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是某個人!」鏡再次強調,憐若有所思,看來萊德森老師已經除掉了那位聖殿強者,發生了這種事,也算是教廷天大的醜聞。只不過憐當初並不確定那個聖殿強者是否和黑暗教廷有勾結,現在看來,她倒是歪打正著了。

想起黑暗教廷屢次對自己表現出的好感和邀請,憐沉思,她並沒有加入哪一方的意願,自然也不會偏幫著哪一邊,雖然和她關係密切的人多半和教廷有關,然而並不代表她會加入教廷。

教廷和黑暗教廷的戰爭她沒有半點興趣,雙方斗的如何你死我活也和她無關,她只是關心和在乎她在意的那些人,僅此而已。

「這個消息看來可信度很高,不過打探據點就我們四個,會不會太冒險了點?」卡洛琳皺眉開口,鏡嘆口氣,「上面的意思是人手越少越好,打探而已,探知到方位就撤退。」

卡洛琳皺眉思索,「我倒是明白上面的意思,只不過……」

「四個人夠了,打探到據點所在,我們不會向前一步,其他多餘的事情不用管。」憐淡淡開口,卡洛琳點頭,「那好吧,我們什麼時候出發,還有……要怎麼打探,你們有具體路線了嗎?」

薔薇淡淡一笑,「帶上我就可以了。」

卡洛琳睜大眼睛,有些不太明白薔薇的意思,憐伸開雙臂將妹妹抱了起來,察覺到懷中人幾乎不可察覺的重量,憐的心頭又是一緊,「現在就出發,早點完成任務,你早點回去。」

薔薇默默的點點頭,卡洛琳揚聲,「憐等等,你難道也要把你的妹妹帶上司令的上面嗎?司令那傢伙可不會……」

「它會同意的卡洛琳,我保證。」憐回頭笑笑,抱著薔薇走了出去,鏡不由得開口,「司令是誰?」

卡洛琳很無奈的看著他,「這位先生,這裡是龍騎團,除了龍騎,你以為司令是誰?」

鏡睜大眼睛,「我說等等,你是說……她是龍騎士?!」

卡洛琳嘆口氣,忍不住搖著頭往外走,「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卡洛琳回頭看了看鏡獃子一樣的表情,再度嘆口氣,推開門走了出去。

鏡僵直身子站在那,腦子有些回不過彎來,只覺得天旋地轉,「她不是元素師么,她分明就是個元素師啊!我親眼看到她使用元素,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是他的記憶出了問題,還是他在這方面理解能力不夠,還是說這世界上有些他根本沒能理解的事情!

誰能告訴他,一個元素師到底是怎麼成為龍騎士的!

你們猜,琥珀和父親會不會在北大陸呢? 章節名:章16戒律廳

登上一條龍的背脊並不是一件易事,對於除了龍騎之外的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對龍騎而言也並不是分分鐘就能辦到的事情,能夠加入龍騎團的雖然都是龍騎,但並不是每個龍騎都能駕馭龍類!就算能夠駕馭龍類的龍騎,想要讓駕馭者之外的人登上龍脊也不太可能,龍類雖然肯屈服人類,肯為人類服務,但一條龍有著屬於自己的傲氣和自尊,他肯屈服於一人,但不代表可以屈服其他人!更何況是龍騎團中大名鼎鼎的司令?

司令已經自龍舍中走出,站在廣場之上很為霸氣,專職管理龍類飼養的專員也不管輕易靠近司令,只敢隔著一段距離站在那,小心翼翼的拿著非常長的羽毛擔子輕輕拍打司令的身體,進行清潔的工作,司令是不是的自鼻孔噴出幾口熱氣,每當這個時候管理員都會被嚇的停下手上動作,生怕惹惱了這條上了年紀的老傢伙。

正在進行清潔工作的管理員見到憐走過來,連忙露出討好的笑容放下手中的羽毛擔子迅速離開,司令看著他有些落荒而逃的身影不屑的哼了一聲,抖了抖身後的肉翅,龍眸看著憐,也在第一時間看到憐懷中抱著的少女,司令狐疑的看著憐,眼神示意這是誰?

