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醉不歸。」

陳青現在比天屍子還興奮,眾人一起來到開始擺設酒宴的一處廣場之上,那上萬撒歡的人也紛紛趕來,要品嘗下再次為人後第一次大吃大喝的感覺,隨著一上菜,廣場上更加熱鬧起來,到處都是拼酒碰杯聲。

一切盡在酒中,陳青也不多話,開始接受人們的輪番敬酒,千恩萬謝的話語聽得耳朵都快起繭子了。

「神魂王,我屍魔敬你一碗。」

自稱屍魔的傢伙拿著酒碗搖搖晃晃的就走了過來,他的臉色看起來極差,好像隨時都要栽倒,拿著酒碗的手都有些顫抖。陳青知道他就是那屍魔老祖,趕緊拿手中酒碗相碰,接著仰頭喝乾凈。

「痛快,等來世我定要找你在大喝一場。」

屍魔老祖喝完酒,話音一落就將酒碗摔碎,接著就向陳青一抱拳,陳青被他的話弄得一愣,可接著就看到屍魔老祖面容和身軀已經僵硬,一陣微風吹來,竟然整個身軀都化成了飛灰,靈魂衝天飛起,先是在廣場盤旋一圈接著如流星般滑向遠方,數位悍屍宗的弟子立刻向著靈魂飛去的方向追去。

周圍先是一靜,下一刻就爆出叫好聲,還伴隨著一路走好來世再見的喊聲。

「這……這是什麼情況?」

陳青已經不光是目瞪口呆,舌頭都打了結,天屍子收回觀看屍魔老祖靈魂的目光,微微一笑開始解釋。

「我們雖然已經化身為人,可身軀突然轉變之下已經腐朽,現在都是硬撐著,只是看誰撐得時間長而已。屍魔已經去轉生了,一出生就會被接回宗門修鍊,這個不用替他操心。」

隨著天屍子的訴說,果然又有數道靈魂衝天而起,那些身軀也化成了飛灰,歡慶酒宴立刻轉變成了歡送酒宴,人們慢慢的也不大喊相送了,拚命的往自己嘴裡灌酒塞美食,下次再想吃,那得轉生之後在成長些年頭了。

隨著時間流逝,越來越多的人化成飛灰靈魂去轉生,陳青也沒了依靠這些魂仙的念頭,但也沒有失望情緒,還主動開始找人敬酒,歡送這些人上路。

靈魂的光芒不斷飛起,熱鬧的廣場慢慢的冷清下來,當日落又日出之時,廣場上僅僅剩下不足百人,這還包括二三十個陪酒的。

「神魂王,我等也要上路了,你的恩情貧道及悍屍宗永世不忘,來世必定鞍前馬後效力一生。」

天屍子沖著陳青一抱拳,說完就要走到同伴之中一起觀看日出,看完日出就是他們同時離開的時刻,陳青被天屍子的話語說的也有點感動,一拉他的胳膊,取出一物塞進他手心。

「這萬萬使不得,太貴重了。」

看到手裡竟然是一顆白色的九命蓮子,天屍子急忙要塞會陳青的手中,卻看到陳青堅定的眼神,他重重的一點頭,將九命蓮子吞下,大步向著同伴走去。

朝霞散去,一輪紅日跳出地面,在朝陽的映襯下,數十人一起化成了飛灰,一道靈魂飛到陳青頭頂盤旋了幾圈這才飛走,陳青知道那是天屍子在向自己道別,揮手相送,直到再也看不到這才放下手臂。

「神魂王,一點俗禮還請笑納。」

悍屍宗主讓人抬來一個大箱子放到陳青面前,接著將箱子打開,裡面竟然全都是面值一億的黑色晶卡,這一箱子也不知道有多少,黑色晶卡可是代表著極品元氣石,這可是一筆龐大的財富。

「這如何使得,萬人轉生,想要快速提升實力都需要錢,您還是留著吧。」

陳青沒有收下,而是客氣的婉拒,悍屍宗主卻是一笑。

「悍屍宗還是小有資產的,不會耽擱他們修鍊,你若不收些東西,我心裡實在過意不去,還請神魂王收下。」

說著悍屍宗主就要下跪,陳青趕忙扶住,讓肥鋼將箱子收了起來,悍屍宗主這才露出笑容。

「大哥……」

蔣威,血屍和鬼厲從遠處走來,身後還跟著一個臉色陰沉姿色不俗的女子,悍屍宗主在一旁輕輕訴說。

「我已經將蔣威收為親傳弟子,那女子是濕婆,現在是蔣威的婢女,算是對她的懲罰。」

聽到這話陳青笑了,蔣威有個好前程才是最主要的,比收了一箱子晶卡還要好,見到陳青開心的笑容,悍屍宗主再次出口。

「我已經將私自將貴屬下屍身煉製成殭屍的人處死,並且將屍身派人送回了神魂國,希望那些貴屬下早日成仙。」

這次輪到陳青向悍屍宗主鞠躬了,有人將屍體賣給悍屍宗,悍屍宗沒有不收的道理,將邪神衛屍身煉製成殭屍的人罪不該死,可悍屍宗主還是為了給面子處死了,只得陳青一拜,悍屍宗主也坦然受之。

