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然後,李衍對周圍數百科研人員又道:「只要你們能研發出來有用的東西,朕是一定不會吝嗇重賞的!」

一眾科研人員聽言,齊道:「謝陛下!」

這時,弧光燈也因為承受不住巨大的熱量而滅了。

幾個科研人員見狀,就想再去換兩根碳棒。

李衍伸出手制止住他們,道:「不必了,這碳棒並不是製作電燈的好材料,你們研發新的材料吧,對了,有一種叫『重石』的礦石,你們可以試著提煉一下,興許能研發出來穩定的燈絲。」

「重石」其實就是鎢礦。

很顯然,李衍又給大中的科研人員提供了一條近道。

聰明的人,趕緊將「重石」這兩個字牢牢的刻在心裡,說不准他們就能成為下一個蘇大好,退一步說,就算他們不能像蘇大好一樣直接平步青雲,也可以跟那些在發電機研發過程當中喝到湯的人一樣在電燈的研發過程當中湯到一口湯。

又跟一眾科研人員聊了一會,李衍就讓他們下去了。

等所有的科研人員全都離開,許貫忠和劉錡才上前,然後由許貫忠說道:「官家,我們想派岳飛和左路軍去寧北城布防,免得將來金人和蒙古諸部的人再逃竄到蒙古高原的中西部地區,甚至是流竄到西域去。」

李衍很隨意的說道:「朕已經跟你們說過了,朕雖然對外說這次是御駕親征,但實際上的底朕早已經交給你們兩個了,朕就是怕你們不重視這次北伐和怕別人妨礙到你們北伐,才掛了個親征的名,朕還是原來那句話,仗怎麼打,朕不管,全都由你們說得算,朕只要結果,只要看到你們滅掉大金和蒙古諸部,如果有人敢妨礙你們打這一仗,或者是哪方面不積極配合你們,你們倒是可以來找朕,朕一定會為你們解決,其它的事,你們就不要再來煩朕了,朕好不容易才能休息一下,你們也要體諒一下朕。」

許貫忠和劉錡相視苦笑:「誰說官家好大喜功了,說這話的人根本就不了解官家的心胸到底有多麼浩瀚。」

然後,許貫忠和劉錡又看了一眼內侍正在搬動的發電機和弧光燈,又心道:「他們也不知道官家根本就不需要對外發動戰爭來增加自己的功績,官家若想要功績,有都是途徑。」

當然了,雖然李衍已經說了他們甚麼事都可以自己決定,但身為臣子,李衍又的確掛了御駕親征的名字,重要的事許貫忠和劉錡還是得告訴李衍一聲,比如這次調岳飛和二十萬大軍去寧北封死金人和蒙古人向西逃的道路。

不過話又說回來,許貫忠和劉錡這麼做,其實真是多此一舉。

李衍這次御駕親征,真就像他跟許貫忠和劉錡所說的一樣,他就怕許貫忠、劉錡他們不能徹底解決女真人和蒙古人這兩大後患。

另外,除了這個最重要的原因以外,其實也還有一個小原因,那就是李衍想看看自己的兒子李存到底能不能管好大中這個龐大的帝國?

……

……

PS:卡文,所以沒能寫出來兩章,今天又只有這一章了,實在是抱歉!

另外,再跟大家說一聲,本書本月就會本結,也就是說,本書到了最後的收官階段,因此,更新上也就不太好保證了,畢竟要填的坑太多,越往後也就越大,涉及到的東西也越來越多,實在是不如以前好駕馭了,所以我只能盡量不斷更,希望大家能理解一下。 二五卷量劫蘭爭卷第蘭百蘭十四章鄭拓激約入十天飛出山谷之後,停下來仔細地查了一下周圍的情況,下一刻時間三神所化身的簡奴就已經無聲無息地消失在了原地。書來自w–

再出現的時候,已經身在百里之外。

這是簡奴使用了時間能力,將自己傳送到了百里之外。

時間能力雖然主要是針對時間發揮作用,但是時空時空,時間和空間其實是無法分開的,所以時間能力也會擁有一定程度上的對空間的作用。利用這種作用,想做什麼大事情辦不到,只是簡單地傳送還是可以的。

