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對於這個原因,我唏噓不已,其實很多事都是我們自己想的複雜了,反而被蒙蔽住雙眼,將精力放在了詭異的老村上,卻沒有重視真正的疑點。周夢蝶三番兩次去老村的原因,單單以藏錢作為結論,並不能說服我。

「程誠!」我被吳少**然叫我的名字,打斷了思路,隨即反應過來,站起來說道「各位領導!我是十三科警員,程誠!我負責前往腐國調查李吉吉轉賬記錄中的打款人調查。」

「我在倫敦警察局的配合下,對史密斯等三名打款人進行調查后發現,三人都以遠遠超過市場價的金額,從李吉吉處購買過色彩設計,除此之外三人都有親屬在短時間內自殺或因精神錯亂導致事故身亡。並且三人均在親屬死亡后獲得大額遺產和保險金。」

簡單彙報完后,我直接坐了下去,見在座的眾人沒人提問,就對吳少東示意我能否提個問題。經他同意后,我向鄭院長說道「鄭院長,我有個問題問你。」

「哦?沒事,程警官是吧,但問無妨。」鄭院長很配合的同意我可以提問。

我表示謝意后問道「鄭院長,有一個問題我一直想不通,你說人格分裂症患者,到底能不能,副人格像主人格一樣,以一個獨立的人一樣出現在大眾面前?」

「這個問題問的好,主人格和副人格都是相互獨立的。他們之間有不同的思維,情感,行為舉止,人生經歷等,我們可以把不同的人格看成不同獨立的人。在某些宗教里,把這類現象稱為惡魔附體或鬼上身,宗教人士認為這是一個軀殼裡存在兩個靈魂。如果患者癥狀嚴重,副人格取代主人格的話,就會產生你說的這種現象。」

「那麼主人格和副人格既然是相互獨立的個體,他們之間會不會相互認識和相互學習?」

「你說的是兩個問題,首先主副人格直接能否相互認識,雖然有不少疑似案例,不過尚沒有定論。如果他們之間能夠相互認識的話,那麼也就像我們普通人一樣,可以相互交流學習。」

我點了點頭表示理解「鄭院長,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周夢蝶有幾個人格?」

「這個目前我還沒法回答你,我只能告訴你,現階段已經確定了三個:一個是周夢蝶本體,一個是叫朵朵的少女,一個是叫詩琦的女童。」

鄭院長解答后,我在看對他表示了感謝,隨即又問了死書國「齊老師,如果說那天你對周夢蝶做測評的時候,她確實是叫「詩琦」的人格,不過她顯露出那些微表情不是為了掩飾假裝失憶,而是為了掩飾別人,我說的是掩飾別的人格,有沒有這個可能?」

齊書國淡淡的回答「假設幾個人格是相互認識的,那麼你說的假設很可能會成立。還有按照心理學範疇來說,小女孩的人格代表了周夢蝶的童年,叫「朵朵」的少女人格代表了她的自我實現,主人格不用多說了,就是她本人了。如果幾個人格認識,這種現象可以解釋成幼年時期的周夢蝶在保護成年時期的周夢蝶。」

聽完齊書國的話后,突然想到「詩琦」在我家的時候顯露出的那種,受虐待后害怕的神情,如果確認三個人格相互認識的話,那麼就能解釋的通了。

「咳咳」吳少東見我喋喋不休的討論周夢蝶的病情,假咳幾聲,示意我差不多行了。雖然我心裡還有不少疑問,不過也知道現在不是時候。

「好了,既然沒有問題,就進入會議的主議題吧」說著吳少東,再次用教鞭指了指投影。「第一個議題是,我局與腐國倫敦市警察局的跨國合作具體事項;第二個議題是,此次合作我局扮演的角色;第三個議題是……」

議題討論開始后,我對這些領導之間的討論一點也提不起興趣。自顧自的想著周夢蝶的事情,我有種感覺,這個奇怪的女人絕對不止三個人格。

如果還有別的人格,那麼會是什麼樣的人格呢?周夢蝶去老宅到底是為了什麼?還有就是劉傑知不知道周夢蝶有多個人格?至於劉傑和劉詩琦,我並不認為他們已經死了,但是他們會在哪裡?

