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正在專心致志打坐著的柳玉凰,完全沒有察覺到,此刻窗外有一陣如煙般的黑影正在緩緩形成!

在空中一陣扭曲之後,便化作了一個人形。然而這個人形卻是十分的單薄,再加上,他本來就無影無蹤了來,身體如同空氣,所以即便是古如都沒有發現他的行蹤。

他貼在窗戶上,仔仔細細的看了柳玉凰!

見到柳玉凰似乎並沒有發現他,正在裡面端端正正地打坐,他便整個身軀化為了一陣煙霧,通過窗戶傳入到了柳玉凰的房間。

他化作的這種煙霧無色無味,簡直和空氣差不多,任由誰也無法發現他有任何的異常。

他做的極為隱秘,也極為小心而謹慎,慢慢的,當他靠近柳玉凰的時候,他更是小心!

煙霧擴散,環繞著柳玉凰。

直到柳玉凰將所有的煙霧吸入進去,他才停下身來,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獰笑。

他的身形也隨著顯露出來,有恃無恐!

「嘎嘎嘎嘎,他們都說你難以對付,但在我看來也就不過如此罷了!」

對著柳玉凰,他輕蔑的說道。

而柳玉凰在吸收了煙霧之後,臉色一陣的發白,身形搖搖欲墜,念臉上顯露出痛苦的神色,說明那煙霧很有問題。

那人影清淡如雲一般,往前走了一步,這個時候,才能夠看到他的長相如何!

他身形非常的透明,看上去簡直就猶如透明一般,如果他乍然出現,別人還以為,看到他是錯覺,只是一陣煙霧罷了,這就是一個半透明的人!

「把你的頭顱給我吧!」這人影臉上一抹猙獰的微笑,得意地說道,「我回去之後,公主殿下就會給我重重地獎賞,而你的頭顱就是我平步青雲的引路石,這個機會,我等了好久,今天終於我的願望終於要實現了,一旦進入公主的視線範圍,我從此將會十分不同!」

說罷,他手中已然出現了一點光芒,原來,這一點光芒是三尺來長的寶刀,那寶刀也是淡淡的!

但是這卻是不下於妖器的一件兇器,他往前一揮,那薄刀便輕飄飄地砍過柳玉凰頭頸,他這是要將柳玉凰的頭顱砍下來!

「有意思,有意思,真是有意思,你們殺人也有這麼多的廢話?」

一個聲音從他的身後傳出。

誰?他猛然一驚,乍然回首,可是,卻是什麼都沒有看到。

而等他再回頭之際,卻看到了另外一個柳玉凰站在之前盤腿坐下的身前,神色極為鄙夷的看著他。

看著兩個一模一樣的柳玉凰,他瞪大了眼睛,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滿眼的不敢置信!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想不到,你家的穆小姐如此的不長腦袋,竟然派了你來刺殺我!」

柳玉凰彈彈手指,而那個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子,在她彈的手指的時候,變成了一截樹木!

「你–」

那人震驚了,後退了好幾步,他沒想到自己竟是上當了,可是,這不可能啊!他分明已經很仔細探測過,這人是有人的氣息的,怎麼會是一截木頭?

他當然不知道,柳玉凰從春間心法當中,窺探到了一絲天機,而這絲天機,恰好能夠製作生命,!

柳玉凰將這一絲的氣息灌入到木頭當中,加以調試之後,這木頭便擁有了屬於她的氣息,不要說騙這個人,就是騙神皇神帝,那也是輕而易舉!

見刺殺失敗,那人身形再度化為煙霧,轉身就要逃走,可是他還沒有跑兩步,就發現自己已然是走不動了,原來他被青雲塔所散發的青光給鎮住了!

「霧影族人,天生的刺殺專家,不過據我所知,霧影族者個個都是鐵骨錚錚的硬漢,什麼時候出了你這麼一個貪名奪利的小人?」柳玉凰鄙夷地說道。

「你知道我的底細!」

那人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大叫起來! 第1465章同一個人?

