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個時候,祝烽已經說不出話來,南煙一隻手還攬著他,只說道:「本宮先送皇上回寢宮休息。玉公公,這裡的事情就交給你。」

說完,她又加了一句。

「若再讓皇上為難,那就是你的不是了。」

玉公公低著頭:「奴婢明白。」

南煙便扶著祝烽,兩個人往外走去。

可是,就在他們剛走出沒幾步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一聲慘呼——

「姑娘!」

是剛剛那個蘇嬤嬤,在被玉公公攆走之後,她也並不能放心,一直都在那邊等著,聽到皇帝離開那間房的腳步聲,她就立刻趕過來。

結果,剛走到門口,看到裡面的場景,她就驚得跌跪在地,嚎啕大哭了起來。

屋內的情形,可想而知。

祝烽回頭看了一眼,一瞬間,眼睛也紅了。

(本章完) 楊天點點頭,「在我剛剛回來的時候就曾經查探過,楊家年輕一輩之中大部分身體之中都有著阻力,動手腳之人應該是一個行家,而且做得非常的隱秘,根本不會立刻就顯現出來,而是隨著時間的積累,還有修鍊的程度慢慢的激發出來。」

「大部分?」楊家大長老眉頭微皺,楊天開口說道:「楊祥還有那幾個尊皇八層的都是沒有。」

「這個動手腳的人看來心思非常的縝密,動了手腳也要讓我們不易察覺,要是將楊家年輕一輩子弟都動手腳的話,我們一定會徹查的。」楊家二長老冷笑著說道:「竟然這麼費盡心機的來對付楊家,還真是為難他們了。」

「到底是哪個王八蛋做的手腳。」楊家三長老憤怒的大聲吼道,楊家大長老眉頭緊皺,然後目光一轉看向楊天,「小傢伙,你怎麼看?」

楊天神色凝重的說道:「剛開始的時候我以為是白志宇乾的,但是並不是這個樣子,動手腳的人實力應該非常的高,我猜測,應該是內域之人。」

「看來楊家被從內域之中排擠出來之前就已經被人動了手腳。」楊家三長老是滿臉的怒火,「那幫該是的內域兔崽子,還真以為我們楊家好欺負嗎?竟然使用出這樣的下三濫手法。」

楊家大長老開口說道:「這個手法是不是可以解開?」

楊天眉頭微皺說道:「想要解開一時半會肯定是不行的,但是好在有了金頂液,兩者相互抵消倒是可以的。」

「看來這就是所謂的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自以為將楊家給黑了,沒有想到楊家會得到了金頂液。」楊家二長老的嘴角一扯,朝大長老看去,「大哥,看來這一次我們進入內域之中以後,就要更加的小心了。」

楊家大長老點點頭,滿臉欣慰之色的看向楊天,「還好有你在,要不然的話我們三個老糊塗還沒有發現。」

楊天搖搖頭,「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事情,還有一件事情……」楊天剛想說,只聽見外面傳來了一個聲音,「三位長老,內域那邊已經來人了,說是讓三位長老做好準備,今天就要帶楊家前往內域之中。」

楊家三位長老對視一眼,大長老應了一聲然後滿臉微笑的看著楊天,「我知道你還有很多的話高跟我們說,我們也是一樣喲很多的話高跟你說,只是現在沒時間了,還是等進入了內域之中我們再詳談吧。」楊天微笑著點點頭,三位長老則是相視一笑,心裡是說不出的激動,時隔多年之後,楊家竟然再次回到了內域之中。

「楊天,你醒了。」此時楊家所有人都在楊家大門口集合,看見楊天和楊家三位長老一起走出來,楊家之中都不由得歡呼起來,楊祥第一個沖了過去,在楊天的肩膀上面拍了一下,楊天則是呵呵一笑看著楊祥紅潤的臉色,她也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

「醒了,再不行身體可就要僵硬了。」楊天開玩笑的說道,楊祥卻是覺得眼眶有些發酸,在楊天的肩膀上打了一拳,「你一睡就是半年,也太能睡了。」楊天呵呵一笑,目光朝著不遠處的白青鋒看去,「看來,有些人是有情人終成眷屬了。」

楊祥的臉色一紅,楊天見了更加的大笑起來,肩膀上面的小東西聽了他們之間的對話感覺到一陣的無趣,乾脆就扭過身去,將那毛茸茸的小屁股給露出來,楊祥臉色紅彤彤的看著楊天,「你怎麼也取笑我?」