接著她如法炮製,查探周圍情況,見沒有人注意到她的時候。便再次消失在了原地,又出現在百里之外。

如此反覆,一直到她離開戰場千里之外,這才停了過來,然後按照正常的修行者的行動,回頭朝著戰場飛去。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這都是一個想要獲得功德,以便增加成功度過神仙殺劫機會,因此想要跑到海茵茨聯合帝國或者蒂查帝國的軍方之中,加入供奉營的修行者。

自從海茵茨聯合帝國想要統一全人類的戰爭爆發之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樣的人也越來越多。

事實上,就以尼古拉斯這邊的供奉營為例,隨著時間的推移,加入供奉營的人也是越來越多的。

加入卡薩城供奉營的人也是如此。當然數量比起海茵茨這邊就少多了。

事實上,現在在尼古拉斯的大軍之中還有一部分供奉營的老人加上大量剛剛加入供奉營的新人,在供奉營的營地之中留守。

被兩位元嬰真君帶來參與戰鬥的,實際上就是供奉營的那些中堅力量。除了在實力方面比較有優勢之外,也和兩位元嬰真君並肩作戰很,習慣了接受兩位元嬰真君的指揮一哪怕之前還有那些出身門派的人想要多去供奉營控制權的風波出現,但是這個指揮的體系卻是已經成功建立並且得到了大家認可。

就算那些出身門派的人奪去了控制權。也是需要借用這個指揮體系來實現他們對供奉營的控制的。

而那些新來的修行者,卻還沒有來得及被整合進入這個指揮體系之中,兩位元嬰真君當然不會把他們帶過去,免得在戰鬥的時候出現指揮不靈的現象,反而把勝仗打成敗仗。

更不用功德的數量畢竟是有限的,分的人多了,分到每個人的頭上就少了,這一點大家也不願真新人加入。

另外一方面,就憑原有的那些人,海茵茨這邊已經穩操勝券,也就更沒有必要讓這些新人加入了。

而對於尼古拉斯來,他倒也不為已甚,並沒有強迫兩位元嬰真君把所有的供奉營仙師都帶入戰場之中,只要對方投入了主力就可以了。

再,這些新來的修行者,還沒有來得及被整合進入供奉營的體系之中,那麼尼古拉斯將他們拉攏過來的可能性也還是存在的,所以對這些人被排斥出戰都之中,尼古拉斯也是睜隻眼閉隻眼,並沒有太過計較。

總之,到現在,每一天都是有新來的修行者加入海茵茨這邊的供奉營的。至於卡薩城那邊的供奉營。現在因為海茵茨那邊基上大勢已去,就算有傾向於他們一方的修行者,也是乾脆投入更後方的蒂查帝國的供奉營之中,而沒有到這最前線來。所以最近這幾天卡薩城的供奉營已經基上沒有新人加入了,這是和海茵茨這邊不一樣。

總之,在這些絡繹不絕地加入的新人當中,簡奴只不過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份子。

她經過這麼一番偽裝,便是直接飛向海茵茨這邊,千里的路程,對於簡奴表現出來的金丹修為來,並不遙遠,飛過來連一個時辰都用不到。就在埋伏在那山谷之中的九天軍團發動的時候,簡奴也已經飛到了距離戰場不遠的地方。

簡奴的飛行,乃是將她的北方玄水冬雷大罡煞和身合為一體,成為一種遁術,飛行之時隱隱有風雷之聲,又被稱為雷遁之術,屬於遁術之中比較偏門的法門,其特點就是飛行速度很快,但是因為飛行的時候那隱隱的風雷之聲,動靜也是不不符合很多情況下需要隱藏痕迹的要求。再加上要想修鍊成功就必須接引天雷之力,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所以使用的人並不多。

