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狗東西竟然大言不讒說外面的人都是蠢貨?

不怕被打死啊。

「你很厲害?」

「那當然……」妖靈狐疑的看她:「你打聽我做什麼?」

「隨便問問。」

妖靈尾巴甩得歡快:「嘻嘻嘻,你是不是喜歡我呀。」

「……」

我瘋了,喜歡一團烏漆嘛黑的玩意?

你對自己是有什麼誤解。 ?「花滿樓?」蘇晨雙眼微眯打量著眼前這個人,與其說是蘇晨打量倒不如說是玉魂打量著眼前這個人。

「你現在面對著的這個對手是貨真價實的星尊強者,嗯……按其星力雄厚程度來判斷應該是已經達到了星尊二階的程度,單憑你們兩個人的實力,有些困難。不過若是藉助環珮碎玉的力量,逃脫卻是不成問題。」玉魂沉吟道。

「不過,若是暴露了七星環珮的蹤跡,恐怕便是會引來花滿樓的瘋狂攻擊,畢竟這可是環珮碎玉,而且不止一塊。」蘇晨心中嘆了一口氣,這倒真是一個兩難的局面。

「呵呵,倒是被一個小輩直呼其名,倒是沒有的事,不過你的身份倒是特殊,倒也是准許你這般稱呼了,珮主大人。」花滿樓笑著看著蘇晨。

「珮主!你說什麼?」殷天時聽到花滿樓這句話的時候也忍不住一驚問道,珮主意味著什麼?七星環珮已經認主,這對於這片大陸可是一等一的大事。而且那花滿樓的意思是自己身邊的這個蘇晨,竟然是當是珮主!

殷天時緩緩地轉過頭看向蘇晨,眼神竟然有些木訥,思路也是有些混亂。

「誒呀,你還不知道啊,早知道那我就不說了!」花滿樓掩面輕笑,眼神中卻是有著明顯的戲謔。

殷天時置若罔聞,只是看著面色不斷變換的蘇晨,有些火熱,只是在重複著那一句話:「他說的是真的?」

蘇晨現在心中的震撼卻是一點不比殷天時小,要知道自己的身份可是沒有人知道,更沒有和任何人說過,唯一知道自己擁有環珮碎玉的兩個人一個已經魂飛魄散了,另一個雖然不知所蹤但卻是不會出賣自己的,那眼前這個人是怎麼知道的。

蘇晨深深地看了一眼殷天時說道:「沒錯,我是擁有七星環珮,不過卻不是什麼珮主。」

「嗯?」那面的花滿樓也是皺眉,自己剛才那一句,完全是自己的推測,也是一種試探。

雖然情報說顯示的一個這極可能是一個擁有七星環珮碎玉的小子,不過,按照當初預言的時間略微推算了一下應該也是這些年了。不過無所謂只要把環珮碎玉全都收集齊,那麼預言自然不攻自破。當務之急,先是把這小子手中的環珮碎玉拿過來。

蘇晨自然是沒有放過花滿樓的每一個動作和表情,當下瞭然,原來這貨也不確定,這樣情況倒是不至於太壞,不過自己剛才倒是太過在意殷天時了,竟然中招承認了自己擁有七星環珮。

蘇晨當下仰起頭故作輕鬆的問道:「這秘密我從來么有和別人說過,倒是不知道你從何聽說。」既然自己已經承認了,索性就半真半假的說吧。

「哦?」花滿樓饒有興緻的笑道:「嗯,或許你當時的階位沒有現在高,不過你應該還記得他吧!」

花滿樓輕輕拍手,只見又是一人從牆壁之中緩緩走了出來,蘇晨眼光一寒,竟然是他。

那人一身黑衣將身體完全包裹起來,不過蘇晨卻是沒有忘記過他,之前追殺自己的那個人便是他。

「你們是噬星宮的人?」蘇晨說這話雖然是疑問的語氣,不過卻是肯定的味道。

「嗯,沒錯,倒是反應蠻快的,放心這是我的地盤他不可以隨便動手的,不過,你若是肯加入噬星宮我可保你不死,並且得到莫大的機緣如何,前提是你把手中的那塊碎玉交出來。」花滿樓用充滿誘惑的口吻說道。

