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線索提示:五座白宮之中,有三座白宮,數字相同。」在提示之後,宏大聲音便消隱而去。

許陽微微皺眉思索:「已經給出的白宮,是最中央的五十五號宮室!這本身就是一座數字相同的宮室。那麼說,剩下四座白宮之中,還有兩座數字相同。在地宮所有的宮室之中,除了我所在的十一號黑宮,以及已經確定的五十五號白宮之外。還有二十二、三十三、四十四……一直到九十九號,一共八座宮室,都是數字相同的。也就是說,有兩座白宮在這其中。」

得出了結論,許陽盤膝坐定,開始調息。他的玄力雖然消耗了不少,但恢復速度很快,並不需要特別的休整。只不過,肉身和心靈上的疲勞,卻需要好好歇一歇才行。

在許陽吐納調息,將肉身疲憊恢復得七七八八的時候,忽然間一陣警兆,從心頭湧出!他驟然睜開眼睛,向警兆傳來的右方看去!

十一號黑宮的東側光門,一道人影正在進入,看那一張陰鷙無比的臉,正是陰魂不散的靳泰王!

「這傢伙,竟然從十二號黑宮迂迴,仍然要趕過來殺我!」許陽微微一驚,不過並不慌亂。

「許陽,受死!」也許是記住了上一次的教訓,靳泰王沒有過多廢話,徑直便是一招真龍拳印,悍然轟擊而出!

許陽哈哈一笑,身形驟然化作青光,如電一般射出,徑直衝入了北側的黑色光門!許陽早已猜出,在這道光門之後,連通的必然是第二十一號宮室,只是不知道,是黑宮還是白宮罷了。

按照規則,許陽搶先踏入第二十一號宮室之後,靳泰王便無法從同一道光門中進入,只能繼續迂迴繞道。

「小賊哪裡走!」靳泰王高喝一聲,緊追而上!不過,他的追逐,只能是以撞上了一層光幕而告終。

恨恨地砸了面前的黑色光門一拳,靳泰王咬牙暗恨。

「這小子踏入了第二十一號宮室,我便從第二十二號,繼續迂迴!」靳泰王冷冷一哼,從來時的光門中返回第十二號黑宮,然後繼續向北前進。

「什麼?這怎麼可能……」靳泰王剛剛返回第十二號黑宮,眼珠瞬間瞪圓了!

原本第十二號黑宮之中,是一條紫紋大蟒的雕像,那頭紫紋大蟒,同樣是一頭靈獸,靳泰王費了很大力氣,才將其斬殺。誰知道,這一轉眼的工夫,原本空空蕩蕩的十二號黑宮,再度出現了一尊紫紋大蟒雕像!

「這……難道說,老夫要再度斬殺一次紫紋大蟒,才能進入第二十二號宮室?」靳泰王咬牙,心中暗恨:「這樣的話,要多久才能趕上許陽那小賊?」

雖然憤怒,但靳泰王還是做好了迎接紫紋大蟒攻勢的準備。只不過,在等待了一段時間之後,那雕像依然沒有絲毫變化。

「並沒有活過來?」靳泰王微微一怔,隨即心中又喜又怒!

「我明白了!同一座黑宮的考驗,對於每個遊戲者來說,只需要通過一次,不用反覆攻擊!這紫紋大蟒的雕像,是給後來之人準備的。」靳泰王想通了這一關竅,心中一喜。他喜的是可以節省時間,怒的也是浪費了一大段寶貴時間!

「可惡的許陽,你小子給老夫等著!這九九地宮之中,就是你的埋骨之地!」帶著深重的怨恨,靳泰王沖入了北側光門,進入第二十二座宮室! 二十二號黑宮,與靳泰王前面遇到的黑宮相比,又有了很大的不同,僅僅從面積上看,這一間宮室比之前的十二號黑宮,大了何止十倍,場地更顯空曠。<..