這簡奴使用雷遁之術,雖然起來不夠低調,卻也正是通過這種反常的高調來隱藏她背後的真正身分,正所謂瞞天過海是也。

能想到這一步,可見這個化身為簡奴的時間三神,也絕對不是等閑之輩。就算她表現出來的那個化身性格比較單純一眼,但是單純並不等於傻瓜,再加上其他兩位化身的幫襯,擁有這樣的算計到也並不足為奇。

卻帶著轟隆隆的風雷之聲這簡奴便朝戰場這邊飛了過來。不過在戰場之外十幾里的地方,便停了下來,然後繞開戰場,繼續向海茵茨軍營的所在飛去。

她的表現也是非常符合一個普通修行者的身份。

畢竟那戰場之中,戰鬥的那些響動,可是瞞不過別人的,明知道那裡在大打出手,還要湊上去,耳不是普通修行者,尤其是散修應該有的想法。

作為一個正常的散修,尤其是一位少見的修,又是在這神仙殺劫之中,他們最正常的想法帆…六招惹是非。老老實實地呆在供奉營之中拿到份切贊,安穩穩渡過這神仙殺劫,那就最不過。

若是奇心太強,到處湊熱鬧,在這神仙殺劫之中,殞落不過是遲早的事情。

不過,她的遁術實在是響動太大了,她不想招惹麻煩,卻並不等於麻煩不會找上他。

於是就在她剛剛飛戰場不遠的地方,身後邊傳來一個人的聲音:「道友留步!」

簡擬對這聲音並不理睬,繼續往前飛去,不過身後這個人的速度也很快,很快就追趕上來,飛到簡奴的面前,將她攔了下來。

一這人的面孔,簡奴頓時心中暗叫一聲不,無奈地停了下來。

因為她認出來這個人,便正是海茵茨供奉營之中的那個獨立特行,幾乎受到供奉營所有人排擠的第三位元嬰真君,化身為賈明的鄭拓。

鄭拓雖然為人比較低調,不過他做的事情實在太大了,一手練出威脅到修行者地位的九天軍團至少在外人來是這樣的簡直是跟整個修行界的人作對,加上之前雙方約戰的時候他也沒少出場,所以這化身為簡奴的時間三神卻是認得他。

對於一位元嬰真君,而且是鄭拓化身的賈明這樣的元嬰真君,不管是誰都不得不多加心。

他做出來的事情實在是太過離經叛道了,卻仍然能夠安然地活到今天。甚至讓其他兩位元嬰真君都只能姿視不管,沒有幾分事那是不可能的。可以,雖然同樣是元嬰真君,但是時間三神以及其他人的賈明這個元嬰真君的重程度,要遠遠超過豹武司空厚等人,而這樣的法,豹武司空厚等人自己也是認可的。

對這樣的元嬰真君,無論多麼心都不為過。

更何況,時間三神化形的這個簡奴的偽裝,卻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使用,雖然事先也已經做了準備,認為可以瞞過元嬰期的人,但是真正碰上了,卻是難免心中打鼓,少了些信心。

所以到鄭拓把她攔了下來這簡奴卻是心中發虛,一方面在表面上偽裝的像一個。普通的修行者一樣,另外一方面卻也是隨時做了對方戳穿自己真面目的戰鬥準備。

對於簡奴的緊張,雖然她掩飾得非常,但是在鄭拓這樣的有心人眼中來,卻能夠一眼就出來。

鄭拓也是心中暗笑,表面上卻視偽作不知,對著簡奴拱拱手:「道友有禮了。不知道這位道友如何稱呼?」

「貧道簡奴,一介散修。」

「原來是簡道友。」鄭拓臉上露出真誠的笑容來,也作了個自我介紹,不過卻並沒有明自己乃是元嬰修為,只是了自己的名字和身份,然後上前和簡奴親熱的攀談了幾句,了一大堆今天天氣很之類的廢話,然後才切入正題:

「不知道見道友前來,是否準備加入供奉營,獲取功德,渡過神仙殺劫?」

「他這樣問有何打算?不會是他穿我的真面目了吧?」

簡奴實在有些心虛,不過卻沒有表現出來,只是回答道:「正是。」

「是就!」

鄭拓笑得更加燦爛了,「如今海茵茨聯合帝國同意人類,乃是大勢所趨。我等修行之人自當順天應人,輔而佐之,如此功德可期。神仙殺劫可渡。」

「那是那是

不知道鄭拓究竟打著什麼算盤,簡奴只打了個哈哈,應付了兩句,就聽鄭拓有湊上來道:

