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對不同的面孔,他們似乎都能辨識的出,對待每個人的反應,都各自有差別。

沈繁星覺得很驚奇。

看到楚博揚跟在母親身後走進屋,她眸子里閃過意外。

高大挺拔的男人居然顯得有些局促。

姬鳳眠提醒他洗手殺菌。

兩個人出來之後,樓若伊開開心心地招呼人坐下,又吩咐傭人準備茶水。

姬鳳眠卻徑自走到而嬰兒床旁邊,彎身將小太陽抱了起來。

沈繁星笑了笑,「這幾天每次來都要先抱小太陽,小月亮該吃醋了。」

「你才該問問你那位丈夫為什麼那麼明顯的差別對待。」

沈繁星無奈笑笑,「他說女兒就該嬌嬌氣氣的寵著,兒子沒必要。」

姬鳳眠「哼」了一聲,轉頭看向樓若伊,「看來你這兒子小時候沒受過什麼罪。」

樓若伊可不認同,「景川小時候很可憐很辛苦的……」

「那他應該更辛苦一點才對。」

樓若伊扁扁嘴,有些委屈。

沈繁星的視線卻又放到楚博揚身上。

「楚叔叔,您坐。」

姬鳳眠輕輕晃著懷裡的小傢伙,淡淡道:「不是楚叔叔,他是你的父親,親生的。」

樓若伊一口氣吸岔,捂著嘴咳嗽起來。

沈繁星臉上也閃過驚訝,不過沒多久便恢復了正常。

實際上她的驚訝,完全沒有那種預料之中類似震驚或者比震驚更深些的情緒。

足以稱得上是平靜,如果硬要解釋剛剛的意外,大概是意外姬鳳眠毫無預兆把這件事情說出來。

楚博揚雙手握了起來,抬眸轉眸,跟沈繁星的視線對上。

他更顯局促。

「我……」

沈繁星扯了扯唇,平淡的將視線收回,彎身將小月亮抱了起來,看著姬鳳眠,淡淡開腔。

「聽你這口氣,好像在說一個冷笑話。」

姬鳳眠掀眸看她,「我以前經常跟你講冷笑話嗎?」

沈繁星思索了一下,搖頭,「這倒沒有。」

姬鳳眠給了她一個「說什麼廢話」的眼神。

沈繁星挑眉,「我的身世也是可憐,活了快三十年,又突然冒出來一個親生父親,是我的人生太多姿多彩,還是您的更甚?」

她一邊說著,一邊溫柔逗弄著懷裡的小月亮。

「等我死後二十年你再考慮這個問題。」

楚博揚有了點反應。

不過此刻沈繁星已經走到了他跟前,側身將小月亮湊到他跟前。

溫柔的聲音隨之響起,「小月亮看看,這是外公哦。」

姬鳳眠背對著他們,抱著小太陽,身子微微頓了頓,手指輕輕點了點小太陽柔嫩的臉蛋,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來。

【預測失誤,下一章。?(?`^′?)?我不管】 所有理由都不重要了。

「紫環」二字,足以令真小小興奮得大眼睛撲閃撲閃!

「我要去東殿!」她高聲尖叫。

在說話同時,連子濯已經破開空間,帶著真小小直接出現在了戰神殿的練武場上!

與靈門與東殿不同。

戰神殿,只是曾屬於無疆戰神的私人勢力。

比起東殿與靈門的宏偉壯麗,建立在一片白色峭壁之間的戰神殿,其實規模小得可憐。

但它的存在,對東靈意義非凡。

和平年代,戰神殿隱藏山中,無人窺其真容。

戰火延綿的災難降臨,白衣至尊,定會率領自己的黑鎧武士們,在第一時間出現在最混亂的戰場上!

