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顧婷直撇嘴,這些都是表象,滅殺歐陽復的時候,魏風可是表現的冷血又狠辣。

魏風喝著茶也不說話,東方玉拍拍他的肩膀,「小風,你這醫術也是絕了,距離這麼遠,竟然能看出是個孕婦。」

「這還不簡單,肚子有點大!」魏風道。

「我怎麼沒看出來!」

「男人看女人,關注的角度不一樣!」

「那你當初為何往人家肚子上看,別說就只喜歡看肚子?」東方玉壞笑起來,當時二號妻子可是把小三的衣服都給撕爛了。

「咱能不能別把一件高尚的事情,說得如此不堪。」魏風直皺眉。

「哈哈,脾氣還挺臭!」東方玉大笑,捏了捏魏風的臉,被魏風實在忍不住,伸手扒拉下來。

「小風,跟我進屋。」東方玉又拉著魏風的胳膊。

「幹什麼啊?」魏風問。

「別問了,做點開心的事情。」東方玉見魏風不動彈,直接將他拎了起來,腳不沾地,又對顧婷和孟瑤道:「你們都別進來。」

這話怎麼能讓人不想偏,顧婷和孟瑤都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覷,小公主也太開放了吧,直截了當。

完了,小風的第三個媳婦出現了,指不定就是大房。孟瑤還好些,顧婷最為鬱悶,地位不保,不敢埋怨也不敢爭搶,還得賠笑伺候著。

魏風被生拉硬拽的弄進了屋裡,東方玉還左顧右盼,關閉了窗子和屋內。

「我們姐妹命苦啊!」

顧婷和孟瑤唏噓擁抱,各自安慰彼此,然後走開,練功吧,唯有如此才能平復心情。

「公主,你到底想幹什麼?」屋內,魏風有點想要急眼。

「我的腳有點不舒服,給我瞧瞧!」東方玉踢了鞋子,躺在床上。

「走了一天,也該洗洗吧!」

「上次你看了一晚上,也沒說嫌棄,當初是不是裝的?」東方玉不滿道。

「好吧!哪裡不舒服?」魏風坐下來,端詳著伸到面前的腳丫子,並沒有太大的異味。

「上次除掉趾骨的地方,總是感覺有點癢。雖說不是大問題,總不能一直用手去撓吧,傳出去我的臉面何在?」

不是後遺症就是併發症,魏風收斂了心情,展開放大眼和透視眼,朝著那處地方看去。

恢復得相當不錯,不知內情的絕對看不出來,這裡曾經多長了個東西。

隨著目光的透入,魏風還真發現了問題,途經這裡的經脈,詭異的發生了彎曲,看起來很像是打了個結。

「公主,我走了之後,你是如何處理這塊的?」魏風問。

「為了讓肉長得更快些,我服用了生肌丹。」

「自然生長就行,多此一舉了。」魏風說著,展開沖眼,開始舒通這裡的經脈,配合動作的揉著東方玉的腳。

東方玉粉頰潮紅,口中發出舒服的低吟,說不出的嫵媚和誘惑。

足足用了一個時辰,魏風終於將經脈恢復原位,帶頭道:「公主,處理完了,應該不會再癢了。記住,讓它自然恢復,千萬不要再畫蛇添足。」

「感覺很不錯,小風,我真想把你帶入皇城內。」東方玉起身道。

「感謝公主的厚意,這裡就挺好的,我們可是永久居民,一年省多少錢,得到這麼個身份不容易。」魏風婉言拒絕。

「好吧,不勉強你,有時間一定記得去皇城找我。」東方玉下了床,走出了屋子,一身輕鬆。

魏風借著要去泡澡的借口,在溫泉中恢復了體力。又是月夜當中,眾人圍坐桌前閑聊,顧婷和孟瑤情緒不高,魏風也懶得跟她們解釋,等小公主走後再說不遲。

鄰居林若兮來了,詢問魏風今晚是否還過去住,東方玉點頭,顧婷和孟瑤就更迷煳了,那事兒都肆無忌憚的做了,怎麼還不能一起住呢?

