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明明剛才為胖子的天才齊鼓吶喊,現在卻傲嬌的表示這還差的遠呢,還不是胖子的極限。

不過這也是一定的。

不像是中那些人物角色,只是看到了胖子的萎縮和「柔弱」,他們這群讀者可是從胖子一開始低沉的情景中陪伴到現在,胖子究竟是有多偉大,他們可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如果說最開始吸引他們的是胖子在不經意間引發的種種笑料,到了現在,他們更渴望的是胖子建功立業,到更高的地位。

因為胖子就像是他們的孩子,或者說更多的是這群讀者將胖子視為自己的一個化身。

還有什麼能夠和一個廢材一飛衝天成為世界頂尖人物更讓人激動呢!

到了第五十九章名為航行日記的章節時,朝花像是明白了什麼。

每位主角都有屬於自己的金手指,過目不忘,一學就會……這是屬於他(她)本身的天賦金手指,但是光有那些事不夠的,到了後面,主角的親媽作者大人會一路給她(他)安排更為強大的外掛。

在武俠中那個更為強大的外掛也許是強大的功法,也許是天材地寶,有或許是其他……

如同此例,那麼接下來胖子是不是就要找到屬於他的外掛了呢?

按捺住自己一顆激動不已的心,朝花繼續看了下去。

「3074年1月18日

我即將死去,我的同伴,已經離開了,在這個孤寂的星球上,只剩下我和小孩。

小孩的意識已經進化到五歲的程度,形成了一定的性格。這也許是我的最後一篇日記,我的身體,已經無法再允許我再來到這裡了,對小孩的分析研究報告和這本日記,是我留給這個世界的唯一遺產。

……

小孩,是我們創造的,而他,屬於全人類!

我為我的一生感到遺憾,我為我的一生感到驕傲。

在給出一個人工智慧的控制程序之後,日記結束了。

……」

果然!

在一個科幻的世界,還有什麼能夠比人工智慧更讓人激動了呢?!

看到章節末尾那句胖子看到清單之後,迅速向小孩問的話——「這武功秘籍是什麼東西?」

朝花突然有一種噴笑的感覺。

接下來是不是「少俠,我看你筋骨奇特,是個百年難得一遇的練武奇才……」

迫不及待的,迅速點了下一章,之前還有那麼一點先看一部分再去睡覺的話,現在則是完全沒有時間流逝的感覺,相反的,則是平時覺得很快的網速為什麼現在變得如此之慢,是不是需要換寬頻(光纖)了?

這一夜,註定許多人不能入眠…… 不同於冒牌那邊看完最後一章的咬牙切齒,末了還很誇一句「斷章狗」來代替晚安,海賊王這邊的讀者卻是很幸福,為什麼?因為雖然說救贖大大更新章節的標題只是一個番外,但是他們還是有透過現象看本質的能力,這哪是一個餐后小吃,明明就是一個華麗大餐啊。

講的是在遙遠的東海海域,曾經有一位人稱黃金大海賊的海盜名叫鄔南。他從來不欺凌百姓,只與其他邪-惡的海賊拼殺,並由此聚斂了堆積如山佔世界總量三分之一的黃金,他的財富可以將夜晚照得亮如白晝。鄔南將這些黃金藏在一個不知名的小島上,隨後不知去向。眾海賊們無不垂涎於那座黃金山,而鄔南手下當初繪製的藏寶圖更成為海賊們競相追逐的對象。

再次遭遇飢餓困擾的草帽海賊團遇到了一心脫離貧困的小男孩飛男,從他的口中,路飛得知了鄔南及其黃金島的秘密,於是決定向小島進發。與此同時,邪-惡的海賊黃金龍也正駕船接近小島。多支人馬在小島相遇,看來一場精彩拼殺在所難免……

在碼這個劇場版的時候柳言則是滿滿吐槽,譬如說這個劇場版的名字怎麼能夠這麼挫,又譬如「整個劇場版的篇幅太短,而梅利出現的鏡頭好少……」的問題。

不過想想這個劇場版出來的時候有點太久遠的感覺,所以,有這些問題也就沒有什麼好嫌棄了……orz~

強拉搖曳的將自己內心的吐槽封起來,雖然這個劇場版有著這樣和那樣的缺點,但瑕不遮瑜嘛,人總要有點追求。

不過這些都是已經過去的事了,早早爬起來洗漱的柳言已經完全昨晚的吐槽,現在的她最想看到的是書評,想看看自己挖的坑又有多少人自主的去幫自己填坑呢?

抱著如此惡劣的想法,柳言早早做好了早餐,叫了一聲還沒有起床的小明童鞋起來吃早飯。但是平時很給面子,早起來做飯的小明童鞋在這個關鍵時刻掉了鏈子。

難道……?

柳言腦子裡面突然閃現出了一個想法,貌似自家弟弟也在看自己的吧?

