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本公主一介女流,有些事情不應該插手過問,像這樣吧,有什麼事情,你問問大將軍吧。」蘇慕蓮自然而然的便把難題推給了程傲然。

「趙大人,說說吧,你為何把百姓都攔在門外?」程傲然故意對他的這個做法非常不滿,帶著一絲怒氣,說道。

輕嘆一聲的趙鵬飛,無奈的搖搖頭,說道:「大將軍,這些都是從江南過來的難民,想要進城,可是您也知道,咱們鎮的條件,哪裡還有多餘的錢照顧他們。」

「你們就別演戲了,趕快放我們進去吧,我們可是難民!」帶頭的男子,大吼道。

其他人也跟著附和道。

演戲?只要蘇慕蓮不承認,趙鵬飛和安昌鎮的百姓都不會戳破,也會跟著陪演。

「本將軍記得沒錯的話,江南應該有避難所吧?」程傲然眉頭輕挑,直接質問道,「你們千里迢迢趕到這裡,竟然還能完好無損,真讓人意外。」

程傲然的話中有話,那些難民自然也聽得出來,頓時啞口無言。

「江南的地方官剋扣賑災款,我們只能來到這裡了。」其中一個女人說道。

其他人也跟著應和道。

蘇慕蓮和百姓們就在一旁當著觀眾,默默地觀看著。

「本將軍第一次聽說,逃難逃到這裡來了?」程傲然忍不住低聲嘲笑道,「誰都知道安昌鎮地處偏僻,是個窮鄉,若是去京城,豈不是更好嗎?」

他的一席話,讓眾人有一陣語塞。

「昭華公主,你為什麼不讓我們進去?」帶頭的男子直接轉移話題,將矛頭轉向了蘇慕蓮,怒聲問道。

「……」蘇慕蓮一臉懵,她這是躺著都能中槍啊?

「是本官不讓你們進去,與昭華公主無關。」趙鵬飛厲聲糾正道。

其中一個男人不服氣的悶哼道:「這裡就屬昭華公主的身份最大,若不是她的阻攔,我們早就進了城,大伙兒,你們說得對不對!」

程傲然看著眼前的情勢不妙,防範心也加重起來。

「昭華公主,你這是要舉兵造反嗎?」有一個男子怒吼道。

「放肆!」緊接著只聽見程傲然的怒吼聲,他非常生氣的瞪著眼前的一群人,「把他們抓起來!」

「對!把他們抓起來!」趙鵬飛在旁狐假虎威的怒說道。

此話一出,侍衛都將他們團團圍住。

「你憑什麼抓我們?」那群人不服氣的紛紛說道。

蘇慕蓮依舊沉默不語,她知道,程傲然會將這些事情都決絕好。

「就憑你造謠生事,大逆不道!」程傲然低聲怒吼,冷笑著,「這種話忤逆之話都能說出口,當場杖斃也不足未過!」

安昌鎮的百姓們當然看得出這群難民的囂張跋扈,對他們更是厭惡。

「趙大人,千萬不能讓這群人進了城!」

「對!我們不歡迎他們!」

「這種話都能說出來,決不能給他們一口吃的。」

……

蘇慕蓮看著他們的一句話引起了民怒,心頭非常高興,可能這幕後之人沒有想到,她請來的人會這麼愚蠢吧?

「來人!把他們當場杖斃!」趙鵬飛說道。

侍衛們紛紛拿出刀,難民們見此不妙,立馬脫去身上的外套,緊接著露出原本的衣服,悲傷還有一把劍,他們紛紛拔出。

見此情況,百姓們被嚇得尖叫起來,這一幕,也是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

緊接著,難民和侍衛們打了起來。

「保護公主!」程傲然吩咐道。

「不!保護百姓!」蘇慕蓮又趕緊說道,轉過身對著百姓們說道,「你們快離開這裡!」

畢竟刀劍無眼,若是被傷到了,那可不好。

其中幾位難民,朝蘇慕蓮走過去,程傲然再也不能觀戰下去,拔出刀便阻擋著。

「趙大人,全部抓活的!」程傲然說道。

趙鵬飛又重讀了一遍:「全部抓活口!」

接下來本是對攻的形式,變成防守,可對方的武功高強,有幾個侍衛都倒在地上。

「你去幫他們。」蘇慕蓮說道。

「你自己小心點。」程傲然擔憂的叮囑道,上去幫忙。

蘇慕蓮則拿出長鞭,朝奔來的難民們揮了過去。

有了程傲然的幫忙,很快黑衣人都倒在地上,當然他們受傷的地方沒有傷及要害。

「都帶回去!」不費吹灰之力,程傲然解決掉了難民。

接下來趙鵬飛又重複了一次。

通過方才的事情,蘇慕蓮的心情低沉不已。

「果然是沖我來的。」 安昌鎮大牢裡面,那幾個被抓住的「難民」們都被分開關押,經過此時,蘇慕蓮和程傲然非常生氣,如果雖有懷疑的對象,可到底沒有確鑿證據,故而打算少來這些人的嘴!