如此巨大的殿宇,室內竟然沒有任何一根承重柱!放在任何一個普通的工匠看來,都要覺得匪夷所思。只不過,靳泰王並不驚訝。御獸族秘境之中的族主議事大殿,比這黑宮的面積還要大,也沒有建造承重柱之類的東西。

因為,御獸族大殿的頂部,是採用蠻荒時代一種凶禽骨搭建而成,極為輕便堅韌。這一處遺迹,比御獸族秘境還要神秘古老,自然有著比御獸族秘境更為神奇的手段,來建造殿宇。

在殿宇中央,靳泰王走近之後,很快就看清了那一座雕像的面目。

這是一頭巨大的爬行生物,外貌是一頭巨大的蜥蜴,只不過頭頸之後,有著一圈圈波浪狀的凸起毛髮。雖然僅是一座雕像,但已經能讓人感覺得出,那一股兇狠狂霸的氣勢!

「這……莫非是……」靳泰王心中一驚,他是御獸族長老,對於異獸的知識異常豐富,當即便看出,這一頭巨大蜥蜴,恐怕便是傳說中的「赤背巨蜥」,善能噴火,實力在靈獸之中,也不算弱者!相比起來,靳泰王在上一場戰鬥中,十二號黑宮遭遇的紫紋大蟒,實力就遜色赤背巨蜥許多了。

「喀拉拉……」一陣震顫聲音傳來,隨即赤背巨蜥的石像崩裂開去,散碎的石塊堆積一地。

靳泰王的僥倖心理沒有實現,隨著一聲震天嘶吼,赤背巨蜥渾身如火一般的毛髮抖擻,四條粗短如墩子的巨腿快速划動。向著靳泰王撲至,勢頭猛惡之極!

靳泰王暗罵一聲,事已至此,想要避而不戰,是不可能了。他唯有咬緊牙關,奮力接戰!經過連番激戰。以靳泰王的實力,都已經有些力不從心。

要知道,在五色光罩區域的五色石廣場,靳泰王被許陽算計,連番斬殺了兩個冥族低階世尊,雖然是採取詐術,但也損失了不少的玄力。後來在五色大殿,靳泰王又被攝入了氣泡幻境之中,與五色幻境的力量對抗。再後來海水倒灌,闖入金色光罩區域,總算稍有恢復。

可是隨即,靳泰王又和許陽戰了一場,緊接著追逐許陽來到地宮之內,再度擊殺了一頭堪比普通低階世尊實力的紫紋大蟒!這一連串的激烈搏殺,根本就沒有喘息的時間,不管是對於玄力。還是對於心神、肉身,都是很嚴峻的考驗。如今又面臨一頭實力更強的赤背巨蜥。靳泰王硬著頭皮迎擊,只覺嘴中發苦。照這樣下去,還沒有找到許陽,他便會被活活累死。畢竟,他可沒有許陽那種快速恢復玄力的本事,只能靠著丹藥之助補充。

***

第二十一號黑宮之內。

「呼。總算擺脫了靳泰王的追擊。不過,他應該也會繼續從二十二號黑宮中迂迴,現在比的就是我們二人,誰能先通過考驗!」許陽拍了拍胸口笑道,「不過。我已經摸索出來,對付靈獸的法門,那就是奪心之術震懾心神,再以無聲光刃,取其性命……那麼,這二十一號黑宮,應該簡單了許多。」

「小玄子你別得意得太早,」青銅板幻化出的猥瑣老頭,嘴巴開合之間打擊道,「你以為,你殺了一頭真正的靈獸不成?」…

「那頭血眼金毛猿,難道不是真正的靈獸?」許陽奇道。

「當然不是!」青銅板打字道,「真正的靈獸,怎麼會這麼笨,正面吃你一招心神攻擊?」

「那麼說……血眼金毛猿實際上是符文構築而成,並無靈智?」許陽道。

「當然了,靈獸有著不輸於人類的智慧,它們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地攻殺外來之人?你在與血眼金毛猿搏殺之前,連連問話,它是不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在擊殺之後,是不是也無法汲取寶血,收集獸骨材料?」青銅板道。

「現在想來,好像真是如此,」許陽回味過來,「不過,它們都是符文構築成的靈獸,於我而言反而更加有利。我憑著奪心之術,完全能在這座地宮之中橫著走啊,靳泰王就算是傾盡全力,也跟不上我的腳步。」