事情已經告一段落,該解決的事情也已經解決,在這裡已經耽擱了大半年,陳青也是該返回的時候了。可還是沒有立刻離開,又等了幾天,見到悍屍宗的人陸陸續續開始抱回嬰兒,看了看那些嬰兒粉嘟嘟的小臉,他這才放心的離開。

在這大半年的時間裡,除了利昂帝國和天龍聯盟還在死拼,利昂帝國又丟失了幾個星系,還死了三位魂仙之外,沒有其他大事發生。

不過當陳青返回王宮,還是收到了一份驚喜,曹純秘密將一個身受重傷的魂仙送了過來,這位魂仙就是對外宣稱已死的三位之一,好不容易逃得一命,卻被曹純當禮物送給了陳青,被陳青收成了邪兵,讓陳青手下的魂仙變成了八位。

這大半年來雖沒大事,可要等陳青處理的事情也不少,還好的是全民普查仍是在穩定進行,陳青又帶回來大筆的錢,很多事都不用他操心。不過有些事還是得親自批閱,那就是督查處遞交上來了需要處死之人的名單。 看完名單和罪狀資料,又有利彩蝶一個個的解釋,這些人全都證據確鑿罪不可赦,讓陳青厭惡的是,還真有邪神宮的人上了名單,大筆一揮全部處死。草兒坑都不吭一聲拿著名單就走了,她和利彩蝶已經分配好任務,利彩蝶負責統籌大局,草兒負責抓捕,審問和刑法。

處理完公務,陳青好好的放鬆了幾天,正捉摸著找些事情做,不成想鬼老竟然親自登門拜訪,他趕緊出去迎接。

「老哥哥怎麼有空看我來了?」

陳青笑臉相迎,卻看到鬼老將透著陰森光芒的眼睛一瞪。

「看你?我是來揍你。我問你,你是不是幫著悍屍宗將那些老傢伙們放了出來?」

「額……是啊!有什麼不妥?」

陳青一邊說一邊琢磨,鬼宗和悍屍宗一直關係融洽,貌似沒仇啊,這鬼老怎麼這麼大火氣!

「那就好!那我再問你,你既然能放出來那幫老傢伙,怎麼不幫我鬼宗也將那些老不死的放出來?」

原來這鬼老不是興師問罪,而是來挑理,讓陳青也幫忙,說完板著的臉就消失不見,變成一臉笑容。

陳青裝作害怕捂著心臟埋怨出聲,「老哥你可嚇死我了,我能吸收邪氣的事情你可是最早知道,我哪知道能幫悍屍宗和鬼宗的人啊!」

「臭小子,還不趕緊跟我走!」

鬼老笑罵一句,拉著陳青的胳膊就急匆匆的往外走,沒走出多遠陳青卻停下腳步。

「老哥,不對啊!悍屍宗的殭屍能散盡屍氣轉生為人,可鬼宗之人的身軀不是**,我要是一吸,他們可就掛了!」

重生八零甜如蜜 陳青的話語讓鬼老臉色變得低沉,滄桑的沙啞話語從嘴裡發了出來,「屍修苦,鬼修更苦,殭屍又有一線生機轉世為人,鬼修到最後卻是落得個不死不滅又生不如死的下場。所以到了鬼仙之境,就沒有任何一個鬼修會找死的修鍊下去,都是在等待變成鬼火的那一天。我讓你去不是為了讓他們轉世為人,而是幫他們解脫。早晚有一天,你也得幫我解脫了。」

「解脫!」

陳青咀嚼著這兩個字,鬼老最後一句話更是透著無盡的凄苦和不甘,可這是踏上鬼修之路必定的終點,誰也無法改變。

這次是去殺人而不是救人,陳青立刻有點興趣索然,無精打採的跟著鬼老踏上了旅途,趕往鬼宗駐地。

「咦!你們的星際跳躍點怎麼也在星球上?」

一出現在鬼宗,陳青對陰森恐怖的星球一點都不驚奇,漫天飛舞的鬼魂也不在意,而是對出現在星球表面的星際跳躍點產生了興趣。

「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一些大型宗門或帝國,都有星際跳躍點在星球上,傳說是遠古時期一些大能之人移過來的,現在估計沒人有這本事了。」