「倒是蠻誘惑的人的,不過你若是告訴我你們是怎麼知道的,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你的建議。」蘇晨摸著下巴貌似很認真的說道。

「倒是一個姦猾的小子,竟然想套我話,不過告訴你也無妨。」花滿樓不由得搖了搖頭。

「你與我身邊的這個人一戰的時候,用了超越你應有實力的力量,或許用別的方法倒是可以在短時間暴發星力,不過對於星陣師來說,每一道星印都需要含有自己精神力的銘刻。而你竟然能在短時間能完成數量如此巨大的星印勾勒,據我所知,當世只有七星環珮的碎玉有這般的能力,不過你能操縱如此之多的星印也算是一個奇才了,若是來我門下我倒是會好好教導教導你。」

「哦,原來倒是我自己漏了馬腳不成。,不過僅憑這個樣子就想讓我交出環珮碎玉未免有些痴人說夢了吧。」蘇晨輕蔑的笑了笑。

「呵呵,沒錯,不過這也不怪你,畢竟你的江湖閱歷太少了些,不過根據你剛才的的那句話來判斷,你已經沒有機會再增加江湖閱歷了。」花滿樓臉上仍然掛著沒有多少笑意的微笑。

只見花滿樓袖袍隨意輕輕一揮,一道星力匹練直接向蘇晨抽來。

蘇晨面色嚴肅,這可是遠非尋常爭鬥所能比的,眼前這個傢伙就算是比那旁邊的黑衣人還要強上一線。

就在蘇晨準備迎接那花滿樓的攻擊的時候,只見一個身影快若閃電的沖了過來,雙掌揮動,替蘇晨擋下這恐怖一擊。

不過就算如此那身影也是忍不住倒退了十餘步。

「你沒事了?」蘇晨看著半跪在地上的那道身影問道。

「自然沒事,不過卻是不能讓你死了,更不能讓你把環珮碎玉交出去,筱柔的命還等著你救。」殷天時緩緩地抬起頭看著花滿樓說道,眼中包含了無盡的戰意。

「哦?半步星王?」花滿樓自然一眼就看出來殷天時的真實修為。

「這般年紀便能有如此修為,當真是莫大的造化,這樣,你殺了你旁邊的小子,我便許你不死,入噬星宮。」

「呵呵,做夢。」殷天時冷笑一聲,自身星力瞬間噴涌而出。化作一條星力巨蟒直奔花滿樓面門而來。

花滿樓聞言又輕笑著搖起了頭說道:「現在的孩子倒真是倔的很。」

伸出一隻手掌與那巨蟒撞在一起,只見那巨蟒堅持不過片刻便開始潰敗。在其後面的殷天時面色也忍不住一白。

重生之游戲大亨 「快走!」殷天時向身後的蘇晨喊道。

不過蘇晨卻是沒有走的意思,閉上眼睛,緩緩地說道:「萬法之中我獨狂,窺探天地又何妨?星光一閃君莫問,千里幽暗萬丈芒。」

一股毀天滅地的波動從蘇晨的身體里傳了出來,化作極為狂暴的力量沖向花滿樓。這是蘇晨自學會盜天機之後第二次使用,不過現在的實力可是比當初強上許多。

一股莫名的危險感傳來「快來幫忙!」花滿樓一聲怒吼,招呼那黑衣星尊運起全身星力抵擋蘇晨這一攻擊。

只聽見一聲巨響,兩股極為強大的力量碰撞在一起。

煙塵中蘇晨拉起殷天時的胳膊,催道:「快走!」

待到煙塵散去,兩位星尊皆是一身塵土,四下觀望哪裡還有那兩個小子的身影了。

「竟然讓他倆跑了。」花滿樓甩了一下衣袖咬牙切齒的說道。

[,!]

