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不會,哪能呢?」

「唐兄,這是我蔡強養的飛雕,給你認識一下。以後可以互相傳書了。」

「多謝蔡兄如此看得起我唐春了。」

「唐兄,我家還有棟老宅,空著也沒用,而唐兄在京城還沒購置產業。整天住這客棧也不方便。我安排幾個下人給你收拾一下搬進去,回京也有個長久落腳之地。」某君一臉熱情。

「使不得使不得,這樣吧,如果唐春我今後真有長久住京的時候再說。現在不必了。這次到刀子縣一去估計就得一二年。沒浪費了。」

「那中,我就留待唐兄回來了。」

……

送走所有客人都是快11點了。

「唉,一塊帝國學院試煉牌居然讓如此多人趨之若鶩。這年月,世風日下啊。唉……」胖哥感嘆著搖了搖頭。

「胖子。你不羨慕能進帝國學院嗎?」李北瞄了他一眼。笑道。

「有啥嘛,學習學習,哪有在外活得逍遙自在。再厲害的學院咱們一進去也是學員了是不是?

聽說帝國學院管理很嚴格。並且,等級森嚴,絲毫不輸給咱們這些皇朝制度的。

而且,學院中的學員都是來自浩月大陸各個國家的精英。稍不如意就會向你玩命挑戰,死了也是白死了。

學院還鼓勵這種生死搏殺。說是可以促進學員突破練功什麼滴,狗屁不通嘛。人都死了是不是?」胖子說道。

「怪了胖哥,好像你進過帝國學院似的。」唐春一臉怪樣的看著胖哥。

「不不不,我只是道聽途說的。就憑我這樣子可能嗎?那春哥你也把咱們浩月大陸堂堂皇皇的帝國學院貶得一文不值了。」胖哥直搖頭。

「也是,就你這樣子也能進帝國學院的話那學院還真不值錢了。誰還不能進去是不是?」唐春也認為如此。

「呵呵,包括,賣菜的大媽也能……」李北乾笑道。

「你……」胖子給狠狠的噎了一下。

第二天早上,唐春準時到了提督衙門。

因為南蠻省屬於虞西南提督府管轄區範圍,所以,宋娘娘給唐春指示挑選軍士的衙門就是此地了。接待唐春的是提督府從五品將軍杜同。

「接宋娘娘懿旨,虞西南提督府副總教頭安滿大人親自給你挑選了三十名精兵,其中還有三位武功超過五段的百夫長跟你一起去刀子縣。咱們現在就去教場,安大人早就去了教場。」杜同將軍一臉嚴肅,說道。

唐春點了點頭,跟著他騎馬往教場而去。這教場平時都是拿來訓練士兵的。範圍相當的大,長寬足有好十幾千米。

到了教場發現此刻正受訓的士兵還真是不少,上萬人馬操練聲喊殺聲震天動地。再加上轟隆隆馬蹄聲陣陣,塵土飛揚,好不威武。杜將軍帶著唐春不久就衝到了安大人跟著,下馬見禮。

「唐將軍,奉宋娘娘懿旨特地從本教習營挑選了三十名精兵給你臨時頭充當刀子縣的捕快衙役。希望你能善待下屬,並且,一旦平息刀子縣山賊之亂后能把這三十位精兵還給我們提督府。」安大人一臉嚴肅。

