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血雲鋪滿蒼穹,遮蔽天日,隨後猛地旋轉起來。一個巨大的血色漩渦赫然成形,血力奔涌,血氣滔滔,滾滾而動。

下一刻,漩渦中心徒然探出一顆猙獰龍首,血氣黏稠,涎水滴落,可怖森然。那兩顆磨盤大的血眸儘是兇殘與暴戾,死死鎖定那釘在半空的身影。

吼——

血龍低吼咆哮,音浪如潮,血雲震顫,一股猛烈的洪流肆虐而出。

「白狐大嬸真是有先見之明…」小小青心裡默念著,人形肉身力再度潰散,如汪洋般撐開一片天地。

如巨人小腿,赤紅中流轉著紅光,符文威勢猛然如山,一腳凝聚而出,霍然如河,數股大江般的肉身力流環繞著,凜然不可侵犯。

轟——

小小青猛地一腳踏動,那顫動赤空的巨人之腳跟著驟然一跺,虛空漣漪如浪,一圈接著一圈。

那奔竄而下的血龍速度徒然一降,身形一滯,「小怪物的新招式嗎?」離九幽望見僵住的血龍,不住自語。

血衣少年臉上萬年不變的冰冷,那種漠然,猶如是那看破生死之士,孤傲一切。

冷目睛光爆射,那血龍血眸流轉血光,玄韻莫名,猛地一聲嘶吼,戰步山河威勢轟的一聲破碎,血龍嘶吼而下,一往無前,似能衝破一切。

沒用么?

那再來試試第二腳!!

小小青一步定,再度邁出第二步,滾滾而動的血色漩渦迫動虛空,徒然,一股莫名力量震顫血雲。

血龍只感冥冥壓力向他迫來,渾身欲裂,速度一點一點降下。

血衣少年虛目一冷,雙手十指如蝶,印法紛紛,血龍掙脫無形地壓迫,遽然吼聲而下。

但是,下一刻,他不能淡定了。

小小青邁出的一腳,猶如是要拉動無窮山嶽一般,沉重無比,艱難異常。最終,他終於是將這一步完全踏出。

轟隆——

赤空上,血雲奔潰,化作滾滾血霧,血龍爆碎,血氣氤氳。

平原上,巨石如林,從小小青邁出的那一步開始,無數巨石石表裂痕如網,這一刻,裂痕似那刀網一般,絞碎得無數巨石碎裂成無數小塊。

地面之上,似有無形大岳碾落,地層似乎狠狠向下壓緊了一番,威勢恐怖。

「給我——破!」

小小青嘶吼著,大喝一聲,聲勢浩蕩而出,天地顫動,四野劇震。小小青身後那巨人般的赤紅巨腳肉身力澎湃,符文力量交織,如淵似海。

巨腳一震,霍然撐開血雲,赤空頓時澄然一清,復歸赤炎空色。

「就這樣破了么?好強悍的招式!」離九幽喃喃,他越來越看不清小小青了。

白狐目光灼灼,「不過,那血衣少年似乎並沒有受多大傷害…」

血衣冷漠,並未多言,雙手緩緩滑落一汩鮮血。

「又是一門高級戰技么?」

雙目沒有任何情感波動,彷彿野獸無情冰冷的眸子,死死盯著小小青。

他正要抬手,但是忽然一皺眉,眸中寒意凜凜。

一道銀光如璀璨流星,疾射而來,威勢迅猛。玄威赫赫,拖曳著一條綿長死氣。

「是他…」離九幽星目炯炯,一眼便是認出了不遠處飛來人的身份。

「果然!林闐進入了秘境,這無命也沒有例外…」

無命速度很快,幾個呼吸的功夫便是進入了血衣少年的視線。望見那氣質不凡的少年英傑,愣是無命高傲冷血,也是突然皺眉。

「好濃郁的鮮血之力,殺意糅冷意,寒意兼厲意,天生的殺戮機器…」無命心中評論道,旋即是望向小小青,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人生何處不相逢…小野人,我們又見面了…」徒然颳起一陣熱風,森然的話語,傳到小小青耳中,小小青心臟都是一跳。

