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王歡冷笑一聲,張開手,道:「劍來!」

「呲吟!」一聲。

卻見到仙礦劍被他握緊手裡。

「萬劍合一!」

這時,越來越多的劍開始飛過來,這些劍以仙礦劍為中心,開始向仙礦劍靠攏。

片刻間,那仙礦劍就像是一塊巨型磁鐵一樣,將剛才擊潰的兵刃吸收到中間,組合成一把恐怖的巨劍。

這把巨劍懸浮在王歡的面前,有十幾米長,上面各種各樣的兵刃,融為一體。

特別是劍成之後,一股恐怖的氣息從劍上傳來。

「哼,垂死掙扎!」冰龍裡面,傳來湯元平不屑的聲音。

下一刻,冰龍化作一道勁風,向著王歡撲下來。

王歡神魂融入巨劍裡面。

「殺!」

王歡一聲大喝。

巨劍動,嘩啦的一聲,這把巨劍光芒暴增,延伸出的劍氣長達百米,向著虛空中的冰龍之首刺去。

整個空中,拉出一條璀璨的劍道光芒。

「湯元平,你是真仙轉世不假。不過,在這裡,我說的算!」

王歡冷笑一聲,劍已經衝天而起。

「嗤啦!」

劍破長空。

冰龍里的湯元平終於感覺到不對勁,低著頭看著迎面刺上來的巨劍,在龍首里的湯元平驟然感覺到一股毛骨悚然。

最熟悉的陌生人 湯元平心裡大驚失色,全身的汗毛都立起來了,危險的感覺充斥心頭。

這種感覺,很陌生。

但是卻終身難忘,這是只有在生死關頭才有的感覺。

湯元平完全不敢相信,他堂堂的真仙轉世,竟然在一個土包子身上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可這感覺無比真實。

