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當劉浩編輯完這長長的信息後,那渣男騙子也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最好,劉浩再次認真的將這條微信仔細的看了一遍,發現沒有什麼不妥後,便點擊了發送,然後又將孫曉潔的微信從這個渣男騙子的微信好友聯繫人刪除了。

做完這一切後,劉浩纔算是徹底鬆了一口氣,然後就將渣男騙子的手機放在了桌子上,隨後起身拍了一下這個渣男騙子的肩膀,開口道:“你真是一個人渣與渣男並存的傢伙!”

聽到劉浩的話後,這個渣男騙子也不敢有絲毫的反抗,此刻的他已經對劉浩的手段有了深刻的陰影了,只能是忍着雙手傳來的疼痛尷尬的笑了下,隨後開口問着劉浩:“那,那個,大哥,我,我已經按照你所說的,全部照做了,我,我可不可以離開這裏了?”

這個渣男騙子剛剛說出這句話,林愛國隊長便帶着一隊警察出現在了劉浩和這個渣男騙子的面前,然後一臉嚴肅的開口道:“走?去哪裏?現在的你除了跟着我回警局外,沒有任何的地方可去了。”隨後對着身後的同事擺了下手:“給我將這個傢伙拷上,然後帶回局裏去。”

看到突然出現的警察後,這個渣男騙子也是瞬間就慌了,在看到那拿着手銬朝着他走來的警察後,他立馬喊道:“喂!你們憑什麼抓我啊,我犯了什麼罪就抓我啊。”雖然,這個渣男騙子的雙手不能動彈,但他依舊是費力的用着自己的肩膀來抗拒着朝着他走來的那位警察。

“證據!?我這裏有。”說話的同時,劉浩便從自己的褲兜裏掏出了他一直開着錄音功能的手機。 看着劉浩掏出的手機,孫曉潔的渣男友頓時愣了,隨後對着劉浩大聲的喊着:“你不是說不將我送到警察那裏去嗎?爲什麼還將我送過去!?”

聽到渣男騙子的話,劉浩開口:“我並沒有將你送過去啊,是人家警察過來抓你的。好了,別耽誤人家警察的時間了,人家很忙的,你趕緊的去吧,你去了後也不會感到寂寞的,因爲你的那兩個朋友已經在那裏等着你了。進去了後,好好的配合警察,爭取將功贖罪,把先前拐走的女孩子救回來。”

聽到劉浩的話後,這個渣男騙子剛要開口,便被警察給直接控制着走出了火鍋店的包間。

看着被帶走的那個渣男騙子,劉浩也算是重重的鬆了一口氣,然後來到了林愛國隊長的面前,然後指着桌子上的一部手機:“那部手機是這個騙子的,裏面可能有被他們拐走女孩子的相關線索;而關於這個騙子的相關錄音則是在我的手機上,我現在就將這錄音給你發過去,而且這裏面還有這個騙子的另外兩個同夥的消息。”

聽到劉浩的話,林愛國隊長也是點了下頭,隨後對着身後的同事說道:“你們先下樓,然後讓兩人將這個男子送到局裏去,其他的人待命,我在這裏聽一下錄音,然後再去抓捕另外兩名同夥。”

身後的警察領命就去執行了。

林愛國隊長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火鍋店裏的工作人員及用餐人員都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動不動,此刻火鍋店裏的氣氛是相當的緊張,但林愛國隊長卻根本就在乎他們那些人的反應,也懶得去和他們解釋,現如今是抓緊一切的時間來了解那個騙子的同夥,好儘快的掌握後,儘快的對那些同夥進行抓捕。

只見林愛國隊長伸手直接從飯桌上拿起那個騙子的手機然後對着劉浩開口道:“劉浩,這樣,我將他的手機就直接拿回去交給信息科的同事去調查處理,而現在時間太急迫,你別給我發那錄音了,還是在你的手機上聽好了。在瞭解了信息後直接去抓捕他的那些同夥,以免走漏了風聲。”