在憐懷中的薔薇見到司令忍不住倒吸一口氣,她也算是見過龍的人,畢竟一條小龍還是在她的幫助下才孵化成功,只不過見到成年的還是第一次,司令龐大的體型和冷硬的氣質讓薔薇有些緊張,尤其是那雙兇狠的雙眸薔薇忍不住動了動身子,「憐……」

「沒事薔薇,司令只不過長的有些凶而已。」憐笑笑,將薔薇抱的更緊些,朝著司令走了過去,司令有些不明白憐的意思,腦袋抖了抖,身體不由得拱了起來,跟在後面的卡洛琳見到不由得高喊,「等等!你不是認真的吧!」

憐停下腳步,卡洛琳大步跑過來,看著司令出現防禦般的姿勢直冒冷汗,「憐你聽我說,雖然你是司令的駕馭者,但……但龍不可能一切都聽從駕馭者的,尤其是讓駕馭者以外的人登上龍脊。」

憐挑眉,眼神不由得看向司令,司令也看著憐,緩緩開口,「你是要讓這人類也登上我的龍脊?」

憐將薔薇抱緊,「她是我的妹妹,如果你堅持的話,我不會這麼做。只是在這一次行動中,我不希望和她分開,無論怎樣,我都必須在她身邊,這一點,請你諒解。」憐開口,司令眼神犀利的看向薔薇,薔薇被這眼神震住,但還好有憐在,少女扯開僵硬的嘴角,對著司令笑了一下,「你、你好……我是薔薇。」聲音雖然發抖,但薔薇還是勇敢的說了出來。

司令愣住,隨後神情有些複雜,鼻子里狠狠噴出一口氣,「不愧是你的妹妹,還真是一個路子的……」

憐聽到之後扯扯嘴角,已經拱起的龍身緩緩趴下來,「行了,上來!」

卡洛琳驚訝的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司令動作,「我的上帝!我沒聽錯吧!」若是其他龍也就罷了,面前這條可是司令啊!那個脾氣臭到不行,傲到不行的老傢伙啊!

憐笑笑,「謝了司令!你真的很夠意思。」

某隻的鼻孔噴了口熱氣,薔薇雖然不知道這代表什麼,但也明白自己是被接受了,也笑著開口,「謝謝你了,司令。」

憐抱緊薔薇準備躍上司令的背脊,一道聲音猛然喝住她,「等等!你不能這麼做!停下!」

憐停下腳步,是鏡追了上來,這個一向冷冰冰的男人當見到憐要抱著薔薇登上一條龍的時候,神情也算徹底崩潰了,發了瘋一樣的跑過來,有些驚恐的看著憐的動作,「你不能這麼做!你沒權利這麼做!」

憐冷冷挑眉,根本不管他說什麼縱身一躍已經到了司令的龍脊之上!鏡的瞳孔狠狠一縮!那可是一條龍啊!一條龍!鏡什麼都沒想縱身也是躍起,想要跟上去!卡洛琳見到立刻驚呼,「停下,你不能……!」

「忽!」

龍爪毫不留情的揮了過來,鏡若不是反應夠快,身體已經被爪子撕開!自半空落地鏡的額頭已經冒出一層冷汗!卡洛琳連忙跑過來,一把將他拽了回來,「你瘋了!那是條龍!」

鏡的臉色有些蒼白,想起剛才那似乎冒著冷氣的尖銳利爪和他的身體擦肩而過,稍稍有一個不小心,他現在恐怕就不是完整的一個身體!鏡抬起頭,仰望著那個站在龍脊之上的金髮少女,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駕馭龍類,這似乎並不是每個龍騎都能辦到的事情!

「小子,不想死就離我遠點!」司令很不客氣的開口,龍眸狠狠盯著鏡,鏡咬住嘴唇,知道自己不能再貿然接近,起碼這條龍不會允許自己的靠近。鏡只能站在這裡,仰起頭喊道,「少祭司不能和你在一起!」

「不能和我在一起,難道要和你在一起么!」憐很不客氣,雖然薔薇如今的情況不是他造成,但他是跟在薔薇身邊的人,薔薇如今失去雙腿,他也脫不開干係!不在薔薇身邊,也只能由他照顧,現如今她這個姐姐在,怎麼可能將自己的妹妹再交給別人?!