鶴衣想了想,便說道:「在微臣看來,邵仁不過是利欲熏心,與馮千雁合謀做下這樣的荒唐事,也算罪有應得。但韓光啟——大有問題。」

「……」

「連他的死,也有問題。」

「哦。」

祝烽似乎也並不意外他這樣回答,還放下了手中的紙筆,看向鶴衣道:「怎麼,你覺得這個人並不是因為悔過而畏罪自殺?」

「不錯。」

「為什麼?」

「一個人,若真有悔意,就不會逃過追捕;既然逃過了追捕,要死,也只可能因為恐懼而死,而不會悔過自盡。」

「……」

「微臣看了刑部送上來的卷宗,裡面抄錄了這個人的遺書,滿篇悔悟之語,這絕對不是一個刻意逃過追捕的人會有的情緒。」

「所以——」祝烽道:「他只是畏罪,並非悔過。」

「微臣是這麼認為的。」

「……」

「而且,刑部主事劉越澤也在案卷中,提到了這一點。」

祝烽點了點頭。

而鶴衣又抬頭看了他一眼,輕聲說道:「皇上剛剛提到這個韓光啟只是畏罪,並非悔過,卻沒有說他自殺,莫非……皇上也認為,他的『死』是有問題的。」

「……」

祝烽沒有說話,只是看了他一眼。

也算是默認了。

鶴衣道:「不知皇上是如何看待這件事的。」

祝烽道:「皇后之前來說,這個人逃過了朝廷的追捕,顯然,應該是早就接到了消息,既然早有安排,那麼對接下來要逃亡的路線,或者要隱藏的地方,也應該是有安排的。」

「不錯。」

「但這個人,卻是在城南一處林中上吊。」

「……」

「朕如果沒記錯的話,那個地方荒無人煙,韓光啟逃到那個地方,莫不是早就準備了要死?」

「……」

「若要死,又何必要逃。」

「……」

「所以,他應該是要去那個地方見什麼人,安排他逃離的路線,若朕沒有猜錯,這個人的背後,應該是有人指使。」

富豪從西班牙開始 鶴衣的氣息慢慢的沉了起來。

事實上,看到刑部卷宗的那一刻,他也是這樣想的。

而祝烽,他連卷宗都還沒看,只憑著皇後跟他說的幾句話,就能做出這樣的判斷,實在有些驚人。

看來這一次的事件,對他的影響真的比之前大祀壇那一次,小得多了。

鶴衣也在心裡鬆了口氣。

說道:「皇上英明。」

祝烽淡淡的一擺手:「你身為內閣首輔,少學著他們,在朕面前說這些無用的話。朕問你,之前你說,要派幾個人到那個叫什麼夏儂生的輔修的加重,去查查看在他參加殿試之後去了什麼地方,幹了什麼事,有消息了嗎?」

鶴衣搖搖頭:「還沒有。」

祝烽皺起了眉頭:「怎麼還沒有?」

鶴衣道:「這個人原本也不在吏部的編製之內,他的情況比較難查,而且,他似乎也是有意隱瞞,所以很多事情,都不好查。」

「……」

祝烽皺著眉頭,沉吟不語。

鶴衣看著他,輕聲道:「皇上突然問起這個人,是不是擔心,這個夏儂生背後的主使者,可能跟韓光啟背後的人是同一個?」

(本章完) 「霧影族人生活在隱霧星域,常年不與外界溝通,更少和外界人來往,他們更不會做誰的走狗,幫人做事,你竟然壞了規矩?」

柳玉凰上上下下的看了這霧影族人一眼,瞭然的點點頭:「哦,原來如此,你額頭上有蓮花印記,你是被族人出逐出來了!」

那人震驚於柳玉凰對他的底細如此的了解,甚至連這樣的隱秘都知道,他的身形在青雲塔的鎮壓之下左右晃動,而當他聽到柳玉凰說他是被出逐出來時,則是徹底的羞憤了,爆發出一聲怒吼:「我跟你拼了!」

柳玉凰這時背負雙手,轉過身去背對著他。

這是她對自己的自信,對這霧影族人的輕視。

青雲塔就在這時光芒更盛了,那青光照耀著這人,他半點都不能動彈!

「忘了告訴你,我的這座小塔對實物可能沒有這麼大的效果,對於卻是易如反掌地鎮壓。」

那人一聽,身形一動,潰敗的低下了頭。

正如柳玉凰所說,他就是吃使出了吃奶的勁兒,也無法掙脫青雲塔,小塔就是他的剋星。他的身體,能夠在固體當中穿梭自如,不會任何的阻攔,十分的神奇,可是他面對著青雲塔,卻是毫無辦法!

「我也不殺你,你自己回去告訴那穆小姐,還有什麼招儘管使出來,我等著她!不過下次可別再差遣你這樣的人過來刺殺我,沒用。」

那霧影人一陣的羞憤,臉上的顏色都變深了,可還不等他說什麼,就被青雲塔帶著衝出了房間,遠遠的一拋,就被瞬間拋出了1111星球!

