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是啊,突破了。」無刀覺得眼角有些發酸,「突破」兩個字,說起來何其簡單,然而卻又有多少人為之奮鬥一生、甚至連躺進棺材里都沒實現。可是,現在,他卻被一位年僅二十三歲的武者輕易實現——那種難度,就好像是小孩兒喝涼水一般……

「我們?是不是該迎接一下?」貧道長問道。

不缺大師正了正衣冠,說道:「理當如此。」

曾幾何時,他們也都想過,有一天,他們會整齊衣冠,一同迎接華夏的新晉先天武者,迎接華夏今後的希望。可是,他們沒有想到,這一天居然會來的如此倉促,而且,這迎接的對象還這般玄奇、年輕。 第六十七章得意忘形了

江南胡家,胡雨菲也不信地喃喃道:「這……這怎麼可能?居然這麼快就……」

「氣態化液態,後天轉先天。劍俠那老頭子,說的還真不錯。」何林華閉目感應著身體之中的美妙感覺。他現在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每時每刻都在跟天地靈力進行著溝通,被天地靈力洗滌著,「這先天的感覺還真不錯,好像每時每刻都在蒸桑拿似的,夠舒服……」

不知道何林華對先天境界的評價被四位先天武者知道后,他們會不會崩潰?

「不過,現在丹田裡面雖然平平穩穩,但這些靈力畢竟增加的太過突然,萬一要是暴動起來,那可是真的不好受啊……」想到這裡,何林華又從煉魂神殿中開始提取功德,煉化靈力。

液態化的靈力雖然數量上看上去少了,但在總體上卻增加了不知凡幾,何林華這次煉化,把煉魂神殿中剩下的60多點功德全部耗費掉,體內靈力才勉強煉化完。看著自己能夠提取出來使用的功德桂玲,業力剩下11點,陰靈力用的只剩下1000多,何林華心中不由得想到:「今天這夢,做的有點太離譜了吧?」

何林華一邊想著,一邊站了起來。

何林華身上、身周的血液都已經凝固,何林華身體輕輕一抖,身上所有的血塊、血痂便都抖落下來。何林華看看身上,自己身上光溜溜的,皮膚比以前更加白了。身材還是那麼瘦弱,不過瘦弱的身材中卻好像蘊藏著巨大的爆炸力。

「呵呵……我這個夢,做的未免也太完美些了吧?」何林華臉上不自覺的帶上了一絲邪笑。

何林華一轉身,看向門口,便看到了守在門口的天刀鬼和琦爾燕娜。

看到琦爾燕娜,何林華習慣性地擋住了下體。不過,何林華擋住以後,卻又立刻想到:「老子現在是在做夢啊!夢裡面夢見個丫頭,就算猥瑣了她,現實生活中她又不會知道……」想到這裡,何林華很猥瑣地笑著,又把手鬆開。然後伸手抬起琦爾燕娜的下巴,說道:「小妞兒,給爺笑一個。」

天刀鬼無語地盯著何林華,他以前就怎麼沒發現呢?這何林華居然如此猥瑣?

琦爾燕娜剛開始還抗拒了何林華的動作,但是一想到何林華現在已經晉級先天,打敗她跟玩兒似的,於是表情又溫順起來,臉上露出一個自然的笑容,口裡面還叫道:「老公……」

「咿呀……」何林華打個擺子,琦爾燕娜這一笑,他怎麼就全身都不舒服呢?何林華不滿地撅嘴:「琦爾燕娜,你看你這模樣擺的,讓人做夢都覺得不舒服……」

做夢都覺得不舒服?天刀鬼和琦爾燕娜都詫異了——難道,何林華一直以為,自己都在做夢?