隨著時間流逝,會議逐漸接近尾聲。我看了看坐在會議桌上的十三科眾人,除了齊書國老神在在的聽著,其餘隊員都和我一樣,目光散亂的想著自己的心事。

我在心裡笑了笑,看來跑腿的都是一個性格。 下午2點,美院的黑貓咖啡館里,我正被趙靈兒奚落。

「你能不能再小氣一點,就那麼一小盒巧克力就想打發我了,」

我嘴角抽搐的回答「靈兒,我是出差,忙都忙死了,哪有時間買別的!」

趙靈兒嫌棄的擺了擺手,說「算了算了,小氣鬼!喏,給你!」

我接過趙靈兒遞過來的一支錄音筆,疑惑的問「這是什麼?」

「錄音筆你都不認識?」趙靈兒像看傻子一樣看著我說。

「我知道是錄音筆,我是問裡面錄了什麼!」

趙靈兒淡淡的回答「我還沒聽,不過對你一定有用。」

「哦?你怎麼知道一定有用。」我有點奇怪。

「這是我前幾天劉傑辦公室抽屜找到的。」

「你沒事去翻劉傑抽屜幹什麼?」

她看到我像看賊一樣的看著自己,有點生氣的說「你想什麼吶!劉傑不是失蹤很久了嘛,學校重新找了個老師,讓我和另外一個女生幫忙整劉傑理辦公室,好騰出來給新來的老師好不好!」

「呃,那麼生氣幹什麼,我就是那麼一問。」見到她生氣,我急忙解釋。

「哼!不理你!我走了,你慢慢聽吧,記得欠我一個人情!」說完抓起桌上的巧克力,直接起身離開。

我看著趙靈兒的背影笑著搖了搖頭,按下了錄音筆的播音鍵,原以為會傳出劉傑的聲音,不曾想聽到的卻是溫柔的女聲:

不管得到這支錄音筆的是哪一個人,你都將是這個世界上最後一個聽到我聲音的人。至於我為什麼要留下這段錄音,我想,可能是為了證明我曾經存在過得原因吧。

首先,我來自我介紹下。我叫周夢蝶,為什麼要取這個名字?是因為媽媽生我的時候,夢見了一隻美麗的蝴蝶,所以我就順理成章的有了這個名字。

出生后,我和爸爸媽媽一起生活在滬市郊區一個平靜的小村裡。小時候爸爸媽媽對我很好,小村裡的人也很友善,特別是劉傑哥哥一直很照顧我。劉傑哥哥只比我大幾個月,但是卻像小大人一樣陪著我,哄著我。和他在一起的幾年,是我最快樂的日子。

可是,快樂的生活卻很短暫,在我6歲的時候,媽媽被查出了精神病。後來幾年,爸爸性情大變,時不時的打我和媽媽,媽媽精神狀態一直不好,沒有辦法保護我。那些日子,如果不是劉傑哥哥設法保護我,可能我已經被爸爸打死吧。

在我10歲的時候,爸爸突然之間離家出走了,從此之後,我就只能和媽媽相依為命了。第二年,小村被一個地產商看中,我和媽媽得到了一筆拆遷款,自此搬出了小村。也就是從這一刻開始,我就和劉傑哥哥分開了,等我們再次見面的時候,已經是很多年後的事情了。

我和媽媽離開小村后,我就像普通女孩子一樣平靜的讀書,生活著。直到我16歲成人的時候,媽媽因為突然發狂打傷了人,被送到了精神病院,就這樣我又失去了媽媽,成了一個孤兒。

一個人的生活是艱難的,為了活下去,我只能一邊打工,一邊讀書。夜深人靜的時候,我一個人常常幻想,如果我還在童年那該多好。就這樣想著想著,有一天我驚喜的發現,我的腦子裡住進了一個叫詩琦的小姑娘。她長得和我小時候一模一樣,而且她的脾氣也很好,經常在我的腦子裡陪我聊天。後來,我不滿足只有詩琦陪著我,她畢竟只是個孩子,並不能幫助我什麼。於是我又努力想象,我有一個姐姐,就這樣想啊想啊,很快我就又有了一個雙胞胎姐姐,她叫周夢迪。姐姐很聰明,學習也好,我每次不想讀書的時候,就讓姐姐出來幫我學習。姐姐對我很好,不過一直嫌棄我太軟弱,我就想如果我能變得完美該多好,就像那種仙女一樣。有了這個想法后,我又想啊想啊,不久我又有了一個好閨蜜,她叫夏朵,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好美好美的。