「我是少祭司的護衛!你不能……!」

「薔薇由我來保護,你保護好自己就行。」憐冷冷開口,將懷中的薔薇放在龍脊凸起的骨頭之間,司令站起身子,卡洛琳連忙拽著鏡不斷後退,一聲低沉的龍吟之聲響過,巨大龍翼展開,呼嘯之間已經離開地面,升上空中!

「你……!」鏡還想說什麼,卡洛琳不禁開口,「真不知道你在堅持什麼,憐的實力有目共睹,更何況那是她自己的妹妹,當然是由她來保護,這有什麼不對么?」

「是沒有什麼不對,但薔薇先是教廷的少祭司,再其次才是她的妹妹!」鏡說完,狠狠握緊拳頭,「她要保護自己的妹妹無可厚非,我也要保護我的少祭司,這也不錯。」

卡洛琳啞口無言,「你……如果這麼說,那就這麼好了。」卡洛琳聳聳肩,「不管是少祭司還會憐的妹妹,最安全的辦法就是由憐保護她。」

「那條龍可不是什麼善茬,若是它傷害到少祭司的話……」

卡洛琳聽到這裡有些不悅,「在不了解的基礎上,別輕易下結論!龍騎團的每條龍都有自己的原則和尊嚴,不要說的它們就像外面那些愚蠢的野獸一樣!」

鏡的太陽穴狠狠跳了幾下,「我並不是這個意思……」

卡洛琳冷冷哼了一聲,「司令若是想要傷害到你的少祭司,也根本不會讓她登上它的背脊,能夠登上龍類背脊的人類,都應該為此感到驕傲和自豪!」

鏡的嘴角忍不住抽了幾下,「……我們還不追上去嗎?」

「當然要追上去。」卡洛琳開口,手掌揚起,一條龍再度自龍舍走出,那是屬於卡洛琳的龍類,雖然不似司令那般霸氣,但也很威武,卡洛琳縱身一躍直接登上龍脊,手握住韁繩,龍類拍動著羽翼似乎要飛起,鏡忍不住大喊,「那我怎麼辦!」

卡洛琳緩緩勾起嘴角,「若是你不介意的話,就被抓著走吧,若是你介意的話,那就只能留在這裡了。你要知道,並不是什麼人都能登上龍的脊背!」這是屬於龍騎的驕傲,不容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去玷污!

鏡現在有些後悔自己出言的莽撞,看著那對鋒利異常的龍爪,鏡深深吸口氣,「我知道了。」他不得不妥協,在龍騎的地盤上惹惱龍騎,實在不是什麼明智的決定。

龍爪將鏡抓起,卡洛琳操縱韁繩追趕而去,道道冷風吹來,鏡被夾在龍類的尖銳利爪之間,看著身下越來越高的高度,不由得深吸一口氣,身體不能有任何動作,稍有不慎他可是會自這恐怖的高度掉下去,摔的粉身碎骨!

面前的風吹來,司令飛躍出龍騎團的地域,直接朝著邊境線飛去,薔薇坐在兩個突起的脊椎骨中間,小手抓穩面前的突起的骨頭,在龍類脊背上飛行的感覺並不十分舒適,有種隨時都會滑落的感覺。憐返身回到薔薇身邊,將小姑娘環在自己懷中,替她遮擋住所有的寒風和冷氣,憐並沒有說話,薔薇靠在憐的懷中,忍不住抓緊憐的衣襟,「憐,別生我的氣好嗎?」

憐沉默幾秒,將薔薇的手握住,「我不會生你的氣,不論我們發生了怎樣的矛盾和爭吵,我都不會生你的氣。」

薔薇忍不住將憐的手握的更緊,「嗯,不論發生什麼,我們都不會生對方的氣,都會馬上和好。」

憐呵呵一笑,「是啊,所以你也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我尊重你的選擇,只是我希望你能保護好自己,薔薇,無論你有什麼目標,前提都必須是自己還存活,如果你連自己都無法保護好,又如何去保護別人?」

薔薇狠狠點頭,憐心疼的看著她的假肢,忍不住深吸一口氣,「這雙腿……是怎麼沒的?」

薔薇一愣,「這都沒什麼,只是在一次和黑暗教廷的遭遇戰中,發生了衝突才會這樣……」

憐皺眉,「是黑暗教廷的人做的?」

薔薇沒有開口,似乎不願意提起這件事,憐了解也不打算問下去了,「好了,我不問了。」

薔薇扯開一抹非常勉強的笑容,風向發生了細微的變化,薔薇的神情忽然有些緊張,「是黑暗教廷的氣息……!」

黑眸猛然沉下,憐迅速信念傳音,司令,這裡是什麼地方?