聽到林愛國隊長的話後,劉浩點了下頭:“好的。”

因爲劉浩的內心也是在擔心着被這些騙子給拐賣的那些女孩子,所以在聽到林愛國隊長的話,劉浩也是立馬應聲,隨後便將手機上剛剛錄的音點開,並且將聲音調大。

而隨着錄音的播放,林愛國隊長也是皺着眉頭認真的聽了起來,在每次聽到錄音裏那出現的慘叫聲音後,林愛國隊長還一臉驚異的看一下一旁的劉浩,不過,林愛國隊長只是看一眼,並沒有開口說什麼。

聽孫曉潔這個渣男友在提到自己的那兩個同夥所在位置的時候,林愛國隊長立馬掏出自己隨身攜帶的對講機,開口道:“都注意了,現在分成兩隊,一隊前往千璽大酒店的312房間進行抓捕騙子的同夥;另一隊前往福佳小區五單元一樓102房間進行抓捕!立即行動!”

很快對講機裏便傳來了迴應聲:“收到!”

緊接着七度商城的周圍便傳來了警笛的聲音,而此刻與李夢晨一起喝奶茶的孫曉潔此刻正看着自己的手機屏幕發着呆,已經足足的喝了二十多分鐘,還沒有喝完一杯奶茶的李夢晨再看到坐在自己對面的孫曉潔那愣神的表情就已經知道了劉浩完成了任務,隨後便喝着奶茶看着孫曉潔溫柔的開口問:“曉潔,你怎麼了?爲什麼不喝奶茶啊,都要涼了。”

若是不問孫曉潔還沒有什麼事情,但李夢晨這麼一開口問,孫曉潔那在眼眶裏打轉的眼淚便瞬間從奪眶而出,然後順着她那嬰兒肥的臉蛋上滑落了下來,然後孫曉潔就是用手捂着自己的嘴輕聲的抽泣了起來。

看到孫曉潔這樣的反應,李夢晨的內心是早已經預料到了,但當她真的看到了孫曉潔這樣的時候,李夢晨的內心也是心疼的不要不要的,而且面前的這個可愛、單純的女孩子還是自己的學生。

看到孫曉潔這般的樣子,李夢晨忙起身來到孫曉潔的身旁坐了下來,然後擺出一副不知情的樣子,關心的問道:“怎麼了?曉潔,好好的怎麼突然哭了?”

“老師,他,他說,他不要我了,他現在已經走了,他說他要去找他的前女友去了。”孫曉潔在哭着說完這句話後,就再也控制不住內心的傷感,就一頭撲進了李夢晨的懷裏,傷心的哭了起來。

聽到孫曉潔的話後,李夢晨忙開口小聲的問道:“曉潔,這,這怎麼可能呢?你們今天不是才第一次見面嗎?”

聽到李夢晨的話,孫曉潔依舊傷心的哭泣:“他剛在微信上說了,說我沒有他的前女友好。”

聽到孫曉潔的話後,李夢晨也立馬開口說道:“發微信問他,咱們好好的,哪裏不如他的那個前女友了。”

孫曉聽到李夢晨的話後,再次傷心搖了下頭:“可,可他已經將我刪除了!”

現在的孫曉潔是越哭越傷心,而李夢晨則是伸手拿起孫曉潔的手機看起了她的手機,看起了與那個渣男騙子的聊天記錄,看着看着,李夢晨也是瞬間睜大了美麗的雙眼,隨後內心也是吐槽:“這,這信息發的也是太扯了,活脫脫的就是一個渣男啊,不過越是這樣絕的纔好,也正好讓曉潔徹底的對他死了心。”

看完孫曉潔的微信,然後將孫曉潔的手機放在了桌子上,然後伸手拍着孫曉潔的後背,生氣的道:“咱不哭了,曉潔,一聽這個男的就是一個渣男,爲了這種渣男咱不值得爲他流淚和傷心!好了,不哭了,過兩天,老師給你介紹一個本地的好男生。”

