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那雙眼眸在看到這盞暗金色古燈之後,冰冷的眸光瞬間劇烈的動蕩起來,能擋下他的魂力攻擊的,必定是極為強悍的魂器。

這盞魂器給他有種浩瀚如淵的感覺,很有可能是天階層次的魂,甚至有可能更高!

「想殺我?你還不夠格!」

柳銘眸光森冷的盯著那對眼眸,好在他留了個心眼,在這層魂力封印發生異動的時候,他就嘗試著將他識海內的古燈給調了過來,沒想到真的讓他成功做到了。

「小子,你以為憑藉著這魂器,你可以囂張了嗎?!」那眼眸再次傳出冰冷的魂音。

「我沒空跟你廢話,你還是乖乖化為古燈的養分吧!」

柳銘聞言只是冷笑一下,緊接著雙手驟然結印,涌動在他周圍的噬靈魂火盡數灌入古燈之中,他在這一刻瘋狂的催動著這一盞古燈。

而不同以往的是,以前這一盞很難被催動起來的古燈,在這一次吸收那些噬靈魂火之後,那斑駁的紋路竟然微微閃爍了起來。

緊接著,在古燈的燈頭之處,竟然躥起一簇微不足道的小火苗,那火苗只有半個小指頭大小,在這黝黑的識海空間中不斷搖曳,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熄滅。

「哈哈哈……小子,你是搞笑的嗎?!就憑這一點魂火,你也好意思口出狂言!」

那對眼眸在看到這一簇小火苗之後,驟然愣了一下,緊接著傳出一陣刺耳而冰冷的狂笑聲,魂音傳出之際帶著濃濃的不屑。

這一簇火苗的魂力波動並沒有多可怕,反而顯得極為羸弱,雖然這盞古燈給他的感覺極為不凡,但是柳銘的魂力實在是太渣了,根本無法催動這盞古燈應有的威能。

「是嗎?!那你就試試看好了!」

柳銘聞言也不想跟這傢伙廢話,直接催動那一簇幽暗的小火苗,飄向那層魂力封印。 第323章無限循環的交易規則

「這是什麼意思?」楊間看到這張紙條,眉頭一皺。

邪王心尖寵:妖嬈甜妃 自己用一碗狗血換了一碗蛋炒飯,按照之前的推斷自己算是完成了和鬼之間的交易,可是沒想到轉眼之間這鬼櫥卻又向自己提出了一個要求。

把鬼櫥搬出去?

搬出去……是搬出這個密室,還是搬出這個古宅。

看著手中的這張紙,楊間腦海之中又浮現出了另外一個想法:「我為什麼一定要按照這個鬼櫥的要求去做,萬一動了這鬼櫥引發了不可控的危險,到時候不是自己坑了自己么?如果我對這個要求置之不理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

他覺得自己應該做這樣的嘗試。

也許楊間將鬼櫥搬出去之後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但這樣的話他就失去了一個摸索鬼櫥奧秘的機會。

和鬼打交道次數必須減少,過於頻繁最後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想到之後,楊間決定什麼都不做,觀察這鬼櫥到底會有什麼樣反應?

所以現在他是拒絕將這個鬼櫥搬出去的。

一邊留意著鬼櫥的變化,一邊檢查著手中的這盤蛋炒飯。

聞了聞……真香~!

不過楊間當然不敢吃,沒有必要為了一碗蛋炒飯以身犯險,這碗蛋炒飯只是實驗的結果而已,回頭就處理掉。

拒絕將鬼櫥搬出密室已經過去了十分鐘。

一切平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拒絕這個鬼櫥的請求似乎並不會帶來什麼危險,但是出於謹慎目的楊間還是決定多待一待,免得自己前腳一走,後腳就出現異常,到時候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之下出現了變故那就不好了。

然而又過了五分鐘。

加起來應該是一刻鐘,十五分鐘。

這個時候楊間目光一凝,死死的盯著櫥門的縫隙。

一縷猩紅的鮮血逐漸的從裡面滲透了出來,而且逐漸的往外溢出,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在這密室里飄蕩出來。

這鬼櫥在往外滲血?

「是之前放進去的狗血被打翻了么?」楊間想到了之前的那碗狗血,但隨後他卻立刻否定了自己這個想法。

因為血的顏色和之前的狗血不一樣,這種鮮血粘稠,黯淡,發黑,像是盛放了好幾天已經有些腐爛變質了,而且溢出的血量已經大大的超過了一碗狗血的份量。

隨著血液流下,逐漸染紅了木櫥,併流淌在了地上,匯聚成一團,不斷的往外擴散著。

另外,櫥門溢出的血液也越來越多了,之前只是下面的一條縫隙,但是現在,上面櫥門的好幾條縫隙都在往外滲透血液,不,不對,不是櫥子裡面在滲血,而是這老舊的木頭都在往外冒著血珠子。

僅僅只是三分鐘的時間不到,原本的陳舊脫色的櫥子就已經變成了一個黯淡猩紅的木櫥。

血液彷彿給它刷上了一層油漆。

「這東西很邪門,原主人的忌憚不是沒有原因的。」楊間臉色微微一沉,思考著是否將這個鬼櫥搬出密室之後完成了它得要求這種異變就會平息?

