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小丫頭口口聲聲說她想要爸爸,想和爸爸回家,看上的,不過是謝家的榮華富貴。

為了有錢卻從未見過面的父親,她毫不猶豫捨棄了親手將她撫養長大的媽媽,這樣自私冷漠的孩子,簡直讓人看的心裡發寒。

他們謝家原本就不安穩,如若再認這麼一個孩子回去,他們謝家怕是就永無寧日了。

這個丫頭,他絕不會讓他回謝家。

謝文輝……他也要好好懲戒他一番,不然的話,在場所有的人都會笑他老糊塗!

他下定了決心,冷冷看著謝文輝說:「文輝,你現在馬上給我滾回去,收拾收拾行李,去大荒山扶貧!做的好,三年後我會讓你回來,做不好,你就一輩子給我待在大荒山,這輩子都別回來了!」

「啊?」謝文輝腿一軟,差點又跪在地上,「爸、爸,您別嚇我……我、我身子骨弱,大荒山那種鳥不拉屎的地方……我、我會死在那裡的!」

大荒山是天下聞名的窮山溝溝,窮鄉僻壤,交通不便,沒有自來水、沒有電,那裡的居民,還掙扎在溫飽線上,別說吃好,連吃飽都成問題。 ?重力無量第一百三十九章半夜登山。

來這一具身體——就是都光洪。所在的村子也是屠殺一空的。怪不的那些開拓者要斬盡殺絕。甚至即使村民們沒有帶多少財物逃入猛獸森林裡面。他們也要追上去將所有人殺死。原來他們是害怕有人逃出去。讓人直|抓住了這個村子並不是新發現的定居點啊。

伏翔聽著戈山的講述。心中轉眼便明白了自己的村子到底為何會遇到那種厄運了。

「哼。既然如此。|想來這個村子如今應該已經在找買主或者已經有了新的主人了吧。那麼如此一來。我想要找到那些屠殺村子的開拓者就。能夠有足夠多的線了。」伏翔接著又想道。

想到這裡。他忽然間感到一陣輕鬆。

在之前。他雖然有心要幫助這一具他附身的身體報仇。但卻根本沒有辦法找到任何線索。也沒有任何報的頭緒。甚至是哪些開拓者屠光他們的村莊都不知道。連仇人是誰都不了解。想要報仇幾乎有如大海撈針。甚至是完全不可能的。如今知道了如何去尋|線索。不再茫茫然毫無任何頭那種原本完全找不到目標的感覺完全消失了。「呼呼呼。」

伏翔在這邊感一陣輕鬆。那便的戈山卻在極力平復自己的心情。深呼吸幾次。方才漸漸的平靜下來。

「唧瞄。」

這時。白虎卻經將伏翔給他的那一塊大餅吃完了。又再度用自己的身體蹭了蹭伏翔的大。伏翔低頭一看。搖了搖頭。再度撕出一塊和方才一般大小的餅扔了白虎。「小東西。我在這裡激動生氣。你居然什麼都不管的大吃喝?。」同時。他心中卻在暗自苦笑著。

「來開拓者是這麼一回事。我算是了。呵呵。」咬了一大口餅吞下去之後。伏翔微微一笑道。

戈山看著伏翔的笑容很觀的將伏翔這種笑容當成是為了讓自己不擔心而擠出來的笑容。眼中閃過痛的神色。但臉上卻呵呵一笑。道:「知道了就好。聯盟政府專門為這些殺人奪貨的開拓者發出通緝。懸賞緝拿。這次我們殺死了公德。等去短人城鎮之後可以去那鎮政府那裡領取懸賞到時就能夠知道這次可以賺多少錢了。」

「這公德超是氣層的強者。那賞金應該不少才對吧。恐怕就算不用這些貨物。這一次交也大大的超預期了吧。」伏翔笑道。

「希望如此吧。||。」戈山呵笑著。

接下來。戈山便將這個夠讓伏翔「傷心」的話題揭過開始和伏翔閑聊起來。

伏翔聽著戈山在那裡高談闊論。一邊吃著那兩個大餅。

這大餅雖然只是乾糧而已。但味道卻是相當不錯。乃是由各種肉類加上一些類似麵粉的東西攪拌炸成的。讓伏翔吃了並不覺的比平時大魚大肉差多少。

等伏翔吃完之後。戈山的休息時也差不多了。

畢竟此時二十多名長人受傷需要照顧。而好好的人就只有他們十個而已。戈山哪裡可能多的休時間?