何林華根本沒有看出氣氛有什麼不對。他一臉淫笑地看看琦爾燕娜,再瞄瞄自己的下面,問道:「娜娜啊,你說哥哥的傢伙大不大?」反正是做夢嘛,就是再邪惡點兒都沒人知道……要不要一會兒把人推倒呢?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琦爾燕娜在男女這方面,純潔地就如同一張白紙一樣,根本不知道何林華猥瑣的含義,一副我很不明白你的意思的樣子:「老公,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就問我啊,我肯定會告訴你的……」

「咳咳……」作為一位已經六十歲的老牌男人,天刀鬼的領悟力還是很強的,面對何林華的猥瑣,他只能發出兩聲輕咳示意這裡還有人在。

何林華不滿地瞄向天刀鬼:「咳咳什麼啊?感冒了就自己消失去吃感冒藥。」

「啊?」天刀鬼知道,何林華現在這個模樣,很有可能是認為,他一直都在做夢而已,他只好無奈的解釋道,「小師……咳咳,何前輩,您剛才不是在做夢,您剛才的一切都是真的。」

實力跨過先天之後,先天之下,都得成先天之上為前輩。先天之上,互相之間可以按輩分論叫,也可以相互以名字相稱。

「嗯?」何林華詫異了,「鬼師兄,你在說什麼玩意兒呢?」

「我在說,您不是在做夢……」

何林華伸手指了指琦爾燕娜,說道:「你糊弄鬼呢?我這要不是在做夢,我敢對琦爾燕娜動手動腳的?這要是在現在生活中,哥現在有八條胳膊都不夠她砍的。」

那是因為你現在能打過她了啊!這個缺心眼女的當然不會敢對你動手了。天刀鬼一臉苦笑,心中腹誹。

何林華說道:「你還在這兒站著幹什麼?還不趕緊消失?」

「……是。」天刀鬼無奈的應了聲,「何前輩,現在師父和其他三位前輩都在外面等著你,還希望您能夠早點辦完事兒……」

天刀鬼說完以後,「嘎吱」一聲開了門,走了出去。

何林華眼尖,看到了門外的劍俠、貧道長、不缺大師和無刀客,笑呵呵地打招呼:「四位前輩好啊!你們也來看我做夢?」

看你做夢?劍俠四人面面相覷。今天怎麼就這麼多人做夢呢?

「何小友,恭喜你終於突破武學極壁,成就先天了。」劍俠輕咳兩聲,笑呵呵地說道,「何小友真乃風流少俠,不過,何小友可否先出來一下,我們四位尚有要事與何小友相商。」

「你們都抽抽了吧?」何林華毫不客氣的罵道,反正這是夢么,「我做夢突破個先天,就真突破先天了?」

抽抽了?本來不抽抽的四位先天武者,一個個真的開始抽抽了。而站在一旁的天刀鬼則「撲哧」一聲,笑了。

「何小友,你現在不是在做夢,不信你自己抽你自己一下?」無刀客咧著嘴,強忍著自己衝上來抽何林華一下的慾望。

「噢……」何林華把頭專項琦爾燕娜,「美女,你不是手勁兒大嗎?你抽我一下。」

「啪!」

何林華才剛說完,琦爾燕娜就毫不客氣的一巴掌抽了過去。雖然,雖然何林華是她老祖宗定下的老公,但是這廝剛才的動作實在是太不要臉了!現在這傢伙讓她抽一巴掌,她又怎麼會留手?肯定是用全力了!

差不多兩萬公斤的掌力打在臉上是一種什麼感覺?何林華說不清楚,反正是很疼很疼……

「哎呦喂!琦爾燕娜,你還真打啊!」何林華捂著臉大叫。

「疼嗎?」

「疼!」何林華說完這個字,捂著臉地手立刻捂住下體,「我不是在做夢?」

「廢話!」四位先天武者同時丟個白眼。

何林華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躲到了琦爾燕娜身後,嗚嗚著:「天哪!我剛才做了些什麼啊?簡直丟人死了!誰有內褲?先借我一條——用過的也行啊……」

何林華的人又讓一眾人無語了。

不缺大師口喧一聲佛號,手一翻,手上便多了一件袈裟:「何小友,這是老衲平素里穿的衣服。何小友若不嫌棄,可以拿去先用……」

何林華拿過去,幾下披在身上:「不缺大師,這身衣服挺不錯的嘛。就是下面漏風,涼涼的。大師平時也和我有同樣的感覺嗎?」

其他三位先天武者、天刀鬼都強忍著笑意,不缺大師則嘴角抽抽著,心裏面暗罵自己,沒事幹給這賤人一身衣服,這衣服還沒穿好呢,報應就來了。不缺大師僵笑著說:「何小友說笑了。老衲平素里都有穿內衣的。」