白青鋒走了過來,站在楊祥的身邊,深深地看了一眼楊天說道:「謝謝。」

楊天微微一笑說道:「不用,這些都是你應得的。」白青鋒微微一笑也沒有再說什麼,楊天看著他,「不要是有一點對楊祥不好的話,我第一個不會放過你。」

白青鋒點點頭將楊祥的手緊緊地握住,「放心好了,我白青鋒一定會一輩子都對小祥好的,只對她一個人好。」楊祥的臉色再次一紅,盡顯小女兒的姿態,白青鋒則是雙眼露出迷離,楊天則是呵呵一笑,「看來楊家回到內域之中的第一件事情是要喜事了。」

「楊天,你胡說什麼。」楊祥急了,楊天則是哈哈一笑說道:「白青鋒待在楊家這麼久,你也是該給一個名分了。」白青鋒心裡暖暖的,楊祥的臉蛋似乎是要滴出血了,楊天笑的非常的開心,就在這個時候有幾人從遠處走了過來,楊祥神色一冷掃了過去,「是內域那些人。」

楊天回頭看去,就看見幾個姿態高傲的人朝著這邊走來,正在跟三位長老說著什麼,「楊祥,我過去看看。」楊祥點點頭。楊天抬腿走了過去,白青鋒看著楊天的背影嘆息一聲說道:「小祥,又是有一天我不辭而別的話你會怎麼樣?」

楊祥一愣,然後將白青鋒的手緊緊地握住,「不會怎麼樣,我會繼續做我該做的事情。」

白青鋒微微一笑,「嗯,然後等我回來。」

楊祥的臉蛋再次發熱,將目光落在楊天的背影上面,她真的難以想象要是自己是楊天的話,現在的心情會是什麼樣子,但是自己一定無法做到楊天那樣的風輕雲淡,他這麼的堅韌是自己根本就無法相比的。

「哦?這位就是楊家那個大名鼎鼎的五系魔獸師?」看見楊天走了過來,那幾個內域之人都是眉頭一挑說道,楊家三位長老都是微微一笑,楊天則是不卑不亢的走了過去,「在下正是楊天,你們可是過來接楊家去內域的?」他們看見楊天是這樣的一副態度,不由得有些驚訝,開口說道:「是的,但是要分批走,畢竟傳送陣無法一次傳送那麼多的人。」

「分批走?」楊天的目光從楊家所有人身上掃過,楊家現在一共也就只有一百多人而已,通往內域的傳送陣要是這麼點人都無法裝下的話,那麼豈不是笑話,楊天嘴角微微一扯,「不知道幾位覺得應該怎麼樣分批走?」

「這個就要看你們自己了,但是每一批的人數不得超過二十人,但是三位長老必須跟我們一起先走一步,想來內域的規矩三位應該是懂得的。」

楊家三位長老的神色一沉,要是他們三人先走一步的話,那麼剩下的楊家之人分批進入內域,要是中途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話又該怎麼辦?楊家之人除了他們三人可就再也沒有尊神強者了,就算是楊天跟楊祥,也就只能護住兩批人而已。「現將楊家的人都送進內域之中,至於其它的事情以後再說。」

聽著這些話那幾人都是神色一冷,「三位長老難道想要讓楊家獨立特行嗎?看來有了納蘭家族撐腰,楊家的底氣足了很多啊。」

「沒事,三位長老就先走一步好了。」楊天微微一笑,內域幾人聽了楊天的話心裡微微一沉,楊家三位長老則是一愣,楊天點頭說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好了,你們就放心好了,我一定不會讓楊家一個人受到傷害的。」

楊家三位長老都是微笑著點點頭,內域之人哼哼了幾聲,「既然這個樣子的話,那麼三位長老就跟我們一起先走一步吧。」內域之中各自拿出一塊玉佩,然後直接的捏碎了,幾塊玉佩的空間之力聚集在一起,地面出現了一個很大的傳送陣,內域幾個人跟楊家的三位長老走了進去,傳送陣發出一陣光芒,下一刻幾人的身影就消失不見了。

「楊天,我們真的要分開走嗎?」楊祥此時走了過來,臉色的神色微冷,「他們這樣做是很明顯的想要再黑楊家一次,看來內域之中的那些人還賊心不死。」

楊天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在表面上無法做什麼手腳了,自然是要在暗地裡下手了,只是這一次註定要讓他們失望了。」

「要是不分批離開的話,該怎麼辦,要是所有人一起傳送的話,傳送陣超出負荷的話,那麼後果可是不堪設想。」楊祥臉上露出擔憂之色,分批走的話很明顯是一個陷阱,但是要是不分開走的話也不行,現在他們處於兩難的境地。

楊天微微一笑,手腕翻轉,龍形玉佩出現在他的手掌之中,「這,這是空間容器?難道你想要將楊家所有人都裝進裡面?」楊祥驚訝的說道,楊天微微一笑,「沒錯,既然不可以分批的走,那麼自然是一個也不可以落下,所有人一起走。」