司令沉默了幾秒之後緩緩低語,戒律廳。

戒律廳?憐疑惑,司令的聲音隨後傳來,得到的答案卻讓憐有些無法接受!

戒律廳,是西大陸教廷派遣實力的最高人員聚集地,也就是說,這裡是西大陸的教廷核心勢力所在!

故事目前最為複雜的局面馬上要開始了,西大陸不好寫啊,要寫好多東西,相信大家也能預感到什麼,小憐會遭遇很多事情,龍族,人類,教廷,黑暗教廷,咳咳,不劇透了…… 章節名:章17話中有話

兩條龍在戒律廳的上空小心徘徊,小心翼翼的並不敢就此降落,這是戒律廳,西大陸教廷勢力最高的集結地所在,就算是龍騎也不可能說靠近就靠近,司令在上方小心的盤旋,等待著憐的指示,跟在後方的卡洛琳見到也追了上來,讓自己所駕馭的龍和司令並駕齊驅。

「憐!你停在這裡做什麼?」卡洛琳握緊韁繩,隔空喊了一句,憐站起身子神情有些複雜,薔薇的預感不會有錯,黑暗教廷的印記就留在她體內,對於黑暗教廷力量的感應薔薇斷然不會出錯!然而這裡是戒律廳,若是薔薇的感覺沒有錯,那就代表……!想到這裡憐的神情不由得更加陰沉幾分,這個猜想已經很驚人了!

司令,還是先找地方安全降落,其他的事情等下再考慮。

好。

司令的身體開始向下盤旋,憐對卡洛琳打了一個手勢,卡洛琳點點頭,手握緊韁繩也開始下降,好在這裡並非是戒律廳的核心區域,不然她們盤旋在空中這麼久,必然會有人前來招呼她們。

兩隻龍小心翼翼的向下盤旋降落,戒律廳的面積並不大,看似沒有任何戒備,但憐敏銳的察覺到空氣中不同力量的波動和交匯,這裡不乏聖殿強者的氣息!戒律廳位於西大陸最為核心的城市之中,由於戰爭不斷,西大陸的很多城市早已經失去了原先的功能,教廷不斷派強者前來,漸漸的,西大陸的地方家族勢力全部不復存在,可以說西大陸是教廷勢力滲透最純粹的地方。

西大陸沒有所謂帝都,更沒有所謂的城市等級劃分,因為大部分的城市都遭受過戰爭的創傷,西大陸只分戰外戰內,戒律廳位於戰內的核心位置,可以說是統御這場人類和龍族戰爭的領導力量,能夠生活在戰內城市,也是大部分民眾的幸運。

兩條龍在城市的外圍降落,鏡頗為狼狽的自龍爪中解脫,憐小心的將薔薇抱下來放到一起攜帶而來的輪椅上,鏡一臉蒼白的走過來小心的將毛毯蓋在薔薇的雙腿上,薔薇看著他如此神色有些吃驚,鏡也沒說什麼。

「怎麼在這裡停下了?」卡洛琳一臉疑惑,對這裡她可是熟悉的很,不是要去尋找黑暗教廷的據點嗎?

薔薇沒有說話,只不過神情很是低落,牽扯到黑暗教廷的種種薔薇總是這樣,憐看著薔薇的神情,將卡洛琳帶到一旁,「薔薇說,感覺到了黑暗教廷的氣息。」

「這不可能!」卡洛琳想也沒想直接開口,沒有半點猶豫,「這裡是戒律廳!怎麼可能會有黑暗教廷的人!」

憐沒有說話,就是這麼看著卡洛琳,卡洛琳睜大眼睛,「不可能!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憐深深嘆口氣,「卡洛琳,我也僅僅是猜測,當然,如果這是不可能更好。」

「等等憐!這裡可是戒律廳,我是說……教廷內部怎麼可能會有黑暗教廷的人存在!當然不排除有個別人勾結,但這裡可不是其他地方,我是說……!」卡洛琳有些語無倫次,很有可能無法接受腦中的假設,畢竟她的爺爺可是騎士團團長,若論起來,卡洛琳也算是根正苗紅的教廷後代,她很難相信教廷如此地方會有黑暗教廷的人混進來!

