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楚自橫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沒事,你已經做得很好了,真的!繼續吧,不是還有一項嗎?」

虞姬嘟著嘴說:「那好吧…」抱著試試看的心態,虞姬將手放在了元晶上,一尺,亮起了一尺!

「哈哈哈哈!」有人再也憋不住,放肆大笑起來。這讓四名巡查使臉上無光,轉過頭去,裝作不認識的樣子。

「不對,你們看!光柱還在上漲!」

仔細一看,果然,光柱的確還在磨磨蹭蹭地往上漲,只是這速度,似乎有點慢,眾人笑得更歡了,嘲笑著她的自不量力,認為她不過就是在硬撐著罷了。

但是漸漸的,人們再也笑不出來了,光柱邁過了兩尺的刻度,上漲的勢頭還是沒有停下,仍然以堪稱龜爬的速度上漲。三尺了!還沒停下…虞姬也有點驚訝地看著光柱,難以置信地想到:「這真的是我做到的嗎?」一直到七尺的高度,只是時間有些長,看得眾人脖子都有些酸了。要不是最後虞姬把手拿下來,說不定還能往上漲…

排行榜上顯示:第230056名,虞姬,800分。

那些原本剛好600分壓線晉級的少年還有些驕傲自橫,而現在卻滿臉尷尬,他們居然連一個明勁後期的小姑娘都比不過!不過,很快,他們就在心裡安慰自己,這樣的怪胎可不是他們能比的。

而原本並不看好她的監考員,也都訝異地看著這個小姑娘,沒想到她後勁竟然如此充足,竟把一眾化勁期的同齡人都給比下去了,天才!絕對的天才!假以時日,必定能超越那個元辰!一瞬間,眾人都對她給予了高度的評價。

而楚自橫起初也沒對虞姬抱太大期望,她才明勁後期,可沒想到她的靈力值竟如此之高!但後來,一想到她身上的燭陰佩,楚自橫就明白了,肯定是燭陰佩將陰氣注入元晶了!楚自橫不由羨慕道:「要是我也有這樣的外掛,想刷多少分都行啊!」 科瓦奇四人對虞姬另眼相待,沒看出來這小姑娘天賦也是出奇的高。四人面面相覷,自己等人出去巡視了一番邊境,就撿回來了兩個小怪物?這等運氣,讓他們實在是不知該說什麼好。這讓四人更加期待楚自橫接下來的表現,目光灼灼地看著他,迫不及待的想看他大放異彩。

一名監考員從呆愣中回過神來,問楚自橫:「你先測哪個?」

楚自橫沉吟不語,心想:「論肉身強度!我應該有很大的優勢,我倒是比較想知道,自己的靈力值在隕星聯盟是個什麼樣的水平!」一打定主意,楚自橫毫不猶豫地站在元晶前,毫無保留地釋放自己的氣息。

「這是…」科瓦奇瞪直了眼睛,「化勁後期!」

其他巡查使也都從另外三人眼裡看到了對方的震驚。聲音陰柔的那個男子雙手抱懷,聲音變得遲滯艱澀:「沒想到…他居然隱藏了修為…」

「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成功地瞞過了我們,甚至瞞過了系統!」娜塔莎眼睫毛微微顫抖,顯示出她內心極不平靜。

「也許…他是修鍊有藏匿氣息的秘術吧…」

「可…他為什麼要瞞著我們?」

「可能他那時候就是想躲著我們,只是沒想到還是被我們發現了…」

「此子不光天賦不凡,心思也是一等一的縝密,真不知道怎樣的家族才能調教出如此出色的後人啊…」

「等等!」科瓦奇眼睛突然睜大,「我們好像想漏了什麼東西,既然他是化勁後期,那麼他的武力值…」

「嘶!」幾人都激動的不能自已,恨不得現在就把他抓到他們的學校里去。

萬眾矚目下,楚自橫終於動了。雙手按著古怪的軌跡劃了起來,運轉純陽真經,調動起沉在丹田中的真元勁,周身散發滾滾熱浪,熾熱的真元勁如強勁的脈衝一樣一波又一波地湧入元晶。

「他似乎修鍊的是陽系功法…」娜塔莎說道。

「所以呢?我不也是?」粗獷漢子不明所以。

娜塔莎一副服了你的樣子,無奈地說:「你就不覺得他的真元勁熾熱得不像是後天境界所能擁有的嗎?」

嗯?經她這麼一提醒,眾人心裡更是凜然,愈發的好奇這個少年到底是什麼來頭,所修功法也是如此不凡?!