轟——

為數幾塊沒有破碎的巨石,怒然衝起一個驚天氣勢,一頭白狐白尾刺天,玄威衝天。

躥躍如電,它跳到小小青身邊,呲牙咧嘴,發出沉沉地低吼。

「你身邊的古獸,還真是不少啊…」無命冷笑,面露寒意,「怎麼,那個初代種離你而去了?」

小小青冷笑,「單挑還是群戰,現在我都沒時間陪你玩,我們的賬接下來再算。讓我先解決他!」

「你想殺掉他?哈哈哈…」無命仰天長笑,「別說是你,就算是我,也不見得能將他穩穩拿下,小野人,你的勇氣真是難得可貴。不過…」無命話語一滯,冷笑陰然。

「不過什麼…」小小青黑眸一凜。

無命微微一笑,譏諷之意不言而喻,「不過智商,卻令人著急。我的玄力戰衣可還存放在你那裡呢,要是被這傢伙搶奪走了,我可是要費大力氣,才能搶奪回來。」

「這麼說…你現在要動手了?」黑刀刀芒一閃,小小青緊繃著身子,如一頭昂昂原始古獸幼崽,蓄勢待發。

離九幽一直都在暗處恢復,聽得此語,氣勢席捲而開,星辰威勢激蕩,浩浩如海。

「怎麼,群戰么?!」寒聲凌冽,星辰威勢無盡迫然之意,席捲如風暴。

如星辰之子下凡,離九幽飛身衝出,也是站身小小青身邊,撐開一片天地威勢。

「群戰?」無命嘿嘿笑著,臉色儘是殘忍陰狠之色。「用不著…」

(求推薦票!六月份各種考試,稍不注意要掛科,各位理解,所以只能一章了。)

(未完待續。) 「無命!你終於不逃了么!」遠遠地,郎郎話語傳來。小小青一聽,微微抬頭,旋即面露一絲喜色。

「林闐大哥…」

赤空流雲滾動,像是被一種無形力量推拒而動,一位身背闊刀少年躍步如飛,身形急速掠來。

「逃…你怎麼知道我這是在逃,不是在轉移呢?」無命的手中突然多出一個玉瓶,他像是在回答林闐,又像是在自言自語,手拿著一個小玉瓶左右觀看。

一手拔開瓶塞,將玉瓶湊到鼻孔邊,無命止不住貪婪的一吸,「真不愧是體修強者的血液,芳香馥郁,沁人心神…」

林闐皺了皺眉,他嗅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難道這麼巧,小野人剛好在無命逃竄的路上?」林闐心中有這樣一個猜測,不過旋即他便是立刻否定了。

