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等到北海大域不需要他了,他或許已經是鞠躬盡瘁了,更多的事情,想了都是無用,不如不想。

況且,和自己比較,他更加看重整個北海大域的安危。

所以,六道海神認為海神的存在,是非常有必要的,絕非秦無夜說的這麼簡單,不可隨便削弱。

「要是我們海神殿竭盡全力幫你,你可以在十年之內回到武皇之境。」

六道海神想了一想,道。

十年,由五行晉級武皇,看起來是不可思議。

實際上,對於一個曾經到達至尊之境的人物來說,不是什麼大事。

無論如何,常人修行艱難,是因為缺少相關感悟。

秦無夜既然曾經修至武道九重天,他在感悟方面定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要有足夠的資源,秦無夜就可以飛速提高己身實力。

當然,要是換了一人,哪怕是六道海神的子侄,都不能如此動用海神殿的資源。

畢竟,海神殿的資源,當代海神是可以動用。

但是,總的來說,它還是屬於北海大域的。

秦無夜得到了萬古之後的北海大域許諾,同時又被當代北海大域認可,利用這些資源去栽培他,自然不會有什麼問題的了。

「十年么。」

秦無夜沉默不語。

十年時間,武皇修為,任由何人來看,都是一筆極為划算的買賣了。

可是,秦無夜他有這個時間么?

他被傳送回來的這個時候,正是自己在神魔之地隕落不久。

神魔之地哪怕有消息傳回,十年時間卻是剛剛好而已。

「兄弟,十年時間,武皇修為你還猶豫?不是吧,你這讓我很為難啊。」

六道海神面露不喜之色。

可不是么?

他的承諾,是很給面子秦無夜的了。

結果呢?

秦無夜給了他這麼一個表情,你說六道海神的心情怎麼可能好啊。

「六道你的誠意,我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只是我的確時間緊張。」

秦無夜輕嘆一聲,道。

「時間緊張?你難道忘記我之上是北海大域大人了嗎?她可是和另外的三域截然不同,你想去哪裡,只要大人勾了勾指頭就能辦到了!」

六道海神不以為然地說道。

世上很多時候都忘記了,海神之所以無敵,之所以無所不能,完全是因為他們的力量來自北海大域!

換言之,北海大域凌駕於海神之上,這沒有什麼毛病。

「六道莫急,我自有分曉。」

北海大域示意六道海神冷靜。

六道海神的顧慮,她何嘗不知。

畢竟,海神的重要性,除了海神之外,北海大域自己最是清楚的了。

哪怕削弱之言來自萬古之後的自己,這樣不代表北海大域就沒有考慮當下的狀況。

萬古之後的海神,或許需要削弱一番。

但是,現在海神的地位,不能輕易撼動。

否則,要有大禍發生。

「大人清楚就好。」

見此,六道海神同樣沒有過多勸說。

畢竟,萬古之前和萬古之後,終究是有些區別的。

大人應當清楚這一點,無須他來多言。

「那麼此事準備不了了之?」

秦無夜問道。

這一件事,影響到萬古之後。

如果萬古之前就動手準備了,萬古之後就不會那麼捉襟見肘。

「絕對不會不了了之的。」

北海大域悠悠說道:「好歹是我自己的意思,我哪怕不管你們,總得考慮一下我自己的意見嘛。」

見此,秦無夜的神色放緩了一些。

如果北海大域二話不說,連萬古之後的她都置之不理,那麼事情可就大條了。

「此事非常重要,我要找人說上一說,在這之前,你就留在這裡吧,和六道好好聊聊,順帶告知一二今後的北海大域,真武大陸會變成什麼樣子,畢竟萬古之後的我有說了,讓我照料一下你。」

