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掌在呂家等人的驚恐表情之下,轟然拍落。

半座龍鱗城都在這一刻開始顫動。

好像發生了一場冥界地震。

但凡被此掌勁籠罩下的鬼族,無論是呂族老、薛超以及盧家眾人,全都直接仰倒在地上,耳朵、鼻子、眼睛,大量的血水從其中冒了出來。

甚至不少家族的子弟身體都被拍變了形狀,樣子駭人至極。

莫元的一隻手和一條大腿被掌勁拍斷,鮮血止不住的從傷口處流下。

心頭對於捉鬼龍王的名號,再也沒有半分懷疑。

要知道,他在林天佑這隻用了七分之一力量的掌勁下,拼盡全力去防守,都落得如此的下場。

可想而知,那些魂力低下的鬼族,恐怕已經沒有一個能活下來了。(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龍可兒躲閃之際,又將自己體內的魔血屈指彈出幾滴,射入了白龍的腦門,但白龍仍然雙眸血紅,凶光畢露,對她緊追不捨。

她又急又氣,打算將自己手裡的逆龍短劍擲出,殺了這條不識相的小母龍!

主意已定,當白龍再次張牙舞爪,惡狠狠地向她撲來的時候,龍可兒飛身躍起數十丈,到了白龍的背後,不等它再次轉過身,倏地舉起了手中的那柄逆龍短劍。

咻!

人影一閃,王羽飛身來到她的身邊,閃電般地伸出左手,抓住了她的右手手腕。

他剛才幫助圍攻自己的最後一條龍擺脫了祁傲天的魔血控制,突然發現龍可兒氣急敗壞,要對這條白龍下殺手,便趕緊飛了過來。

龍可兒扭頭看著他,皺起了鼻子。

王羽鬆開她的手腕,朝她微微搖了搖頭。

此時,白龍迅速扭回頭,騰身飛起百丈,又揮舞著鋒利的巨爪,朝兩人風馳電掣般地撲了過來。

王羽抬起右手,屈指一彈,一滴藍色的魔血從指尖射出,化作一道細小的藍光,直直地射在了白龍的腦門上。

噗!

一聲輕響,那滴魔血盡數滲入了白龍的腦門。

三十多丈長的龍身猛地一震,白龍停在了王羽和龍可兒的面前。

片刻之後,它那雙血紅的眼眸變成了幽藍色,盯著王羽,輕輕扭動著修長俊美的身軀,顯得格外馴服。

龍可兒從它的眼神中感覺到了一絲異樣,忍不住罵道:「有眼無珠的東西,剛才追得我好苦,還不快去對付那些深海魔獸!」

此時,三百多條龍已經全部從元神迷失狀態中清醒了過來,紛紛沖向那些深海魔獸,與它們激斗在了一起。

冥天情、龍香玉和冥海龍見那些深海魔獸的數量實在太多,唯恐龍族不敵,也飛身上前,加入了激斗。

王羽和龍可兒面前的這條白龍修為不夠,不能化為人形,也不會人言,但畢竟是龍族,先天靈性極高,當即轉過身,嘴裡發出一聲清亮的長吟,沖向了那些深海魔獸。

南溟魔宮內一些修為較高的內門長老和弟子此時也紛紛從魔宮內飛身而出,加入了戰鬥。

近百萬外門弟子中,絕大多數人受祁洪和梅瑛蠱惑,參與此次造反,現在兩人已死,祁傲天雖然修為和心機都不遜於他的父母,但目前的形勢對他很不利。

因此,雖然看見不少內門長老和弟子從南溟魔宮內沖了出來,這些外門弟子仍然站在原地,只是觀望。

只有數千對內門極度不滿,鐵了心跟隨祁氏父子造反的外門弟子高舉著兵器沖了出來。

轉眼間,南溟魔宮外便成了一片混亂的戰場。

三百多條巨龍龍威浩蕩,驍勇善戰,加上冥天情、龍香玉和冥海龍三名頂尖強者相助,那三千來只深海魔獸中雖然有許多體型更為巨大,也十分兇猛,但還是落在了下風。

王羽和龍可兒也趕緊加入到了誅殺深海魔獸的行列。

祁傲天手持魔龍戟,站在那些深海魔獸的後面督戰,眼看著這些深海魔獸一隻只被誅殺,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冥天情、龍香玉、冥海龍和王羽的修為都在他之上,他在這三百多條龍身上花費了大量心機,耗費了無數藥材幫它們從十萬年囚禁導致的虛弱中恢復過來,不想轉眼間竟全部倒戈。

他雖然不甘心,但不得不承認,大勢已去,此次謀反失敗已是不可避免的了!