元晶發出刺眼的光芒,彷彿被燒開的水一樣,迅速向上湧起,連一直閉目眼神的元辰都在這一刻睜開了眼,忍不住擔憂:「難道這小子靈力值會比我高?」

而後,又自嘲地笑了笑:「是有點患得患失了,這小子不過就是化勁後期,而我則是先天中期,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語!」但元辰還是一眨不眨地看著場上的測試。

很快,光柱就衝到了八尺的刻度上,只是越往上阻力越大,楚自橫也感到有些吃力。九尺了!科瓦奇四人已經激動得身體直哆嗦,現在保底2100分!這個成績已經妥妥進百強榜了!四人對視一眼,連忙聯絡起各自的校方高層,想要盡一切手段留住楚自橫。

此時的楚自橫已經臉色發白冒冷汗,意識漸漸模糊,但還是沒有放棄的意思,看樣子似乎還想衝擊一丈的高度。

「羽哥,夠了!已經可以了…」虞姬心疼地看著還在默默堅持的楚自橫。

「啊啊啊啊!」楚自橫心底低吼道:「難道我連一丈的高度都達不到嗎?我不甘心啊!」

楚自橫極盡壓榨儲存在身體里每一寸經脈中的真元勁,硬生生地將光柱往上推了一節,眼看就要到一丈了,但卻始終無法觸及那條刻度線。

「素素…」楚自橫現在腦子裡一片空白,只剩下了蘇素素這幾個字。

「我…千辛萬苦到域外,不就是為了素素嗎…」楚自橫已經有些神志不清了,但手依舊牢牢地貼在元晶上。

「他在說什麼?」幾名監考員聽不太清楚,雖然有些欽佩他的不服輸的精神,但還是說道,「少年郎,差不多了…」

「我不能放棄…我還可以的!我要成仙!」最後幾個字幾乎是用嚷出來的,光柱也衝上了一丈的高度,剎那間,耀眼的光芒四射,楚自橫傻傻地看著一丈的高度,終於脫力,向後倒去。

科瓦奇早有準備,衝上台去,扶住楚自橫一道真元勁灌入其體內,楚自橫臉色這才漸漸有了血色。眾人沉默不語,面色複雜地看著這個略顯稚嫩的少年,「我要成仙!」這句話給他們以極大的衝擊,這是何等強大的信念在支撐著他?不管是誰,在這一刻都在心底對楚自橫充滿敬意,只有擁有一往無前的信念,才有成為真正強者的可能!

「才1000分嗎?」楚自橫看樣子好像還不太滿意。

什麼叫才?圍在一邊的人都滿臉黑線,1000分已經足夠你取得一個不錯的成績了,要知道就算先天初期的人靈力值都沒能達到1000分啊!

元辰不由得鬆了口氣,慶幸沒被超過。但又搖搖頭,語氣老成地嘆道:「我的道心居然比不過一個毛頭小子…」

「孩子,你需要休息一下嗎?」監考員也因為楚自橫所展現的驚人天賦而動容,衷心地希望他接下來能有更好的表現,帶給他們更大的驚喜。 仵作女駙馬 雖然知道憑一個化勁後期去衝擊百強也不太現實,但他們心裡還是隱隱有那麼些許期待。

楚自橫搖搖頭,一個鯉魚打挺,穩穩地站在地上,信心洋溢地說:「不用!」

「真的不需要?」看的出來監考員是真的在關心他。

不過楚自橫還是堅持不休息,監考員們也不再勸說,而是在心底給他打上了「自大」的標籤。要是楚自橫知道的話,一定會大呼冤枉,他對自己的身體強度是再清楚不過了,況且又不需要用到真元勁,沒必要浪費時間。

楚自橫左腳上前一步,右腳后蹬,腳掌緊緊貼地,身板挺直,腰部肌肉緊繃得像壓緊的彈簧一樣,似是隨時都能爆發出驚人的力量。現場靜得都能聽見細微的風聲,楚自橫目不轉睛地盯著前方的金屬牆,將全身精氣神凝聚於右拳上。在圍觀的群眾尚未反應過來時,楚自橫直接出拳,沒有天花亂墜的招式,只有剛猛到樸實無華的一拳!