「屬下一定盡全力。」唐春一臉堅毅。

「把唐將軍的精兵手下們帶過來。」安將這一聲喝,不久,三十騎『鐵騎』噠噠而來。

唐春一看,心裡直冷笑,這就叫三十名『精兵』。

首先,這些軍士年齡絕對偏大,沒一個三十歲以下的。一個個瘦小矮小不說,而且還無精打彩的,貌似連五十歲左右老弱殘的老兵也有那麼幾個。

第二,那三十匹所謂的『駿馬』還真稱得上是『駿』。瘦得跟竹竿似的貌似連走路都走不了架勢。

第三,兵器,全是長槍。這種長槍槍頭塞著一截鐵刃,後邊的竿子全是僅有二指寬的木棍子支撐著的。估計不用上前線打仗,隨便的一擱就會斷成幾截的。

第四,全都是布衣布鞋,沒一個身穿防護用的鎧甲。就這身裝備,不要說上前線打仗,就是給人家富人家看門都沒人要滴。

站唐春身邊的梅鐵岩一看,頓時嘴唇都抖瑟了起來,一臉憤怒的就要講話,不過,被唐春輕輕一扯衣袖,家僕梅鐵岩費了好大勁頭才把憤怒憋進了肚皮里。

反觀安將軍,一臉玩味似的笑著指著那幾個五十幾歲的連腰都站不直的老傢伙,說,:「這幾位就是百夫長,他們功力達到了五段左右,對付幾個山賊還不是手到擒來。」

老傢伙擺明了是要看唐春笑話嘛,梅鐵岩牙齒咬得咯咯響,恨不得衝上去狂k這老不死的一頓。

「怎麼,唐將軍,你這家僕好像臉上很痛苦樣子,是不是生病了,可得注意著啊。」安大人斜瞄了梅鐵岩一眼。

「呵呵,他好得很。沒事,屬下謝謝安總教頭給我挑選的三十『精兵』。到時,平息刀子縣山賊之亂后這功勞必有安大人的一份。唐春我是不會『忘記』的。」唐春一抱拳,一臉『感激』。

「感謝不就必了,都是為了我大虞皇朝嘛。為國效力,應該的。」安副總教頭一臉皮笑肉不笑樣子。

「一點小意思不成敬意。」唐春拿出了幾兩黃金遞了過去,這是規矩。

「哼,你以為我安滿是這種人嗎?唐將軍,馬上收回去,下不為例。不然,」安滿馬上臉一板,貌似他是天下最清的清官似的。

「噢,不好意思。本來還想把上品元石送二顆給安大人,既然安大人如此的清廉,我唐春絕不能作這種敗壞安大人名聲的蠢事。告辭!」唐春一見禮,轉身帶人離去,安滿一愣,頓時,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幾下,臉頓時陰沉了下來。

「這傢伙根本就是在調侃安大人你,還上品元石,扯蛋吧,他一個小小的六品小將能拿出那種好貨色嗎?」杜將軍看著唐春的背影冷笑道。

「也是,上品元石那是什麼貨色。不要講他拿不出來,就是那些國公府也拿不出幾顆的。」安大人也是冷笑。

不過,就在這時候,梅鐵岩跑了回來,雙手恭敬的遞給了杜將軍一顆元石道,「剛才公子本想把這上品元石送給安將軍的,安將軍清廉不要了,所以,公子決定把這一點小意思送給杜將軍了。杜將軍,請笑納。」

「這個……還真是上品元石,這個……」杜同想拿得要命,不過,安大人在一旁冷笑道,「杜大人,這上品元石換成黃金的話就是十來兩。按我大虞皇朝令的話這可就是……」

「你跟唐將軍講,多謝他的一片好意了。這元石太貴重了,我不能收。」杜同肉痛得咧牙,只能逼著自己把好東東往外推了。

「哎呀,杜大人,唐將軍講了,這是給杜大人家令公子練功用的,不算是行賄,請杜大人一定要收下。」梅鐵岩一臉真誠。

「既然是給我兒練功用的那我就卻之不恭了,替我感謝唐大人了。犬子那日有成一定請唐大人喝酒。」杜同實在是無法經受如此巨大的誘惑了,一伸手,接過了,那是氣得安大人臉都差點綠了。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拽啥,一個教頭罷了。」杜大人在心裡冷笑了一聲,道,「對了,我這邊不有一匹好馬,就送給唐大人作為坐騎了。」

梅鐵岩微一推辭,牽上走了,杜大人送的還真是好馬,真正的駿馬。

「哈哈哈,公子,你沒看見安大人那嘴臉,可笑至極了,不過,可惜了那枚元石,上品啊。」梅鐵岩肉痛的說道。

「無妨,元石沒了可以再賺。咱就要打安滿的臉,狠狠的打臉。麻痹滴,敢整我。」唐春冷笑道。(未完待續。。) 「沒錯,狠狠打臉。」梅鐵岩腰又挺直了,轉爾看了那一隊老弱殘兵,又有些鬱悶,說道,「唉,就這些人,還打什麼仗,估計打起來還得咱們照顧著他們了。」

「呵呵,岩叔,我們何用靠他們嗎?這是宋娘娘送的『大禮』,得供著,我早就想到了。」唐春笑道,一臉淡然。

「可是目前我們沒有人手啊,總不能叫我們帶上李北胖哥四人上陣了。」梅鐵岩說道。

「沒事岩叔,車到山前必有路。我們先到惡山軍營,相信呼將軍會給咱們挑些人馬的。」唐春說道。

「嗯嗯,我倒把將軍給忘了。不過,宋娘娘會不會在背後搗鬼,指責惡山軍營。」梅鐵岩轉爾又有些擔心了起來。

「惡山軍營也是皇朝的軍隊。」唐春冷哼一聲。

回到客棧後唐春把胖哥叫了過來,問道:「胖哥,你這樣子吊兒郞當的終究不是個事是不是?人嘛,總得找點正經事干。」

「咱有啥辦法,除了能『摸金』外別的什麼都不會?論文才的話斗大的字不識幾個。論武的話現在就小六段身手,往軍營里一砸,連個外委千總都撈不到。」胖哥聳了聳肩膀,一臉鬱悶。

