面紗,只有兩個動人的眼睛露在外面。

看著這突然出現,擁有著傾國傾城的身姿的人,歐陽玉的臉色閃過驚駭,她道:「妖女!!」

胡小月哈哈一笑,擺了擺手搖頭嘆道:「小姑娘,光天化日之下哪有妖女?莫非你指得是自己?」

「妖女休逞口舌之能,在我大東方天璣辰星國的國土之中,你不潛藏著做妖,還敢大搖大擺出來干涉我做事,你是活到頭了。」歐陽玉頤指氣使非常氣憤的喝道。

胡小月的眉頭皺了皺,若不是看在歐陽顏交待的份上,胡小月根本不想再浪費時間,只得冷呵呵的一笑,道:「小姑娘,看你年紀輕輕,倒是口舌鋒利,我勸你一句趕緊離開吧,否則……」

「否則你想怎麼樣?」歐陽玉打斷了胡小月的話,眼中鋒芒涌動,反而很想出手的樣子。

「否則就這麼死了,是很可惜的。」胡小月最後這句話極其平靜,像是輕描淡寫,但是卻有濃濃的殺意瀰漫。

歐陽玉的心猛的跳了一下,她切身的感受到來自胡小月的殺氣,非常強烈。

此妖的修為一定在我之上,看來只得先離開,回府之後再做計較,龐飛肯定是死了,這件事要怎麼跟太師府交待?

歐陽玉的內心思索著,非常的矛盾,如果龐飛沒出事還好說,但是現在龐飛可能死了,她就有點慌亂了。

一個太師之子,和自己出來打獵,最後死在這裡,無論如何歐陽玉都有責任,她有點害怕太師府會來她歐陽府說理。

想到父親歐陽烈那威嚴的面孔,家教本就很嚴的她,如果讓父親知道自己和太師府的龐飛單獨出來遊玩打獵,父親一怪罪下來的怒火,她想想就害怕。

想來想去,其實她害怕的還是自己的父親歐陽烈。

「怎麼?不捨得走?在我沒改變主意之前,你若還執迷不悟的話,我就只好把你留在這裡了。」胡小月的聲音冷冷的傳出,驚了歐陽玉一跳。

「我會怕你了嗎?」歐陽玉隨口就道出一句話,表現出自己的剛烈不屈。

「那好,這是你自己選擇的。」胡小月冷冷的喝出一句,手一揚之間,漫天大雪紛飛,地上的雪都飄到了天上,形成茫茫一大片。

歐陽玉的視線變得模糊了起來,她眼裡只看到茫茫一大片雪花,雪花將她包裹,令她動彈不得。

「既然不能殺,那就只得將你囚禁了。」胡小月看著自己的傑作,冷冷的笑了一聲,手一揮之間,捲起一個巨大的雪球飛上高天,最後消失不見。

歐陽顏此時就快要回到洞府,一路上他都在琢磨胡小月會怎麼來處理自己的「姐姐。」

事實上,他很擔心胡小月一不小心就將歐陽玉殺了,畢竟他知道歐陽玉的脾氣,是剛烈無比,不會屈服的一個人。

他怕歐陽玉說的話太沖,令胡小月忍受不了,最後使得胡小月出手將其誅殺。

越想,歐陽顏就越緊張,雖然在歐陽府上,這些兄弟姐妹並沒有把自己當弟弟看,甚至還想著自己死。

但是歐陽顏卻對他們仇不起來,雖然心中恨他們,但是並沒有恨到要殺了他們的地步。

吁!

黑馬停了下來,喘著粗氣吐著白沫,可憐的大眼回過來看了歐陽顏一眼,那意思是在說:我跑不動了……

「小黑,再把我帶回去,我們回去看看。」歐陽顏拍了拍它的背說道。

一聽這話,黑馬兩眼一翻,直接趴了下去,一副再也不願意跑的樣子。

歐陽顏好話說盡,希望它再跑一趟,愣是沒有讓黑馬起來。

這下,歐陽顏發火了,恐嚇道:「好你趴著,我馬上燒火烤了你。」

PS:求收藏求推薦票。。。 第1853章一件膽大包天的事

房間里安靜了下來。

南煙躺在床上,不知是否因為房中的燭火不斷的搖曳著,她的目光也閃爍得厲害,但卻一個字都不說。

過了好一會兒,才自己伸手,將被子又拉了拉上去。

然後輕聲道:「把燈滅了吧,我困了。」

「……哎。」

聽出她話語中的倦意,和不想說下去的情緒,冉小玉也不好多說什麼,只看了她一眼,幫著她掖了掖被子,然後吹熄了燭台,退出了她的房間。

關上門的時候,還能聽到裡面一聲低低的嘆息。

連帶著,冉小玉的氣息也低沉了起來。

她在門口站了一會兒,終究無話,轉身離開了。

房中,一片漆黑。

只有兩點微明,是南煙的眼睛,映著月光微微閃爍著。

她雖然已經非常的疲倦了,可剛剛冉小玉的一番話,卻讓她睡意全無。

她睜大了有些空洞的雙眼,靜靜的看著窗戶上映照進來的冷而白的月光,似有目光微閃,卻不知道,她在想著什麼。

|

第二天,南煙一大早就起來了。

就好像昨天並沒有發生那樣的事,她的神情如往常一般,冉小玉也不好多說什麼,服侍她洗漱了之後,南煙便往祝烽的書房走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