魏風又去了鄰居家裡,林若兮早就準備好了一盤靈果,個大飽滿,色澤艷麗。

「小風,那柄劍處理的怎麼樣了?」林若兮試探的問。

「不好意思,可能修復不了,我師父說了,上面的法陣有點複雜,他感受的不太清楚。」

「沒關係!小風,你很精通醫術?」林若兮問。

「你怎麼知道的?」魏風問,隨手拿起一顆靈果,放大觀察后,確認沒有異樣,這才吃了下去。

「呵呵,我下午也在鬥武場,女扮男裝。」林若兮道。

真沒注意,林若兮居然也在場,湊巧還是刻意,無從得知,魏風點頭道:「懂一點,都是自學的,不對外營業。」

「真有境界,醫生可是非常賺錢的。」林若兮贊道。

「水平有限,不敢張揚,也就能治個頭疼感冒什麼的。」

「感冒是什麼病?」林若兮不解的問。

「就是身體發熱,感覺上卻很冷,可能還伴隨著流鼻涕,打噴嚏咳嗽一類的癥狀。」魏風道。

林若兮當真打了個噴嚏,說道:「小風,我好像就是這種癥狀。」

扯淡!從未聽說金丹期修士會感冒的,魏風擺手道:「若兮,你一定不是感冒,只有凡人才會得這種小毛病。」

「我總覺得身上很冷,每晚必須烤火。你幫我看一下,靈石我還有一些,可以付費的。」林若兮道。

「鄰里鄰居的,談錢就見外了,不過,我水平有限,不保證能看好。」魏風點頭,反正也是閑來無事,正好深入了解一下林若兮。

「嘻嘻,有請魏大夫診脈!」林若兮露出了小女子才有的頑皮神情,將玉腕緩緩伸了過來。

魏風將手輕輕搭了上去,立刻感覺到了一團熱氣,從林若兮的手腕,倏然傳入他的指尖,魏風心裡一驚,馬上警惕的將手收了回來。

遠轉真氣,將熱氣逼出,魏風的臉色有點難看。

「小風,怎麼了?」林若兮一臉無辜。

「你這病好像是能傳染的。」

「我不清楚,哦,我的體溫很高,是不是燙到你了?」林若兮關切的問。

「算了,可能是范老在我身上附著的神識,起了應急反應。我們進屋去,你躺下來,我仔細看看再說。」魏風故意強調范老,警告林若兮。(未完待續。。) 「我也是這麼想的。」葉皓軒點點:「可是,這件事情總要弄清楚的,不然的話有第一次,還會有第二次的。」

「放心的,真相總會大白的。」許哲微微一笑道,他笑的有些高深莫測。

「呵呵,看來師父是胸有成竹啊。」葉皓軒微微一笑。

「哈哈,你同樣不是怕事的。」兩師徒相視大笑了起來。

一間昏暗的酒吧里,響著迷醉的重金屬音樂,這是每個城市的另外一面。論起夜生活來,外國人要比國內的要豐富的多。

就算是保留著很好華夏傳統的唐人街也不例外,每當夜色來臨,每間酒吧里都會有無數衣著暴露的女孩們在舞台上跳著熱辣的舞。

如果論起鎂國的酒吧來,要比國內混亂的多,這些地方,磕葯和販毒已經是正常情況。

雖然外面重金屬音樂吵的震天響,但是酒吧的包廂隔音極好,在一間裝修極其精美的包廂裡面,有一個男人點燃了一根雪茄。

他愜意的抽了一口煙,然後吐了個煙圈,他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的跟前跪著一個男人,這個男人正是葉皓軒前些天晚上遇到的周楓。

現在周楓很惶恐,因為他的任務失敗了,而眼前的這個看起來有些邪魅的男人,正是大名鼎鼎的M先生,他在華人圈子裡的份量很重,而且在鎂國,和一些幫派有著直接的聯繫,甚至一些鎂國本土的幫派,都要賣他幾分面子。

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什麼身份,但是他的身份在整個鎂國的華人圈子裡很響,提到M先生,很多人都會把他與暴力聯繫在一起,事實上,他那家根本不盈利的M集體,完全就是一個幌子,因為他的真實身份是位大哥。

事實上,在相對開放的鎂國,現在也開始打擊起黑惡勢力起業,所以好多涉黑人員,搖身一變,就成了漂白的五那公民,只是自古至今,小混混們就像是割掉的韭菜一樣,一茬接著一茬出來。