「將軍身邊都有幕兵,你不如也參軍,跟著唐兄混算啦。總比你這干專陰人祖墳的騷事要好。沒準兒唐兄哪天騰達了,你不是也跟著沾上邊了。」李北說道。

「怎麼樣,考慮一下。先當我的親衛。到時有戰功了先搞個百夫長。以後慢慢來怎麼樣?」唐春問道。

「這個……這個……」胖哥懶散慣了,有些不情願樣子。

「你丫滴就不像個男人,拿出男人氣概來。不然,滾回你的老家去,我唐春不喜歡這樣的孬種!」唐春冷哼道,刺激著這傢伙。

「誰敢說我不是男人了,我胖哥頂天立地一男子漢。往地下一坐就接近二百來斤。參軍就參軍,難道朝庭還能把我胖哥吃了不成,參了。」胖哥給激起了豪情。

「哈哈哈,好好好。馬上辦理參軍手續。明天隨軍一起出發。」唐春大笑著拍了拍胖哥肩膀。這廝直翻白眼。心裡尋思著是不是中了某人的圈套。

說干就干,當天下午唐春就幫胖哥辦好了參軍手續。這廝領到了一套布衣士兵服,在銅鏡面前折騰了半天,最後遮遮掩掩的不敢出門。還是給唐春一腳踹出門的。

第二天上午9點。唐春的老弱病殘兵們集中在了京都客棧門前的空地上。而唐春一臉嚴肅站在隊伍前面。

李北跟胖哥這個親衛站在身側。而梅鐵岩像一個冷酷的保鏢。而入尊這隻沒頭的大黃蜂在唐春上高盤旋著好像在檢閱著唐春的軍隊似的。

「咱們既將出發去南蠻省的刀子縣。我們都是虞皇陛下的精英。打起精神來,以飽滿的激情去平息刀子縣山賊之亂。」唐春扯開嗓門發表著激情的『出師表』。

不過,面前的那些傢伙根本就提不起勁頭來。而且一聽說刀子縣全都脖頸縮了縮。頓時露出滿眼的震驚跟死人一般的表情來。

「唐將軍,刀子縣早就被火蘭**隊佔去了。聽說守衛刀子縣的還有幾千人馬,一個擁有11段實力的將軍帶頭的。就咱們這點老兵們下去豈不是白白送死。」這時,一個五十歲的百夫長孫田大聲問道。

「放肆,為了國家馬革裹屍又有何妨。這還沒下去你居然講出這種動搖軍心的話來,來人,拖下去先重打二十煞威棒。」唐春氣勢大作,感覺這傢伙貌似是有人故意安排下來搗亂的。

「你憑什麼打我,難道問一下都不成嗎?你要大家去白白送死了難道咱們問一下的權利都沒有嗎?各位兄弟,我孫田講得可對?」見梅鐵岩跟胖哥兩人冷冰冰的走來,孫田居然一點都不懼怕,大聲的喝問道。

「是啊,唐將軍,總得給我們說說刀子縣的情況是不是?」有人符合道。一時間,下邊全吵嚷開了。這些老兵基本上是提督衙門不好管理的老油條們,升遷無忘而又不想回家,所以,留在軍營混飯吃的。但是,這些傢伙年輕時也立過一些功勞的。所以,朝庭也不好意思一棍子把他們打回老家去。

「把孫田這個動搖軍心,前怕虎后怕狼的膽小鬼給我拉出去砍了。」唐春手一揮,胖狗跟梅鐵岩兇狠狠的撲將上前一把就把孫田踢倒按倒在地。

「砍我的頭,姓唐你,有一個六品小將而且還是戴罪之身有什麼權力砍我的頭?來呀,砍啊。兄弟們,咱們不去刀子縣,咱們就要在提督府為虞皇陛下幹事。」孫田大呼道。叭地幾聲,胖狗幾巴掌下去頓時煽得這傢伙鼻血直冒。