從內心中李夢晨也是對孫曉潔這個單純的女孩子同情的,第一次談戀愛,就遇到了一個渣男,不過幸好提前的發現了,不然這個傻丫頭被騙的拐走了還不知情呢。 孫曉潔在李夢晨的懷裏足足的哭泣了將近二十多分鐘才緩過情緒來,但還是小聲的抽泣着說着:“哼!他還看不上我,他憑什麼看不上我?老師你知道嗎?今天我一看到他的本人後,也是愣了下,因爲他本人與在微信視頻上有着明顯的差距,又黑又低的。而且他一見面就開始說我的工作不好了,還說我今天特意選的吃飯的地方不行了等等,他也不想想,我可是一個女孩子啊,一見面就這麼數落我,一點面子都不帶給的,這情商也真是太低了,而就是這樣,我還忍着沒有開口說他,還和他坐在一起,我這麼做不就是怕傷了他的心,可沒想到,他,他居然還嫌棄我,說我不如他的前女友。”

看着孫曉潔那一臉先前還是傷心的樣子,現在卻是滿臉憤怒的表情,李夢晨內心高興了,因爲李夢晨需要的就是這種效果,隨後,李夢晨便開口附和道:“怎麼?與照片上還不一樣?還不如照片上的樣子?你知道嗎?曉潔,當時你讓我看他的照片時,我就覺得這個男的非常的一般,你現在卻說他本人還不如照片上,那這個男的得有多難看啊?曉潔,你要是爲這麼一個男的,還如此的傷心,那可真的是太不值得了。”說話的同時,李夢晨便從自己的包裏掏出來一包紙巾遞給了還在輕聲抽泣的孫曉潔。

聽到自己的老師李夢晨這般的說,孫曉潔伸手接過李夢晨老師遞給她的紙巾,一邊擦着淚,一邊點頭:“老師,你說的對,爲了這種渣男確實不值得,而且很多人都在追我,我纔不稀罕這種渣男呢。”

聽到孫曉潔的話後,李夢晨是點頭:“這不就對了嗎?咱們長的這麼漂亮可愛的女孩子怎麼能如此單戀一支花呢?啊,不對,對這種渣男怎麼能用花來形容他呢?這簡直太侮辱花了,對吧?”

聽到李夢晨的花,孫曉潔也是立馬破涕爲笑了,這時李夢晨聽到外面的警車聲音,隨後看了一眼從店門前呼嘯而過,她那好看的嘴角再次笑了起來。

此刻的劉浩已經與林愛國隊長來到了七度商城外的廣場上,走到廣場上,林愛國隊長又犯了煙癮,隨後便從兜裏掏出來了香菸,然後取出了一支香菸叼在了嘴邊,然後又給劉浩遞過去了一支。

此刻兩人都點燃了香菸,但都沒有說話,只是一邊抽着手中的香菸,一邊等待着信息。

時間一分一秒的艱難流逝着,而這時的劉浩與林愛國隊長旁邊都已經零零散散的有着不少已經抽完的菸頭了,這對於林愛國隊長這種老菸民來說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因爲他們工作和職業的特殊性,經常是需要抽菸來提神或者是解壓的,但劉浩卻是不同了,因爲劉浩平時是根本就不抽菸的,今日的他也許也就是因爲心情緊張的緣故,也是一根接着一根的抽了不少。

這種緊張的情緒與他第一次做手術時的緊張情緒基本上是差不多的。

當劉浩聽到這個騙子的團伙已經拐了與孫曉潔這樣的女孩已經有了五個了,劉浩的心情就瞬間的擔憂和氣憤,氣憤的是這些人的良心已經被畜生吃了,竟然做出這種違背天良的事情;而擔憂的則是這五個已經被拐賣的女孩兒能否找到。