「小心點,這座地宮不可能這麼簡單。或許目前你僅僅是在地宮的外圍區域,真正的內核還沒有探索到的緣故。我估計,地宮內層的宮室中,應該有著真正的靈獸存在。」

「先不管這麼多,過了這座黑宮再說。」許陽說道。

許陽打量著這一座黑宮。二十一號黑宮,與許陽之前闖過的第十一號黑宮,並無太大的差別,面積大小也近似。在黑宮的中間區域,有一尊傲立的猛禽雕像。

看到這是一頭飛禽,許陽就鬆了一口氣。猛禽相比猛獸,更令人頭痛的是它們那飄逸的空戰身法。然而在這高度僅有百丈,方圓數百丈的區域之內,地面戰才是唯一的可能。這樣一來,這頭猛禽的一大優勢就蕩然無存了。

「喀喇……」一連串綿密的爆音響起,猛禽石像裂痕遍布,最終外層爆碎,被封印在其中的猛禽展翅,仰天唳鳴!

「哧啦啦……」一道道刺目的電弧,向四面八方延展開去!許陽心中一驚,雙手一拉一分,頓時一道藍色的符文結界展開,擋在自己的身前。

「嗤嗤……」電弧蘊含的雷極之力,與許陽的真水界玄術對抗,爆出了大團刺目的銀白色火花,旋即消散。

在電弧之威過去之後,許陽凝目看去,他已經能夠看清,這一頭猛禽的真實面目。

這是一頭金雕,渾身的羽毛呈現出紫色,瑰麗無比,僅有頭頸細毛與巨喙呈現出金色,彷彿一位身穿紫袍、頭戴王冠的帝王,威勢凌厲。

「雷極靈禽,紫翎金雕!」許陽認出了這一頭猛禽的名目,心中卻是一定。這頭猛禽的實力,與上一頭血眼金毛猿的實力,相差不多。 紫翎金雕的實力雖然與血眼金毛猿大致相當,但那是處於空曠的地形之下!兩者一個是天空霸主,一個是地面王者,並不可等量齊觀。

處於這座黑宮的禁錮下,紫翎金雕的實力,便要大打折扣。

「唳!」

獨家頭條:遲少又被影后撩了 紫翎金雕見到第一次攻擊外放的電弧沒有傷到許陽,一對金黃的豎瞳之中,凶威大盛,雙翼猛然拍打!

一陣陣狂猛的氣流洶湧卷出,形成了一張煊赫熾烈的雷電光網,向著許陽捲來!這雷電光網,表層光弧噼啪作響,竟是帶著一種奇異的吸扯之力,將許陽的身形,不由自主地向著雷網上吸附過去!

「這是雷極屬性之中,極難修鍊的一種法則,元磁法則!」許陽心中一驚,他僅僅知道紫翎金雕的名頭,卻不知道這靈禽的特點,所以一上手就落入被動。

許陽的身形被雷光電網中蘊含的元磁法則之力牽引,無法閃避,只能硬接。他雙手撐開,湛藍色真水界籠罩周身,紫金帝甲居中,琉璃色的金剛不壞身防禦同時開啟!

「哧啦啦……」一陣電弧閃爍,雷電之網將許陽直接裹住,一陣陣麻痹的力量,傳入許陽體內,令他行動大受限制。

「好傢夥,居然還蘊含雷極麻痹法則!」許陽心中更添驚訝,不過這雷電之網的殺傷力並不高,連他的真水界防禦玄術。都不曾攻破。

然而,紫翎金雕的真正殺招,並非這雷電光網!在控制住許陽的行動之後。紫翎金雕仰天唳鳴一聲,許陽頭頂頓時黑沉沉的烏雲聚合,旋即一道道雷霆,悍然擊落!

這些雷霆均是呈現出金黃色的光澤,一道道如箭矢一般鋒銳而凌厲,正是五色雷霆之中的黃色箭雷!

一般來說,玄皇強者只要研習了五雷正法之類的秘術。都可以通過玄術施展出五色雷霆中的前幾種。但是,紫翎金雕憑藉天賦神通。施展出的黃色箭雷,比起玄皇強者的手段,要強出太多了!