有了她們陪著我后,我感覺日子過得沒有那麼辛苦了,就這樣又過了幾年,在我20歲那年,一次聯誼會上,我偶遇了小時候的玩伴,劉傑哥哥。我好開心,終於又見到了劉傑哥哥,劉傑哥哥見到我也很驚喜,我們很快就交往了。自從我和劉傑哥哥在一起后,我滿腦子都是他,時時刻刻都在想他,讀書工作都沒有心思。這時候,夢迪姐姐說,我這樣不是辦法,再這樣下去我們就要失業了,會沒飯吃的。於是我和她商議后,把讀書和工作的事交給她,我安心的陪劉傑哥哥。

夢迪姐姐很能幹,很快就和人合夥開公司,賺了很多錢,有了錢后,我就能和劉傑哥哥結婚了。我和劉傑哥哥重逢后的第二年,我們終於結婚了,第二年我們有了個可愛的女兒,我希望她以後可以和詩琦一樣可愛,就給她起了劉詩琦的名字。可是詩琦知道后很傷心,說我不要她了,慢慢的她就很少陪我說話了,更多的時候是陪著夢迪姐姐。

又過了幾年,夢迪姐姐賺了很多錢,我和劉傑哥哥搬進了大房子里,從此劉傑哥哥對我更好了,還一直誇我和年輕時沒有什麼變化,就像個十六七歲的少女一樣,我知道他是故意逗我開心,不過還是很開心。趁劉傑哥哥不在的時候,我和朵朵說,是不是你這個小仙女把仙氣傳給我了,我都不會變老了。不過朵朵卻變得好奇怪,我能看出來,她不大想理睬我了,我想可能仙女就是這個樣子吧。

雖然我有時候會和夢迪姐姐和朵朵有些不愉快,不過畢竟我還是把她們當成好閨蜜的。直到一個多月前,我發現自己又有了,我高興的把這件事告訴了夢迪姐姐,朵朵還有詩琦妹妹,想和她們分享我的喜悅,可是朵朵卻不大開心,問我憑什麼知道這個孩子是劉傑哥哥和我的。我有點生氣的說,在我肚子里的難道還會是別人的。朵朵聽了沒有說什麼,不過夢迪姐姐卻讓我自己勸勸日子,那幾天是我還是朵朵控制著身體,我仔細想了想,好像那幾天確實是朵朵控制的身體,難道說會是朵朵和劉傑哥哥的孩子?我很生氣,把她們全部趕走了,晚上劉傑哥哥下班回來,我也沒理他,我對他那麼好,他竟然還要背叛我。

後來過了幾天,我氣有點消了,就去找劉傑哥哥,但是發現他失蹤了,我的女兒也不見了,我著急的去所有認識的地方找他們但是都沒有找到。我好害怕,怕再也找不到他和女兒,於是就跑去報警,可是警察也找不到他們。我沒了辦法,就把夢迪姐姐,朵朵和詩琦都叫出來,讓她們一起想辦法。可是他們都說,我被拋棄了,劉傑哥哥不要我了,我聽后又生氣的把她們趕走。我越想越氣,覺得自己被背叛了,第二天我就跑去診所拿掉了孩子。

拿掉孩子后,我感覺很後悔,怕劉傑哥哥回來會生氣,就又把她們叫了出來,我求她們幫幫我。可是她們卻說劉傑哥哥不愛我了,他愛的是朵朵,他是見不到朵朵才會失蹤的,我就是個災星,我如果真的愛劉傑哥哥,我就應該消失,把身體讓出來。

她們走後,我想了很久,覺得她們說的很對,既然劉傑哥哥愛的是朵朵,那我就成全她們吧。劉傑哥哥已經陪了我那麼多年了,我很滿足,現在該是放手讓他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於是我把她們三個都叫了出來,對她們說。畢竟我們是那麼多年的好姐妹了,希望她們以後好好照顧劉傑哥哥。最後我們商議好,夢迪姐姐繼續代替我賺錢,朵朵代替我陪著劉傑哥哥,詩琦妹妹就拜託夢迪姐姐照顧了。