希望在將這個騙子的另外兩個同夥抓住,就能找到關於那五個被拐賣女孩兒的有關信息吧。

當劉浩與林愛國隊長再次點燃一根香菸時,二人還沒有抽幾口時,林愛國隊長兜裏的手機就傳來了響聲。

聽到這個手機的響聲後,林愛國隊長直接將手中那纔剛剛抽了兩口的香菸就仍到了地上,然後就快速的伸手將兜裏的手機給掏了出來。而一旁的劉浩也是緊張的將手中的那支沒有抽幾口的香菸也仍到了地上,然後雙眼不眨的看着林愛國隊長。

只見此刻的林愛國隊長開口點頭:“很好,很好,那就將兩人給我押回去,然後就趕緊的進行審問,將那被賣掉的女孩的相關信息問出來!”

雖然劉浩不知道林愛國手機的那頭說了什麼,但林愛國隊長則是一臉嚴肅的開口道:“不管用什麼辦法,也不是儘量,而是必須將那買掉那五個女孩的相關信息和買主的信息問出來!”

掛斷電話後,林愛國隊長也是鬆了一口氣,然後再次點燃香菸抽了一口後對着劉浩道:“好了,劉浩,那兩個人也成功的抓到了。”

雖然通過剛纔林愛國隊長打電話的語氣已經得知了大致的情況,但此刻從林愛國隊長的口中得知了確定的信息後,也是一臉高興的開口:“那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看着劉浩那一臉高興的樣子,林愛國隊長拍了一下劉浩的肩膀道:“關於這次行動,劉浩,真的是太謝謝你了。上次那次事件你跑掉了,但這次,我可不希望你在離開了,必須陪着我回去做個記錄了,這次你幫助我們警方破獲了這麼一個大的拐賣的案件,也應該被市裏表揚一下了。”

聽到林愛國隊長的話,劉浩連忙擺了下手:“不去,我是不會去的,林隊長,你就別爲難我了,上次老十字街口的事件接受了一次採訪,問的問題我都不知怎麼回答,我特別反感這些。還有,這次的這個事情我是揹着我的一個學妹來做的,若是我跟着去了,一旦報道出去了,那她不就知道這事了嗎?”

聽到劉浩的話,看到劉浩還是這樣的做法,對於林愛國隊長來說,他還是比較贊同劉浩的這種做法的,所以也就沒有再次強求劉浩,有句話不是說:“大隱隱於市”,就是這個道理。

反穿越之現代公主 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根本就沒有必要在宣揚出去,雖然說出去了會給你帶來不少的榮譽,同樣也會帶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的,這就是人們常說的,萬事都是一把雙刃劍,利與弊都是一起的。 林愛國隊長抽了一口煙繼續開口:“劉浩,其實在先前我還打算將你的那個小學妹一起帶回局裏做個筆錄的,但聽到你方纔的意思,我看也就算了,先前你在給我打電話時,你也說了,你的這個小學妹也是一個單純的受害者,根本就不知道她所交往的這個男友是個騙子,既然這樣我也就省了在去做她筆錄的事情了。”

聽到林愛國隊長的話,劉浩也是笑着點頭:“是的,本來我還打算和你商量這件事呢,既然你現在說了出來,我倒也別求你了,我的這個小學妹單純,我不忍心讓她知道事情的真相,所以這也是我這麼做的原因。”

聽到劉浩的話後,林愛國隊長開口了:“哎呀,劉浩你就說什麼求不求的了,你這次是真的幫了我們一個大忙,像你方纔說的這種事本來就是一種小事了,說不上求那一說。”

先前劉浩對人們警察這個職業的印象就是一種嚴肅、威武的形象,但通過這兩次的接觸,發現,他們也是和平常人一樣的,也是處處爲百姓着想,後來想想也是人民警察,人民警察的不爲百姓想,爲誰想呢?

直到在聽到將那兩名同夥給成功的抓獲後,劉浩纔算是徹底的完成了李夢晨交給他的任務,劉浩的內心算是徹底的鬆了一口氣,隨後看着林愛國隊長開口說道:“林隊長,現在那兩個同夥也成功的被抓獲了,那接下來對解救被拐賣走的五個女孩兒是不是也就要快了?”

