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泣無淚的身體開始泛紅,好似一塊被燒紅的了的鐵塊,那種感覺,好似馬上就要到了液化的臨界點。

“啊!”

泣無淚身上傳來了炙熱的灼燒感,那種趕緊,痛徹心扉,如附骨之蛆,如落烈焰地獄。

身體的痛楚和靈魂的扭曲之痛,讓人難以承受,就在這時,那些在靈魂之海中的信仰之力撲向紫色的火之法則靈體。

突入起來的信仰之力,猶如一盆冰寒至極的冰水,澆在的烈火之上,舒服之感,差點讓泣無淚叫出聲來。

泣無淚急忙控制着信仰之力,從四周圍向火法則之靈,紫色的火焰慢慢的熄滅,火法則之靈被逼到了泣無淚的靈魂之海上。

在信仰之力包圍的中央,現出了一個長着一對紫色翅膀,小指頭黃豆大小的生物。

看着周圍乳白色的信仰之力,小小的身體輕輕的顫抖着,眼睛裏出現了空間的神色。

“小傢伙!你這麼殘忍啊!居然想燒死我!”在靈魂識海中,泣無淚的靈魂微笑着,看着火之法則。

火之法則,扭過頭,不願意理泣無淚,泣無淚邪邪的笑着道:“落在本君手裏,還敢如此傲慢無禮,看來本君要好好的收拾你了!”

將周圍的信仰之力聚攏,緩緩的向着火法則之靈壓去,這下,法則之靈着急了,揮着小手,稚嫩的聲音傳了出來:“等等!我服了!”

一道火紅色的印記傳了出來,烙印在了泣無淚的靈魂之上,泣無淚感覺到自己和火法則之靈那種心神相連的感覺。

支持一下新書【帝血狂戰】 散去了信仰之力,火法則在泣無淚的靈魂之海中飛舞着翅膀,泣無淚問道:“小傢伙,我真的是創世神嗎?”

火之法則之靈打量着泣無淚,露出了鄙視的神情:“真不要臉,創世神可是天道秩序者,就憑你啊!看不出來!”

火靈的話中,明顯對泣無淚有很大的意見,對於泣無淚的逼迫,火靈看不起泣無淚,但是說的話,泣無淚卻能感覺到,那是真的。

泣無淚沉默了,火靈本來就在創世神的身邊呆了無數的數月,火靈是不會看錯的。

那麼泣無淚就不是創世神的轉世,這麼一想,泣無淚明白了,那十位老人可能受到了創世神的矇蔽,其中就連老道士,同樣是受害者。

按照老道士的說法,那麼創世神就是他弟弟,這個念頭讓泣無淚心裏不寒而慄。

爲了成爲天道,創世神連他的親哥哥都算計在裏面了,但這件事只是猜測而已,具體的情況有待考證。

泣無淚收服了法則之力的火靈,靈魂之力回到體內,繼續抓出另外一個光點。

這次出來的是水之法則,剛剛吞下的那一刻,泣無淚被凍成了冰雕,不過這並不能對泣無淚造成什麼傷害。

既然法則之靈害怕信仰之力,泣無淚就如法炮製,以信仰之力圍攻水之靈。

水之靈只好悲催的選擇了臣服,一天後,泣無淚幾乎收掉了一半的法則之靈。

最先被臣服的火靈,驚訝的看着自己周圍的兄弟們,心裏大驚:“這傢伙到底要幹什麼啊?難道他將創世神那個卑鄙的傢伙幹掉了嗎?又或者他想新立天道?”

當所有的法則之靈,被收進靈魂之海中,整個靈魂之海中漂浮着無數的光點,將靈魂之海染上了五彩斑斕。

滿意的看着自己的識海,火靈飛到泣無淚身前,弱弱的問道:“你收取了這麼多的法則之靈是要從新立自己的道爲天道嗎?”

泣無淚溫和的笑着,道:“火靈,這有何不可,既然天道放任毀滅之靈肆虐生靈,我爲何不能取而代之,成爲新的天道?”

火靈歪着小腦袋想了一下,眨巴着眼睛道:“現在的法則之靈,毀滅之靈離開了,而創世之靈被創世神吞噬融合了,你想要新立天道,必須要結合所有的大道法則,融合你自己領悟的法則才能開闢出新的天道,而現在的你,連自己的道都沒有,你想開闢天道,簡直是不可能的!”

“這還不好辦,本君出去之後,就吞噬掉毀滅之靈,然後再找到創世之靈,再花時間領悟出自己的法則就行了!”泣無淚自信滿滿的說着。

可火靈的話,卻如同一痛冰冷的水,從泣無淚的頭澆到了腳跟,“唉!吞噬創世之靈和毀滅之靈,的確容易,而想要自己創造出自己的法則,那是難上加難啊!曾經多少強者,窮其一生都無法領悟出自己的法則。”

“嘿嘿!我先送你們去一個地方!”泣無淚笑呵呵的說着,將所有的法則之靈從靈魂之海中移到了魔僵聖界。

剛剛進入魔僵聖界,所有的法則之靈歡呼起來,火靈飛到泣無淚身邊,道:“沒看出來嘛!你居然能創造出一個自己的世界,現在我真懷疑你是創世神轉世了!”