「穿了內衣就不會涼了?」

「撲哧……」幾位忍耐力不太好的人終於笑出來了。

不缺大師強忍著想要拍死何林華的衝動,心裏面不斷地念著靜心咒:「何小友不要再說笑了,我們四位前來,還有要事相商。」

何林華笑了笑:「要事?什麼事兒?」

不缺大師眼睛在四周轉了轉,說道:「何小友,你看,這裡實在不是說話的地方……何小友,你看這樣如何?何小友剛剛突破,想來有些疲憊,不如我們歇息三十分鐘,然後去小會議室再談?」

「噢……這樣最好了。」何林華看看自己身上的袈裟,這身衣服,剛好包裹住某些部位,就穿這麼一件衣服談話,那實在是有夠尷尬的。

無刀客說道:「這樣最好。那……天刀,琦爾燕娜,你們兩個就領著何小友。三十分鐘后,要把何小友帶到1號小會議室內,明白嗎?」

「明白!」無刀客、琦爾燕娜同時應道。

目送劍俠四人離開。何林華也不管無刀客和琦爾燕娜,身子化成一道幻影,瞬息之間就到了自己的房間內。 穿書之女配大殺四方 其實不是何林華不考慮天刀鬼和琦爾燕娜的感覺,而是他實在是沒有那個臉面啊!一來,何林華身上這身衣服實在是太過尷尬;二來,何林華剛才在重力房間內做的事兒太過猥瑣……

無刀客和琦爾燕娜見何林華一下就沒影兒了,面面相覷。

不過,二人也大概能猜到何林華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所以快步趕到了何林華的房門外守著。

房間之內,何林華舒舒服服地洗了個熱水澡,換了身衣服,再看看時間,卻已經差不多了。

何林華決定出門,到了門口附近,便看到了門口的測力儀器。何林華突發奇想,想要看一看自己的拳力。

「咚!」

重重的一拳下去,測力儀器被砸碎,多出了一個窟窿,從窟窿對面,何林華還能看見,一位身穿粉紅色內褲的彪形大漢正躺在床上,抱著粉紅色的兔子抱枕,看花花公子。

那彪形大漢察覺聲響,扭頭看去,只見自己的房間居然被人給砸出了一個大洞……

「嗨!今天天氣不錯嘛。我看這位仁兄氣色也很不錯,如果外出買彩票,肯定中大獎!」何林華說完,不等那彪形大漢說話,立刻就開門閃人了。

那彪形大漢兩眼依然還盯著卧室牆上的大洞,過了半晌,才結結巴巴地說道:「高……高手啊……」 第六十八章武盟也開常委會?

何林華打開門,還沒等天刀鬼、琦爾燕娜二人反應過來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剛剛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過尷尬了,何林華想還是暫時避開與天刀鬼、琦爾燕娜見面才好。

不過,何林華轉悠了一會兒,卻又無奈地回來了。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1號小會議室在哪裡。

在天刀鬼二人的帶領下,何林華左拐右拐,甚至還在一個不知道什麼地方又坐電梯向下降了一層,才到了傳說中的1號小會議室。

小會議室內,劍俠、無刀等四人已經都盤腿坐在蒲團上。劍俠坐在首座,無刀、不缺大師、貧道長分別坐在兩側,在右側還空著一個蒲團,那自然就是何林華的位置。至於小會議室內原本陳設的桌椅,早就被不知道誰大袖子一卷,堆一邊去了。

在小會議室內,在一左一右則還分別坐著兩位年輕武者,他們手上都拿著筆本,想來應該是記錄員。

「何小友,請坐吧。」劍俠微笑道。何林華應了一聲,盤腿坐下,心裏面有些奇怪。現在這一幕怎麼就這麼熟悉呢?就好像……好像自己當記者的時候開過的常委會?何林華腦中剛剛冒出這個念頭,便立刻驅除了出去——開什麼玩笑嘛,武盟、第十局這種組織,難道也會有那種讓人蛋疼的制度?、

「咳咳……」坐在劍俠下首的無刀客輕咳兩聲,然後不知從那兒套出了一張紙,大聲念道:「為了進一步推進武盟、第十局各項工作,維護社會穩定,經武盟、第十局常委會研究決定,現在召開武盟、第十局第二十八次常委會議。出席本次會議的有武盟盟主劍俠、少林內門太上長老不……」

「咚!」

何林華聽了沒幾句,就一頭載到在地上,臉上說不出是什麼表情——這有沒有搞錯?還真是在開常委會?而且就連各種模式、套話都一模一樣?