聽到劉浩的話後,林愛國隊長本來是還一臉輕鬆的神情立馬再次皺起了眉頭,只見他抽了一口煙後,開口道:“劉浩啊,你是不知道這裏面的情況,即使抓到了也是不好找的,除非抓住的這幾個傢伙能好好的交代,不然啊,是真的非常的難找的。你可能不知道,在這幾年裏,我們也是遇到了不少這樣的案件,而且也抓獲了不少的相關犯罪嫌疑人,但這些被抓回來的犯罪嫌疑人就是不好好的配合,每當你訊問他們的時候,他們就會百般的抵賴,和你打打太極,就是不交代相關的事實,所以說,得不到有用的線索和信息,找到那被拐賣的五個女孩的機率真的不是很大。”

聽到林愛國的這話,劉浩瞬間就愣了,而且也是急了,在劉浩的潛意識裏就是隻要抓住了這些違法的騙子後,在帶回到局裏,就能很快得到那些被拐賣女孩子的信息,然後就能很快的解救她們了,根本就沒有想到還會出現這種的情況,弄了半天,別說解救那被拐賣的五個女孩子了,現在就連能否找到還不一定呢。

想到這個情況後,劉浩就一肚子氣:“難道這些可惡的騙子們不交代自己的罪行,你們就沒有別的辦法嗎?我見電視上這些被抓住的那些犯人們爲了爭取早點出來,不是都非常的配合嗎?”

聽到劉浩的話後,林愛國隊長笑了,然後開口道:“你也說了,那是電視劇,所以這樣的情節也只會在電視上出現。其實,在現實中呢,我們抓獲了這些違法的犯罪份子們,這些被抓獲的犯罪份子們就已經知道他們接下來所要揹負的法律責任了,一般情況下,不是無期就是死刑的。所以呢,他們就不會和我們妥協,也就談不上什麼配合一說。他們的樣子就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神情,你愛咋就咋地的態度,雖然很氣憤,但是卻不敢動手,因爲一旦被舉報了,那些記者和媒體們就會爭先恐後的搶頭條曝光的,到時我們的工作也就沒有了。”

聽到林愛國隊長的話,看着他一臉無奈的樣子,劉浩也終於明白了,什麼工作都是不好乾的。

這時,林愛國隊長說到這裏的時候彷彿想到了什麼,隨後開口問道:“對了,劉浩,你是怎麼訊問的這個騙子呢?我看到對你交代的這麼的清楚,你採取的什麼方法呢?”

聽到林愛國隊長的話後,劉浩也是愣了一下,隨後尷尬的笑着:“沒有什麼,我是醫生嘛,所以我就用了一些有關醫學上的小方法,不過對於這些方法,我確實有點不好意思說出來,所以,林隊長就不要問了。”說完,劉浩還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

說到這裏的時候,劉浩忽然想到了什麼,便對林愛國隊長說道:“哎,對了,林隊長,你這麼一問,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可以讓這三個騙子開口的方法了。”

聽到劉浩的話後,林愛國隊長微微一愣,然後看着劉浩道:“劉浩啊,先前我可是說了的,千萬不能動私刑的,不然的話,一旦被那些記者和媒體逮到了的話,那我們可就真的慘了。”

聽到林愛國隊長的話,劉浩也是笑着擺手:“哎呀,放心好了,林隊長,我是絕對不會對什麼私刑的。”

聽到劉浩的話後,林愛國隊長點了下頭:“那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帶着你一起過去試試吧,只要能讓這三個騙子開了口,而且還不動私刑,那就隨你怎麼招呼。”

劉浩笑着點了下頭:“在陪你去之前,先帶我去醫院一趟,正好這裏離我們醫院不遠,我去醫院拿一些東西,”

聽到劉浩的話,林愛國隊長以爲是去拿衣服什麼的,所以也就沒有多想,而是點了一下頭:“好的,走。”