“額!我肯定我不是什麼創世神轉世,我這方世界中,可是我幸苦修煉出來的!”泣無淚微笑着這說道。

突然,火靈擡起頭,看着看着冉冉升起的法則之月,小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神情,道:“沒想到你還有這麼多的法則之力,不過我感覺都不是你自己領悟的,可惜了!現在我們就幫你一把吧!我感覺你是個不錯的主宰,我現在承認你了!”

火靈說完,飛向空中的法則之月,小小的身影沒入了月光之中,隨着火靈的身影,其他的法則之靈前赴後繼的飛向法則之月。

因爲法則之靈的緣故,整個法則之月化爲了五光十色的圓盤,掛在天空中給人一種怪異的感覺。

此時,斑斕的光線照亮了虛空,給魔僵聖界的大地留下了一層綵衣,魔僵聖界猶如仙境一般。

在光線的照耀下,魔僵聖界開始誕生一些飛禽走獸,充滿了生機,隱約間,泣無淚感覺魔僵聖界此時成了真正的世界,一個充滿了生機的世界。

“法則!原來並不是完全用來戰鬥的!我懂了!那麼,不爲了戰鬥的法則,那就是守護。”

“守護嗎?”

“我要守護的是她們八個,守護我那些忠心的子民,如果天地間的生靈全部消失了,她們就會孤獨,那麼長生有何意義,還不如就此長眠!”

“長眠中,那就會出現‘夢’,我希望這個夢永遠充滿快樂與歡笑。”

泣無淚陷入了奇異的狀態之中,身形漸漸的淡化下去,周圍的景象隨着泣無淚不經意的意念而轉變着!

時而,魔僵聖界豔陽高照,生機勃勃,時而,整個魔僵聖界死氣沉沉,猶如地獄一般的景象。

法則之月中,離火靈最近的法則之靈好奇的問道:“你說這傢伙在幹什麼,居然能影響我們的心境!”

火靈睜着圓溜溜的眼睛,不可置信的道:“不可能,這傢伙居然在悟自己的法則,悟出自己的道。”

“什麼?你是說?悟道?而且是他自己的道?”

“對!看樣子,他的道很強,我們這些天生的道,居然受到了影響,而且他纔剛剛悟道!天哪!真的好期待他悟出的道是什麼!”

“是啊!看來新的天道將會誕生,就是不知道到時候他會不會留下我們!”

泣無淚將整個魔僵聖界,籠罩在了夢境之中,火靈的對話清晰的傳到了泣無淚的意識裏。

“原來你們的願望,是在新天道誕生後,還能留下你們嗎?如果我改變了天道,當然也不會忘了你們這些功臣,尤其是可愛的火靈!”

魔僵聖界,籠罩在夢境之中,隨着泣無淚的意識不斷的改變着環境,泣無淚探查到一隻住在西獸之地的弱小魔獸,他希望自己能得到一噸美餐。

泣無淚便化出了一隻魔獸的屍體,放在了它的身邊,那隻弱小的魔獸吃掉食物後,一股力量從弱小的魔獸身上飄了出來。

“是夢的力量?看來滿足他們的願望,我就會得到夢之力,那麼我就好好的幫你們吧!”

弱小的魔獸散發出來的那一絲夢之力,進入泣無淚的靈魂之海後,形成了灰塵大小的一個光點。

隨着幫助魔獸們完成了大量的靈魂之力,那光點暴漲了許多,泣無淚暗道:“夢,亦真亦假,信則真,否則假,就像剛纔那隻魔獸,他需要提升實力,我滿足了它的冤枉,可是它卻不相信,所以他的實力又回到了以前的樣子,如果它相信那是真的,那麼它就是實實在在的升級了!”

“有道是美夢成真,呵呵!夢之法則!”

泣無淚靈魂之海中,那個小光點爆發出親和的力量,渲染了泣無淚的靈魂,小光點受到了泣無淚靈魂之力的洗禮,化出了一個小小的生命,歡快的在泣無淚的靈魂之海中飛舞着。

“這就是我自己的法則之靈嗎?如果我死了,那麼他就會消失,呵呵!從此我就有了夢的力量。”

泣無淚撤去了夢之法則,那些滿足了願望的魔獸,卻沒有失去所得到的東西。

泣無淚突然在心裏升起了惡搞的念頭,頓時讓法則之月籠罩在夢境中,在法則之月中法則之靈紛紛陷入了噩夢之中。

在泣無淚的控制之下,法則之靈紛紛夢到自己的法則失去了,成爲了一個弱小的小精靈。

撤去夢境之後,好一會兒,法則之靈們才反應過來,火靈飛出了法則之月,憤怒的指着泣無淚道:“你很無聊,居然用法則之力對付我們?”