並不培植權貴,也不接受下宗供奉,人數不多,獨立於世,除東方、南宮二姓,為無疆戰神家臣,世代供奉戰神殿主之外,其它異姓武者,皆是從靈門、東殿……甚至二級宗門與散修里篩選出的精英。

他們休想在戰神殿內過上舒適的生活,因為此地乃是苦修之所,沒有靈泉澆灌身體,沒有神丹月月供養,只有被美其名曰「恩賞」的嚴苛試煉層出不窮。

有的時候,為了能在戰神殿里活下去,武者們還得每年獨自出行幾回,在外面賺些法幣丹藥回來供自己艱難地生存。

但能穿上黑鎧,卻是所有東靈強者的夢想。

能在無疆座下侍奉十年,這樣的經歷足以讓他們的姓氏,以及他們的後世子孫都感到榮耀。

因為在這裡能獲得的,是超越修為的,信仰!

戰神殿的練武場,就設立在一片亂石崗上。

遼闊的亂石崗四周,稀稀拉拉地矗立著七根斷裂的石柱,不要看這些柱子樣貌殘缺,卻能投影出強大的對手,供修士們挑戰與模仿。

卓永思、咎子墨、岑元青、水成志、冷波、河滿、石城七人,在來到戰神殿後,在此地消磨的時間最多。

戰神殿,東方氏主外,南宮氏主內。

身為掌殿長老的南宮賢,是一位極博學的雅客,雖然論武力,不及東方野,但在教導弟子的方面,卻無人能及。

雖然七位神魔傳承者本身的資質都相當不錯,但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通通結丹,南宮賢的功勞,至少要佔一半。

「少尊回來了。」

站在練武場旁的清癯老人,倏地張開眼。

雖然臉頰上布滿了皺紋,但他的眸子,卻異常明亮清透!

連子濯離殿大半年,一直在影門殘跡上空鎮守兩界通道,七子結丹,也發生在這大半年間,雖然連子濯與戰神殿長老們之間,時常有傳訊來往,不過南宮賢與七位刃子們,也是這數月以來,頭一回再見到連子濯的身影!

「大師兄!」

「大師兄回來了!」

一聽南宮先生的話,眾人立即放下手中的刀劍,興沖沖地向天空打量。

身為此界准尊,連子濯一直都是東靈修仙界的一個傳奇。在成為神魔傳承者之前,七人從來不曾奢望,自己與高高在上的連少尊有什麼聯繫。直到來到戰神殿後,才發現這位東靈現世最年輕的元嬰後期大圓滿修士,比想象得好相處許多。

他身上,甚至沒有一般宗門長老的貴氣與傲慢。得閑的時間裡,便與眾人一起清修打坐,可惜這一回,他們七人入雲台結丹的大事,連子濯沒有出現。

好不容易再見到他的身影,眾人都爭著想要展示自己這大半年來修行的成果。 ?()水系頂級血脈——絞殺水域和火系頂級血脈——岩漿沼澤。

全部是位列高位的血脈天賦,阿斯科利雖然強大,但是想要殺死屬xìng克制他的三角鯊波多納威多並不容易,在加上有任務在身,如果處理掉車刀組,調查青眼環湖的任務也許會因此耽擱,這種情況下,他倒是不太方便動手。

阿斯科利扶了扶眼鏡,正在猶豫是不是該和車刀組火併一場。

波多納威多似乎看出了阿斯科利的猶豫,他恭敬的鞠了一個躬,開口道:「尊敬的調查兵團的大人,我並無冒犯你們的意思,也沒有衝擊現役軍官的勇氣,只是我的這個手下還不該死。」

「給我一個停戰的理由。」阿斯科利看見波多納威多在損失一條胳膊的情況下竟然還能畢恭畢敬的鞠躬,同為術師也好不猶豫的作出如此有傷顏面的動作,瞳孔一縮,殺意不減反增,他喜歡聰明人,卻尤為討厭聰明的敵人。

「奧格瑞並沒有作出實質xìng的傷害調查兵團軍官的舉動,雙方都沒有流血,所以只能按照鬥毆事件處理,況且,他在歷次魔cháo中的功績積累起來,獲得過黃星勳章的授銜,想必你們也不希望這樣一個一直為帝國出力的優秀靈師死在無謂的爭端上。」如同鐵塔般的壯漢波多納威多竟然開口有條有理的說出這番說辭,城府之深可見一斑。