下一瞬間,像是平靜無波的水面猛然被天外隕石砸中一般,乍起波瀾,整面牆體劇烈晃動,壓力感測器的上的數字也是極速飆升,顯示的數字讓眾人不敢相信:1400斤!這麼說來,楚自橫最終的武力值是2400!

「沒想到…系統也低估他了嗎?」科瓦奇顫抖地說,他覺得自己見到了此生最瘋狂的一幕。

沉寂已久的武力值排行榜再度刷新,楚自橫的名字高高掛在排行榜最前列,光芒耀眼得令人難以直視,赫然是第13名!全場已經沸騰了,不光是這裡,整個青虹星的人都已經沸騰了!青虹星從未有人能在百強榜上取得如此靠前的排名,因而在外總被人看不起,而現在有人強勢登頂,他們終於能夠揚眉吐氣了!

「楚自橫!楚自橫!楚自橫!」人們一遍又一遍的呼喊著他的名字,直至聲音嘶啞也沒有停下,監考員們也被現場的氣氛感染,不由得淚沾青衫。

而其餘星球的百強天驕愕然發現自己的名次又生生地被往下壓了一名!要知道,能在最後一天強勢登榜的人絕對是有著天縱之資,況且還是直接排到第13名,這樣的人必將是自己日後的大敵!很多人看著前面那些耀眼的名字,不禁長嗟短嘆,跟這麼多妖孽同生在一個年代下,不知是幸或不幸…

這一次,聯盟的那些大人物們真正地重視起那顆被遺忘的星球,一道道命令火速傳達下去:「查!一定要查出他是誰!」 「怎麼可能?!」元辰怔怔地看著那個怎麼看都覺得刺眼的2400分,原本該是全場焦點的他現在卻無人問津,榮耀永遠屬於真正的強者!

元辰再也沒辦法保持風輕雲淡,而是失魂落魄地癱坐在地上,眼神空洞,嘴裡含糊不清地說著:「我怎麼會比不過一個還沒到先天的小子?假的!一定是假的!」

似乎這樣說會給他來帶些許安慰一樣,元辰歇斯底里地嚷了起來:「一定是假的!肯定是儀器出錯了!他的身體強度怎麼可能有那麼強?!我不服!」

由於他刻意用上了真元勁,所以整個廣場上的人都聽到了,一下子變得鴉雀無聲。人群中傳來一道道嗤笑聲:「哼!之前還以為他是個人物,沒想到也是個輸不起的孬種!」

「是啊,大傢伙都看著呢,怎麼可能出錯?」

不過也有人若有所思,提出了相左的意見:「不合常理啊,一個區區後天境界的人,身體強度居然比先天境界的還要強?」

「這…」經他這麼一說,周圍的人也都陷入沉思,要知道聯盟的人可不是那些蠻子古修,對於體質的提高可並不怎麼重視,怎麼現在出了這麼個人形凶獸?