看著戈山離開這邊去忙碌。伏翔一把抓起已經吃飽喝足躺在那裡喉嚨咕嚕咕嚕直響的白虎:「你小東西。真是白養你了。你之前到底去哪裡了?居然將你的主人我丟在這邊自生自滅?。」

白虎微眯著雙眼望著伏翔。看起來好像是沒有睡醒一般。居然又是發出它最拿手的裝傻。

伏翔將白虎的身體晃了幾次。白虎居然毫不理會這讓伏翔感到無力。打又不能打。罵又不起作用。還能夠怎樣。到後來。卻只能無奈的把白虎放在一邊隨它去了。

一番折騰過後。時間也差不多到夜晚。

隨著夜晚的到來好似時間已經到了一般。那遠遠傳來的。蟲潮產生的巨大聲響卻轉眼間的無聲無息。

伏翔的耳中只聽的周圍變的無比寂靜。即使旁邊山峰之上原本還偶爾會出現的種種獸鳴。也在這一刻完全消失了。

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漸漸出現在伏翔的心中。

獸潮了么?

伏翔心中產生了這麼一個念頭。

這種風雨欲來的感覺和之前戈山所說的一結合他自然便明白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便在這時。在伏翔身邊的白虎卻忽然蜷縮起來。身體也漸漸有些發抖。似乎已經恐懼到了極點一般。

怎麼回事?伏翔心中驚疑不定。為什麼白虎會忽然間變的如此驚慌。如此恐懼?。

他緊緊的抱住白虎。伸手在白虎身上有節奏的拍著不斷的以自己的方,安慰白虎。

「咕咕咕咕咕。」

白虎的喉嚨間咕咕咕直響似乎有著一股氣在中沸騰一般這種聲響和之前睡覺時|種咕嚕咕嚕的愜意聲響雖然聲音有些類似。但給與人的感覺卻完全不同。聽著之前|種聲響伏翔只覺祥和。但聽著這時的這種聲響。伏翔卻只感到越來越緊張。感到似乎有什麼危險在不斷靠近一般。

「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難道是獸潮的緣故?。」伏翔心中驚疑不定。完全摸不著頭腦。只能機械的撫摸白虎。緊緊的抱’。

幸好此時他的胸口經大概痊癒。若不然就他此時抱緊白虎所用的力量。已經足以讓他的骨骼再粉碎一次了。

就在這時。戈洪等人也停下了繼續忙碌的過程。站起來。有些莫名。有些警惕的往遠方望去。

「獸潮終於來了。」良久。戈洪嘆了口氣。

隨著他這口氣探出。一點隔了很遠。但聽起來依然充滿震撼力的聲音從遠方傳來。

「吱吱吱吱。」

伏翔仔細聽著這聲音。細細的分辨著。卻只能大概的聽出這點聲音而已。

而當這聲音傳來之時。白虎身體猛然一震。接著全身毛髮豎了起來。鼻孔嗤嗤嗤的直出氣。

伏翔看著白虎的表現。在結合這聲音。心頭猛然一驚這聲音不是那上次所見到的鼠怪鳥?。難這獸潮。就是指著鼠頭怪鳥么?。

伏翔越想越覺的自己的猜想是正確的。不由大為放心

看來只是白虎遇到天敵之後的本能反應。卻並不是因為真的即將有危險才會讓白虎這般表現。

「看來該想個辦法克服白虎這種本能反應了。要不然今後只要碰到鼠頭怪鳥就變成這樣。|還了的?」伏翔心中暗自想著。

但這也只是以後的事了。此時最重要的卻是安慰白虎。那「吱吱吱吱。」的聲音從開響起之後便連綿不絕乎沒有任何一刻有停止的跡象出現。這代表|獸潮的恐怖。

伏翔慢慢回想當初見到那密密|麻的鼠頭怪鳥那種情況。再回想起此時那獸潮的狀況。全身也忍不住有些發毛。

這真是太惡’了。

翔打了戰。抱緊了白虎。

時間慢慢過去。那吱吱吱的聲音並沒有減弱也沒有加大。只是好似背景聲音一般不鑽入眾人的耳中。

雖然這裡離獸潮發生的的點足足有三十公里。但連那蟲潮的聲音都可以傳來。這獸潮的一頭野獸的聲音都比起那些硬甲殼蟲大上不知多少倍。這聲音自然比起蟲潮大了n多。傳到這裡。卻比起那蟲潮的聲音還要大。

不過也正是因為它的。讓眾人在沒之後便將它忽略掉。繼續干著自己的事了。

而讓伏翔欣喜的是隨時間的移。白虎的身顫抖也在漸漸消退。他身上的毛髮也漸的倒了下去。他的身體也不-蜷縮起來。卻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在漸的變為正常。

「原來可以這樣克服啊。看來這獸潮過後白虎對於這天敵那種超乎正常的恐懼應該會消退不少吧。」翔心中欣喜的到。

到了這時。他也可以完全放下心來了。



隨著眾人的漸漸蘇。這山谷之中的壓抑已經漸漸消失。雖然依然有許多人在那裡躺著。雖然有許多人今後武學道路將受到極大的阻礙。但畢竟所有人都已經恢復了意識。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就讓整個場面變熱鬧起來。