貌似自己昨天晚上臨時加更的章節是這幾天才碼好的,還沒有來得及讓他先過目……

柳言這麼一想,突然間打了一個寒戰。

草草了事的吃完早餐,也不叫小明起床了,如果是自己想的那樣,被強制叫醒的那位指不定怎麼不忿呢,哪還敢冒風險。

迅速的消滅了碗筷,然後回到自己卧室,關上門,恩,再轉三圈,反鎖好。

這才來到電腦面前瀏覽了起來。

首先要看的當然是冒牌的書評區(冒牌書迷:人艱不拆,謝謝!),畢竟這是自己名正言順的正房,別讓知道的人說自己滅妻寵妾什麼的(冒牌書迷:那就滅妻寵妾吧,我們不介意!)。

將自己電腦桌旁的水杯拿遠一點,免得等會在喝水的時候笑噴了。(⊙v⊙)嗯,易碎物品也拿遠一點,不要放在桌子上。

做好這一切,柳言才正式的打開書評區,看了起來。

冒牌大英雄書評區:

「擦!看完已經將近三點了,老媽昨晚還說要我早起,救贖大大你是故意的是吧!」——(⊙v⊙)嗯,你猜對了,我就是故意的。

「qaq為什麼看完的時候已經四點了,距離六點只有兩個小時了。更重要的是大大你為啥不多更幾章呢?如果那樣自己就能通宵了,那樣還好點。」——真可憐,看得慢就是這麼找罪,關鍵是你看的慢也就算了,為什麼不再慢一點呢?那樣看完剛好通宵。

一邊看,一邊愉快的吐槽回復。

在這麼愉快的玩耍中,柳言逐漸忘卻了隔壁屋的小明童鞋。

然後接下來的一帖讓她想了起來。

「到關鍵時刻又斷章!大大你這麼吊,你家人知道嗎?」

「她全家知不知道我不確定,不過本人知道。」一樓

「她全家知不知道我不確定,不過本人知道。」二樓

……

這麼多相同回復的其中,有一個多了幾個字的回復顯得無比明顯。

「她全家知不知道我不確定,不過作為她親弟弟我知道!沒看到我也在看嗎?」這是姍姍來遲的事件關係人,也就是柳言弟弟小明童鞋的id回復的。

問柳言為什麼知道這個是小明的id,因為她問過啊,況且自己支持自家姐姐還不同她說一聲嗎?

所以說當柳言看到這句話的時候頭皮發麻那是一定的,不過到了這個地步,所謂破罐破摔是柳言關鍵時刻的態度,於是,她目光堅定,態度淡定的接著看了下去。

「擦擦擦!自己不會是看錯了吧!驚現救贖mm的弟弟!」

==!為毛自己會覺得這句話有歧義?

「銘心刻骨,跪求王弟存稿!」

「銘心刻骨,跪求救贖mm存稿+1。」

……

「都說了作為老弟的我也要通宵追她的,你說我還有存稿嗎?」

所以說平常說好的所謂的存稿在如此時刻也不靠譜了。

這麼一說原本還有些怨氣的小夥伴們瞬間被安慰到,不鬧騰了。

「各位,我還是洗洗睡去了,你們慢聊。」

「同洗洗睡+1」

「洗洗睡+n」

……

柳言可以想象得到,原本還熱鬧的書評區一瞬間就變成了現在的冷清狀況。

眨了眨眼,看來小明同學還是很靠譜的嘛,一句話就幫自己搞定了所有好夥伴們。

到了這裡,柳言已經不打算看下面的評論貼了,將目光轉向了海賊王那邊。

那邊應該不會像冒牌這邊的情況出現了吧?還是說更嚴重?

海賊王那邊主要是新來的讀者在追看,不像冒牌這邊,大多是一路過來的老讀者了。批評的時候也是比較婉轉的,而大多的新讀者看要麼就是愛得要死,要麼就是罵得很厲害,令柳言慶幸的是,愛的要死的讀者還是佔大多數的。

————————————————

堂兄明天結婚,要回老家,老家是沒有網路的,所以先將今天的放上。

不過估計明天的更新會晚一點,要等到我回學校才有時間。 不出所料的,柳言童鞋在海賊王那邊看到的是滿屏打賞讚譽。

雖然也有人抱怨過為了看導致睡覺的時候已經很晚了,不過相較於冒牌那邊的戰況慘烈,再想想自己這邊,再大的怨氣也就平息了。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果然,有對比才有幸福。

不同於冒牌那邊的想看下章抓心癢,海賊王這邊是暫時被投餵飽了肚子。

有鑒於此,柳言卻是想起了隔壁的小明童鞋,為啥他追的不是海賊王呢?!一邊想,一邊做幽怨狀。(~o~)y

該來的還是要來,不管柳言有多幽怨。命運之神很少站在她那邊過罷了。

上午10點多的時間,小明童鞋醒了。

柳言有些膽顫心驚的聽著隔壁的開門關門聲,但是等了半天,那邊卻沒有一點動靜。

難道小明良心發現?放過自己了?