「何小友,你身體有什麼不舒服嗎?」劍俠見何林華一頭栽倒,只以為何林華剛剛突破,有什麼後遺症。

何林華連忙盤腿坐好,連連搖頭:「沒有,沒有。那個……咱們繼續開會吧。」

無刀客倒是看出何林華的意思,解釋道:「武盟、第十局嚴格說起來,都是屬於受官方轄管的特殊組織。而且,我們經過多方試驗也發現,這種制度科學、合理,對於我們暗世界也同樣適用。所以,我們自從武盟、第十局成立后,就一直使用這種討論方法。」

「啊……」何林華張張嘴,他以前也見過縣裡面領導開常委會,那些已經完全成了一種形式而已。

無刀客也不再看何林華的反應,繼續說道:「今天的會議由我主持,此次會議的議程主要有四項。一是宣讀並表決吸收新晉先天武者何林華小友為武盟、第十局委員、常務委員;二是表決並執行關於在全武盟、第十局內部開展清查工作的通知;三是宣讀並表決遞交何林華小友成為華夏特殊事務處理中心委員、常務委員;四是通過關於遞交華夏特殊事務處理中心委員會關於在特殊事務處理中心開展全面清查工作的申請書。現在開始會議的第一項議程。首先,由不缺大師宣讀關於吸收先天武者何林華小友為武盟、第十局委員、常務委員的申請。」

聽著這種套路式的開會方式,何林華真的有種吐血的感覺。

只見不缺大師輕咳兩聲,然後不知從哪兒抓出了一沓紙,開始宣讀何林華的信息。

念完何林華的信息后,坐在首座的劍俠開口說道:「好了,關於何小友的情況,想來大家也已經了解了。何小友在不到一個月時間內成為我華夏武林的新晉先天武者,實乃是武盟之福,第十局之福,也是我華夏之福也!現在,請大家表決一下,是否同意讓何林華小友成為我武盟、第十局的委員、常務委員,同意的請舉手!」

劍俠說完之後,自己就舉起手來。關於何林華進入武盟、第十局最高層,根本就是內定的事情,他們開會表決一下,只不過是走個過場而已。劍俠舉起手以後,無刀客、不缺大師、貧道長也相繼舉起了手。何林華看到眾人都舉起了手,猶豫了一下,也舉手了。

何林華舉起手,其他四人都投來了善意地微笑。劍俠開口道:「何小友,你現在還不屬於武盟、第十局常委,所以不用進行表決。」

「啊?」何林華訕訕地放下手,臉色微紅——這次這面子可是丟大發了。

中間有了個小插曲,會議繼續。

無刀客繼續主持會議,然後由貧道長宣讀了關於在武盟、第十局上下開展作風整頓、人員清查工作的通知。期間,劍俠數次開口,痛斥那些已經被調查情況屬實的武盟、第十局姦細,然後下令必須要嚴懲:「在座的幾位都是武盟、第十局的最高層,僅僅是倭國一國,在我武盟內部就有四十餘名姦細,那其他國家該有多少?更讓人觸目驚心的,是我們武盟、第十局內部的一名高層,武盟第十局的委員,管理我們華夏基地的總長老居然會是敵國的姦細!這件事情,一定要嚴查嚴懲!為了華夏國的國家安危,絕對不能再讓這些武盟、第十局的害蟲存活下去!對於泰治安,我建議割去其一切職務,廢除其武功,然後交由執法隊進行終身監禁。對於泰家,要進行全面打壓,泰家之內的其餘共犯,全部都要處以極刑!懲罰不重,不足以正視聽!」

無刀客、不缺大師、貧道長聽了,都是深以為然。只有何林華心中疑惑,這樣的處罰,是不是太重了點兒?出現這種想法,還要怪何林華現在的眼界實在太低了。一直以來,何林華都是小民主義心態,對於這種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造成多大的損失並不知道。要是何林華知道泰治安的一個消息居然會造成華夏國成十萬、百萬的平民喪生時,他肯定要比無刀客、不缺大師等人還要惡毒了。