憐拍了拍卡洛琳的肩膀,「猜測而已,也許是薔薇感覺錯了,也或許剛才的確有黑暗教廷的人出沒這裡,現在已經離開了。」

「對,很有可能是這樣……」卡洛琳只感覺自己出了一身冷汗,憐看著卡洛琳的神情有些心疼她的感受,若換做是她,或許會更難接受。

「好了,不管是什麼情況,我們總要進去弄清楚。」

「這裡是戒律廳,憐,就算我是龍騎團團長,也不可能隨便出入這裡,這裡若是沒有內部人員的邀請,是根本進不去的!」

「內部人員的邀請?」憐挑眉,卡洛琳點點頭,「戒律廳畢竟是西大陸的核心力量所在,教廷很為重視,出入這裡的人皆為教廷高層,就算是隨從人員出入也必須隨身攜帶證明,更別提外來人士。你的妹妹是少祭司,既然是追查黑暗教廷的據點,她應該也有些特殊權利才對。」

憐回頭看了看薔薇,卡洛琳深吸一口氣,「我是說,如果你的妹妹感覺不錯的話,那就代表……!」卡洛琳一下子說不下去,眼中帶著些許恐懼,手掌忍不住狠狠攢起,手指肚上出現深紅的印子,憐將卡洛琳的手握住,「現在無法下任何結論,卡洛琳,放輕鬆。」

卡洛琳狠狠吸一口氣,苦笑一聲,「放輕鬆?我根本做不到!若是真的有黑暗教廷的人混入教廷高層中,我不知道他能混跡到什麼位置,不論是什麼位置,都夠打擊教廷了!」

「現在都是猜測。」憐盡量讓自己的聲音放輕鬆,「我去問問薔薇。」

卡洛琳點點頭,兩人走回來,憐來到薔薇的面前,小姑娘立刻將憐的手握緊,「憐,這裡是什麼地方?」

卡洛琳看看憐緩緩開口,「這裡是戒律廳,西大陸的教廷高層聚集地,也是西大陸教廷勢力的核心區域。」

薔薇猛然抬起頭,小臉上的血色褪盡,一雙眼甚至充滿恐懼!小手將憐的手狠狠握緊,那力道讓憐都忍不住有些吃痛,「這、這不可能……!」薔薇的聲音帶著顫抖,鏡的臉色也是驚訝和不信,「戒律廳?」

憐蹲下身子,握緊薔薇的手掌,「薔薇,你的感覺從來沒有錯過,是嗎?」

薔薇說不出話來,嘴唇有些顫抖,半響她艱難的點頭,「沒有,從來就沒有錯過。」

「少祭司!」鏡不免低呼了一聲,這句話代表著什麼他們都非常清楚!薔薇咬緊下唇,「我知道這代表什麼,如果這是真的……我會慶幸自己早一點發現!」

憐皺眉,若是事情真的如此複雜,這並非是薔薇可以處理解決的事情,一旦發生衝突,很可能局面無法收拾!看著前方看似無人實則阻隔重重的戒律廳,若是要踏進去,就要承擔可能的後果。

薔薇在片刻的慌亂之後忽然鎮定下來,握緊憐的手,「我們進去吧,我要弄清楚,這裡面到底有沒有黑暗教廷的人!」

「進去可以,不過你要答應我,不論結果是什麼,這件事僅僅止步於發現。」憐嚴肅的看著薔薇,薔薇的眼眸閃爍幾下,「嗯,我答應你,絕不插手我不能管的事。」

憐點點頭,「卡洛琳,司令和那條龍怎麼辦?」

「我們可是龍騎,自然是要跟著你我一起進去,戒律廳也不可能讓兩條龍就這麼呆在外面。」

「好,那就看戒律廳對我們是否放行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