第一道黃色箭雷落在許陽頭頂的時候,直接將真水界的大部分威力擊散。使得這蘊含符文的藍色結界,變得只有薄薄一層!緊接著,第二道黃色箭雷,硬生生將真水界擊散,開始轟擊紫金帝甲!紫金帝甲的防禦,是抵消大部分的攻擊傷害,但仍有一小部分,會傳導到許陽的全身,由許陽的金剛不壞身承受。

「這感覺……幾乎比得上渡劫了……」許陽硬撐著站在原地。一道道黃色箭雷,連綿不絕地劈下!

許陽實在是有苦難言,他不是不想反擊。但是這劈落的黃色箭雷,全都蘊含著「麻痹」法則特效,轟擊在許陽身上,一股股麻痹之力便隨之侵入許陽體內,令他連一點點玄力,都無法凝聚。

「嘿嘿……小玄子。讓你小看這地宮,現在吃苦頭了?」青銅板沒心沒肺地得意大笑。

現在許陽的情況。憑藉紫金帝甲和金剛不壞身的防護,並不會受傷,但卻被連綿不絕的麻痹之力困擾,只能硬著頭皮挨劈,可謂是尷尬狼狽。

「好了,青銅板你趕緊出手吧,我承認這次大意輕敵,下次絕不會了。」許陽暗自咬牙,下次遇到靈獸,他便直接施展奪心之術加上無聲光刃的絕殺攻擊,讓對手沒有發揮的機會。

「嘿嘿,不用不用!」青銅板一點都不給許陽面子地道:「我看你這次也不會受傷,被雷劈一劈,權當長個記性。就看那紫翎金雕什麼時候劈累了,自然就會停手,到時候就是你的機會來了。」…

「它什麼時候能停?」許陽心中有些急迫,「我現在還在被靳泰王那老小子追殺,萬一我在對抗這紫翎金雕的時候,靳泰王乘虛而入,如何是好?」

不過,在說完這句話之後,許陽敏銳地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他的體內,隨著連綿不斷的雷擊之力入體,那一種麻痹的感覺,卻在漸漸消退!

「我明白了!」許陽靈光一閃,笑道,「麻痹法則,本身就是一種會逐漸消退弱化的法則力量,一開始的麻痹力量最強,到了後來,我體內會逐漸產生一種雷電抗性,這種麻痹之力,對我的影響也會越來越輕!」

「想通了,就不用板爺我出手了吧?」青銅板依舊是沒心沒肺地狂笑,它看到許陽的形象之後,便是一陣忍俊不禁。

許陽現在的形象著實不敢恭維,一頭黑髮根根直立,充斥著雷電之威,皮膚被雷擊之力劈的焦黑,看上去就像是混跡山林的野人一樣。

許陽沒空和青銅板較勁,他趁著麻痹之力減弱,努力提起玄力,運轉離影玄術!青光一閃,他向側方橫移十丈,躲開了黃色箭雷肆虐的區域。

那紫翎金雕見到許陽脫困,一聲唳鳴,雙翼拍打,又是一道雷電光網生成,顯然是想要故技重施,再將許陽捆住,劈個痛快。

吃了一次虧的許陽,怎麼會給紫翎金雕第二次機會?他當即運轉玄力,一道鋒銳之極的光刃緩緩成型,同時眉心之中藍光暴漲,奪心之術之心神震爆,悍然發動!

一柄透明的心神大鎚,隔空轟擊向紫翎金雕!後者一對金色豎瞳之中陣陣暈眩,剛剛凝聚成型的雷電光網,也失去了控制,散亂成滿空的電弧之力。

「去!」許陽右掌如刀,平直揮出,那道無聲光刃劃破空間,帶出一道漆黑的痕迹,射向紫翎金雕。

等到紫翎金雕回過神來,無聲光刃已經到了眼前!它本能地鋪展翅膀,想要展翅高飛,可剛一飛起,腦袋就撞上了黑宮的天花板!

