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見自己再一次的被無視了,琳達也不惱怒,只是笑著道:「楚風,我原本還將你當成我最強大的競爭對手,不過現在看來,似乎已經沒有必要了!希望你在幻境當中度過完美的時光!哼!」

冷哼完之後,琳達又搖曳著身姿離開了。 鳳千離將碗里最後一口清粥喝完,皺眉說道:「這個女人是不是有病啊?她特意來找我,難道為的就是跟我說一句這麼莫名其妙的話嗎?」

「琳達向來都是這樣一個人,楚風公子你不要往心裡去!」

其實坦白說,琳達怎樣,和她鳳千離沒有絲毫的關係,她只是覺得這個女人的行為舉止有點太過奇葩罷了。

吃過晚飯,鳳千離和那一群陪著她聊天的人告別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簡單地梳洗了一下,鳳千離就躺在床上開始睡覺。

願深情不負歲月 但是當她閉上眼睛之後,腦海里卻浮現出了一個人影。

楚雲霄。

鳳千離的手情不自禁地撫摸上了自己的脖子。

在她纖細白皙的脖子上,掛著一個吊墜,是一個水滴形狀的玉石,晶瑩剔透的紅色,格外好看。

鳳千離的手指輕輕地撫摸著這個吊墜。

這還是她來強者之城的那一天,楚雲霄親自戴在她脖子上的,說她想念他的時候,便可以摸一摸,就能感覺到他同樣想念她的心思。

但是鳳千離都快把玉石吊墜摸地發燙了,還是沒有感受到來自於楚雲霄的思念之情。

鳳千離微微嘆了口氣,說道:「也不知道你現在究竟在做什麼。我們的界面,和強者之城究竟相差了多少時光?我到強者之城已經快半個月的時間了,那麼你呢?是度過了一個時辰,一天,還是比半個月更久的時光?」

當然,鳳千離一個人的呢喃自語,是得不到任何人的回應的。

今天晚上的月亮格外的亮,透過窗子折射到了屋中,將鳳千離的臉也照射的十分清晰。

此時此刻,她真的格外思念楚雲霄。

不過過度的思念還是抵不過身體的疲倦之意,所以最後,鳳千離還是沉沉地睡了過去。

一覺睡醒來之後,天色已經大亮。

鳳千離急忙穿好衣服,洗漱了一下,就直奔教室而去。

教室的門已經被鎖上了,所以鳳千離只好自己站在門外候著。

但是等待的這段時間,她也沒有浪費掉光陰,而是自己捧著謄寫下來的東西在認認真真地看著。

她已經是第三次看這個東西了,所以記憶已經十分深刻了,理論知識對於她來說,已經到了一個飽和的程度,最後所需要的,便是真正的實踐。

當最後一個字看完之後,鳳千離不無感慨地說道:「伶櫟導師的這東西確實很有用,如果這一次我提煉毒龍草能夠順利完成的話,等從幻境出來之後,我就跟伶櫟導師提議,自己來實踐一下,爭取早日將這東西變成我自己的!」

「等你順利地通過這一次的考核,我一定會給你提供這樣的機會!」鳳千離的話音剛落,就從耳邊傳來了一陣醇厚的聲音。

聲音來自於姍姍來遲的伶。

「導師!」鳳千離朝伶櫟微微頷首,算是問好。

而伶櫟卻問道:「準備工作做好了嗎?」

「都已經好了!」

「既然好了,就跟我來吧,我送你去幻境!」 依舊是之前最後一個環節的那個幻境,以伶櫟一己之力想要開啟幻境,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幻境只開了一個小小的縫隙。

好在鳳千離的伸手本來就很敏捷,所以還是藉助著那個小小的縫隙,順利地通過了。

進入幻境之後,鳳千離將自己的警惕和防備都提到了一個最高點。

因為這裡看似風平浪靜,但是實際上,卻暗潮洶湧,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出現巨大的危機。