如果自己依然拒絕么?

繼續觀察。

他看的出來這鮮血雖然看著嚇人,其實對自己沒有危害,他感覺不到詭異之處,這血不是和當初嚴力的鬼血一樣能夠對其他的鬼產生壓製作用,所以他又這個膽量繼續放任這鬼櫥產生變化。

這种放任詭異物品逐漸復甦的方式換做其他的馭鬼者絕對不敢這樣玩,

楊間也是藝高人膽大。

亦或者他身上帶著一根鬼燭自信可以應付各種情況。

時間繼續一點點的過去,楊間是掐著時間觀察這鬼櫥情況的。

有一個一刻鐘過去了。

鮮血已經填滿了地面,並且血量已經在地上匯聚的有好幾公分更高,如果還這樣放任不管的話這鬼櫥之中溢出的鮮血似乎能填滿整個密室。

難道將這個密室封鎖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

怕溢出的鮮血漏出去?

不過這個時候第二個變化出現了。

當鮮血逐漸的沒過櫥門的四隻木腳的時候,下面的那層櫥門這個時候又發出了一聲老舊的嘎吱聲,竟緩緩的打開了。

一隻浸泡的有些發腫怪異手掌從下面的那層櫥門之中伸了出來,並且試圖將櫥門打開,似乎這隻腫脹手掌的主人要從裡面出來。

在楊間放任不管的情況主席埃櫥門被打開了一小半。

一縷縷黑色的頭髮從裡面率先垂了下來,濕濕嗒嗒,彷彿剛從水裡撈起來一樣。

而透過那半開的櫥門,楊間看見裡面並非空無一物,而是被塞的滿滿,不留一丁點的縫隙,但他隱約可以判斷出來那應該是一具被水浸泡的渾身腫脹的屍體,確切的說應該是一具女屍。

鬼~!

這櫥子下面無緣無故得多出了一隻鬼。

楊間瞬間臉一黑。

他就知道這事情沒有這麼簡單,自己不幫這鬼櫥辦事,這鬼櫥就要出現自己不可控的情況了。

第一個十五分鐘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但是十五分鐘一過,卻在往外滲血。

這血沒有危害,但卻很詭異。

似乎相當於一個警告。

第二個十五分鐘,警告結束之後楊間還沒有把鬼櫥搬出去,於是鬼出現在了下面的櫥門裡,並且要打開門出來。

一旦這具被浸泡的腫脹的女屍出來之後會產生什麼結果是可以預料的。

要麼找楊間算賬,殺死他,要麼就是鬼櫥打破了某種平衡,開始出現了類似於厲鬼復甦的情況。

無論哪種情況都不會是好事。

而且僅僅只是拖延了半個小時就出現了鬼,如果拖延一天,十天,一百天呢?

這鬼櫥是不是會釀成更大的危害?

實驗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楊間覺得是時候應該打住了,他沒有必要因為一場實驗就去和一隻鬼正面接觸,這樣沒有任何的好處。