… 妖靈跟著初箏:「你在找什麼?」

「你能幫我找?」

「可以啊。」妖靈點頭。

「葉絡。」

「找人?」

「不然找什麼?」

「……」

進來秘境來找人?

難道不應該搶寶貝嗎?

這才是你們人類的正常操作呀。

不過妖靈很快就將這個疑惑拋開,幫初箏去找人。

它就喜歡幹壞事嘻嘻嘻嘻嘻……



葉絡和幾個雲宗弟子一起,他們找到不少珍貴藥草,正挖得起勁。

初箏蹲在草叢裡,無聊的看他們挖草。

好不容易挖完草,這群人又去撿石頭。

初箏:「……」

你們能不能上進點!!

挖什麼草!

撿什麼石頭!

初箏尾隨……不是,跟著他們好幾天,這幾個人終於不挖草撿石頭了。

他們找到一顆果樹,樹上有兩顆紅得晶瑩剔透的果子。

「這是碧血果。」妖靈在旁邊給初箏科普:「有起死回生之效。」

初箏挑眉:「死了幾天的也能活?」

「那當然……不行。」

這種能起死回生的東西,要麼是沒死透,要麼就是剛死,還能搶救回來。

死了幾天那種就別想了。

碧血果這樣的奇珍異寶,都有猛獸守著。

葉絡他們想要摘到果子,可沒那麼容易。

初箏找個地方準備看戲。

「你有什麼能錄像的東西嗎?」初箏問旁邊同款姿勢的妖靈。

「錄像?」妖靈沒聽懂。

初箏空間倒是有電子設備,可以錄像,不過那玩意拿出來,到時候她可就麻煩了。

「就是把這裡的影像保存下來。」原主記憶中有這方面的東西,應該是有的。

妖靈尾巴甩了甩:「有啊,你要嗎?」

「給我。」

「沒帶啊。」

「……」沒帶你說個屁!

妖靈嘻嘻的笑兩聲:「你等等,我去給你搶一個,之前我看見有人有。」

妖靈一溜煙的跑了。

它沒多久就回來了,將一塊玉石拋給她:「喏。你要記錄什麼?」

初箏擺弄玉石:「葉絡。」

「你記錄她幹啥子,你喜歡她啊?」

「……」喜歡做掉她嗎?

不是,你這妖靈咋肥事!

張口閉口就是喜歡?

不好好當個人見人恨的妖靈,整天八卦這些有的沒的,丟臉不丟臉??



初箏本來就是想隨便搞搞,試試運氣,萬一有什麼不得了的事情發生呢。

沒想到她還真看到一出好戲。

守著碧血果的猛獸實力強悍,壓根不是葉絡這幾個小蝦米能對付的。

有個弟子不小心,被那猛獸一口吞了。

其餘弟子見此,都被嚇到。

「我們不是它的對手,快跑!!」有弟子喊了一句。

葉絡被他們拽著跑,然而葉絡明顯不打算放棄。

所以葉絡再跑的時候,狀似無意的撞上一個人弟子,那弟子直接摔在旁邊。

後面追上來的東西,一腳踩在按弟子大腿上。

「啊……」

「師兄!!」

幾個弟子合力攻擊那猛獸,葉絡趁機往後面跑。

那果樹不高,葉絡伸手就摘到果子,就在她準備摘第二個的時候,猛獸似有察覺,放棄那幾個雲宗弟子,扭頭掠回來。

「葉師妹小心!!」

葉絡回頭,瞳孔里猛獸被無限放大。

她只好放棄那一顆,朝著旁邊一滾,猛獸一腳踩在她旁邊,鋒利的爪子揮下去。

有雲宗弟子跑過來救她。

但是他們還是小看這隻猛獸,他們的速度太慢了。

眼看那種猛獸就要拍在葉絡身上,她突然將旁邊的雲宗弟子推了出去。

那雲宗弟子錯愕的看著葉絡,都忘了避開,被猛獸一爪子拍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