「但是,我可沒有聽說過空間容器製作還可以裝人的,而且還是一百個之多。」楊祥心裡依舊有些疑惑,楊天則是直接用行動來證明這個空間容器是多麼的神奇,楊家之人在進入到龍殿第二層之後,都是驚嘆不已。

將楊家之人都收進了龍殿之中以後,楊天和穆蒼海兩人站在了傳送陣上面,傳送陣上面光芒大盛,下一刻兩人的身影就消失在光芒之中,在光滿消失了之後,這裡再次的恢復了平靜,在這裡安居了很多年的楊家,再次的啟程回到了楊家原來的根據地,內域。

空間通道之中,楊天和穆蒼海兩人臉上都是露出了冷峻之色,感受著周圍空間的細微波動都沒有開口說話,不知道過了多長的時間,似乎是已經到達了空間的盡頭,穆蒼海的手指猛地按在了那隻灰白色的眼睛上面,神色不由得一沉,「果然不出所料,前面的空間被做了手腳,空間之力被扭曲,尊皇九層一下的人想要通過的話一定會被盡數絞殺。」 第2866章救贖

南煙並沒有讓他停留太久。

當蘇嬤嬤的哭聲從風雨中傳來的時候,她便帶著祝烽離開了冷宮,離開之後,直接回到了她的永和宮。

彤雲姑姑和若水他們一看到皇帝與貴妃都渾身濕透了的回來,也不敢多問,立刻給他們準備了熱水洗浴,兩個人洗去了一身的濕冷之後,才回到了房中。

坐在床邊的祝烽,頭髮濕濕軟軟的披散在腦後。

而南煙跪坐在床上,拿著毛巾為他擦拭頭髮,就看見他的兩隻手,雖然剛剛在溫熱的浴湯中已經泡得發紅髮熱,可這個時候,還是立刻恢復了冰冷,用力的掐著自己的兩邊膝蓋。

他的心裡,好像也在煎熬。

一直到玉公公回來。

他走進來,甚至也不敢太靠近床榻,只遠遠的跪在地上,說道:「回稟皇上,秦若瀾——自縊身亡。」

這一刻,南煙看到了他的手。

https://tw.95zongcai.com/zc/657/ 他的雙手原本用力的掐著兩邊的膝蓋,在聽到這句話的一瞬間,十指痙攣著,幾乎都要扎進皮肉里。

然後,又慢慢的鬆開。

跪坐在他身後的南煙,能清楚的感覺到他全身的筋肉在緊繃了一下時候,完全鬆懈下來,好像身體里有什麼東西被抽走了,有些空落落的。

沉默了半晌,祝烽開口,啞聲道:「知道了。」

「……」

「讓人去處理她的後事吧。」

玉公公跪在地上,輕聲道:「皇上,以什麼禮儀安葬?」

南煙小心的看向祝烽。

只見他靜靜的坐著,安靜的想了許久,然後沉聲說道:「將她送回他們秦家的祖墳安葬。她是秦若瀾,僅此而已。」

「……」

「至於靈位……等到合適的時候,送去皇陵觀吧。」

玉公公道:「奴婢明白。」

說完磕了個頭,便起身走了出去。

大門也關了起來。

即便門窗緊閉,也管不住外面嘩啦啦的雨聲,可這樣的雨聲,卻反倒映襯得屋子裡更加的安靜。南煙甚至能在雨聲中聽到祝烽的心跳和呼吸,彷彿放下了什麼,很輕,可他身上散發的氣息,又顯得很沉重。

她伸手,從背後輕輕的抱住了他。

祝烽要回頭看她,但猶豫了一下,卻也沒有回頭,只低著頭,沉沉的說道:「朕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恨了她那麼多年,甚至,還恨她在朕失憶的時候那樣欺騙朕……可是,要讓她死,知道她死了……朕,居然還是會難過。」

「……」

「朕明明是要跟她兩清的。」

「……」

「為什麼朕還是會難過?南煙,朕為什麼還是會心痛?」

南煙用力的抱住了他,伸手輕輕的撫向他結實的胸膛,掌心甚至能察覺出他的胸膛下,那有力的心跳。

那個地方的痛楚,讓人只能生生承受。

無從躲避,更無處可逃。

南煙用兩隻手用力的抱緊了他,將臉貼在他的背上,也能聽到他沉重更沉痛的心跳,輕聲說道:「因為,皇上還是個人。」

「……」

「是人,就會心痛。」

「……」

「尤其這個人,還是皇上愛過,也恨過的人。如果,皇上的愛恨是假的,那就不會心痛。否則,這樣的結果,無論如何就應該要心痛。」

祝烽的眼睛更紅了一些。

似乎,自從成年,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之後,他就很少會委屈,當然,人生不可能沒有委屈,只是,他從來不讓自己去覺得委屈,因為人一委屈,就會柔軟。