「不過

一聽鄭拓這話,簡奴心知不妙,自己想要加入供奉營之中來個無間道的想法,恐怕要有一些波折了,可是卻不能表現出來,只是作出了普通修行者在這種情況下的正常反應:「賈道友,不過什麼?」

鄭拓一正經地回答道:「不過,現在的供奉營之中,兩位當權的長老,為人心胸狹不能容人,供奉營之中那些大門派出身的人更是囂張霸道,對於新加入的人百般打壓,甚至作為炮灰犧牲掉,道友若是門派出身,背後有些靠山倒也罷了,若僅僅只是一味散修,加入這供奉營,只怕未必是一件事!」

「來了

簡奴心中頓時明白過來,無力的哀嘆著,雖然沒有了對方戳穿自己的擔心,卻知道另外一樁麻煩找上了自己。她就知道這個在供奉營之中被大家排斥的元嬰真君,一定不會供奉營什麼話,接下來要做的,只怕是代替那尼古拉斯拉攏自己吧。

可是雖然知道這一切,她卻並不能表現出來,只是裝出一副很緊張很無奈的模樣,配合著鄭拓的游:「可是那又如何呢?不加入供奉營,又能如何獲取功德呢?沒有功德,又怎麼能夠安全地渡過神仙殺劫?」

著簡奴的俏臉之上露出黯然神傷之色:「道友也知道,我等散修在這修行界之中來就舉步維艱,更何況我又是一個修,就更困難了。在這混亂的量劫之中,如果沒有功德的護估,只怕」

著,她輕輕地捋了捋額頭上的烏黑秀髮,到是頗有幾分風情,隨即嘆息一聲,將那在這弱肉強食的修行界之中過得很艱難的一位美麗修的處境表現得惟妙惟肖:「不加入供奉營,還能怎麼樣呢?至少加入供奉營之中,多少還有些希望」

鄭拓頓時笑道:「那卻不然。

這待奉

「當然是從天道之中來。」知道鄭拓會什麼,簡奴卻是故意裝出一副茫然模樣,並不出鄭拓希望她出的字眼。

「話是這樣沒錯。不過,具體而言,要想獲得功德,是從什麼地方來?難道是天道直接將功德給我們嗎?」

提出一個疑問之後,鄭拓搖搖頭,然後自問自答:「當然不是。這些功德都是通過海茵茨帝國方面的中轉而來。所以,真正關係到我們獲得多少功德,以及能否獲得功德的關鍵,在於海茵茨帝國方面,和天道也,供奉營也,都是無關的。」

「那又如何?」

「所以啊」鄭拓適時的興奮起來,就像一個忽悠別人買保險的銷售員一樣,鼓動不爛之舌道:「要想獲得功德,最的就是跟海茵茨帝國合作!完全沒有必要去供奉營受氣甚至作為犧牲品!」

簡奴皺起的秀眉來,彷彿非常的為難的模樣:「可是,我沒有跟海茵茨帝國方面合作的渠道…」

出這句話,簡奴心道:差不多該開始了,,

果然,鄭拓頓時滔詣不絕,努要推銷起來:

「簡道友沒有,在下有啊!在下乃是海茵茨帝方九天軍團的客卿,這海茵茨帝國的九天軍團,乃是一隻修行者大軍,實力強大,前途無量,必將成為日後量劫之戰中人族的中堅力量,加入其中,可以是功德無限,只有你不想要,沒有你得不到的!尤其是現在九天軍團正在起步階段,特別渴望人手,此時加入,日後回報更大!簡道友,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等到九天軍團羽翼豐滿,再想要加入可就沒有這麼的待遇了。是去供奉營受氣作為犧牲品,還是成為九天軍團創建的元老,獲取無量功德,他日飛升,指日可待,就簡道友的選擇了