「鬼老啊,萬事沒有絕對,那些遠古的老傢伙們都活著不少,天知道還有什麼更恐怖的存在。」

陳青這話讓鬼老也深以為然,星海漫無邊際,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多的是,有點唏噓的帶著陳青又乘坐上星艦,向著另外一顆星球飛去。

這是一顆徹底是幽冥鬼域的廢棄星,星球表面上不斷噴吐出上千米高的炙熱噴泉,泉水還發出一股刺鼻的氣味,而在沒有噴泉的區域,倒塌的廢墟和寸草不生的荒野間,一團團鬼火在四處飄蕩。

「看到了吧,鬼修若是沒被人殺死,最終就會變成鬼火,它們還保留著神智,卻無法控制鬼火的移動,也說不出話語,只能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遊盪。鬼宗這麼多年來,一直在四處收集鬼火,送到這顆星球讓它們聚到一起,最起碼還不孤單。你去幫它們解脫了吧,我就不下去了。」

鬼老不忍心看那些鬼火被滅殺的情況,陳青也沒下去,而是召喚出了樂鬼和小怒鬼,讓它倆對這些鬼火進行吞噬,自己則是陪著鬼老聊天喝酒。

下方鬼火全都是鬼仙最終凝結,這些鬼火凝實,原本是不死不滅的存在,旁人一碰就會會化成飛灰,可對兩鬼來說就是大補之物,抱著一個鬼火就開始啃食,疼的鬼火尖叫出聲,凄涼的慘叫在荒野中回蕩,幸虧沒有活人,若不然絕對嚇死。

緊緊吞掉了一個鬼火,樂鬼就又分裂出一個新的惡鬼,陳青心有所感喜出望外,略微失望的是,曹嬌和嫣紅艷這些年來灌注在樂鬼體內的奪魄之力也消耗一空,原想著不行就把兩女也弄來,從新為樂鬼或者其他惡鬼體內注入奪魄之力,想了想時間太過漫長,也就放棄了打算。

「你也別陪我這老頭子了,下去吧,速戰速決,這地方我不想多待。」

半天之後,鬼老見陳青沒有動手的意思,忍不住提醒出聲,陳青只好點點頭也跳了下去。

星球表面上,新出現的惡鬼六號都已經完全變成了人形,樂鬼和小怒鬼身上更是已經凝結出了盔甲和武器,看上去出了皮膚髮灰雙眼冰冷,跟正常人沒太大區別,這倆傢伙也不知道怎麼想的,把自己還都變成了大帥哥。讓陳青意外的是,新分裂出來的六號又是個女惡鬼,陳青不由得看向樂鬼,惡意揣測它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癖好。

樂鬼被陳青看得發毛,也知道陳青在想些什麼,趕緊出口解釋,「主子,這可不怪我,天知道怎麼又出現個娘們!還有啊,我感覺我都快撐爆了,先弄回識海吧!」

惡鬼吞噬而來的魂力,有近半是自己無法消化的,必須上交陳青,仙境鬼火靈魂力量實在強大,就連樂鬼都吃撐了,必須騰出地方,陳青揮手將三鬼全都弄回了識海。

立刻感覺炙熱的靈魂力量從三鬼的身上散發出來,接著識海就開始翻騰,兩個靈魂也變得滾燙,貪婪的吸收著這些靈魂力量。更讓他意外的是,識海中屬下們的靈魂印記也開始吸收這些靈魂力量,並且開始膨脹,快速的變大。

「搞什麼呢!」

陳青有點措手不及,不過這些異變沒有壞處,等三鬼釋放了體內多餘的靈魂力量,陳青又將它們放了出去。

放出三鬼后,他沒有親自動手吞噬鬼火,而是想看看三鬼到底能發展成什麼地步,心中也隱隱期待,他們能成為鬼仙的存在。

其實這些鬼火被三鬼吞噬后,最寶貴的根本就不是靈魂力量,而是它們所知的知識。不過這些知識過於龐雜,還有很多重疊的,三鬼根本沒時間整理,全都丟到了一邊。

三個月後,星球表面的鬼火全都被吞噬了個乾淨,如陳青期望的一樣,三惡鬼如今的實力絕對能硬抗魂仙,看著一身盔甲的三鬼,陳青喜出望外。還有個事他有點搞不明白,識海中的靈魂印記一個個都變成了閃光的球體,俯視望去,就像是星海中的星球一般。