再三想想自己貌似從來沒有的罪過自家那個弟弟(生病那次又不算),於是便放下一顆心,不用擔心某人舊賬新賬一起算了。

這麼一想,柳言的心情頓時又輕鬆了起來。

到了吃中午飯的時間,柳言看到柳銘還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微微皺眉,「小明的等會吃完飯你就再去睡一覺吧,碗筷我來洗就好。」

說到底,柳言還是有些良心的,要不話語間也不會透露出一絲絲的愧疚。

柳銘慢吞吞的扒了一口飯,然後一個低沉的「恩」同意了柳言的提議。

說到做到,等柳銘吃完飯,柳言就主動站起身,收拾桌子起來……

洗完碗筷,柳言也忍不住打了一個呵欠,自己也去睡一個午覺好了……

卧室中又響起了噼里啪啦的敲鍵盤聲,不過這次不是碼字,早在半個小時之前,柳言就將的每日更新給碼好了。

此時的她正happy的和群里的小夥伴聊著天,並且聊得不亦樂乎。

他們嚴肅的研究了一下關於朝花夕拾的三圍問題,在討論了一下關於四爺最近怎麼沒有冒泡的可疑。

為此,柳言還被群裡面的人給打擊了一遍。

「難道以為像你,人家四爺是有事要去做的,這段時間出差,忙得很。」

「哦~~~忙著出差啊~」看到朝花的過激反應,柳言他們心有靈犀的用了一個影響深遠的標點符號。

女生的第六感告訴自己,朝花絕對和四爺有一腿,不然就是在現實中認識,要不然她怎麼知道那麼多。

不過,柳言還是不夠狠,到一定程度就主動阻止了這個話題,繼而聊起了其他的事。

電腦的另一頭,一個布置得淡雅的房間中,一個二十五六的女子正長舒了一口氣,幸好……

這個女子正是作為救贖大軍中四大盟主之一的朝花夕拾,現實中名字為林曉月。正如柳言想的那樣,林曉月和四爺在現實中認識,也就是柳言所說的有一腿。

顏恆君,也就是四大盟主的萬徑人蹤滅,作為耀月集團掌門人的他原本和林曉月是不會有任何交集的。雖然林曉月也是靠自己的本事白手起家,到現在是一個公司的ceo,但是她所在的那個公司也只能算作是一個中小型公司,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兩個月前,顏恆君所在的耀月集團突然間主動找到了她,當時的林曉月還有些疑惑,不知道為何要找自己。

說自己算是有些才華,但是這個世界上並不缺的就是人才,所謂的人才在現今這個年代的地位並沒有多高,要不然也不會出現所謂的帝都大學的學生去擺街邊小攤的事了。

但是雖然疑惑,林曉月的判斷能力並未受到影響。該抓住的機會也會主動抓住,畢竟有便宜不佔是王八蛋不是。

就這樣,林曉月從自己工作了將近兩年的公司跳槽到了顏恆君的身邊做了一個貼身助理。

這一周,顏恆君十分的忙碌,每天都在出差與回公司然後再出差之間徘徊。而作為其貼身助理的存在,林曉月當然也要陪著一起,每天在空中飛來飛去。

導致林曉月這些日子以來根本就沒有睡好過。

本來打算在一個好不容易清閑一刻的時候,和群裡面那些人聊聊天,放鬆一下心情的,結果某人一下子就撞在了槍口上。

本來是想為自己的上司辯駁一下的,結果卻反被抓住了把柄。不過幸好救贖mm不一挖到底,給自己留了一點面子。

「鈴鈴……」就在林曉月慶幸不已的時候,房間內的電話響了。而每當這個電話響起的時候,就又代表著自己要去工作了。

到洗漱間用冷水將自己臉上的紅暈給壓下去,讓她的臉色看起來正常了一點,林曉月就提上了自己放在床邊的資料和包包,離開了房間……

而這邊,自覺自己挖出一對潛水cp,覺得不用愁以後想要八卦的時候找不到八卦對象這種事了,柳言就抱著一顆浪了很久的心,滾回去碼字去了。

不過這幾天註定是比較多事的一周,因為才將大年初七過完,柳言就接到了自家編輯的電話。

當時接到電話的柳言還很納悶,沒有想過自家編輯這麼早就去上班了的她還以為編輯找她是要對她說一句遲來的「新年快樂」呢(⊙?⊙b汗。真是想多了)。結果她卻從修文的口中得到了一個很耳熟的辭彙。

「等等,編編你是說——幻世要出一個徵文大賽?」

「對啊。其實這個比賽在昨年已經舉行過了,就是上次那個西幻徵文大賽。」

聽到這裡,柳言不吃驚才怪了好嗎?

想到上次參加這個比賽時的折騰,整個人的狀態都不好了。如果可以的話,柳言很想對著電話那邊的修文來一句:「親,求別鬧!」

但是有些事並不是你想避就能夠避得開的,正當柳言想要拒絕參加這個活動的時候,許久不見的系統君又冒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