我的故事講完了,得到這支錄音筆的陌生人,不知道你相信不相信我的經歷,如果不相信的話,就當一個故事吧。

好了,我想說的都說完了,我要走了陌生人,再見不會再見了。

夢蝶……

隨著錄音結束,我久久不能平靜,不敢相信這些都是真的,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事情,完全超出了我的認知。

副人格竟然聯合起來,消滅了主人格,並取代她佔據了身體,這怎麼可能,太不可思議了,我情願相信這就是個故事,也不願相信這是真的。

可是,就算是真的話,那幾個副人格都是怎麼做到的?劉傑父女又去哪裡了?對了!劉傑父女,這個事情還有疑點!劉傑的失蹤這件事情說不通,就算那三個副人格為了消滅周夢蝶這個主人格,設計綁架了劉傑父女,但是周夢蝶已經消失了,為什麼劉傑還沒有出現,這不和常理!

除非劉傑父女死了,不過這並不符合幾個副人格的利益。那麼他的失蹤是和副人格合謀的嗎?這也不大合理,同樣不合他們的利益。除非有第三個隱藏在暗處的人,參與了這件事,不然很難說的通。

我感到大腦一片混沌,就算最後能夠認定副人格謀殺了主人格,難道還能判主副人格共用的那具軀體有罪,在現實中他們就是一個人,怎麼定罪,這就是一起不可能定罪的謀殺案件!

我感覺自己要發瘋了,急切的想趕快找那三個副人格談談,對!我可以去找目前在精神病院治療的「周夢蝶」! 稍稍平復下心情,我打電話通知吳少東新的發現,讓他在仁愛精神病等我。他讓我不用那麼著急,現在案件主要目標是李吉吉,周夢蝶那邊先放一放。我聽了他說的這些話有些憤怒,質問他怎麼變得官僚了,他沒有回答,讓我直接找李如松一起去。我生氣的掛斷了電話,聯繫了李如松,這貨還算夠朋友,二話不說就同意了。

我結了賬,離開黑貓咖啡館直接開車往仁愛精神病醫院駛去。在路上我收到了吳少東的一條信息,上面寫的是「老程,不要誤會!我現在正陪同公安廳的人討論李吉吉的案子,這種事你懂得,無法電話里直說。」

我對著信息無奈的笑了笑,看來都不容易,那些高管都想在這個案件分一杯羹,隨即給吳少東回了兩個字「我懂」。

和李如松碰頭后,我們直接去找了鄭爽院長,在他辦公室里先將錄音筆里的內容播放了一遍。播放完后,我看著李如松和鄭院長目瞪口呆的表情,說「鄭院長,看來我們上午討論的事情,很有可能是存在的。」

「稍等,我現在就安排會面!」

鄭院長丟下這句話后,急急忙忙跑出了辦公室。

在等待鄭院長時,李如松閑來無聊,在鄭院長辦公室溜達了一圈,指著玻璃櫥櫃里幾個人體腦部標本說「果然是精神病院院長,收藏也有點精神病」。

我沒好氣的對他說「留點口德吧」。

李如松弔兒郎當的坐回到會客沙發「行吧,你說是啥就是啥。不過老程哈,你說那個錄音會不會就是周夢蝶放的一個煙幕彈?」

我想了下回答「不像,周夢蝶沒這個必要這麼做」。

「我滴個乖乖,這是真夠狗血的,都可以拍電影了」

我看著李如松長呼短嘆的樣子,剛想回答,就看到鄭院長就擦著額頭跑了回來「兩位,移個步吧」。

我點點頭,被他帶到一間評估室后,他又一陣風一樣跑了出去。精神病院的評估室我還從來沒有見識過,趁著周夢蝶還沒進來就打量了起來。

評估室整體和看守所的接見室差別不大,都是那樣空曠的房間,窗戶焊接了鐵絲網,房間中央放了一張長桌,一面放了兩把椅子,一面放了一把,唯一的區別是牆壁顏色不同,評估室的牆壁刷的慘白慘白的,看的讓人心情壓抑。