青雲塔飛回來,繞著柳玉凰,聲音十分的委屈:「主人,主人,小塔我不光是對他這樣的人有克製作用,我還對許許多多的人都有克製作用!我對煙霧能夠剋制,對固體也能剋制!」

原來是剛剛柳玉凰說他只能剋制這霧影人而心中委屈了!

柳玉凰淡淡的一笑,沒有理會他。

「好好準備吧,今日註定是一個不眠夜!」

正如柳玉凰所說,今夜的確是一個不眠夜,一波一波的刺殺接連不斷,從午夜一直持續到第二日的清明,足足有二十多波的刺殺!

而柳玉凰也乾脆利索地丟了二十多撥人回去,用以打臉,這些人固然是上不得檯面的,但她卻是非常的清楚,這只是開始!

一夜過去,柳玉凰神采奕奕,身上半點傷痕都沒有!

顯然,那些刺殺對她並不產生什麼威脅。

「這些人,恐怕都是自動請命來刺殺我,現在他們灰溜溜的回去,我想你臉上的表情,一定十分好看,接下來你會用什麼方法來對付我了?」

柳玉凰手支著下巴,神情慵懶,她那思考問題的樣子實在是迷人極了!

清風偷偷的看了看柳玉凰,主人真的是和以前不同了,這種慵懶而放鬆的樣子,他以前就從未見到過!

以前的主人,是緊張的,是偏激的,是容易激化的,穆靈雪就是緊緊的抓住了這一點,時不時的來刺激她一下,最終將她刺激的瘋癲痴狂!

可現在,那穆靈雪再怎麼來刺激她,恐怕都沒有什麼用處了,這一切的改變,難道都只是因為暗夜嗎?

清風不無黯然的想,自己陪伴了主人十萬多年,他們實在是太熟悉了,可自己這個陪伴了她十萬年的人,終究,還是比不過暗夜短時間的陪護!

那短短的時間,暗夜就令他的主人脫胎換骨!

他心中不是不嫉妒的,不是不平的,可是,想到主人臉上露出的笑容,想到他現在越來越好的狀態,他知道,這些東西,自己根本就無法給予她!

自己能夠給予她的,只能是陪伴,默默的陪伴,當她回頭時,就能夠看到自己站在身後,這對他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昨夜的動靜挺大呀!」

古如走進來,他看了看柳玉凰,笑眯眯的說道,見柳玉凰沒有受傷,他十分的放心。

「門外有個人想見你,那人呢?你也見過,就是那祁蒙公子玉溯,你見還是不見?」

玉溯來了,柳玉凰眼睛一眯,這傢伙遲不來早不來,偏偏是他受襲之後過來,這裡面,藏著什麼樣的心思呢?

「見,為什麼不見?他想見我,那我就見見他,看看他究竟想要對我說什麼?」柳玉凰拓然回答!

她整理了自己的衣袖,遺民之血,再加上她天生的雋永俊美容貌,令得她渾身煥發出耀眼的光彩!

大廳當中,玉溯靜坐一旁,他特意穿了一身如綢如緞的白色長衣,那墨色的頭髮垂下來,顯得黑白分明!

此刻,他真是公子娉婷如玉,看上去風采簡直是好極了!

大廳當中已經不知道聚集了多少的女子,顯然,這些人不是來坐診的。

她們不時臉色羞紅地看了看玉溯,匆匆看了一眼之後,又飛快低下頭去,那含羞帶卻的模樣,簡直讓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來,她們這是春心大動了!

玉溯已經在大廳當中坐了三個時辰,眼見得已經是到了中午,太陽高高掛起,炙熱的光芒掃射下來,這大廳當中的不知道是誰,將透風機給關掉了,以至於這裡密不透風,熱乎乎的,雖然對於玉溯這樣的人物來說,這一點熱量,並不算什麼,可是總會有一點煩悶之意。

但他表現得極好,神情淡然自若,臉上微微帶笑,他不像是坐了三個時辰,而像是剛剛才進來,那氣度涵養實在是好極了!

「太不像話了這個柳玉凰!玉溯公子大老遠過來,她居然如此怠慢!」

「就是就是,不說公子如此的屈尊降貴來看她一個小小的醫者,她還躲著不見,擺什麼架子!」

「玉溯公子的脾氣實在是太好了,要是我,我早就怒了,這個柳玉凰,實在是太不像話了!」

眾位女子為玉溯打抱不平,玉溯還沒有說什麼話呢,她們就先叫上了。

而就在這時,一道清越的聲音響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