北海大域對秦無夜說道。

「定然不負厚望。」

六道海神拍著胸口保證說道。

秦無夜雖然焦急,卻又無可奈何,只能答應下來。

北海大域一去就是七天。

七天之內,北海大域沒有任何的動靜傳回。

秦無夜是知道她大概去找海之真界了。

如此事情,不找海之真界說上一說,有些說不過去。

去找了海之真界,方才符合北海大域的作風。

莫看萬古之前和萬古之後,看起來是相差了很長的時間而已。

實則在北海大域此等存在這裡,過了的時間不是很久。

所以,秦無夜能夠憑著萬古之後的北海大域,推斷出來萬古之前的她,大概是個什麼樣的性子。

這七天之中,秦無夜倒是沒有閑著,他和六道海神討論了修行的事情。

同時,靠著海族的諸多底蘊,幫他晉級到五行境。

「你這點實力,即使回到了萬古之後,又能如何?」

六道海神噙著一絲無奈說道。

在幾天的相處之下,他倒是清楚了秦無夜的一些事情。

和一個GAY形婚的日子 若是真如秦無夜所說,那麼他特意回到萬古之後,一點都不奇怪。

問題在於,為什麼一定要現在?

秦無夜的修為不高,剛剛晉級五行之境。

五行境啊,未免太弱了一點,哪怕不動用海神之力,六道海神吹一口氣就能殺死他了。

如此做法,難道有什麼意義嗎?

見此,秦無夜直截了當地回答了六道海神的疑惑……他的做法,或許沒有意義。

「不過,世上的事情,不是有意義方才去做,有些時候,是做了,方才會有意義。」

秦無夜一字一句地說道。

「嗯……大概是這樣吧,其實我不是很懂,只因我修六道,卻沒有試過輪迴,不死一次,始終是參悟不了真正的六道輪迴啊。」

六道海神自我調侃。

「或許吧,不過死不是什麼好滋味,如果你真要嘗試,可要做好準備。」

秦無夜鄭重其事地提醒六道海神。

「多謝提醒。」

六道海神抱了抱拳,卻沒有將秦無夜的勸說如何放在心上。

原因很簡單,就目前來說,他還沒有想過去死。

雖然六道海神對於自己修行的六道真諦很感興趣。

無奈現在北海大域還需要他。

等到北海大域不需要他了,他或許已經是鞠躬盡瘁了,更多的事情,想了都是無用,不如不想。

況且,和自己比較,他更加看重整個北海大域的安危。

所以,六道海神認為海神的存在,是非常有必要的,絕非秦無夜說的這麼簡單,不可隨便削弱。

「要是我們海神殿竭盡全力幫你,你可以在十年之內回到武皇之境。」

六道海神想了一想,道。

十年,由五行晉級武皇,看起來是不可思議。

實際上,對於一個曾經到達至尊之境的人物來說,不是什麼大事。

無論如何,常人修行艱難,是因為缺少相關感悟。

秦無夜既然曾經修至武道九重天,他在感悟方面定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要有足夠的資源,秦無夜就可以飛速提高己身實力。

當然,要是換了一人,哪怕是六道海神的子侄,都不能如此動用海神殿的資源。

畢竟,海神殿的資源,當代海神是可以動用。

但是,總的來說,它還是屬於北海大域的。

秦無夜得到了萬古之後的北海大域許諾,同時又被當代北海大域認可,利用這些資源去栽培他,自然不會有什麼問題的了。

「十年么。」

秦無夜沉默不語。

十年時間,武皇修為,任由何人來看,都是一筆極為划算的買賣了。

可是,秦無夜他有這個時間么?

他被傳送回來的這個時候,正是自己在神魔之地隕落不久。

神魔之地哪怕有消息傳回,十年時間卻是剛剛好而已。

「兄弟,十年時間,武皇修為你還猶豫?不是吧,你這讓我很為難啊。」

六道海神面露不喜之色。

可不是么?

他的承諾,是很給面子秦無夜的了。

結果呢?

秦無夜給了他這麼一個表情,你說六道海神的心情怎麼可能好啊。

「六道你的誠意,我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只是我的確時間緊張。」

秦無夜輕嘆一聲,道。

「時間緊張?你難道忘記我之上是北海大域大人了嗎?她可是和另外的三域截然不同,你想去哪裡,只要大人勾了勾指頭就能辦到了!」

六道海神不以為然地說道。

世上很多時候都忘記了,海神之所以無敵,之所以無所不能,完全是因為他們的力量來自北海大域!

換言之,北海大域凌駕於海神之上,這沒有什麼毛病。 龍蘭心頭暗自焦慮,林天佑當著劍無痕的面,殺了好幾個龍人族,又把劍無痕的拜把兄弟毀了魂脈。

這已經是光明正大的在打劍無痕的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