伏翔聽著周圍那些長人在高談闊論。這個揭那個丑。那個說這個不好。這個取笑那個那個取笑這個。感到一心的氣氛將他籠罩。

微微笑了笑。伏翔緩緩閉上雙眼。海之中開始漸漸浮現出那一個複雜無比的線條循環。

這種熟悉線條循環的冥想乃是伏翔如今唯一找到的。增強自己控制重力能力的辦法。伏翔要一有空都絕不會放過練習機會。

通過那天看到公德超和長人們的戰鬥伏翔真正見識到了這個世界的強者是多麼恐怖。這讓他心中對自己的力量有了全新的定位。

他對於那些鍊氣者來說有他自己的優勢。那就是控制重力。但他自身的實力對於其他人來說卻是弱的不能再弱了。在場所有長人每一個的實力都比伏翔強上多。即使伏翔完全發揮自己的實力和他們戰鬥。所能夠戰勝的長人也只是極少極少數而已。但就是這些長人。三十三人一起。居然還無法面對一個養氣層的普通人。甚至這個人還是身受重傷。這讓他怎麼能對自己的實力感到滿意?讓他怎麼能夠不產生壓力?。

想要達成目標。沒有力量。是絕對不行的。自己的力量還是太弱太弱。一定要時刻努力才|。

伏翔心中下定了決心。完全拋開一切雜念。漸漸的調整自己的呼吸。按照第六式呼吸法的要求呼吸著。並心意一動。調整自己身體所受的重力。調整到適合第六十呼吸法的倍重力。這一切的相互配合翔已經熟悉極了。整個做。根本沒有出現任何問題。而等一切都踏入正軌。翔漸漸的進入了一種似夢似醒的狀態之中。

在這種似夢似醒的狀態裡面。伏翔的精神在不斷的恢復。那肉體的疲倦。身上傷勢的恢復速度都在不斷的加快著。這讓原本應該是直到黎明方才能夠恢復過來的傷勢在深夜十二點左右居然變已經完全恢復過來。

當傷勢恢復過來之時。伏翔若有所感。眼皮微微一動接著猛然睜開了。

亮晶晶的眼睛之中是疑惑與喜。

對於自己身體傷勢是否已經完全恢復。他通過和戈甲的種種交流。已經形成了自己的一套辦法。此時用這種辦法一覺。卻是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已經完全恢復過來了。這種恢復速度和戈甲所說的提前了許多。自然讓他感疑惑和驚喜了。

伏翔想了許久。到後來只能歸功於那種半夢半醒狀態的作用了。

只是。雖然如此但這半夢半醒的狀態之中又如何能夠讓身體的痊癒速度增快。他卻根本不著頭腦。

「莫非。我無意之中進入的這種半夢半醒狀態是一種了不的的境界?」伏翔忍不住在心yy起來。當然。他雖然在內’y。但並沒有|續多久。他還是清醒的認識到自己的力還是太弱。還是需要無數努力才能夠獲的達到自己目實力。

看看周圍只見除正在守夜的戈洪。眾人都已經睡下。除了遠處遠遠傳來的。那獸潮有節奏的吱吱吱吱叫聲。周圍完全是一片寂靜。

就在伏翔扭頭四處查看的時候。戈洪若有所覺。扭過頭來。視線和伏翔對上了。

待看到伏翔在四處查看。他微微一笑。並沒有說什麼就重新扭過頭去微眯雙眼。好似一,|雕塑一般坐在山谷出口之處。

「唧瞄。」白虎低的叫了一聲。蹭了蹭伏翔。

在這寂靜無比的深夜。白虎的叫聲雖然十分低。但卻顯的十分「顯耳」讓幾個比較警惕的長人猛睜雙眼望了過來。

伏翔一看。不由笑。

不過也沒有什麼表示。他知道即使自己表示了。|些長人也絕看不到的——上次的經驗已經足以讓他認識到這個了。果然。那些長人望過來之後發現沒什麼異常出現。重新倒頭大睡了。

伏翔到此方才微鬆了口氣。低頭移開白虎。只見白虎此時雙眼亮晶晶的。根本沒有任何之前那種恐懼。比起白天精神了不知道多少倍。這讓他一看就知道白虎已經完全從那種恐懼之

過來。

「白虎到底要干|么?」伏翔看著白虎明顯好似有什麼事的樣子。低聲的問道。

作為一個人類。對於聲帶的控制比起白虎要強上不少。因此此時伏翔這種低聲和白虎卻是全不同。根本沒有白虎那種穿透力。和那有節奏的吱吱吱聲混在一起除了白虎別人都難以聽清。