而鳳千離的時間只有是三個時辰,而且這三個時辰還要算上她尋找毒龍草的時間。

因此,時間也是非常窘迫的。

而當鳳千離剛一進入到幻境之中,幻境最北部的一個巨大山洞裡,黑暗狼王也慢慢覺醒了。

「奇怪,我好像又聞到了那個人類的氣息!」

「沒錯狼王,上次那個人類又來幻境了!」

「走,我們去會會她!」黑暗狼王的唇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抹邪魅的弧度。

走出山洞的那一刻,黑暗狼王龐大的身軀開始快速地奔跑了起來。

而此時,鳳千離正處於一種極度焦灼的狀態:「該死,我和導師說了那麼多有的沒的,為什麼偏偏忘記了問他那毒龍草長什麼樣子?如果連毒龍草我都分辨不出來,我還怎麼去完成任務!真是該死!」

說道最後,鳳千離的心中隱藏著一股壓抑的怒火,腳往地上一跺,因為注入了靈力的緣故,所以波動巨大。

而黑暗狼王此時也已經跑了過來,龐大的身軀對於地面造成了一股強大的威壓。

當他的波動和鳳千離造成的波動融合在一起的時候,不遠處一塊巨大的石頭,也因此而被炸的粉碎。

而炸碎的是塊兒更是到處亂飛,有一塊直接砸到了狼王的腦袋上,瞬間就起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包。

「這個該死的女人,每一次你來幻境都沒有好事發生!第一次是讓我險些在你的手底下喪命,第二次,又讓我受了傷!你這樣讓我很沒有面子的好不好,以後我還怎麼在那些小弟面前當老大!」

突然間,鳳千離的耳邊充斥著一陣怒吼聲。

這聲音對於她來說,還有些熟悉。

當那陣灰燼散去之後,鳳千離才注意到,黑暗狼王正氣鼓鼓地瞪著她。

鳳千離乾笑兩聲說道:「好久不見啊老朋友!」

「誰跟你是老朋友啊!還有,我們明明昨天才見過的!」黑暗狼王咬牙切齒地怒吼道。

天曉得此時他的內心究竟有多麼憋屈!

「你這個女人怎麼這麼陰魂不散?你們煉藥宗的比賽不是已經結束了嗎,你怎麼又出現在這裡了?」黑暗狼王冷哼一聲問道。

而放棄了在聽到她的話之後,卻不禁瞪大了眼睛,用一隻手指著自己的鼻尖,不確定地問道:「女人?你是在說我?」

「廢話,這個幻境,除了你之外還有別的人嗎?」黑暗狼王翻了一記白眼,沒好氣地說道。

鳳千離卻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是女扮男裝?」

「這幻境是我的地盤,任何偽裝都逃不出我的眼睛、你現在還是快點跟我說說,你這一次來幻境的目的是什麼?」 「我的導師給我派發了一個任務,要讓我來幻境尋找一個什麼毒龍草,然後將其提煉出來!對了黑暗狼王,你不是說,整個幻境都是你的地盤嗎?你可不可以帶我去尋找毒龍草啊?」

鳳千離一邊說,還一邊眨巴這眼睛看著黑暗龍王,那期待的眼神,竟然讓黑暗龍王不知道該如何拒絕。

不過他還是傲嬌地說道:「你讓我帶你去我就帶你去,那我豈不是很沒有面子?」

「那我那這個當報酬怎麼樣?」鳳千離輕笑一聲,隨後將自己的手掌心攤開,上面赫然有一枚丹藥。

那濃郁的葯香味,讓黑暗狼王的眼裡閃過一抹欣喜的神色,激動地吼道:「化形丹,你竟然有化形丹!」

化形丹,顧名思義,可以讓神獸化作人的樣子。

「我知道,這個幻境對你們有一定的限制,所以你們無法利用自己的力量,在幻境里化作人形。但是我可以提供丹藥給你們,這樣一來,你們不就都可以化作人性了嗎?」鳳千離淡笑著說道。

而狼王原本的笑容也在那一刻收斂了起來,變得格外凝重:「你要知道,如果我一旦化作人性,實力就會突飛猛進,到時候,你就不會是我的對手了,難道你就不害怕,我趁機對你動手?」

「怕啊,我當然怕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會!」鳳千離淡笑著說道,眼睛也彎成了一道月牙兒。

而她的一句「我相信你不會」,輕易地觸動了狼王心裡的某根神經,這種被人無條件信任的感覺,身為神獸的他也很喜歡好嗎?