就在他慌亂的片刻,巨劍已經刺向冰龍的龍首。

「轟隆隆!」

一聲比驚雷還要響徹的聲音傳來。

給人一種天塌了一樣的感覺。

眾人眼裡,出現無比壯麗的一幕,只看到劍光衝天,華麗的劍氣,像一道光束沖向天空。

而那堅韌的冰龍的龍首,被那一劍直接貫穿。

原本還在靈活變動的冰龍,在這一瞬間變的僵硬起來,他盤旋著的身體開始慢慢的伸展開來,最後變的筆直。

「嘩啦……」的水流聲響起。

卻見到那冰龍瞬間解體,重新變成海水,像傾盆大雨一樣落到海裡面。

水簾裡面,一個人影渾身濕漉漉的,砰的一聲掉進了海里。

這位真仙大能轉世,使用了仙界神通之後,居然被王歡一劍破出仙界神通,一擊擊飛,驚的眾人目瞪口呆。

「這,這就是王神話嗎?」

「我的天,世俗界的神通竟然這麼厲害?」

在聖島上看到這一幕的修鍊者們木張目結舌,喉嚨里好像被什麼堵住了似的。

胡芊芊扶著渾身是傷的謝芳菲,美眸里露出崇拜之色。

兩女的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王神話不愧是神話!」

許多聖島修士發自肺腑的稱讚,更是有些人忍不住抱頭痛哭。

要知道,當時的修鍊者分為三大主流,其中站在最巔峰的就是那些轉世者們,排名第二的就是洞天福地的修鍊者。

至於華夏土生土長的修鍊,他們墊底。

這讓許多華夏土生土長的修鍊者心裡升起自卑。

他們認為,無論自己多麼的努力,他們都比不上那些得天獨厚的修鍊者。

可是,剛才王歡那一劍,那擊潰湯元平的一劍。

讓他們看到了希望。

「原來,世俗界的神通也可以戰勝仙界神通。」

許多人心裡彷彿看到了光明。

「王神話,王神話……」

不知道誰先開口,終於有人發出驚喜的吼聲。

聲音如同浪潮一樣,一聲蓋過了一聲,在聖島上方盤旋。

至於湯元平的那些追隨者們,個個面若死灰。

看著王歡的目光充滿了無限的恐懼,他們從未想過,湯少會敗。

「咚!」

就在這時,剛剛平復的海面轟然炸開,一個人影從海里鑽出來。

他站在海面上,臉色一片墨黑色,身體無法控制的在發抖。

「不錯,倒是小看你了,竟然能破我仙界神通。」

「以你的天賦,如果是在仙界,那恐怕也相當的了不起。」湯元平陰鷲著臉。

王歡冷笑道:「湯元平,剛才的那一劍,是我給剛才死在你手裡的同道們報仇的。接下來,才是取性命。」

王歡的話狂妄到極點。

聽到后的湯元平微微怔然,這個小子還想殺自己?

「王歡,你真以為你能破掉我的神通,就能殺我?」湯元平淡淡的笑了起來。

一招神通而已,就能定勝負嗎?

「殺不殺得了你,你說了不算,由我說了才算!」

王歡說完,身體化作一道疾風,一拳砸向了湯元平。

速度極快,比之前更加快!

讓人眼花繚亂!

這一次,王歡動用全力,將在陰間與天南仙君所學的招數全部施展出來。

湯元平起初還不以為然。

可是交手幾次后,他心裡就慌了,這個王歡的招數,簡直無解。

凌厲、狠辣、刁鑽、陰毒……

每一招都能攻向他的弱處,讓他防不勝防。

「這小子的戰鬥技法,怎會如此的高明……」湯元平越打下去越覺的心慌意亂。

就在他失神的片刻,忽然感覺體內的真元一滯。

竟然被一種奇快的手法封住他的真元,而他的身體一輕,脖子處傳來一陣疼痛,他看到自己的身體慢慢的飛了起來。

自己的脖子,被王歡擰住了…… (感謝沖潛力的月票,謝謝。)

「魔念,你那邊到底好了沒有?」外面氣氛劍拔弩張之時,潯仇有些焦躁的與魔念交流,現在可不是拖延的時候。

「暫時還沒有,這書卷是封存在傳送陣之中的,需要找到陣眼所在才能開啟,不過因為摻雜著空間之力的遠觀,具體的位置不好確定。」

「不能強行破解么?」潯仇皺著眉頭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豈不是連他也是無法得到?

「強行破解太過麻煩,這種構建空間之力的精神力已經形成了自己的運轉規則,根本不好找到突破口,我需要時間。」魔念沉吟道。

「那我現在怎麼辦?總不能幹站著吧。」潯仇瞥了一眼蠢蠢欲動的林軒與黑袍青年,有些焦躁不安的道。

「叫丫頭先擋一下,你把精神力分出來幫我,只要找到了那四把銀鑰匙與這傳送陣之間的關聯,問題就迎刃而解了。」魔念回了一聲,然後便是沉默下去,想來是在想著辦法。

而在魔念沉默時,外面的氣氛卻是愈發緊張起來。

「原來姑娘的精神力已經強到了這種地步,倒是我託大了。」黑袍青年的面色,也是在此時徹徹底底的凝重下來,他很清楚擁有實質化精神力的強者有多強,不過一個不到二十歲的修鍊者也能達到這種程度,倒是有些打擊人了。

「還是一起出手吧。」黑袍青年視線轉向林軒一夥,聲音低沉的道。

林軒眼中帶著獰色,與身邊三位同伴使了個眼色,旋即沖著黑袍青年點了點頭。

轟!