白虎有著不輸於九歲小孩的心智自然知道不可以再開口叫喚——而且。即使它再叫又能如何伏翔根本就聽不懂它要說什麼。因此。 千億雙寶:爵少寵妻請克制 白虎一咬伏翔胸口的衣服。拉動幾下。接著鑽出毛毯。跳下伏翔的胸口。向著山谷口的方向走去。走了步之後。他回過頭來。翅膀微微一揮好似揮手一般。

伏翔一看。不由驚訝起來。這白如此人性化的動作可是難的一見啊。要知道白虎雖然有著九歲小孩的’智。但它的身體結構依然是屬於貓頭燕。這種身體結決定了它的翅膀絕對比不上人類的手臂那麼靈活。這也就決定了它很難做出人類能夠做出的那些動作。此時這麼做出來。自然讓伏翔到無比驚訝了。

「莫非是要我跟走?」伏翔低聲問道。

白虎人性化點了,頭。眼中似乎透出喜悅的神色。

翔心中更加驚訝。白天方才怕的要死。一到晚上居然變的這麼活躍。到底是因為什麼呢’莫非他這一天半不在自己身邊就是因為這件事?

心中想著。他不再遲疑。慢爬起來。將身上的毛毯隨團起來塞到一邊的包裡面。起包袱旁邊的巨錘。跟著白虎走了起來。

白虎一看伏提著兵器跟著自己好似十分滿意的模樣。大搖大擺的向著山谷口走去。

戈洪此時雖然微眯。但全身感知已經提升到了極限。哪裡可能沒發現伏翔的行動。轉過頭來看著伏翔。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這麼晚了。你們要去哪?」戈洪低聲問道。

他的聲音比起伏翔更是奇妙融入了周圍吱吱聲。讓伏翔能夠挺清楚。卻並不會驚醒周圍那些長人。伏翔聳聳肩。向白一指。低聲:「我也不知道白虎要帶我去哪裡。不過白虎膽子這麼小。應該不會去危險的的方吧。」

戈洪微微一愣接輕笑起來。低聲道:「這似乎也有些道理。去吧。不過不要走太遠。這裡雖然看似平靜。但也不可以掉以輕心。」

「好我會注意的」伏翔笑道。

說話間。白虎已經跨過戈洪。出了山谷。伏翔連忙跟了上去。

這山谷之外有著許多堅韌的巨木與山石。其中更有許多昨天黎明和公德超戰鬥之時所破壞的山壁碎片與斷木。顯然是山谷之中清理出來的。

白虎熟門熟路的繞過了這些樹石垃圾。轉過了一個大彎。來到了山谷右邊的山壁後面

那一條河流的支流所通過的乃是在山峰的另一邊。而一進入這山谷之後眾人便忙碌的准-吃飯。休息。再之後便是碰到公德超戰鬥。因此伏翔卻還沒有來的及將這山峰看上一遍。這裡是樣的。他居然完全沒有看過。

此時轉過來伏不由大為驚訝。

就著天上昏暗的月光。只見這一面密密麻麻的。居然長滿了各種各樣的植物有花草。樹木。從下往上。一大片黑乎乎的。根本看不清有多少東西。

伏翔看著這一面山峰。不由有些遲疑了。莫不是登山吧?夜晚登山。那感覺可不是什麼好受的啊。

「唧瞄。」

白虎此時已經沒入影之中。忽然發現伏翔沒有跟上來回頭夠來唧瞄一聲。催促起來。

伏翔聽到白虎的催|不由面上一紅。這白虎如此膽小都敢上山。我作為比白虎強上許多的主人。怎麼可以反而膽怯?

心中想著他一咬跟上了白。

白虎看到伏翔跟上。不由十分滿意繼續向前走著。

伏翔跟著白虎轉過個彎。撥開了幾波草木。終於發現了一點怪異的情況。

居然有一條若有若無的道路出現。

「道路?。這怎麼可能?。」伏翔心中驚異莫名。在這荒山野嶺。在這毫無任何人煙的的方忽然出現了道路。這種怪異的情況讓伏翔心神幾乎失守了。

「世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這一句話對於伏翔來說實在是再熟悉不過了。而這句話的思伏翔更是清楚無比。有道路。說明有人煙。只有人走的多了。方才有道路出現。

「莫非。上面有居住?。」伏翔忍不住產生了這麼一個無稽的念頭。

「不。這絕不可能。若是這上面有人居住。那昨天那麼浩大的一場戰鬥。上面的人怎麼可沒反應?。而且。上面若是有人居住。戈洪他們怎麼可能將休息的點設在這裡?。」伏翔轉眼又推翻了自己那十分無|想法。

在這時。前面走的白虎似乎覺這麼行走實在辛。又可能覺的已經將伏翔帶入正軌。一撲扇翅膀。上了半空。就在離的三四米的距離上緩緩的飛行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