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後面那一段則應該是這個世界才有的事情,自己沒有在《山海經》上看過。

令白啟感到不對勁的地方,就是這個名字。

如果只是一個長蛇的名字不對,也就算了。

白啟再度往前翻到了另一幅插畫上,畫上同樣也是今天自己所見過的異獸鹿蜀。

可《山海異聞》寫的卻是:

白馬虎紋獸,其狀如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謠……是古時人們所信奉的福神,能為人帶來好運……

《東遊記》……

《雲海十要》……

《五老說》……

時光匆匆,大半個月的時間眨眼間就過去了。

這段時間裡,白啟醉心於藏書閣內,翻看了許多典籍,開始學習神元界的知識,當然,重心還是想要在書中找到自己大半個月前,所抓到的那隻神魂典故。

結果白啟註定失望。

他翻看了許多關於神魂、山海界、神魂世界的書,包括一些野史和異聞錄之類的冷門書籍,卻都沒從中找出他想要的答案。

不是諸犍、不是英招、也不像是窮奇……

那到底是什麼神魂?

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白啟努力的讀書,試圖從中尋找答案,可是這麼一來,時間根本不夠用。

還有一段時間,就是宗門月比了。

而文太白為了不讓白啟在這次月比上輸得太難看,自白啟從山海關出來后,就開始對他進行著嚴格的特訓。

其實白啟特意的去打聽過了,這次宗門月比,整個宗門內尚未出師的弟子都會參加,所以他們這一批入門弟子參加這次月比,也就是走個過場罷了,上場頂多是個炮灰,給別人當墊腳石。

所以白啟大可不必這麼認真和努力的將心思放在這上面,可是文太白卻不允許。

說什麼,既然成了他的弟子,那就不能比別人差,就算是輸,那也不能輸的太難看,無論如何,不能一上場就被淘汰,那樣的話,會讓他覺得很丟人。

所以,他特意教導了白啟一門極為奧妙的步法,名為『鶴步』。

這段時間,白起日夜都在苦練這門步法,可謂是精疲力盡,而到了晚上,他還要讀書學習,神經始終緊繃著,精神狀態無比疲憊。

好在,白啟的修為境界在近期連續取得了突破。

九轉蛻凡,一轉煉意、二轉煉皮、三轉煉骨、四轉煉筋、五轉煉肉、六轉煉血、七轉煉精、八轉鍊氣、九轉煉神。

上一個月,白啟醉心修鍊中,並把天煞峰上的靈獸當做一日三餐的食物,大量攝取靈力,可修為境界也不過就是一轉煉意而已。

等到文太白回來后,立刻發現白啟因大量食用靈獸,卻無法轉化靈獸所帶來的靈力,大量的靈力僵結在他的體內,凝成一團,反而成了隱患。

於是後來足足用了七天的時間,才將白啟體內僵結成團的靈力打散,白啟當時也因此,觸摸到了二轉煉皮的邊緣。

後來,文太白更是動用特權,讓白啟進了玄魂界一趟,藉助玄魂界獨特的世界規則,將儲藏在他體內的靈力徹底融入血肉之中,進行一次大補。

所以自玄魂界回來后,白啟的修鍊速度,可謂是一日千里。

回來后的第三天,白啟就成功的蛻變到了二轉煉皮的境界,全身上下的皮膚都褪去了一層死皮。

而新生的皮膚,極其堅韌,就像是水牛皮一樣,一般的刀子都難以割破。

隨後又過了七天,白啟再度蛻凡,成功三轉煉骨。

蛻凡之時,渾身上下的骨骼關節,都咔咔作響,身高更是直接拔高一寸,修鍊帶來的好處,幾乎當即可見。 第26章倒話

「馬上就回去。」羅航夫妻此時正在住宅聽老爺子訓話,羅航早聽煩了,正打算走。

羅碧掛斷通訊,又出神片刻,給姜竹撥通訊,她心裡有事不說出來難受,找個人倒出去就會輕快些。她說話有自己的方式,對面一接通,就賣關子:「姜竹姐,我今天去賭石街了,你猜我賭出了什麼?」

姜竹還沒下班,眼看就要到下班時間了,主管像沒看到似的,一個勁往她手裡塞活干,可把她給忙壞了。正手忙腳亂,聞言她心思一動,猜著應該是好事,思忖了下道:「一品高等璧翡石?」