他滿心怨恨,那隻血紅的獨眼惡狠狠地盯向了龍可兒。

此時,龍可兒正獨自一人專心對付一條體長兩百丈的深海魔鯊。

這條深海魔鯊一開始便在撞擊南溟魔宮的時候,被冥天情施展的陣紋術所傷,身上被射入了數十片龍鱗,殷紅的魔血一直在不停地向外滲。

但肉體的疼痛反而讓它更加兇猛,一雙血紅的眼眸森冷地盯著龍可兒,一次又一次衝過來,張開長滿鋒利尖牙的大嘴,妄圖一口將她吞下。

龍可兒一邊飛身躲閃,一邊揮舞著手中的逆龍短劍,不停地刺向這隻兇猛的深海魔獸。

一道道金光從逆龍短劍上射出,化作一片片一丈大小的龍之逆鱗,射入了魔鯊的身體。

功夫不大,數百片龍之逆鱗盡數射入了魔鯊的體內。

這條巨大的魔鯊渾身流血,仍然低著頭,向龍可兒沖了過來。

「孽畜!」

龍可兒低聲罵了一句,右手一揚,手中的逆龍短劍脫手向魔鯊的腦門飛了過去。

短劍一出手,便金光一閃,化成了一片三十丈大小的半月形利刃。

與此同時,魔鯊突然抬起頭,朝龍可兒張開了大嘴,露出了一口白森森的鋸齒一般的尖牙,閃爍著瘮人的寒光。

咔嚓!

逆龍短劍化作的巨大半月形利刃不偏不倚,正好射進了魔鯊的嘴裡。

一大股殷紅的魔血立刻從魔鯊的嘴裡噴涌而出。

這頭兇猛的深海魔獸終於無力再攻擊,巨大的身軀慢慢向海底沉了下去。

虛影一閃,那名潛藏在魔鯊體內,以元神之力控制著魔鯊的外門弟子驚慌失措地飛身而出,轉身逃進了圍著南溟魔宮的近百萬外門弟子之中。

龍可兒皺起眉頭,瞅著那具魔鯊的屍體,正打算運功擊碎魔鯊的屍體,取出自己的那柄逆龍短劍,一道黑影閃電般地向她的身後沖了過來。

周圍一片混戰,到處都是強橫的氣息,四處亂竄,縱橫交錯,等龍可兒察覺到了這股強橫的氣息,趕緊轉過身的時候,祁傲天已經臉上帶著獰笑,到了她的身邊。

「啊——」

龍可兒突然近距離地看見那張猙獰的臉,不禁失聲驚叫了起來。

祁傲天出手如電,右掌重重地斬在了龍可兒左肩靠近頸項處。

龍可兒眼前一黑,當即便暈了過去。

祁傲天將她夾在腋下,化作一道黑影,極速向東南方遁去。

現場一片混戰,雙方都有不少女弟子參戰,女子的驚叫聲不絕於耳,但王羽和龍香玉還是聽見了龍可兒的驚叫,扭頭一望,看見了剛才的一幕。

王羽趕緊脫離混戰,追了過去。

龍香玉心裡大驚,也趕緊飛身跟在了王羽的後面。 祁傲天劫持著昏迷不醒的龍可兒,化作一道烏黑的流光,頭也不回地向東南方急速逃去。

王羽和龍香玉跟在後面緊緊追趕。

祁傲天在水遁之術上的修為已登峰造極,身形快如閃電,王羽施展出全力追趕,始終與他相隔數十里,無法追及。

龍香玉自然也使出了全力,但與二人的距離卻越拉越遠,漸漸落到了百里之後。

一炷香的功夫不到,祁傲天便逃到了千萬里之外的南溟魔宮外門總壇所在地——那座方圓五百里、高九千餘丈的黑黝黝的海底大山前。

他迅速繞到大山的東南面,飛入了半山腰處那個方圓三丈的洞口。

洞內便是外門總壇所在的那片小天地。

王羽在洞口前停了下來,心道,既然祁傲天劫持著龍可兒進入了這個山洞,事情就好辦了,只要守住洞口,便可進去瓮中捉鱉。

片刻之後,龍香玉極速趕了過來。

王羽道:「夫人,祁傲天劫持著可兒進入了這個山洞,有勞你守著洞口,防止他再次逃竄,我進洞去救出可兒!」

龍香玉神情肅然地看著王羽,皺著眉頭道:「你知道這山叫什麼名字嗎?」

王羽搖了搖頭:「晚輩不知。」

龍香玉道:「這山是我們南溟魔宮的外門總壇所在地,名叫地獄山。」

「地獄山?」王羽不由得一怔,「這山為何叫這樣一個名字?」

龍香玉道:「因為這山中有一個地洞,可以直達數萬丈深的地底,那裡有如地獄一般,到處都是翻滾沸騰的岩漿。」

總裁獨寵契約妻 「祁傲天將可兒劫持到這裡,究竟要幹什麼?」王羽不解地問道。

龍香玉哼了一聲,冷冷地道:「他謀反失敗,難逃一死,除了這個山洞,茫茫南溟已沒有他的藏身之地,他肯定是劫持可兒逃到了地底,據說這十萬年來,祁洪和梅瑛在地洞中設置了迷道,其他的人難以通過迷道進入地底。」