「嗤!」

一聲輕響,紫翎金雕的一對雕爪被光刃切下,金色的血液橫流!這頭靈禽失去了平衡,重重摔落在地。

接下來便不用多說,許陽走上前去,輕輕鬆鬆便切下了紫翎金雕的頭顱,通過了考驗。

「遊戲者得到一枚一星秘鑰,並獲得關於秘鑰的等級信息。」宏大的聲音,在紫翎金雕倒下的一刻響起。 「地宮中的秘鑰,共分為五個星級。擊敗不同黑宮中的靈獸,可以得到不同星級的秘鑰。星級越高的秘鑰,能開啟的寶物禁制也就越高。」

宏大聲音緩緩消逝。許陽握著手中那一枚鏤刻著精美花紋、銘刻著一顆金星的青銅秘鑰,陷入了沉思。

「青銅板,十一號黑宮與二十一號黑宮,靈獸實力相當,而給的秘鑰,也都是一星秘鑰!按照提示,一星秘鑰應該是最低檔的,恐怕用處不大啊。」許陽說道。

「沒錯!據我估計嘛,外層的靈獸,應該都是如同血眼金毛猿、紫翎金雕一類的貨色,給出的也都是一星秘鑰。」

「那麼內層該怎麼走?」許陽問道。

「小玄子,你可以自己畫一張縱橫九道的正方圖形嘛。」青銅板說著,表面上的符號一陣排列組合,很快就形成了一張正方圖形,縱橫都是九道。

「看,這圖形的八十一個格子,代表的就是地宮的八十一間宮室。你目前的方位,是從地宮的西南角進入了十一號黑宮,往北走的話,便會進入二十一號、三十一號……一直到九十一號黑宮!這些宮室,都是最外層,不僅靈獸的實力不強,而且給出的獎勵也不高。」「我明白了……如果我在這時往東走,會進入第二十二號黑宮!這一座黑宮,便是靠內一層了,不僅靈獸的實力提升,給出的秘鑰,應該也是更高星級的秘鑰!」許陽說道。

「嗯。不錯。板爺我早就說過,內層肯定有著難以對付的傢伙,甚至是真正的靈獸。小玄子,不可大意啊。」青銅板提醒道。

「這樣說來,如果我往東走,進入二十二號黑宮。會遭遇到靳泰王?」許陽微微皺眉,在青銅板不出手的情況下,靳泰王的實力還是要超過自己,在不動用聖屍的時候,很難與其抗衡。

「算了,我還是繼續向北行走,進入三十一號黑宮!雖然只是外層,但對我來說,只要先下手的話……」

許陽的思忖。被青銅板一陣興奮的聲音打斷了:「快,小玄子看,那紫翎金雕屍體消失的地方,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閃?」

許陽抬頭看去,果然見到一件物事,在閃爍寶光!他走了過去,將其撿起。「得此金書者,可自由選擇距離兩格以內的任意宮室。傳送入內。注意:金書無法帶離此室內。」

「這算是……意外得到的遊戲獎勵么?」許陽微微皺眉,「無法帶離此室,這就意味著,必須在二十一號黑宮之中,就將它用掉啊。否則的話,就等於是浪費。」

「好東西啊……」青銅板嘿嘿一笑。「尤其是現在,你身邊還跟著一個陰魂不散的靳泰王……」

「嗯,說的不錯,的確是好東西,」許陽摩挲著金書。笑著說道,「那麼,我選擇向東側移動兩格,前往第二十三號宮室之中!」

「小玄子好生狡猾,不過板爺很欣賞!」青銅板嘎嘎笑道。自從有了蜃珠,可以幻化面容說話,它那猥瑣的本性,暴露得越發明顯了。

許陽微微一笑,按照金書背面的小字提示,將手掌直接按了上去,低聲說道:「前往二十三號宮室。」…

這樣一來,許陽就從靳泰王的西側宮室,挪移到了他的東側!靳泰王恐怕做夢都想不到,原本還在二十一號黑宮的許陽,居然能直接越過他所在的二十二號黑宮,徑直來到第二十三號宮室中去。他的追殺計劃,註定要南轅北轍了。

金光一閃,許陽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