就算是把一批抓進去,新的一批馬上就會崛起來,那樣的話只會製造出來更大的混亂,所以政府也保持現有的狀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那些喜歡暴力的傢伙們不是太過分的話。

「M……M先生。」周楓有些害怕的說:「我失敗了。」

「你該知道失敗的後果吧。」M先生的聲音很平淡,但是他每一句每一個字都讓周楓感覺到心驚膽戰。

因為他是M先生,他代表著暴力,他在華人圈子裡享有很高的聲望,只要是他稍稍流露出不悅的樣子,自己馬上就會被他的下屬給撕碎。

「我知道,可是M先生,這一次是有意外,真的是意外……我保證。」周楓努力的想把當天的事情在解釋一遍。

「你能保證什麼?」M先生笑了,他的笑容看起來很慈祥,但是這種人的笑意,卻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人感覺到一絲溫暖,相反,一股寒意從周楓的心頭湧起。

「我保證,我一定能找到那個女人,我一定會將功贖罪的。」周楓的身子開始抖了起來,因為他了解m先生,只要是他露出這樣一個笑意來,那就說明他對自己十分的不滿意了。

果然,M先生沒有等他把廢話說完,就毫不在意的一揮手道:「同樣的話,我不想在聽第二次……我是信任你,才會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你,可是現在你讓我很失望,我真的很失望。」

「我想按照規矩把你給處決掉,但是你以前跟著我,也算是勞苦功高,所以我又有些不忍心,你真的很讓我為難啊。」M先生看著周楓,他站起來道:「你讓我如何對你是好呢?」

「M先生,請在給我一次機會,我發誓,如果找不到那個女人,揪不出來那個人,我自己提著腦袋去見你。」周楓懇求道:「請求M先生看在我以前跟前你勞苦功高的份上,在給我一次機會……」

「我這個人,最討厭的是別人拿著以前的情懷說事。」M先生笑了,他笑的很溫和,但是他的笑意卻讓周楓的心徹底的沉了下去,他知道,自己的命運來了。

「你任務失敗了,而且這次任務,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但是看在你以前跟著我做了不少事情的份上,我可以放過你這一次,但是。」M先生冷冷的說:「我給你一周的時間,一周內,你需要把那個劫道的,還有那個女人全部給我找出來。」

「我明白,謝謝M先生,請您放心,一個星期足夠了,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周楓鬆了一口氣,有種逃過一劫的感覺。

「如果找不出來,後果你懂的,我這些天,要去外地一趟處理些事情,如果等我回來的時候,這些事情你還沒有搞定的話。」M先生笑mimi的說:「我會用最極端的方式對待你。」

「是,是,我一定……」周楓猛的一點頭,他的背後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清楚M先生到底有多少手段,也清楚他的手段到底有多殘忍,其實不用M先生多說,他也發誓,一定要把葉皓軒還有那個女人找出來。

M先生滿意的點點頭,他把雪茄丟在了地上,然後轉身離開,一名人高馬大的黑人為他打開門,這名黑人瞥了周楓一眼,然後跟著M先生離開。

等人離開以後,周楓這才癱坐在地上,他混身上下出了一身的冷汗,就好像是虛脫了一般。

「楓哥,你沒事吧。」半天以後,才有一名手下匆匆的跑過來,他伸手把周楓給扶了起來。

「M先生走了嗎?」周楓坐到了沙發上,他定了定神道。

「走了,已經走了。」手下點點頭道。

「全力查那兩個人的下落,一星期之內,一定要把他的底細給查出來。」周楓冷冷的說。

「楓哥,男的已經有消息了。」手下道。

「有消息了?這麼快,他是哪裡人?」周楓神色一緊。

「一診堂新來的弟子,而且聽說醫術相當不錯。」手下想了想道:「不過……一診堂那地方,與我們向來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而且以前許家老爺子在世的時候,也是德高望眾的,也為令尊治過病……我們貿然上去,恐怕不太好。」

「沒有衝突,那就製造衝突。」周楓冷笑了一聲道:「我家那老頭子和許家那老頭子都已經死了十多年了,現在和一診堂的那點交情,計劃就不存在了,況且這一次是對方找我們的麻煩,我們總不能在他們跟前當縮頭烏龜吧。」