聽著台下的爭吵聲,台上的一眾監考員卻不為所動,都是人老成精的人了,都有自己的判斷,自然不會因為風言風語就動搖立場。之前測了上萬人都沒出差錯,沒道理到最後一個就出岔子,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這個叫做楚自橫的小子是真的肉身強悍!可這個想法一冒出來,他們臉上的表情就變得有點古怪,真不知這小子是吃什麼長大的…

不過,為了以示公正,平息眾口,還是由那個年長的監考員出馬,朗聲說道:「諸位!聽我一言!」菜市場一樣鬧哄哄的廣場瞬間靜了下來。

「我們的測試一向都是公平公正公開的,這個相信大家都有目共睹!不過,既然有部分人對於楚小友身體強度的測試結果還是持懷疑態度,所以,我們決定讓楚小友與元辰一較高下,證明他的排名是實至名歸的!」

「什麼?!這老傢伙!」性子再好的科瓦奇都忍不住了,看樣子恨不得衝過去狠狠地揍人,卻被幾名同伴死死拉住。

娜塔莎勸道:「他們這麼做也有他們自己的道理,別那麼衝動!」

元辰沒想到就這麼峰迴路轉了,大喜過望,三步並作兩步跨上台來,扭頭問監考員:「我不用壓制修為吧?」

監考員微微皺了下眉頭,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而後才開口說:「不必,盡全力吧。」

「呵呵,小子,你可是第13名,可別說我欺負你啊!」元辰獰笑著說。

「卑鄙無恥!」虞姬憤憤不平。

「可真是了不得,以先天中期的修為欺負個後天的算什麼本事?」台下的人也看不下去了。

而元辰額頭青筋跳動,現在已是騎虎難下,只能充耳不聞了。元辰直指楚自橫,高聲喊道:「你,可敢與我一戰?」

楚自橫盼望著跟同輩高手交手已經很久了,自然是不會拒絕。「有何不敢?!」楚自橫劍眉一挑,戰意熊熊地跨步而出。

兩人間隔不過二十步,四目相對,空氣中似是瀰漫著一股火藥味。一干人等早已退開三十丈遠,為兩人騰出場地。在兩人隔空對視的時候,台下的人們開始議論紛紛。

「你們說,這兩人誰會贏?」

「那還用問,一個是先天中期,另一個估計才剛剛碰到先天的門檻而已,你難道認為那個楚自橫能越階戰鬥嗎?」

「有什麼不可能?」

「我倒是認為,一個有修為上的優勢,而另一個則是最大的黑馬,兩人同為我青虹星的天之驕子,誰勝誰負還未可知也!」

台上,元辰扭轉脖子,關節嘎嘣作響,促狹地笑道:「小子,要不要我先讓你幾招啊?!」縱然楚自橫排名比他高又如何,真正打鬥起來,佔便宜的肯定是自己!修行本就是一重境界一重天,到了先天境界,真元勁已能夠配合武技透體而出,發揮出武技的真正威力,與後天境界不可同日而語!自己註定要將楚自橫踩在腳底,讓所有人知道,只有自己才是青虹星的第一天驕!

元辰藏於袖中的雙手早已灌注了真元勁,只待一招制敵,可沒想到對面的楚自橫只是站在原地不動。元辰不喜,沉聲說:「你這是什麼意思?真不用我讓你?」

「不用!你儘管放馬過來吧。」楚自橫緩緩說道。楚自橫也有他自己的驕傲,打個排名比自己低的還得要別人讓著,這要是說出去,以後還混不混了?

「好!好!好!」元辰覺得自己被蔑視了,怒火中燒,眼睛一眯,恨恨地盯著楚自橫說,「既然你如此託大,那就不要怪我了!」

話音剛落,元辰突然暴起,「噠噠噠」腳步聲如狂風暴雨擊打屋檐般,快到那些晉級的一眾化勁少年眼睛都跟不上。二十步的距離轉瞬即至,手若鷹爪,一手插向楚自橫雙眼,而真正的殺招則是他的右手!右手在後握拳,從下往上,直取腹部!

這怎麼接?左手不過是個幌子,以圖讓楚自橫驚慌失措,無力回防,而右手就能乘虛而入,出其不意,好狠的心!科瓦奇及虞姬等人都直直地盯著場上,為楚自橫捏了一把汗。

楚自橫臨危不懼,陡然伸出右手抓住元辰的左手,而元辰臉上卻露出得逞的笑容,一拳打在楚自橫腹部。「鏗!」什麼?!元辰瞪大了眼睛,感覺自己就像是打在了一口銅鐘一樣。

一招不勝,元辰也不會就此糾纏,而是拉開了距離,再次靜立相對,元辰神色複雜地看著身上泛著淡淡暗金色的楚自橫,不得不承認,楚自橫的身體強度測試真的沒摻半點水分,體魄當真了得,但…僅憑這樣可還不夠看啊!