這件事讓陳青有點搞不明白,又不能跟別人訴說,只能是擱置在了一邊,不過心中有點預感,隨著以後吞噬的靈魂越多,識海中早晚還得有其他變化。

收回了三鬼返回了星艦向鬼老彙報情況,不成想鬼老沒有立刻帶著自己離開,而是又將他領到了星球上一處廢墟中。

廢墟里的建築大多坍塌腐朽,可仍是弄從殘留的精美壁畫上看出當年的輝煌,在塌了一半的大殿門前,鬼老停下了腳步。

「這裡以前就是鬼宗的總部,鬼宗的創始者是一代奇才,就是他發現了鬼修可以靠吞噬鬼種突破仙境,也是世間第一位鬼仙。遠古時期鬼修遭唾棄和凌辱,也是他改變了世人對鬼修的看法,更是讓鬼修們團結到了一起。可惜就算是一代天驕,仍是躲不過變成鬼火的命運,轉變鬼火之前,一直在感嘆天道不公,為何讓鬼修有了成仙之望又加了如此限制!」

滄桑的話語從鬼老口中發出,陳青用手一指著倒塌的宮殿,「你的意思不會是那鬼宗的創始人就在裡面吧?」

悍屍宗的創始人陳青都見過,倒是沒有過於驚訝,鬼老咧嘴一笑,「聰明,跟我進去吧,他形成的鬼火跟別的不一樣,你要小心應付。」

兩人步入大殿,十餘米的巨大柱子頂著剩下的一半屋頂,地上滿是雕像摔倒后變成了石塊,地面上曾經華麗的地毯已經只剩下痕迹,在一處布滿銘文的金屬大門前,兩人再次停下腳步。鬼老手指點動銘文,當銘文消失,他並沒有推開門,而是面向陳青開了口。

「那東西對鬼類的傷害太大,我就不進去了,你小心點。」

話一說完,鬼老逃一般的就跑了,弄得陳青也有點冒汗,感覺鬼老應該跑遠了,他伸手一推厚重的金屬大門,當大門被推開一條縫隙,一股陰冷的紅光就冒了出來。

對於這紅光,陳青沒什麼感覺,可對於鬼類來說卻是致命的,當年也就是因為如此,鬼宗才不得不放棄了這顆星球,還來請高人將開宗祖師形成的鬼火關進了金屬牢籠里。可這時已經不值得在搬回來,乾脆就當成了鬼修的墳地,專門存放鬼火。

陳青將大門沒有整個推開,當側身能進就鑽了進去,為了以防萬一沒有關門,而是掃往四周。

整個房間也就幾百平米,地面,牆壁,甚至屋頂都是陣法銘文。在房間中央,一個製造精美的網格狀金屬架聳立在那裡,架子上還有個球形水晶罩,罩子里一個血紅帶著鬼臉的鬼火一直在撞動護罩,似乎是要逃出來或者干點陳青。

看了好一會兒,見它沖不出來,陳青這才關閉了房門,免得一會兒打開罩子這傢伙跑了,走到水晶罩子的近前仔細觀看。

這鬼火不但顏色跟其他鬼火不一樣,還有張不斷浮現的猙獰臉孔,依稀可見鬼宗開宗祖師當年的影子,鬼火翻騰還猶如血紅色的火焰一般。

知道這傢伙不能用常理度之,陳青先是將三鬼召喚出來,接著又不放心,把三品魂力野狼也召喚了出來,成包圍狀將水晶護罩圍住。就是這樣,陳青還是不放心,背後突然冒出十來條邪氣鎖鏈,這些鎖鏈舞動著蓄勢待發,補充了縫隙。 「小心了……」

陳青低吟一句,伸手摸向水晶罩要將其打開。

「嘩啦……」

剛剛擰動機關,水晶罩出現個縫隙,裡面的血紅鬼火一撞,整個罩子突然破碎,裡面的血紅鬼火突然竄了出來,身形還暴漲到一人多高。

「嗚嗷……」

一隻魂力野狼首當其衝,可眨眼間就被撞的消散,離得最近的惡鬼六號揮劍砍向鬼火,可靈魂能量加滅魂之力凝結的劍身立刻消融,還沒放映過來也被血紅鬼火撞上,同樣被撞得消散。

「我艹!」

樂鬼急了,直接抱住了鬼火,可身體竟然被快速腐蝕,小怒鬼張嘴就咬到鬼火身上,一口利牙卻崩飛了!

「閃開……」

這鬼火根本就不是惡鬼們能對付得了的,陳青大叫一聲變身邪神,接著鎖神鏈就撲向了鬼火,將它緊緊捆住。可這能捆住魂仙的鎖神鏈竟然也在快速消融,陳青不得不又施展了一次,增加了十來條困住這血紅鬼火,接著伸手就摸了過去。

「靠!」

手一摸到血紅鬼火,就感到一股無法忍受的滾燙,在想收手已經來不及了,手掌已經被血紅鬼火黏住,只感覺靈魂被一股強大無比的吸力撕扯,還好兩個靈魂早已穩固不可撼動,這才沒被扯出體外。

「老子跟你拼了!」

長期以來都是陳青吞別人的靈魂,這還是第一次差點被人給吞了,怒火中燒的他拚命運轉體內的滅魂之力,想要將血紅鬼火吸收。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