「是,楓哥,我會去想辦法的。」手下一點頭,他匆匆的走了出去。

葉皓軒在唐人街徹底的火了起來,那對夫婦假死,本來是想坑點錢花花的,結果被葉皓軒當場戳破了。

而且大多數的人都不明白真相,這件事情傳來傳去,竟然傳成了葉皓軒醫術通天,只要是經過他的治療,就算是死人也能治活。

一來二去,關於葉皓軒的事情幾乎是滿天飛,沒有人在意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他們在意的是,唐人街出來了一位神醫,而且這位神醫是一診堂許哲的徒弟。

一時間行業內被傳的沸沸揚揚的,這幾天來一診堂就診的患者大增,而且大多數都是沖著葉皓軒來的。

「下一位……」診好了一位病人,葉皓軒抬起頭喊了一聲,在他跟前排著一條長龍一般的隊伍,這種情景,他有種似情相識的感覺,就好像以前他也這樣給人治過病一樣。

尤其是眼前那長龍一般的隊伍,葉皓軒總是感覺很熟悉。

記憶還是一片碎片,直到現在,他還是沒有辦法想起以前的一點事情,而且正如許哲所說,他氣海盡失,就算是身上現在僥倖還有真氣,也只是一點點,只能勉強夠他平時行針用,根本不堪大用。

不過葉皓軒也知足,他覺得這樣的生活很好,沒有太大的壓力。

下一位病人走了上來,葉皓軒切脈,問診,開藥方,然後對病人叮囑了一番,病人拿著藥方很快抓藥去了,現在的葯櫃,忙的幾乎是團團轉,抓藥的速度遠遠的跟不上看病的速度,梁峰叫苦不堪,但他也沒有辦法,誰讓他學醫的天賦不行,所以只能在這個地方抓抓藥,下下苦力了。

「我們又見面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葉皓軒抬起頭一看,只見一個女孩似笑非笑的站在他的眼前。

正是那天晚上救下的顏傾城,葉皓軒與她約好,三日後在這裡看病,顏傾城也很守時,如實來到了一診堂看病。

「這幾天情況怎麼樣了?」葉皓軒伸手搭在了顏傾城的脈上,感受著她脈像中一點一絲的變化。

「感覺還不錯。」顏傾城微微的點點頭道:「只是胸口偶爾還有些寒,吃東西不太好,反酸。」

「那是寒毒尚未完全清除。」葉皓軒鬆開了手道:「需要換個方子吃藥,如果方便的話,最好在這附近,我每天晚上抽時間為你針灸驅毒。」 林若兮上下打量著魏風,目光中帶著遲疑,就像是面對一個心懷不軌的男人。

裝!

一名金丹中期的修士,怎麼可能怕築基中期的修士。

魏風不高興了,起身道:「若兮,其實呢,我就是鄉村醫生的水平,診斷不了你的病,我們還是各自回去休息吧!」

「小風,你別誤會!」林若兮的手法極快,拉住了魏風的衣袖,輕抿了一下嘴唇,好像是下了極大的決心,「我進屋準備下,你一定要來啊!」

說完,林若兮眨眼進了屋,魏風坐下來吃了一枚靈果,心裡隱隱有點後悔,明知道林若兮來不明,隱藏著巨大的危險,幹嘛還要管她的閑事兒。

片刻后,屋內傳來了林若兮的嬌聲,「小風,進來啊!」

不怕,她不敢輕易動手,魏風大步走了進去,林若兮點亮了三盞油燈,將屋內照的亮堂堂的。

躺在床上的林若兮,身上蓋著一張毯子,下面露著白嫩的小腳丫,一張俏臉比紅色的靈果還要紅。

看個病而已,搞得跟新婚夜一樣,至於這麼害羞嗎?

魏風來到她的床邊坐下,林若兮伸出一截藕臂,將身上蓋著的毯子緩緩拉開。

什麼都沒穿,皮膚像是白瓷一般,細膩光滑,毫無瑕疵,幾處顏色不一樣的地方,恰恰充滿了無盡的誘惑。

老子什麼女人都見過,不能上當,魏風深吸一口氣,穩住了躁動的血脈,不解的問道:「若兮,怎麼不穿衣服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