不過狼王到底傲嬌,所以他冷哼著說道:「我們這裡有四五十隻神獸,你有這麼多化形丹嗎?」

鳳千離冷哼一聲,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好幾把要是,全部都給了黑暗狼王,而後笑著說道:「我目前只有這麼多現成的化形丹,當然,如果我能儘快地完成任務,到時候還有大把的時間幫你們煉製化形丹!」

狼王看到那麼多的化形丹,眼睛都看直了。

他艱難地吞咽了一口口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鳳千離的手掌心中將化形丹一把奪了過來,囫圇地喂進了自己嘴裡,一口吞咽了下去。

不到三秒鐘的時間,黑暗狼王感覺自己的身體一熱,緊接著,他龐大的身軀一點點地縮小,最後終於變成了人的樣子。

不得不說,化作人性的黑暗狼王還是有些帥氣的。

他滿意地看著自己的模樣,笑著說道:「今天還真是謝謝你了1」

「與其說謝謝,倒不如快點帶我去找毒龍草吧,我們各取所需!」鳳千離微微聳肩到。

狼王應了一聲,立刻帶著鳳千離到了長有毒龍草的位置。

毒龍草看起來和普通的草差異並不是很大,除了長得更加茁壯一點罷了,還有就是根莖的位置是紅色的,多了一種神秘的感覺。

鳳千離正準備神獸去摘,但是卻被狼王給制止住了。

「你不可以直接用手觸碰,不然會中毒的!這毒龍草的毒素,比你想象當中的還要誇張很多!」 「不能直接用手觸碰,那怎麼才能摘得到?」鳳千離自言自語地說道。

話音落,狼王卻扔給了她一個東西。

「這是我從自己的神獸身上拔下來的皮毛,具有阻擋的作用,你可以用這個去摘!」

「好。」鳳千離倒也沒有推脫,從狼王的手中將那東西接過來,小心翼翼地把毒龍草摘了下來。

隨後,她根據自己煉藥的時候提煉藥材的手法,將毒龍草成功地提煉了出來。

這個過程卻是有些苦難,因為每一個小細節都必須得關注到,所以務必得小心翼翼一點,稍有不慎,只怕真的會中了毒龍草的毒,畢竟毒龍草的毒素是十分霸道的。

但是這對於鳳千離來說,並沒有她想象當中的那麼苦難。

周圍有好幾株毒龍草,伶櫟也沒有說明到底是要一株還是幾株,所以鳳千離乾脆將那幾株全部都摘了下來,然後都提煉了出來。

毒性越大的毒草,裡面所蘊含的力量也就更為強大,所以,多出來的毒龍草,鳳千離打算自己留下來,以備不時之需。

將提煉好的毒龍草都收進了空間戒指之後,鳳千離拍了拍手,將剛才的那塊神獸皮還給了狼王,又拿出了十個瓷瓶,說道:「這裡面還有四十顆化形丹,你可以拿下去給你的小弟們分配了。如果不夠的話,我現在可以給你們當場煉製,不過所需要用到的材料,得你們自己準備!」

「好。」狼王微微點頭,問答:「我們需要準備些什麼東西?」

「我接下來說幾種藥材,你們只需要給我採摘來就好了。」

當鳳千離將那四五種藥材都說出來之後,狼王立刻吩咐自己的小弟前去尋找。

好在幻境當中的藥材本來就多,所以找起來也不費力氣。

化形丹是四品中介的丹藥,以鳳千離目前的等級實力來說,要煉製化形丹是十分輕而易舉的,所以不一會兒,她就煉製了兩三爐,整整有六十顆。

她將那些化形丹都一股腦兒地給了黑暗狼王,並說道:「謝謝你對我的幫助,這些是我給你的報酬!」

「哪裡那裡,就像是你說的,我們是各取所需罷了!不過,你這個朋友,我認下了!以後只要你再來幻境,需要什麼幫助儘管說!」

「好。」鳳千離輕輕點頭,微微一笑著說道。

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有一天,她竟然會跟一隻狼王成為「朋友」,而且明明不久之前,他們還是敵人來著。