隨後又念叨了一句:「可就奇了怪了,你每次不來葯坊,活就格外多。」

羅碧現在不關心工作上的事,提醒道:「我是去賭石街,不是去礦場撿漏。」賭石街上一品高等璧翡石很常見,根本不值得她拿出來說事。

這是猜錯了,姜竹停下忙碌的動作,認真想了下,又猜:「二品高等璧翡石?」璧翡石分九個等級,每上升一個等級價格就相對加倍,姜竹沒敢盲目的往上猜。

「不是。」羅碧耐性不大,知道姜竹真猜不出來,就道:「我賭出了一塊四品高等赤翡石。」

「你發財了?」不出所料,對面傳來姜竹的驚呼聲。

巫岳一腳邁進工作室,被姜竹嚇了一跳。

「還發財?別提了。」於是羅碧這才將羅妍索要赤翡石的事原原本本說了,說著說著火氣就上來了:「才搶了花宸還想要我的赤翡石,尼瑪她媽養的她倒是聰明。」

「我整天惦記著佔人便宜還沒佔到,她居然敢覬覦我的東西?真是笑話。」

「你真把那塊價值不菲的赤翡石送給你未婚夫了?」姜竹有些為羅碧著急,賣給羅妍還能得到二百六十萬星際幣,送人可就什麼都沒有了。

不可否認,羅妍搶了羅碧的未婚夫確實不對,這人人品也不行,可是非對錯能和星際幣比嗎?這世道,還是星際幣最重要。

「送了。」羅碧緊接著解釋:「不過,鳳凌給了我二百萬星際幣,我沒吃虧,他多給了我四十萬。」

在羅碧心裡虧是絕對不能吃的。

羅碧話鋒急轉,又賣關子:「後來我和鳳凌去測試中心了,你猜我覺醒了什麼?」

「你覺醒了?」姜竹震驚,抬頭正好看見主管巫岳在旁邊檢查葯植處理情況,人什麼時候進來的她都沒察覺。不過姜竹不在意,巫岳是她表哥,就算當場抓住她工作時間通訊聊天也沒什麼,頂多被說兩句。

「誰覺醒了?」巫岳問了句。

「羅碧覺醒了。」姜竹有些激動,莫名還有些艷羨。

巫岳一愣,手裡的動作頓在那裡。

「覺醒了,我覺醒的屬性還挺厲害呢!你都想不到。」羅碧習慣性的將話反著說,聽到姜竹與人說話,問道:「主管也在?」

「嗯,我表哥在工作室。」既然巫岳剛才沒說她,姜竹乾脆不幹了,丟開手裡的葯植著急的問道:「那你到底覺醒了什麼?」

(本章完) 這一日清晨,白啟坐在岩石上,面朝懸崖,等待著朝陽升起。

運轉起玄元功來,渾身酥酥麻麻的,當第一縷陽光照耀在身上的時候,白啟猛地睜開了眼,身體陡然緊繃起來,額頭兩邊青筋凸起,手臂、雙腿、腳掌上,也都是青筋凸現,整個人極為猙獰。

「啊啊啊!」

白啟嘴巴半張,瞪著兩眼,低吼連連。

怪異的一幕出現了,隨著白啟的吼聲,他渾身上下的筋條都開始呈波浪狀的,一擺一擺的動了起來,像是皮膚底下鑽進了幾十條蚯蚓,在四處亂竄。

「呃啊啊啊」

猛地一下,白啟一抬頭,兩眼望天。

同一時間,周身上下發出了噼里啪啦的怪響聲,像是有人在在用鞭子鞭撻他的一樣,連接不斷。

半響過後,怪響聲消失,白啟緊繃的身體也緩緩的放鬆下來。

成功了。

四轉煉筋。

白啟鬆了口氣,今天的修鍊,可以告一段落了。

自從去了玄魂界,將食用靈獸而得的靈力,全都融入己身後,修鍊似乎成了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白啟起身,跳下岩石,朝練功房走去。