然後二人便朝着不遠處的警車走去。

很快,林愛國隊長就開着車載着劉浩來到了醫院的門口,而劉浩也就與林愛國隊長說了下,就立馬下車朝着醫院急診科室的樓快速的跑去。

快速的跑進了急診科室的大樓,劉浩沒有去自己的辦公室,而是直接朝着急診科室的洗手間快速的跑去,進入到急診科室的洗手間後,劉浩查看了一下洗手間除了他沒有別人外,劉浩就輕輕的關上洗手間的門兒,然後就對體內的超級神醫系統小聲的喊了一句:“超級神醫系統快快啓動!” “超級神醫系統快點出來!”

隨着劉浩的小聲呼喚,他體內的超級神醫系統也立馬快速的啓動了:“超級神醫已經完美啓動!”隨後,那道熟悉的光幕也出現在了劉浩的面前,淡淡的散發着光暈。

看到超級神醫系統已經完美啓動,劉浩立馬就對着超級神醫系統下達了命令:“來,給我查詢一下相關藥物禁忌搭配的信息!”

隨着劉浩指令的下達,超級神醫系統也立馬快速的運行了起來。

很快的一大串一大串的相關信息出現在了劉浩面前的那光幕上。

劉浩看着眼前那一大串的相關信息,他也是驚訝的吞嚥了下口水,沒想到這相關的信息是如此的之多,不過當劉浩在大致的瀏覽了一下後,劉浩就忍不住的吐槽了:“我說,系統啊,我若是按照你這上面的藥物搭配,那他們三個還能活嗎?我這不是把他們三個弄到閻王那裏去了,那林隊長不也就受到牽連了嗎?”、

雖然劉浩在內心不斷的對這個超級神醫系統進行着瘋狂的吐槽,但自己的內心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因爲讓超級神醫系統來查詢這信息的畢竟是他啊,超級神醫系統在怎麼說也是按照自己指令辦事的系統,你吐槽了半天,最後還是吐槽自己的,與這系統沒有任何的關係。

劉浩估摸了一下時間,畢竟外面林愛國隊長還在等着自己呢,所以自己不能過久的在這裏呆着,隨後劉浩便在超級神醫系統所提供出來的相關信息裏,選了一個簡單且好記的藥物就關掉了超級神醫系統,然後就走出了洗手間來到了護士站。

來到護士站的劉浩對着值班的護士笑道:“來,幫我取一瓶紅藥水和一瓶碘伏!”

劉浩已經在急診科室工作了一個多月了,劉浩那乖乖男的性格和老好人的脾氣是在急診科室裏除了名的,所以劉浩在急診科室裏的人緣也是最好的,尤其是劉浩在急診科室裏的護士裏面的人緣也是非常的不錯的。

身爲一名醫生的劉浩不像急診科室裏的別的醫生那樣在護士面前一副高高在上,自以爲很了不起的樣子,反而是一副很親切的樣子,看到誰都是那種憨憨的笑容。

若是隻是這種性格就得到尊重的話,那劉浩也就不至於在肝膽外科被擠兌到差點辭職了,關鍵是整個急診科室都知道現在的劉浩可是李自強面前最看重的那個人,而且還有周豔這位護士們真正領導也是將劉浩當弟弟看。

所以,劉浩有着李自強主任和周豔副護士長最靠山,整個急診科室的人誰不尊重、喜歡劉浩呢?

此刻,劉浩所需要的紅藥水和碘伏都是急診科室裏最常用的那中消毒藥物,所以值班的護士在聽到劉浩所需要的東西后,也是立馬就從身後的配藥室裏給快速的取了出來,然後就遞給了劉浩,順便開口問了一句:“對了,劉醫生啊,你今天好像是休息吧?怎麼又來醫院了呢?”