「現在我要是把這鬼櫥搬出去的話會怎麼樣呢?」

他想要看看自己完成了要求會有一個什麼樣的結果。

當即,楊間無視那下面逐漸打開櫥門掙扎要出來的女屍而是直接動用鬼域將這鬼櫥連同自己直接送出了古宅,來到了小區一棟高樓的樓頂。

外面陽光高照,甚至有些炎熱,全無那古宅里那種陰森恐怖的環境。

楊間站在樓頂,在他的旁邊放著一碗蛋炒飯,不過在他的對面卻是一個塗滿鮮血的木櫥。

匪夷所思的是,他才把這個鬼櫥帶出來不到三秒鐘的時間,鬼櫥上面滲透鮮血的情況就停止了。

而且下面那逐漸打開的櫥門也嘎吱一聲彷彿被風吹動著自行關閉。

就連從縫隙里垂下的那濕漉漉的女屍頭髮也消失不見了。

一切的詭異在瞬間就得到了平息。

「我做到了這鬼櫥的要求,所以這鬼櫥才又保持了平靜。」楊間沉吟了一會兒,確定詭異的情況不會再發生了,他又試圖打開下面那個櫥門。

看看那具被浸泡的發腫女屍到底在不在。

小心翼翼的打開一看。

裡面空無一物,之前發生的事情好像是他的幻覺一樣,根本不存在,下面的櫥門裡面依然是三面木頭,哪有什麼女屍,

但楊間知道這不是幻覺,因為櫥子裡面殘留著幾根黑色的頭髮,還有一些濕漉漉的水跡。

這一切的跡象都表明剛才的確是一具屍體在這裡待過,只是又不知道為什麼消失不見了。

而櫥子溢出的血液雖然停止了,但隨著烈陽的暴晒,餘下的血液乾枯卻在老舊的櫥子上面形成了一層暗紅色的油漆。

鬼櫥煥然一新。

彷彿預示著塵封一百年的某種事物又重新出現在了這個世界上。

楊間坐在被太陽曬得有些發燙的水泥墩子上,看著這煥然一新的鬼櫥,陷入了思索之中:「之前我寫下了要一碗蛋炒飯的要求,這鬼櫥卻提出了一碗鮮血的條件,我辦到了,蛋炒飯出現了,交易達成,但隨後鬼櫥要求把櫥子搬出古宅,並且這個條件是隨著蛋炒飯一起出現的,然而我拒絕了,鬼櫥開始出現詭異……一刻鐘時間警告,半個小時開始有鬼出現,然而我做到了鬼櫥恢復正常。」

「這樣算起來的話豈不是兩個要求完成一個條件,這種交易也太吃虧了,等等,我換過來想,鬼櫥在向我提出要求的時候我是不是可以反過來向鬼櫥提出條件?」

思考之中,楊間猛地發現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這一點很值得去探索,也許真的有可能搬到。

「不,不對,如果我在向鬼櫥提出要求的時候鬼櫥辦到了,那麼接下來鬼櫥就應該繼續向我提出條件了,這樣一來交易就會不停的進行,永遠不會停息下來,而且隨著交易的過程,交易的『額度』也會越來越大,現在我或許只是要一碗蛋炒飯,也許交易個幾十次,鬼櫥說不定要求我殺了全世界的人……」

驀地。

楊間渾身一顫,聯想到了原主人留下的那句話的內容:你將擁有一切,也將失去一切,務必慎重。

這是一種不對等的交易,因為鬼是可以承受一切的,人卻承受不了一切。

所以楊間不提出要求,免費給鬼櫥做事就意味著中斷了無限循環的交易,如果他貪心繼續提出要求,那麼這場交易將會繼續進行下去,直到一方先承受不住。

但吃虧的一方顯然是人。

規則上也許是平等,但是人和鬼的差距註定了這場交易的不公平。

「兩個條件換一個要求,這就是鬼櫥真正的作用,所需的東西價值越大,付出的代價就越大。」楊間嘗試了半天得出了這麼一個結論。

(本章完) 「不知所謂!」

那魂力封印上的眼眸看見那一簇魂火對著他飄了過來,雖然他感到有些不屑,但也沒有蠢到任由那火苗落到在他的魂力封印上。

在冷哼一聲后,那對眼眸再次轟出兩道魂力光束,一把就轟在那一簇幽暗的小火苗之上。

但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那道兩道龐大的魂力光束轟在火苗上面后,竟然沒有將這一簇火苗給轟爆開來。

反而就像剛才轟在古燈之上一樣,又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全都被盡數吞噬了。

而那一簇火苗在吞噬這兩道魂力光束之後,如同被澆了火油一般,瞬間膨脹起來。

「這怎麼可能?!不可能!!不……」

那魂力封印上的眼眸看到這一幕後,瞳孔有些不可置信的收縮起來,而在他的魂音還沒有回蕩完之時,那一團魂火瞬間落在那一道魂力封印上。

兩者碰觸間,那一團幽暗的魂火只是眨眼間便化為火海,直接席捲籠罩整道魂力封印,讓那一道冰冷的魂音凄厲的嘶吼起來。

但不管那雙眼眸怎麼掙扎轟出魂力,這一層魂力封印都殘雪遇見熔岩似的,迅速被那一片火海吞噬瓦解著。

「小子,不管你是誰,敢壞本座的好事,本座記住你了!」

當反抗起不到什麼作用后,在那一片火海之中,那一雙眼眸極為陰冷的鎖定著柳銘,隨著冰冷刺骨的魂音回蕩落下,兩道魂力光束直接撕裂火海,對著柳銘再次暴射轟去!

「狗東西,敢封印我未婚妻的記憶,本少也記住你了!」

面對著這傢伙的威脅,柳銘只是冷哼一聲,同樣冰冷的回了一句,手中更是掐出印訣,古燈再次擋在他的身前,直接將那兩道魂力光束給吞噬了。

在吞噬這兩道魂力光束之後,柳銘手中印訣再次變換,那盞暗金色古燈瞬間沖入火海之中,恐怖的吞噬力瞬間席捲爆發,直接將那道魂力封印在拉扯吞噬進古燈!

「好險,有這盞古燈在,終於將這道魂力封印給破了……」

柳銘看著那一道魂力封印被吞噬之後,還是感到有些心有餘悸,若不是有這盞神秘的古燈,他就算是傾盡全力應該也奈何不了這傢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