鳳千離藉助著狼王的力量,又成功地離開了幻境。

幻境傳送門外的廣場上,伶櫟一個人在哪裡等待著,形單影隻的身體看上去有些可憐顧忌。

鳳千離幾步走到了他跟前,微微一笑著說道:「導師,我已經成功地完成了這一次的任務!」

聽到鳳千離的聲音,伶櫟匆忙轉過身來看著她,驚訝地說道:「你是怎麼從幻境里出來的?」

他以為,沒有自己的力量,鳳千離應該還被困在幻境裡面才是,但是她竟然完好無損地出來了。 鳳千離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這個問題,因為她總不能堂而皇之地告訴他,她其實是藉助了黑暗狼王的力量,所以才出來的吧?

所以鳳千離很巧妙地將這個問題給迴避了,然後說道:「師傅,這是我提煉成功地毒龍草,您檢查一下看有沒有什麼問題!」

說著,鳳千離就將毒龍草從空間戒指里拿了出來。

因為毒素已經被提煉完畢了,所以現在的毒龍草只是一株藥效很高的高品階藥材,並沒有毒素。

伶櫟將那株毒龍草拿起來看了一眼,不禁點頭說道:「確實是毒龍草,而且你提煉的手法十分爐火純青,竟然一點問題都沒有留下來,不錯不錯,確實孺子可教,看來我這一次,真的沒有看走眼!」

一邊說,伶櫟竟然還露出了一抹笑容,雖然很淺很淡,但是還是被鳳千離給捕捉到了。

鳳千離只以為伶櫟其實是不會笑的,卻沒有想到,他其實是把自己的情緒給隱藏了下來罷了。

「完成了這麼大的任務,你也一定累了吧,現在先回去好好休息,明日一早,準時到教室去,到時候我會教你煉藥術,爭取讓你早日突破到五品!」

「謝謝師傅!」風千由衷地說道。

和伶櫟道別之後,鳳千離就帶著豆豆朝著宿舍走去。

多次提煉毒龍草,還是耗費了鳳千離很多的精力,所以現在的她,整個人看上去都顯得渾渾噩噩的,明顯不在狀態。

好不容易走到宿舍門口,鳳千離剛準備開門,結果卻被人給攔下了。

琳達像是守株待兔似的,一直在宿舍門口守著。

一看到鳳千離回來,她立刻迎了上去,滿臉笑容地說道:「喲,這不是楚風公子嗎?聽說你去幻境提煉毒龍草了?嘖嘖,那可是五品煉藥師才能完成的任務,可想而知,你這一次失敗地多麼可怕了!」

「很抱歉,可能要讓你失望了,因為我已經成功地完成了這一次的任務!」鳳千離本來不打算理會這個女人,但是奈何琳達似乎並不想放過她,所以總是揪著她不放過。

既然如此,鳳千離自然要好好地打擊一下這個自我感覺良好的大小姐。

而琳達一聽到鳳千離的話,果然變了臉色,腦海里第一個閃過的念頭就是她在說大話!

「楚風,你就不要再打腫臉充胖子了!雖然你確實比較厲害,但是我還是不相信,你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就完成這個任務!」

聽到琳達的話,鳳千離卻只是輕輕地聳了聳肩,滿不在意地說道:「坦白說,你相不相信對於我來說,一點用都沒有,只要我的導師信任我,不就可以了,你又算哪根蔥?」

說完這句話,鳳千離也不再管琳達那剎那間就變成了豬肝一般的臉色,直接推門進屋,躺在床上開始休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