聽到護士的問話後,劉浩便將早已想好的藉口,說了出來:“還不是我住的那個鄰居的小孩子在玩耍時摔倒在地磕碰傷了膝蓋,所以我就來咱們這裏幫他拿一些消毒的藥物,幫他處理一下了。”

聽到劉浩的話後,那值班的護士也是點頭:“這樣啊,那劉醫生趕緊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啊。”

聽到護士的話,劉浩也笑着點頭:“謝謝了,那我先走了啊。”

一直秉着自己是不會說假話,撒謊的劉浩,還每次說自己一旦撒謊說假話就會臉紅的,此刻,劉浩倒是說起假話來,那真是張口就來,根本就不需要打草稿的那種。

這紅藥水和碘伏都是用藥物的那種專用的鋁蓋封好了的,所以根本就不需擔心就遺漏出來的風險,劉浩將紅藥水和碘伏裝到自己的口袋裏後,就一路小跑的跑出了急診科室,來到了醫院門口。

劉浩重新回到了林愛國隊長所開的警車的副駕駛位置上,對着林愛國對着笑着道:“好了,林隊長,咱們可以走了。”

看到劉浩沒有任何的變化再次回到車裏,林愛國隊長一臉的疑惑:“聽你說,你來醫院,我還以爲你要回辦公室去拿外套了呢?現在雖然才進入八月,但這天氣隨着上次那場降雨,氣溫很是不穩定了,上午那會兒,天氣還有些燥熱,一到下午就開始涼快了許多。而且這八月的天氣和六月的一樣,像個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說着話的同時,林愛國隊長就再次啓動了車子朝着警局的方向駛去。

此刻的劉浩則是一手按着口袋裏的兩瓶藥水,另一隻手則是撐着自己的腦袋看着車窗外的景色。

警車纔剛行駛了沒有多久,三點鐘的天氣就如晚上的七點時候的一樣了,天氣頓時就變得灰濛濛了起來,難道這天氣要下雨了?

不過此刻劉浩的心情是沒有心情管外面的天氣,而是在擔心着自己即將實行的一個計劃。

警車行駛的很快,一路上,林愛國隊長與劉浩二人都在各自想着自己的事情,所以也就沒有什麼交流的話語,在街道上也就行駛了大概二十來分鐘的樣子,警車就駛進了江海市公安局。

劉浩在市裏生活了好些年,但對這公安局卻是第一次來這裏,不過,劉浩來這裏也是來幫忙的,而不是因爲其他的事情來,因爲這個地方除了工作人員,像他們這種老百姓是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來這種地方的。

劉浩跟隨着林愛國隊長來到公安局後,沒有讓劉浩進行登記,就直接領着劉浩來到了公安局裏專門審訊犯人的審訊室。

跟隨着林愛國隊長來到專門審訊那些違了法犯了罪的犯人們的地方,當劉浩看到這個地方後,也是驚訝的睜大了眼睛,原來這審訊犯人的地方與電視裏所見到的是一樣的,“原來電視裏面的東西也是有真實的,不全是騙人的啊。” 劉浩跟隨着林愛國隊長在一個審訊室的玻璃窗外停下了腳步,林愛國隊長對着一位正在桌子外面戴着耳機做筆錄的同事的肩膀拍了下,而那同事也側頭看了一眼是林愛國,忙摘下耳機站起身對着林愛國筆直的敬了一個禮,“林隊長!”

林愛國隊長也是點了下頭:“怎麼樣了?可問出線索沒有?”

聽到林愛國隊長的話,那位做筆錄的同事一臉尷尬的開口:“已經問了二十分鐘了,我這裏沒有問出什麼實質性的東西。”然後指了一下自己所做的訊問筆錄,對着林愛國隊長開口:“隊長,這是我問的相關筆錄,您看一下。”

聽到這名警察的話,劉浩與林愛國便看向了前面的一個電腦,通過看訊問的筆錄,劉浩也知道了審訊室裏面的那個孫小姐渣男友的同夥兒是個典型的頑抗份子,不管你怎麼問,他都不說的硬骨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