「你敢打我,知道南蠻省總兵府的孫大人是我什麼人嗎?胖子,胖狗子,你孫田爺爺記下你了。到南蠻后不拔了你人皮老子就不叫孫田。」孫田囂張得很啊,原來是背後有人。

「唐將軍,我請求擔當執行砍頭的刀斧手。」 都市最強打臉天王 胖哥給氣急了,轉身向唐春一個見禮申請道。

「批准,馬上就地砍了這個依老賣老,造謠生事,不服從軍令,動搖軍心的膽小鬼。」唐春一聲大喝,手往下猛力的一揮,胖哥拿出他的專用斧頭,一斧下去,咔嚓一聲,一顆頭顱帶著極端的不信神情滴溜溜噴血旋轉著砸進了隊伍中。

頓時,全場啞火。那些正吵嚷著的老兵們嚇得全不敢作聲了。表情全是一臉的不敢相信跟震驚。

「周林,出列。」唐春一雙厲眼掃了全體一眼,手指頭指著剛才也符合過孫田的另一個百夫長周林喊道。

周林嚇得一啰嗦,臉色全白。抖瑟著腿半天沒挪天步子,最後還是給胖哥一把給拎出來的。老傢伙一下子就癱倒在了地下。

「你剛才是不是也夥同孫田這個罪人動搖軍心的?」唐春勢氣高昂貴。

「沒……沒有……沒有,昨天晚上孫田找過我,鼓動我一起反對你領軍,還說他有靠山。

我當時不敢答應,因為,軍令如山。可是孫田威脅我,不答應跟他合夥以後到了刀子縣他那總兵府的親戚就要怎麼樣滴。

我怕啊,冤枉啊唐將軍。我一個百夫長你說有啥能力跟他的親戚相抗。我不敢了,請饒我一命,我周林要戴罪立功。」周林抖瑟著身子腿一啰嗦,褲子里傳來一陣子騷味兒。

胖哥給他狠來了一腳,罵道,「還沒上前線就屎尿褲了,留你這種人何用,唐將軍,一併砍了算啦!」

這傢伙貌似砍頭砍上癮了。

「算啦,既然願意戴罪立功我暫且記下你的人頭。不過,皮肉之苦不能免了。胖哥,帶下去重打二十煞威棒。」唐春哼道,胖哥一聽,那是一臉正經,啪啪啪,重打了二十軍棍,那是打得周林屁股皮開肉綻慘叫不已。就是旁邊圍觀的群眾們都身子直打啰嗦。

「真痛快了,就是不過癮!」胖子把軍棍扛肩膀上,吶吶道,嚇得下邊的老弱病殘兵們更是連看他都不敢了。

「還有不想去刀子縣為國效力的嗎?」唐春一臉嚴厲,掃了剩下的二十九位一眼。

「我們堅決聽從唐將軍號令,誓死為國平息山賊,收復刀子縣,造福我大虞皇朝子民。將軍威風,將軍英明!將軍神威!」剩下的二十九位哪還敢反對,一個個扯起嗓門大聲叫道。

這麼多人一起叫,倒也氣勢如宏。而且京都客棧是在鬧事區,頓時那些圍觀的上萬群眾受到感染也跟著叫好了起來。這當然是唐春借勢鼓舞軍心的作秀之舉動罷了。

「好,既然大家都認識到了為我大虞皇朝效力的重要性。全都給本將軍挺起腰竿來。」頓時,唰地一下,就連被打的周林貌似都忍著痛直起了腰。

「胖親衛,馬上給我們大虞皇朝的每位勇士們發放黃金二兩作為軍補,讓他們去街上買些生活品帶走。我給你們每人二個時辰,咱們11點準時出發。哪個敢誤了出發時間,軍法嚴懲,絕不輕饒。」唐春一臉威力,一擺手。

下屬全都散去了。這是唐春的人性化政策,因為,這些老兵們的家屬全都在京城。讓他們回去最後放一『炮』樂呵一下。當然,也順便給家裡留點生活的銀兩。這二兩黃金對他們來講也是一大巨款了。

「唐兄,看來你帶兵還真有一套啊。」李北輕拍掌笑道。

「哪裡的話,不如此咱們這批人肯定走不到刀子縣的。」唐春說道。

「嗯,恩威並施,想不到唐兄還真是用心良苦了。」李北貌似相當的欣賞這點。

「唉,那個孫田背後有人,這還沒到刀子縣就得罪了南蠻總兵府的孫大人,以後麻煩纏上了。」梅鐵岩小聲的說道,相當的擔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