沒一會他又跑了回來,用手帕擦著汗說「兩位,馬上就要開始了。這個案例我們醫院也很重視,我們醫院幾個專家會在雙面玻璃后觀察的。我先出去了,對了!有突發情況就按鈴。」

鄭院長指了指桌腳上的一個紅色按鈕,在我表示了解后,又跑了出去。

5分鐘后在一名壯碩的女護士陪同下,周夢蝶走進了評估室,護士讓周夢蝶坐下后,就直接轉身離開了。

見周夢蝶坐下,我和李如松坐也隨即坐到了她的對面。坐下后,李如松示意由我負責問話,我沒有推辭。

我平靜的觀察了會周夢蝶,發現她今天有種空靈的感覺,不過身上穿著病號服,感覺的不是太明顯,於是想了想就試探的問她「你今天沒吵鬧,應該不是詩琦。你現在是周夢迪還是夏朵?不過看氣質,我認為是夏朵。」

「夏朵……」

我聽著她不帶煙氣的聲音,說「我以為你會否認的」。

夏朵聽后微微一笑,那種微笑好像有種魔力可以穿透人的靈魂,我忽然有些相信薛峰說的那種畫中走出來女子的感覺了。

「為什麼要否認,你既然叫出我們三個人的名字,就是知道我們的存在,我何必要否認。」

「好吧,你說的對,我著相了。周夢迪和詩琦人呢?」

「小丫頭在這裡住不慣,夢迪正在安慰她。至於我,那是因為這具身體用得需要有人控制吧。」

說完夏朵就笑了起來,笑的很清澈,不帶一絲煙火。

等她笑的差不多了,我繼續問她「憑感覺,你好像和周夢迪和詩琦關係不怎麼。」

「一個自私的小鬼,一個自以為是的女人,我為什要和她們關係好?」

夏朵面帶譏諷的反問我,不過很奇怪,這種譏諷卻並不惹人反感。

「哦?能說說嗎?」

夏朵嘲弄的笑了聲「雖然我知道你在套我話,但是我還是可以說給你聽聽,可能我已經很久沒說話了吧?」

我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個笑話,周夢蝶創造了我,賦予我生命,呵呵,如果這也算生命的話。

不過我還是要感謝她,起碼在有限的時間裡,我能夠操控這身軀殼,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不是嗎?

差不多10年前,我在這具身體里第一次蘇醒過來。發現在我身邊站著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少女和一個可愛的小女孩,我懵懂的問這是哪兒,一個自稱周夢蝶的少女說這是我們共同的世界,從今往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漸漸的我的意識越來越清晰,有了自己的想法,還知道自己的名字叫夏朵。但是我可能是我性格的原因吧,我不大喜歡說話,很少願意和她們交流。看著三人不時交換身體的操控權,做著各自感興趣的事,我一點也不羨慕。我更喜歡躲在後面,透過她們的眼睛看著外面的世界。

直到六年前,周夢迪開始和李吉吉攪和在一起,滿世界的做著傷天害理的事情。我憤怒了,質問她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周夢迪說「為了吃飽飯!」

為了吃飽飯,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啊。我又問她,為了吃飽飯可以做很多工作,為什麼要殺人?周夢迪又說,「為了吃的好!」

我發現自己無法和她交流,就把事情告訴了周夢蝶,可是這個傻丫頭根本不相信,無可奈何下,我就很少再出現了。後來周夢蝶結婚了,我就更少露面,習慣了躲在後面默默的看著周夢蝶和劉傑婚後生活的點點滴滴。

可能日久生情吧,我也不知道從那一天開始,發現自己愛上了劉傑,不過我也知道自己只是個不完整的女人,給不了劉傑什麼,於是並不去打擾周夢蝶和劉傑的生活,只要劉傑幸福,我也會覺得幸福。

在往後幾年裡,周夢迪出國的頻率越來越快,每隔一兩個月就要出去幾天,我嫌臟,每次她控制身體的時候我就自動消失,不想知道她乾的那些事。我只在周夢蝶控制身體的時候出現,因為這個時間裡我可以看到劉傑。

直到幾個月前,我不知道怎麼想的,在一天夜裡趁周夢蝶睡著的時候,和劉傑發生了第一次關係,劉傑好像知道我不是周夢蝶。對我說:「我知道你叫夏朵,我叫你朵兒吧。我也知道每天有人默默關注著我,這個人就是你吧。」

我驚呆了,劉傑竟然知道有我的存在。隨後劉傑一寸一寸的親吻我全身,對我說「我愛你,你才是我的真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