調整呼吸后,元辰呵呵一笑道:「果然有兩下子,看來不動真格是不行的了!讓你見識一下後天跟先天的差距!」說罷,衣袖鼓起,無風自動,長發飄飄,飄逸出塵。

可在楚自橫眼裡卻是一股濃濃的裝逼味,楚自橫撇撇嘴,他最恨別人在他面前裝逼了!

元辰就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道白色的殘影,下一刻就出現在楚自橫面前,拳頭上裹著一層真元勁,發出了音爆聲,楚自橫瞳孔一縮,這拳太快了!快到了極致!

電光火石之間,眾人還應接不暇,而楚自橫早已做出了反應,他當然沒有自大到用軀體去硬接這一拳,拳未到而拳風先至,驚險避過,拳風颳得他臉頰生疼。

元辰接連出拳,而楚自橫腳下騰移,每次都差之毫厘地避過拳頭,人們這才發現楚自橫的反應速度居然跟得上元辰!到後來楚自橫甚至閉上了眼睛,單憑風聲辨位,讓元辰心中火大,這是在拿他練步法?!簡直欺人太甚!

元辰咬牙切齒地說:「怎麼?你就只會躲嗎?可敢跟我正面一戰?」

楚自橫剛剛有點感覺,無奈地搖搖頭,直視元辰淡淡地說:「如你所願!」

楚自橫腳下發力,疾馳上前,元辰一喜,獰笑著說:「來得好!」

「砰!」兩人拳頭相碰,沒有任何花樣,就這麼單刀直入地對撞。一股強烈的真元勁波動沿著楚自橫的拳頭傳遞到他身上,震得楚自橫手臂一麻,後退了兩步。而元辰則覺得自己打在了堅硬無比的金屬上,數節指節粉碎,手臂發顫,被打得向後滑行了一小段距離。孰弱孰強,一看分明。

「他…他竟然破開了我的真元勁?!」元辰像是經受了什麼可怕的事一樣,低垂的手還微微發顫,低吼道,「我不信!」

元辰復欺身上前,兩人拳拳到肉,金屬碰撞之聲不絕於耳,沒有任何武技可言,只有單純的戰鬥本能。「哈哈哈哈!過癮!」楚自橫興奮地大笑。

兩人越打越快,快到讓人已經看不出出拳的軌跡了,拳速越快,威力也就越大,元辰一個不慎,腳下一個踉蹌。

楚自橫抓住了這個契機,「哈!」一聲大喝,聲震如雷,楚自橫陡然氣勢大漲,匯全身力量於一點,攜不可匹敵之勢,雙拳轟在元辰身上,將其轟飛,元辰一口血箭吐出,生死不知。

楚自橫就這麼佇立在廣場上,如同一把入鞘的寶劍一樣,不露鋒芒,卻沒有一人再敢小覷於他。

「楚自橫,勝!」

「大王…」虞姬眼裡滿是柔情蜜意,彷彿又看到了當年那個不可戰勝的霸王,「這一世,虞姬還要陪著大王征戰天下!」

最後一招的風采已經在眾人腦海里回蕩,不少人都在想著要是自己還是先天境界,能否贏得了楚自橫?而後都無一例外地輕笑著搖搖頭,感慨萬分地說:「生子當如楚自橫啊!」 此刻,楚自橫的資料早已被擺在了那些大人物面前。光屏上只有一張照片跟短短几句話的簡介:楚自橫,男,17歲,化勁後期,隨時可邁進先天境界,肉身強橫無匹。

看著光屏上那個丰神如玉的翩翩少年,他們心裡犯嘀咕了,這麼個優秀的天之驕子為什麼之前的記錄都是空白?靈力值無可挑剔,更難能可貴的是煉體已頗有造詣,單憑肉身在同階之中幾可立於不敗之地。難道他是那邊派來的?不過,這麼優秀的少年郎他們怎麼捨得放出來歷練?