進門之前,白啟將練功房外放置的一套負重衣穿上,兩腳套著鐵護腿,穿著沉重的鐵鞋,一步一顫的走進練功房中。

練功房不大不小,屋內空空的,什麼都沒有。

但是當白啟走進去之後,立馬從屋頂落下了一堆長著翅膀的棍子,嗡嗡作響,懸停在半空中。

隨著門口的鈴鐺聲一響,這些長著翅膀的棍子,就猛地朝白啟沖了過來。

白啟不慌不忙,眼觀四路,耳聽八方。

鶴步,說是步法,倒不如說是一門高超的躲閃技巧,需要鍛煉的,可不光是步法,其他眼力、聽力、反應力等等,也都包括在其中。

在飛棍的幫助下,白啟的鶴步可謂是進步神速。

當然,這其中也有文太白的功勞,白啟能這麼快的掌握鶴步,少不了他前段時間的督導,

從白啟開始學習鶴步開始,文太白無時無刻的都在身旁盯著,只要白啟犯了一丁點兒錯誤,他就會立即出聲提醒,並告知彌補之法。

鶴步,主要練的就是一雙腿。

據文太白所說,將鶴步練到最高深的水準,只要動一下腳趾頭,就能立馬變換自己所處的位置,聽起來簡直是神乎其神。

白啟當然還沒有練到,只要動一下腳趾頭,身體就能跟著轉動的境界。

他現在只是堪堪入門而已,尤其是在負重的情況下練習鶴步,簡直就是在折磨人,第一天白啟活活被累暈了過去。

現在,也只不過是勉強可以躲開一些飛棍的襲擊,想要全部躲開,那是不可能。

不過今天,卻異常的順利。

當飛棍們密密麻麻的從四面八方,上下左右不同的方位朝白啟襲來的時候,白啟動了,身體十分柔韌,左搖右晃,腳步明明沒有怎麼移動,卻始終能帶動著自己整個人躲過飛棍的襲擊。

這跟白啟剛剛蛻凡有很大的關係,畢竟筋骨可是人體內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如果說骨骼是架子,那麼筋骨就是用來牽引架子的繩子。

而白啟剛才正好四轉煉筋,整個身體的柔韌性和靈活性,得到了極高的提升。

……

十天後,可謂是經歷了脫胎換骨的白啟,一大早的乘騎在夜魘獸背上,隻身一人向天都峰而去。

還未靠近,跟著大老遠的,白啟就聽到了從天都峰上傳來陣陣吵鬧之聲。

這可是往日不曾見過的事情,天都峰乃是玄都宗山門所在,自然是禁止喧嘩,像今日這麼熱鬧的情況,還是頭一次見。

白啟駕著夜魘獸,來到天都峰的停靠區域,結果發現,停靠區域上早已密密麻麻的擠滿了二十幾隻夜魘獸,平日里能見著兩三隻就算不錯了。

找了塊空地停下,落地后,白啟一眼就看見停靠區域邊多出的一塊指路牌:

賽場由此去。

白啟便跟著指路牌的指示,向天都峰的中心區域走去。

一路上,往日里四處巡邏的那些個巡邏弟子也都沒了,今日的天都峰看起來有些清閑,但是剛一靠近中心區域,就見著了人山人海的玄都宗弟子,全都湊在了一起,人聲鼎沸。

人這麼多?

看著眼前的人海,白啟有點詫異,這裡少說也有兩百多人啊。

可是宗門九位長老,文太白著老東西更是只有自己一個徒弟,這兩百多號人都是那家的?

還有,如果全部弟子都來的話,雲清瑤會不會也來了?

白啟這麼想著,一邊走著,一邊搜尋著自己熟悉的身影。

他今日也穿上了入門弟子的正裝,一身墨色外衣,裡頭則是平日穿著的棕色勁裝,到時候開打,外衣一脫就可。

結果沒走一會,白啟還真見著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可是看了幾眼,又有點不確定,最後想了想,還是走上前去。

前方一塊巨大的通告牌前,左腳有一個肥胖的胖子,衣服比其他人少說大了兩號,身形矮小,站在那如同一個肉球一樣,惹人注目。

「大富?」

白啟走到胖子背後,遲疑的喊了一聲。

聽到白啟的聲音后,前面那肥胖的背影明顯的哆嗦了一下,似乎是想要回頭,但是想到了什麼,又努力的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若無其事的搖頭晃腦,看著通告牌。

「嘿!真的是你?」

然而白啟卻通過這胖子的反應,當下認定,這個臃腫的胖子,就是自己認識的熊大富。

前頭那胖子還是死活不肯回頭,語氣結巴的狡辯道:「你!你認錯人了!我,我不是熊大富!我不認識你!」

「怎麼著?兩個月沒見,就忘恩負義了是吧?當初要不是我,你能通過入門考試?你早就被尹子傲那傢伙拿去當誘餌了好吧。」

白啟嘴角一揚,走到胖子身邊,手臂一伸,毫不客氣的夾住了熊大富的腦袋。

「白老大!我錯了!」

熊大富哭喪個臉看著白啟,苦笑連連,被白啟手臂這麼一夾,他臉上的五官都擠在了一起,看著十分喜感。

「現在再認錯?晚了。」

白啟當沒聽,一點一點的加大了手中的力度,看著熊大富明顯過度肥胖的身材,心生好奇。

「我說你這兩個月是跑去當廚子了吧?胖成這樣?」

「我也不想啊。」

熊大富想要從白啟手臂中掙脫,心裡又怕得罪白啟,只好兩隻手抓著白啟的手臂,解釋道:「半個月前剛剛煉血,沒想到結果把我們家的遺傳病症給練出來了,從我祖宗開始,我們家就是都是胖子,還以為修鍊以後就能解決這事,誰想到越煉越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