五道不同的能量,這一刻自五人體內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來,滔天能量彷彿瀰漫了天地。

嗚嗚。

浩瀚能量在五人印法變幻間如同潮水般的匯聚而來,而後竟是在五人頭頂上方,化為一道約莫數丈龐大的黑白色轉輪,轉輪之上,有著驚人的波動在不斷的疊加著。

「陰陽轉輪。」

低喝聲,猛的自黑袍青年嘴中暴喝而出,他的實力最強,自然由他負責整合這些大小各有不同的能量,而五人的招數各有不同,這種單純凝聚成轉輪的形式,反而更有助於發揮五人的力量優勢。只見得那黑白轉輪竟是高速旋轉起來,周遭的空間,都是在此時被生生的撕裂出一道道裂紋。

「姑娘,當心了。」黑白轉輪之下,五人傲然而立,黑袍青年的喝聲也是遠遠的傳開。

天空上,南宮盈盈聞言只是輕輕一笑。倒也並未多說話,那清澈的雙眸,也是在此刻緩緩閉上,而就在其雙眸閉合的時候,所有人都是能夠感覺到,這片大廳彷彿都是在此時變得沉重了起來。

璀璨的銀白色精神力,猶如滔滔海水一般,源源不斷的自少女體內湧出來,然後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有著一種近乎毀滅般的力量蔓延出來。

不知道何時起,廳內突然有著一道颶風呼嘯起來。而後颶風旋轉,短短十數息的時間,便是化為一道強烈風暴,風暴之中,瀰漫著可怕的撕扯之力。

虛空而立的少女,雙眸依舊緊閉,下一刻雙眸暴睜,素手一揚,在那一道道驚異目光中,一把便是將那道強勁風暴生生抓起。

嗡嗡。

銀白色的精神力,猶如潮水一般的湧進那道風暴之中。百道銀光射出,風暴狂吼之間,彷彿是化為了一柄由風暴匯聚而成的颶風之劍。

那下方無數人見到這一幕,皆是忍不住的張了張嘴,四印修為的強者憑藉精神力要凝聚出這種程度的大劍倒不是不可以,但眼前少女的修為似乎還沒有達到那種境地吧。

看著眾人愕然的面貌,少女自信一笑,精神力的預控,資質與手段技巧同樣重要,不過很不好意思,這兩項,她都具備。

黑袍青年等五人的面龐同樣是微微抽搐,難怪常人都說,精神力的玄奧存在很廣闊的施展空間,其變動性並非罡元修鍊這可以比擬的。

五人面龐凝重加劇時,那黑白轉輪轉動的速度也是陡然加劇,顯然他們也是在將體內能量極力的催動出來,這個時候,可再小覷不得了。

少女手握風雷之劍,像是操控天地能量的神女一般聖潔高貴,然後手臂揮下,那風雷之劍便是帶著驚人風暴席捲而下,那等狂風,彷彿令得這大廳都是出現了顫抖。

「風雷法劍。」

而在一股股凌厲的光芒在颶風之劍上來迴流轉的同時,一道低低的聲音,也是在少女口中響起。

轟。

狂暴的風雷之劍劍尖處,突然有著奇特的白光蔓延開來,最後那道劍尖,一瞬間,風雷陣慟。

咻!

彷彿雷霆撕裂了天地,風雷法劍以一種極端震撼人的姿態從天而降,最後直接是狠狠的轟擊在了那彙集了五人之力的黑白轉輪上。

無法形容的衝擊波猛然爆發開來,這片地面,都是瞬間支離破碎。

不過即便是在衝擊波的推拒下有些站立不穩,但眾人的目光,依舊是死死的盯著那衝擊波的源頭,那裡,風雷之劍正閃爍著耀眼銀白光,與那轉盤瘋狂對恃。

對峙之間,光芒愈發的耀眼,而盯著那處的臧少功等人,瞳孔卻是在此時逐漸的收縮起來,因為他們見到,在那凝聚了黑袍青年等五人之力的黑白轉輪,居然是在此時出現了一道道細微的裂紋。

「怎麼可能?!」

喃喃聲,自黑袍青年嘴中傳出,他望著頭頂出現的一道道光芒裂紋,眼神之中,滿是難以置信,他們五人聯手,竟然都擋不住少女的這一道攻擊?

咔嚓。

然而不論他心中如何的難以相信,現實卻是格外的殘酷,頭頂的裂紋越來越密集,最終終是崩潰的爆炸開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