想不通啊!是該就此抹去還是聽之任之呢?楚自橫估計也沒想到自己的橫空出世會讓這麼多大人物為之發愁,小小的蝴蝶扇動了下翅膀,竟會引發一系列的連鎖反應。最終,那些大人物還是達成了一致,認為隕星聯盟應秉持開放包容的心態,就算楚自橫真的是來自那邊,他們就不信憑藉聯盟裏海量的修鍊資源還留不下這麼優秀的人才?!

「好小子!果然沒看錯你!」那個粗獷漢子錘了楚自橫胸口一下,興奮地說,「不愧是我兄弟!」

就在剛才,他們已經陸續收到校方的回復:無論對方開什麼條件都要把他留下!這樣的要求他們看了也是瞠目結舌,但是轉念一想,過分嗎?一點都不為過!往年校方為了爭奪幾個百強考生,不惜開出天價,而招攬的對象不過就是在百強裡面排名吊車尾的,就是這樣,那些百強一個個都眼高於頂,不屑一顧,都卯著勁衝擊最高學府。而現在好不容易跟第13名攀上交情,這樣的機會,他們自然不會放過,若是能招攬過來,那學校在可以預見的將來一定會因此更上一層樓!

話雖如此,可是之前招攬的時候,楚自橫也沒有表現出太大熱情,這讓幾人很是苦惱,絞盡腦汁想著怎麼才能把他留下呢?

娜塔莎直接開口:「小弟弟,你能再考慮一下我之前的提議嗎?來我們學校吧!只要你來,你需要什麼天材地寶、靈丹妙藥我們都能想辦法給你弄來,而且會為你量身定做一套最適合你的修行道路,保證將你列為重點培養對象!」

「這樣啊…」楚自橫現在最缺的就是修鍊資源,不得不說,娜塔莎開出的條件真的很優厚,楚自橫確實動心了。

一直默不作聲的陰冷男子也說道:「他們能給的,我們都能給,而且各種典籍均向你開放!」

好大的手筆!本想再開口的幾人也都驚訝地看著那個陰冷男子,這樣的條件開出來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就是他們也得再三思量。

「我們幾人的條件都差不多,你…自己做決定吧…」幾人都期許地看著楚自橫。

楚自橫嘴巴微張,他也沒想到自己能被他們如此看重…

這時,一個監考員走上前來,拉著楚自橫的手說:「小友,你可不能因為眼前的這點利益而放棄更好的發展機會,你這樣的絕頂天驕註定是要登臨最高學府的!」

「最高學府?」楚自橫顯然沒聽過。

「這個老傢伙…」眼看著楚自橫意動了,沒想到這個監考員半路殺出來把事給攪黃了!娜塔莎等人恨的牙痒痒,要是眼神能殺人的話,這個多嘴的監考員不知道已經已經死了多少回了。

監考員對於幾道帶著殺意的眼神視而不見,不管不顧地說道:「是的!聯盟的最高學府–武府!這才是聯盟的真正底蘊所在。武府是絕頂天驕角逐的舞台,只有在那裡,你才能得到更好的磨礪!你可千萬別被這幾個傢伙給忽悠了!」

「武府么…」楚自橫一直期待著能跟更多高手過招,而今知道了這麼個最高學府,自然聽得心神搖曳,一顆心早已飛到不知多少光年之外。

功虧一簣啊!看他的樣子就知道這事成不了了,娜塔莎幾人遺憾地捶胸頓足。

楚自橫深呼吸了幾次,歉然說道:「抱歉了,我還是覺得應該去闖一闖,所以我只能辜負幾位大哥大姐的美意了…」

「沒事沒事。」話雖如此,他們的心還是在滴血,可臉上卻還要強作微笑。

粗獷漢子依然心有不甘,還是做了最後的嘗試:「小兄弟,你要知道,這次隕星大考不過就是個資格選拔而已,如果你想進入武府就還得再經過更殘酷的圍獵賽,只有從圍獵賽中脫圍而出才能進入武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