“這個!我只是想試試嘛!我又不是故意讓你們做惡夢的!”泣無淚笑嘻嘻的說着,心裏卻對自己都有的法則之靈非常滿意。

在同爲法則之靈的情況下,剛剛出生的夢之靈,居然能輕鬆的讓無數的法則之靈陷入夢境中,這點足以證明夢之靈的強悍!

火靈雖然對於泣無淚的惡搞心裏不痛快,但心裏卻狠狠的震撼了一把,它明白泣無淚的法則是多麼的強大。

而且泣無淚在一個多時辰中,居然從一個頓悟中,直接領悟出了自己的法則,而且還到了成熟的階段。

火靈突然對泣無淚的法則有所期待,於是詢問道:“你能讓我看看你的法則嗎?”

“嘿嘿!以後它會和你們在一起的!”泣無淚說完,靈魂之海中的法則之靈離開了泣無淚的身體,飛了出來。

“你…,你不只是領悟了法則,還凝聚出了法則之靈!”火靈目瞪口呆的看着那猶如夢幻般奪人心魄的小身體,結結巴巴的問道。

泣無淚沒心沒肺的道:“這很簡單啊!我領悟之後,它就自己凝聚出來了?難道很難嗎?”

這豈止是難啊!領悟容易,凝聚難,泣無淚這個逆天的傢伙,居然不知道自己做出了多麼驚世駭俗的事情。 “好吧!我服了,真是個幸運的傢伙!”火靈對泣無淚說了一句,轉過頭,打量着如夢幻般的夢之靈。

泣無淚讓夢之靈飛到法則之月中,離開魔僵聖界,出現在巨石中的時候,泣無淚感覺到巨石上面有兩股強大的力量。

微微一笑,泣無淚自言自語的道:“我還準備去找你,沒想到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身形一動,泣無淚便從巨石中心破石而出,落在巨石表面上,泣無淚看着對面的黑衣人和一個獸人。

“毀滅之靈,沒想到你還敢回來,本君看你望哪裏跑!”泣無淚微笑着,沒有要動手的意思。

本泣無淚道出了自己的身份,毀滅之靈大驚,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色,毀滅之靈對身邊的獸人吼道:“給我上,滅了他!”

獸人舉起手中的狼牙棒,暴喝一聲,直接向着泣無淚的頭部砸來,對於自己主人的命令,獸人沒有任何的遲疑。

泣無淚想試試自己的夢之法則有多強,於是,泣無淚眼裏爆發出心悸而詭異的虛幻光芒,那一瞬間,周圍的空間開始扭曲,猶如水紋般盪漾開來。

猶如地獄鎖魂之音般的聲音在獸人的腦海中響起:“入夢!”

獸人猶如喝醉了酒一般,身形不穩,手中的狼牙棒從手中滑落,獸人的臉上掛着幸福般的微笑。

獸人在夢境中看到了自己的家人,看到了自己心儀的漂亮女獸人成爲了自己的妻子。

場景再轉,獸人看到自己的妻子爲自己生下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子,獸人沉浸在溫暖之中。

毀滅之靈看到獸人不尋常的舉動,心裏大驚,憤怒的吼道:“該死的獸人,你在幹什麼?”

在夢境的獸人聽到聲音後,迷茫的道:“這是主人的聲音,可主人是誰呢?”

獸人在夢境中掙扎着,就要快要醒來的時候,突然,獸人的夢境出現了一個白衣青年,微笑着看着獸人,“可愛的獸人,你願意離開你的妻子嗎?”

“不!不,我不願意!”

“你願意拋下你剛剛出生的孩子嗎?”

獸人的眼中泛起虛幻的光芒,幾乎癲狂的吼道:“不,我是不會丟下我妻子和孩子的!不會的!”

“不會的!…。”

獸人一遍遍的重複着‘不會的’三個字,隨着眼裏的虛光越來越亮,獸人放棄了掙扎。

白衣青年又道:“可愛的獸人啊!如果有人要打破你的幸福時光,你會怎麼做?”

漸漸安靜下去的獸人狂暴起來,一聲戾氣散發出來,兇狠的道:“我會殺了他!”

這時,獸人彷彿看到了一個黑衣人,在不斷的呼喚自己,讓自己醒來,獸人低聲道:“難道我是在做夢嗎?不可能啊!”

“獸人,如果這是夢,你會怎麼做!”青年再次開口問道。

獸人看了看緊張的盯着自己的妻子和襁褓中的孩子,獸人果斷的搖搖頭,“如果是夢,我願意永恆不醒!”

“很好!哈哈哈哈~。”

白衣青年的身影慢慢的淡化下去,化爲光點消失,流下了幸福的獸人一家三口。

呼喚無果,毀滅之靈看着泣無淚,吼道:“小子,你對他做了什麼?”

“呵呵,這可憐的獸人,我只是實現他心底的夢想而已。”泣無淚笑呵呵的回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