「你們到這裡是想找雯達的麻煩吧?」阿斯科利嘲諷的輕笑一聲,「通緝令都貼的滿城飛了。」

「是的,我要殺了他,怎麼,大人和這個傢伙有關係?」波多納威多毫不猶豫的承認了,這個時候再閃爍其詞沒有必要,他也不認為雯達對調查兵團有多麼重要,也許根本沒有關係。

「他現在是調查兵團的預備役士兵,我們重點照顧的人,如果我得知雯達哪天死了,就算他是吃飯噎死的,我也會召集調查兵團將你殺死,相信一個謀殺帝國現役兵士的罪名足夠適合你了,另外把通緝令都給我撤銷,滾!」阿斯科利揮揮手,一臉不快的轉身回去了。

「頭兒,他竟然這麼侮辱您,我,我,您殺了我吧,讓您受到這樣屈辱的原因都是因為我啊!」奧格瑞哀嚎一聲,連滾帶爬的撲到波多納威多的面前。

「沒想到,雯達這小子還有點來歷,沒關係,等那件事辦妥,不管是他,還是那個該死的軍官都要死!」波多納威多面露猙獰,彷彿一頭擇人而噬的怪獸!

「嘿嘿嘿嘿!等那件事……到時候頭兒您就能得到真正的力量!任何阻擋您步伐的人都要死!」奧格瑞瞪大了大得誇張的瞳孔,尖聲笑了起來,像一顆圓球一樣跟在車刀組組長的後面滾動。

「全體報數!」面對這片被炸平的街區,阿斯科利忽然對著空無一人的廢墟喊了一聲。

一塊地面向外泛起,裡面是一個整齊的圓柱形空間,這是土系血脈天賦製造的掩體。裡面站著一隊調查兵團天藍sè軍服的軍官,包括那個在事情開始的時候被奧格瑞嚇得掉落軍刀的青年人。

「1,2,3,4……13。」十三個聲音響起。

阿斯科利眉頭一皺:「露易絲,人呢?!」

雯達覺得腰上又一緊,接著整個人就像是騰雲駕霧一般出現在阿斯科利面前。

「在這裡!」女軍官利落的敬了個軍禮,「十四!」

「十……十五!」雯達趕忙也報上自己的編號。

重生之鑽石豪門 阿斯科利看了雯達一眼,自己回到調查兵團后反而更抽不開身,以後波多納威多的事情還是需要雯達自己解決,想必以雯達的天賦趕上波多納威多也只是時間問題。這次對方的說辭天衣無縫,確實不好動手。

「那個叫做奧格瑞的傢伙絕對生吃過人肉!」心有餘悸的青年軍官報告說,想起自己竟然在氣勢上被對方瞬間壓制,一時間臉上一紅。

阿斯科利嚴肅的看了他一眼,「奧斯頓,你還是缺少了點戾氣,這些年都在和魔物戰鬥,面對人類反而怕了?哼,其實那些在荒野里討生活的獵魔人反而比士兵更加危險,他們的手上沾的人類的血可是你的十倍不止。」

十大兵團除了平叛和針對北方帝國,根本沒機會殺人,況且這些年戰事消停,每天的cāo練和戰鬥都是面對外面的魔物,而那些獵魔人在荒野中可不是這樣,對利益的爭奪是永恆不變的主題,在爭奪中死掉大量的人,很多都是被同為人類的靈師殺死的。

「沒想到,他們為了這麼一個中級靈師,竟然出動那麼大陣仗,小子,你到底幹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引起一個術師的激怒?」一個瘦高出奇的軍官饒有興趣的看了一眼雯達。

觀測組一共十四人,阿斯科利是唯一的術師,女軍官露易絲,青年軍官奧斯頓和這個瘦高中年軍官都是高級靈師,其餘十人皆為中級靈師,只有雯達看起來實力最弱。

「我在荒野上幹掉了他的兒子。」雯達苦笑了一聲。

「三角鯊波多納威多可是一個很難纏的人物,你今後可要小心了。」女軍官有些同情的看著雯達,雯達擁有稀有血脈的事情阿斯科利沒有告訴他的組員,所以他們都將雯達當做一個倒霉的普通中級靈師。