實話,簡她真的不願意加入九天軍團。

她可不傻,也並非那種不知道九天軍團底細的真正的新來者,她很清楚,九天軍團或許的確前途無量,但是前提條件是它能夠在整個修行界的反對和怒火之下保存下來。否則的話,加入九天軍團的修行者同樣只不過是一些犧牲品。

而且是一些因為凡人和修行者之間的衝突,死得很沒有價值的犧牲品。

她倒是不在乎作為犧牲品,只要能夠達到她的目的當犧牲品也沒有什麼。但是這卻跟她真正的想法並不符合。她只是想要潛伏在供奉營之中,將那些殺害自己同伴的修行者統統幹掉,尤其是兩位作為主謀的元嬰真君通通幹掉,對於其他的根就沒有什麼興趣。

如果不加入供奉營,那就做不成無間道,要對付那些修行者也不那麼容易了。畢竟這九天軍團和供奉營之間來就是相互敵視,加入九天軍團之後,供奉營的人必然會對自己有所警慢,想要消滅那些罪魁禍首就不是那麼容易辦到的事情了。

可是,這卻也由不得颯

$淫蕩小說/class12/1.html

她偽裝的畢竟是一個初來乍到的修行者,在鄭拓的這一番忽悠之下,尤其是對供奉營來就真實存在的那些東西加以誇張,還有成為九天軍團這個在他口中未來必然是量劫之戰之中中堅力量的元老的誘惑,種種方面,都是很難拒絕鄭拓的拉攏的。

尤其是鄭拓還將那個戰場之中發的一切避重就輕並且加以誇張的了出來,總之是誇大加入供奉營作炮灰的危險,有了這個擺在面前的例子,就更難讓一個初來乍到的人拒絕鄭拓的拉攏,執意加入供奉營了。

當然非要加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這就會讓人懷疑,這人是否有什麼別的居心。

若是一個真正的普通散修,到也不怕。 閃婚嬌妻:總裁大人請離婚 偏偏簡奴的身份卻是身就經不起推敲的,如果執意如此。讓人懷疑到她,泄露身份的可能性很大,這是簡奴所不願意到的。

於是她也只無奈地點頭答應了鄭拓的拉攏,決定加入九天軍團,做那九天軍團的客卿,,

愚心昏

在時間三神所化裝的簡奴被鄭拓那三寸不爛之舌游的加入九天軍團的時候,山谷之中,面對卡蒙特的拉攏,僥倖逃脫九天軍團發難的宋才,也是陷入了艱難的抉擇之中。

在剛才卡蒙特表露出了明顯的招攬之意,可是是否加入,宋剛卻是不得不考慮。

他對於九天軍團的意義,以及九天軍團可能在修行界之中引發的風波,那可是擁有極深了解的。

真的加入九天軍團,別的不,危險性真的是很大。

一旦九天軍團在修行界之中的暗中打壓之下失敗,他們這些加入九天軍團的修行者,還會有下場嗎?如果可以選擇,宋剛真的不願意捲入這樣的風波之中。他的為人信條就是謹慎心,捲入這種風波來就和他的個性不合。

但是不加入,不要會否激怒卡蒙特,就算不會,那九天軍團擁有的那些秘密,那在他判斷之中很可能可以直接達到大羅金仙級別手段的東西,卻也是遠不可能得到的了。

究竟何去何從,應該如何選擇呢?

在聽到卡蒙特接下來的話語之後,宋剛終於狠狠地一咬牙,作出了決定。

.. 易笑補充:「不是初箏姑娘,那些喪屍竟然會設陷阱,我們差點沒出來,太可怕了。」

賀成在旁邊點頭。

嚇死個人。

初箏:「……」

喪屍這麼厲害了嗎?都學會設陷阱了?

好怕哦。

「初箏姑娘,你說以後喪屍會不會和我們一樣聰明?」寶哥皺著眉問。

初箏清冷的目光在他身上轉一圈,十分認真的道:「和你一樣聰明也沒事。」

寶哥:「???」什麼叫和他一樣聰明也沒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