劍俠繼續說道:「現在,請大家表態,是否要在武盟、第十局內部開展此次活動。同意的請舉手!」

無刀客、不缺大師、貧道長相繼舉手。何林華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舉手。於是,劍俠四人的目光再次看向他:「何小友,會議剛才已經通過,你現在已經是武盟、第十局的常委了,所以,你要是同意此項決議的話,應該舉手。」

「噢……」何林華尷尬地笑了笑,然後舉起了手。

「好,全部通過。」劍俠認真地點頭,「請進行下一項議程。」

接下來,又是不缺大師拿著一份文件,名副其實的老和尚念經的宣讀完畢。劍俠又說道:「何小友位列先天,是我們武盟、第十局的最高負責人之一,達到了進入華夏特殊事務處理中心委員會的要求。現在,武盟、第十局就是否需要遞交此申請進行內部表決,同意的請舉手。」

劍俠、不缺大師等四人相繼舉手,何林華也跟著舉了手——他在剛才,就已經成了武盟、第十局常委了,現在這個表決,他舉手總應該不會出錯吧?

不過,劍俠等四人怎麼還是盯著他看呢?

「你們看著我幹什麼?我該不會又舉錯手了吧?」何林華問道。

劍俠尷尬地笑著解釋:「何小友,這件事情與你有關,按照規定,你應該進行迴避,不能參加表決的……」

「……」

接下來,又是第四項議程與表決。這次何林華學聰明了,劍俠還沒說開始表決,何林華就趕緊問道:「這次我需要不需要舉手,你們先說清楚。」

刷刷刷刷刷刷。

這次看向何林華的,不僅僅有四位先天武者,還有分坐在兩側的兩個會議記錄員。

場面空寂了好一會兒,劍俠才說道:「何小友,這項申請與你無關,以你常委的身份,應該參加表決。」

於是,這次何林華也不理別人怪異的眼神,第一個舉起了手——不容易啊,開了個常委會,何林華這還是第一次舉對手呢。

常委會開完后,劍俠又主持召開了第二個會議。

這次參加會議的還加了十一個糟老頭子。這些糟老頭子進來后,一個個就排在了何林華、貧道長的下首。

坐好之後,劍俠立刻開始宣讀關於在武盟、第十局內部開展作風整頓、紀律清查的活動。最讓何林華無語的是,劍俠居然把這項工作的指揮任務交給了何林華,並且以嚴重瀆職的原因剝奪了原先總管紀律的執法大長老的職務,讓何林華兼任了執法大長老——何林華算是明白了,這四個老頭子打一開始,就計劃讓何林華處理這次的事情的。

何林華雖然有心想要反抗,但是卻不好駁這四位的面子,只有先忍著了。

武盟、第十局的會議雖然不講廢話,只辦實事,但是這次會議召開的時間卻也不短,足足花了六個小時。會上,劍俠一再強調了會議的重要性,並且給四位先天武者、十位武盟、第十局委員都分配了具體的轄管區域和任務,要求要從快、從重開展整治活動。

會議結束后,十位委員、兩名會議記錄員都被劍俠喝令出去,只留下了何林華五人。

然後,劍俠捋了捋鬍子:「諸位,我們現在再開一個短會……」

「啊?還要開會啊……」何林華崩潰了,他正準備要跟這四位提出抗議呢——抗議他們虐待童工。跟剛才在場的所有人比起來,何林華確實可以稱之為童工了。

劍俠微微一笑:「何小友,莫要叫苦,這件事情可是與你有關啊。」 第六十九章胡雨菲的下落

「與我有關?」何林華詫異了,他轉念一想,回過神來,「你們這不是廢話嗎?今天這一攤子破事兒,全部都給撂倒我身上了,當然和我有關了。」

「何小友誤會了。」劍俠詭異地笑了笑,「難道,你就不想知道你胸口的那個銀色狐形印記是怎麼來的嗎?」

「什麼?」何林華拍案而起,「你們知道?」

自從發現那個狐形印記后,何林華就認為,它與胡雨菲之間一定存在著某種關係。現在劍俠提起此事,他如何能不激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