可這個時候,他卻像是打開了的蚌殼。

將自己所有柔軟的地方都完全展現給了南煙,這個時候,任何一點小小的傷害,哪怕是一點沙粒,大概都會要了他的命。

可南煙,卻只是抱著他。

她的聲音,從後背直接傳到了他的耳中,更傳到了他的心裡,好像只是用她的聲音,就觸碰到了他的心。

「可是——」

她說到這裡,又直起身來,伸手去掰祝烽的臉,將祝烽的臉掰過來面對著自己,看著他通紅的眼圈和發紅的鼻尖,明明是個那麼堅強,甚至在很多時候霸氣得能嚇退一堆人的人,這個時候,竟然透著幾分讓人心疼的委屈。南煙看著他,認真的說道:「這一次心痛過了,就結束了。」

「……」

「皇上不是要跟她了斷嗎?為她心痛,這就是最後的了斷。」

「……」

「皇上的帝王之心,不要再輕易為任何人心痛了。」

聽到這句話,祝烽的心好像又跳了一下。

只是這一次,他的心跳,沒有伴隨著那種刻骨的痛,反倒是驅散了從冷宮裡帶出來的寒意和痛楚。

他慢慢的轉過身來,伸手抱住了南煙。

一雙還有些涼意的大掌撫上了這個細瘦的身子,讓她更靠近自己一些,讓兩個人之間再無間隙,好像要將南煙生生的鑲嵌進自己的身體里,永遠都不讓她再離開。

「南煙……」

聽到他低啞的嗓音,南煙有些臉紅。

她想了想,低下頭去,用微顫的唇瓣印在了祝烽蒼白的唇上。

然後伸手解開了自己的衣裳。

燭火在這一刻,燃燒到了底端,掙扎了兩下之後熄滅了。

整個永和宮,陷入了一片黑暗。

可南煙的肌膚在黑暗中,還是閃爍著一點淡淡的,如同潤玉一般的光澤。

從祝烽遇刺昏迷到醒來這段時間,他們就沒有這樣親近過,雖然晚上還睡在一起,可為了他的身體,床笫之事自然是要杜絕的。

兩個人的確,許久沒有親熱過。

可是現在,她卻主動抱著他,甚至將他按倒在床上,用力的咬著他的嘴唇,直到兩個人的舌尖都能嘗到一點血腥的滋味,她才放過他。

但,這一次,祝烽沒有放過她。

幾乎是立刻,他反客為主,也抱緊了懷中這具消瘦的,柔軟的身體,用力的錮在懷裡,過程中甚至還聽到南煙嗚咽的聲音,好像有一點痛,可她始終沒有抗拒,甚至還抱緊了他。

兩個人的擁抱,撫摸,甚至熾熱的相擁,卻好像不說為了快感,似乎也跟情與欲沒有多大關係,只是想要用力的抱緊對方。

在這個漆黑的,大雨滂沱,彷彿全世界都陷入一片洪荒的時候,抱緊眼前這個人,就能得到救贖。

(本章完) 空間通道之中,楊天和穆蒼海兩人臉上都是露出了冷峻之色,感受著周圍空間的細微波動都沒有開口說話,不知道過了多長的時間,似乎是已經到達了空間的盡頭,穆蒼海的手指猛地按在了那隻灰白色的眼睛上面,神色不由得一沉,「果然不出所料,前面的空間被做了手腳,空間之力被扭曲,尊皇九層一下的人想要通過的話一定會被盡數絞殺。」

楊天冷哼一聲,「果然,這一招還真是狠毒。」很顯然內域之中的那些老傢伙根本沒有想到楊天會來這一手,不知道他會擁有龍殿這個至寶。穆蒼海的手掌在空中狠狠一握,前面扭曲的空間變得平緩了不少,楊天冷笑著說道:「不要管了,就讓空間通道這個樣子好了,可不要讓某些人這麼快就失望了,要不然就沒有意思了。」

穆蒼海點點頭,這樣的空間之力不能將他們兩人怎麼樣,精神力從身體之中狂涌而出,將楊天和穆蒼海兩人的身體給包裹住了,空間扭曲之力被精神力完全的抵擋在了外面,在一片光芒消失之後,兩人已經站在了一個平台上面。

「幾位,你們是來給我們帶路的?」楊天的目光從傳送陣周圍的人身上掃過,嘴角帶著一絲微笑,眼中卻是一片冷意,這幾個人很明顯是愣住了,就出來了兩人?緊接著心裡一陣高興,看來剩下的那些在被那些空間之力給絞殺了,要是真的如此的話,那實在是太好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