「那現在怎麼辦?」王羽道。

龍香玉道:「稍等片刻,等我們的人趕來,守住洞口,你便跟著我進洞,試著通過迷道進入地底。」

功夫不大,內門大長老谷長海和鹿青手拿長劍,施展水遁之術趕了過來。

龍香玉對他們道:「祁傲天那逆賊劫持著可兒進了山洞,你們守住洞口,千萬不要讓他跑了!」

「遵命!」

這兩位南溟魔宮的內門大長老躬身領命,守在了洞口。

龍香玉領著王羽飛身進洞,直奔長老院。

洞中空無一人,所有的外門長老和弟子傾巢而出,都去圍攻南溟魔宮了。

一進長老院的大門,王羽便看見了整整齊齊擺放在院子里的那六百隻大箱子。

「這些修鍊資源果然是被他們劫了過來!」王羽忿忿地道。

他一邊說,一邊隨手打開幾隻箱子,見那些元晶石和煉丹用的天材地寶原封未動,心裡的一塊石頭便落了地。

龍香玉未做停留,帶著王羽迅速穿過大殿,來到了後院。

她站在院中,伸手一揮,後院正中的地面上赫然現出了一個方圓三丈的洞口,曲折向下,一眼望不見底。

王羽暗暗驚奇,龍香玉只負責南溟魔宮內門的事務,不想她對這外門的總壇所在地也這麼熟悉,可謂輕車熟路,揮手便消去了隱藏這洞口的禁制。

「這便是通往數萬丈深地底的那個地洞嗎?」

王羽瞅著那個洞口,忍不住問道。

龍香玉點了點頭,並不多說,飛身跳入了地洞。

王羽趕緊跟在她的身後,也飛身跳了進去。

兩個人曲折向下飛了數百丈,地洞出現了分岔,一條通道向左,一條通道向右。

龍香玉定住身形,微微皺起了眉頭,轉身對王羽道:「我雖然知道外門的這處地洞,卻從來沒有通過他們設置的迷道進來過,也不知祁傲天那逆賊究竟會藏在這地洞的什麼地方,我們分頭去找,我向左,你向右!」

她擔心龍可兒的安危,心急如焚,根本不與王羽商量,話一說完,便飛身沿著左邊的那條通道沖了下去。

王羽也有些擔心龍可兒的安危,趕緊飛身衝進了右邊的那條通道。

向下行了不久,他突然感覺到,這通道的走向像極了通往桃源地府的九宮迷道。

他迅速飛身向下,功夫不大,果然遇到了一處分岔,前方出現了九條通道。

王羽暗暗詫異,這地洞設置的迷道果然是九宮迷道!

他以前曾數次通過九宮迷道進出位於莽蒼山野地底的桃源地府,憑藉強大的元神,已經記住了穿過九宮迷道的方法,當即憑著神識中的記憶,選擇了一條向前的通道。

他一路飛速向下,總共經過了九處分岔,終於來到了深入南溟海底數萬丈的一處方圓數百里的巨大的岩洞之中。

周圍空氣熾熱,地上有赤紅的岩漿緩緩流過,形成了一條條令人恐怖的岩漿河,真如地獄一般。

王羽在岩洞內迅速搜尋。

「祁傲天,快點放開我!」

前方突然傳來了龍可兒的嬌叱聲。

王羽心裡一喜,龍可兒果然被祁傲天劫持到了這裡。

為了不驚動祁傲天,以免給龍可兒帶來危險,他立刻無聲無息地躲在了一塊兩人多高的岩石後面,偷眼望去。

龍可兒的手腕和腳腕上拴著烏黑的鐵鏈,整個人被牢牢地縛在了岩壁上,一張俏臉漲得通紅,正憤怒地瞪著站在她面前的祁傲天。

祁傲天雙手抱在胸前,像欣賞自己的獵物一般冷冷地看著她,嘴角泛著一抹獰笑。

見祁傲天不說話,龍可兒咬牙切齒地道:「祁傲天,我再說一遍,快把我放了,不然等會兒我爹和我娘找過來,定會將你碎屍萬段!」

祁傲天冷冷地哼了一聲,不屑地道:「你爹娘即使到了地獄山,他們也無法通過九宮迷道,找到這裡,你還是趁早死了這份心吧!」

說完,他瞅著龍可兒,又獰笑著朝她走近了一步。

龍可兒心裡發毛,厲聲道:「祁傲天,你……你要幹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