雯達思索,女軍官露易絲的能力應該是超能系的空間跳躍類,一次竟然能穿越百米的距離。就算是同樣擁有空間跳躍血脈,也分三六九等,比如之前在荒野中遇到的班登大叔,只能瞬間突進十米,而且無法攜帶一個人。

野路子的靈師很難和軍隊中的高手相比較,除非佔據一方的人物,比如波多納威多和奧格瑞。

「奧斯頓,去補充物資,半個鐘頭后出發,去紅土三角。」阿斯科利伸出手,像一柄指揮刀般在空中一揮,下達了命令。

半個鐘頭后,觀測組騎上馬,向紅土森林進發。

雯達沒有騎過馬,在馬背上搖搖晃晃的,勉勵保持自己的平衡,不過他出奇的鎮定,通過觀察身邊調查兵團軍官的動作技巧,很快就熟練的駕馭了這匹棕黃sè的駿馬。

在一本記事薄上寫上:於某年某月某rì,在何時何地開拔。一副饒有介事的模樣,看來他已經完全勝任這份實習了。

越接近紅土森林深處,魔物就越多,甚至有二十年份的風毒魔狼,這些都是歷次魔cháo零散的進入紅土森林的魔物。

「這裡有具屍體。」阿斯科利拉住韁繩,訓練有素的軍官們紛紛下馬,而雯達也動作笨拙的從馬上翻下來,走過去觀察,一邊記錄。

這是一具中年男屍,斜靠著一顆折斷的樹榦上,死亡時間超過八小時,由於空氣乾燥,**現象還不明顯,腹部有一個巨大的撕裂傷,從傷口的那些鋸齒狀痕迹來看,很明顯是被魔物殺死的。他穿著一件藍灰sè的工作服,胸前口袋上寫著「紅土重工」幾個字。

口袋裡有他的工作證,四十二歲男xìng,中級高爐技工,這在紅土三角區很常見,幾乎所有的青壯年男xìng都會去高爐上煉鐵。

「很奇怪這個技工為什麼會死在這裡,他應該知道紅土森林裡有魔物,想要出去必須和靈師同行,難道水質問題已經如此嚴重了嗎?」阿斯科利忽然意識到了什麼。

之後的路上,又遇見了不少屍體,大部分都是平民的,還有一些低級靈師也慘死在這裡。

紅土森林裡指南針幾乎沒有作用,和鐵礦伴生的磁鐵礦會擾亂這裡的磁力,所以只能靠路標來走。順著那些大大小小的路標,腳下紅土的顏sè變得越來越深,大片大片被鐵質染紅的樹林鬱郁蒼蒼。

隨著樹木逐漸低矮,林間小路也越來越清晰,車轍痕迹的增多,一塊矗立在路口的巨大鋼鐵拱門出現在眼前。

足足有三十米高的拱門,銹跡斑駁,用了千噸鋼材來搭建,顯示出紅土三角驚人的鋼鐵產量,這裡只出產jīng鐵錠,隨後送到全國各地加工成優良兵器。是人類的重鎮之一。

鋼鐵拱門上似乎雕刻著一些浮雕,不過都被疏鬆的鐵鏽破壞了,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建築,風華的厲害,不知道哪一天就會突然崩塌,重新歸於紅土。

拱門後面是一個小鎮,雖說是小鎮,面積比得上一些中型城市了,卻沒有城牆,聽說是要方便鋼鐵的運輸。 姬鳳眠背對著他們,抱著小太陽,身子微微頓了頓,手指輕輕點了點小太陽柔嫩的臉蛋,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來。

就她長了個腦子,自己叫不出來,利用自己的孩子給她自己台階下。

楚博揚何嘗不知道沈繁星這是什麼什麼。

但是這樣真的足夠了。

她說的沒錯,二十七年,如今早已經嫁為人妻,如今更有了兩個可愛的孩子。

她聽到這個消息能夠做到如此淡定,已經超乎了他的預料。

想要讓她突然開口喊他一聲,的確不大容易。

但是,她的態度已經表達的很明顯了。

她認他。

「抱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