「這無命,一定在打小傢伙的主意…」

「干擾因素出現,身體受損,暫且避讓…」機械的話語冷意森森,血衣少年退至鮮血牢籠身邊,押著龍靈兒向後退飛。

「休想走!」小小青稚聲一喝,飛身踏上白狐,只見一道白色電光電射而出,迅捷如風。

離九幽謹慎地防備,星辰威勢凌然一厲,大星凝聚而出,目光鎖定無命。

「呵呵…我就不陪你們玩了…」無命舔了舔嘴唇,手掌一抖,一枚黑色的玄丹出現在他手中,五指一動,玄丹漂浮進玉瓶之中。

咚咚——

悍臉追趕而上的小小青心跳猛地跳動兩下,如沉悶的鼓聲,他的瞳孔微微顫動起來,臉上血色盡失,蒼白如蠟。

「吼——」第一時間感覺到背上的小小青情況不對,白狐身形一定,低吼著。

「小傢伙!小傢伙!」腦海中回蕩著白狐焦急的話語,但是小小青兩眼一翻,昏迷了過去,突然從白狐背上跌落下來。

白狐大驚,迅捷如電,直追小小青而去。

轟——

天空投落大片投影,密密匝匝一片,一顆顆黑色隕石陳列赤空,聲勢浩蕩,猛然碾落而下,如隕石雨一般。

「你對小怪物做了什麼!」離九幽大喝一聲,無數隕石壓落,似欲毀滅一切。

「一個半傷的初代種也想干擾我,不自量力!」無命寒聲,袖袍猛然一揮,滔滔死氣,滾滾沖霄而上,如大浪掀天。

轟轟轟——

死氣磅礴,洶湧澎湃,玄威赫赫,直接無數黑色隕石撞擊在一起。

隕石如陷入綿綿柔雲一般,威勢盡失,而且,恐怖的侵蝕更是將一個個黑隕腐蝕個透。

最後,離九幽全力一擊被無命輕鬆化解掉。

「可惡!」離九幽咬牙,但是突然,一口鮮血吐出,舊傷複發。「還是不行么!」離九幽攢拳咬牙,十分不甘,

「你在一旁看著就好,我來出手!」一道身影迫然躍出,肉身力崩雲,威勢震蕩,顫動四野。

林闐衝上赤空,闊刀抽出,一股豐銳刀意匹然,斬向無命。

「你對小野人做了什麼!」林闐怒目凶光,肉身力自身體走出,雄雄逼人,手執一把肉身力闊刀,猛然劈斬而下。

無命手掌虛空一握,一把骨劍驟然而現,揮劍如影,叮叮叮聲不斷,全力阻擋刀芒的同時,身形避退著。

臉上噙著一抹冷笑,「沒什麼,只不過取了他一定鮮血,並且往裡面加了一點東西罷了…」

林闐神色霍然一變,失聲道:「你用了唳血丹!」不過,旋即他又冷靜下來。

「這麼說來…那藏頭露尾的傢伙就在附近了…」林闐寒聲,殺意止不住的要爆發出來。

「呵呵…看來你們準備的情報,也挺充足啊…連他的存在你們都知道了……」無命呵呵一笑,身形閃躲,帶著一種莫名的韻律。

「別人都已經知道你的存在了,那你就出來和他打個招呼吧!」無命嘯然一喝,死氣翻滾,凝聚出一個巨大手掌怒然拍出,自己藉機身退。

伴隨著轟聲震耳,一道身影突然閃現在虛空,如幽靈鬼魅一般。

「你敢傷他半根汗毛,我林闐一定活颳了你!」林闐大喝,但是身形不能前進分毫。

一道人影神出鬼沒,不停地在林闐身邊揮劍斬刺,林闐一時忙於應付。

無命在半空閃過幾道殘影,快速掠身到白狐身側,不等白狐反應,迫然一掌,死氣綿綢而出,凝聚成黑漠大手,將白狐擊飛。

「終於可以靠你近些了,小野人,為了你這件玄力戰衣,我可是沒少費心思啊…」無命一手扣住小小青的脖子,冷笑道。

「神行者,獵物不能死在你手裡…否則,你會死在這裡。」一道冰冷無情的聲音傳入無命耳中,無命先是一皺眉,隨後又釋然一笑。

「看來,你挺有自信的…」一手貼在小小青胸膛,無命露齒道。

「嗯?沒有?」無命疑惑出聲,他搜尋半天,卻是沒有發現任何玄力戰衣的痕迹。

我就不信了!

死氣自手掌浮現,侵入小小青體內,「嗯?好寬的的經脈。而且,這小鬼血氣真是旺盛,要是讓那些傢伙知道了,一定會瘋掉吧…」

「嗯?在這裡!」經過一番摸索,他終於在他的體表之下找到了一層血色薄膜。

「還可以收進體內,這戰衣果然逆天!不愧是我無命看中的玄器!」無命神色振奮起來,興奮地出聲。

死氣漫漫,纏繞而上,「給我出來!」

可是下一刻,他臉上的興奮之色便是凝滯住,「怎麼可能!竟然無法取出!」那層紅色薄膜,它不能侵入分毫,更不用說取出來。

無命不知道的是,霸體戰衣穿在霸體者身上,除非是霸體者催動霸體之力,要不然是霸體者自己脫下,否則根本無法取下。

「該死的!怎麼可能無法剝奪!這玄力戰衣…」

「看來你失敗了…」血衣少年冷漠地站在他身前,不遠處,白狐威勢滔天,正與一頭血龍拚鬥廝殺。

「你想找死嗎!」無命怒然,死氣匹練爆射而出,似黑光徒掠。

血衣少年抬手,猛地一爪,緊緊扣住那黑光。

「獵物,給我。」萬年不變的冰冷,淡漠的神情,如一張死人的臉。

轟——

這時,林闐突然突破那幽靈般的身影,闊刀赫赫,刀芒力斬而下。

「放下小野人!」一聲郎喝,林闐逼迫而來。

「哼!林闐,你真的以為你吃定我了嗎?硬碰硬,我不是你這大成體修的對手,但是論計謀…你差遠了!」無命冷笑著。

「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真正的手段!出來吧!我可愛的戰獸!」

霍然間,無命手中一道玄牌浮現,霎時空間扭曲成一個漩渦眼,一隻森然手爪徒然踏出。

吼——獸吼如雷,震耳欲聾,迫動虛空。

當那身形最終出現,愣是林闐戰力無雙,望見那走出的戰獸,瞳孔也是驟然一縮,失聲道:

百戰玄猿!(未完待續。) 他早就中了曾成亮的圈套!

時隔一年多,再一次見到曾成亮,周鴻明冷笑,在月光下笑得很大聲。

呵呵……他輸了。

還沒有來得及東山再起,他再一次輸了。

海水淹沒了他的笑聲。

周鴻明握著槍轉頭,看向曾成亮,而曾成亮的快艇也在這一刻停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