「公主你們放心,下官一定會讓他們招供的。」還未從城門一事緩過神來的趙鵬飛看著心情低沉,面色嚴肅的兩位大佛,心撲通撲通跳得很是厲害。

程傲然和蘇慕蓮面不改色,直勾勾的看著趙鵬飛,趙鵬飛見了,更加膽戰心驚。

「這些人既然敢來鬧事,必然做好了被捕的準備,請問趙大人有幾分把握讓他們說出幕後主使?」似笑非笑的蘇慕蓮眉頭微挑,低聲問道。

趙鵬飛愣了愣,他區區一個偏遠的小知縣,哪兒知道京城中的陰謀詭計,那不能見光的齷齪手段?

他的確沒有信心!

這個時候一個官兵急忙額走過來,躬身稟告:「回稟大人,有一個犯人自盡了。」

「大人,犯人咬舌自盡!」

「大人,犯人不招。」

……

不一會兒,陸陸續續有官兵過來稟告著,讓趙鵬飛的壓力更大了。

「眼下就是保住那些人的命,不能出事!」蹙起眉頭的程傲然,低聲吩咐道。

思考著的蘇慕蓮低嘆一聲:「可審出誰是領頭之人?」

「回稟公主,雖然沒有審出,但是卑職已經猜測出來。」一個官兵回答著。

蘇慕蓮點點頭:「我來審他。」隨後又看向趙鵬飛,吩咐道,「一刻鐘后,你進來就說有三個人已經招了。」

接下來,蘇慕蓮要開始打心理戰,她要攻破敵人的弱點,然後從而對付。

雖然不知道為何原因的趙鵬飛,只能點頭說好,蘇慕蓮在官兵的帶領下,走到盡頭的房間,然後獨自走了進去。

看到領頭人的面容,果然不出蘇慕蓮所料,他是這群人最「活潑」的,每次都是挑事的關鍵人物,只見遍體鱗傷的被綁在十字架上,看上去狼狽不堪,非常絕望。

蘇慕蓮坐在面前,嘲諷一笑,微揚起頭,不屑的看著他,意味深長的打量著他,不慌不忙的說道:「寧嬪還好嗎?」

只見他雙瞳微縮,意料之中的震驚,隨之而來的便是恐懼害怕,隨後淡漠的望向蘇慕蓮,聲音沙啞無比:「什麼寧嬪?」

他方才的反應已經讓蘇慕蓮心中的猜測得到證實。

斜靠在椅背上的蘇慕蓮,胳膊肘撐在椅把上,手指按揉著略有些疲倦的太陽穴,低聲打趣道:「沒想到寧嬪的手竟伸得這麼長,還是寧家的伸得太長?」

說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蘇慕蓮虛眯起的眼睛,變得凌厲起來,語氣也便兇狠。

「你胡說!」那人情緒突然變得激動,雙手緊握成拳,咬牙切齒的怒瞪雙眼「這件事於寧家無關!」

「寧家祖宗是陪著先祖打下大勝的人,勞苦功高,幾代都享著榮華富貴,本公主可是聽聞這些年寧侯爺有些蠢蠢欲動啊,如今寧侯爺是按耐不住了嗎?」

蘇慕蓮其實明白,寧嬪被降位分,她只不過是一個導火線,真正的原因就是打壓寧家,殺雞儆猴。

「什麼寧侯爺?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那人說著,「蘇慕蓮,你不過是運氣白撿來的公主身份罷了!何須狐假虎威,真把自己當根蔥了?」那人嘲諷一笑,說道。

蘇慕蓮並沒有生氣,而是起身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拿出長鞭拉了拉,慢悠悠的說道:「皇上早已下命,不允提起此事,沒想到有人還是不識好歹!」

話音剛落,鞭子落在男人的聲音,緊接著發出他的慘叫聲。

「你為寧家賣命,如今只會死在這裡!」蘇慕蓮提高聲音,怒說道,「然後寧家他們是不會記得你的,你覺得這一切值得嗎?」

接下來,蘇慕蓮就要攻破人類最看似堅強卻又脆弱的那顆心。

「你死後,寧家人不會記得你的。」變得平靜的蘇慕蓮,不慌不忙的說著,「你只會變成大勝的孤魂野鬼,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記得你的。」

那人突然變得沉默,那雙本是義憤填膺的雙瞳也變得平靜,似乎是在思考著蘇慕蓮方才說的話。

「若你招供,本公主是不會虧待你的。」蘇慕蓮慢悠悠的說著。

只見那人嘴唇一咬,悶哼一聲:「你莫要在那裡胡言亂語,我的確是逃難而來,這一切都不關寧家的事。」

蘇慕蓮掩嘴輕笑,同情的搖著頭,說著:「看來寧家給了你不少好處吧?只是……」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不知道你還有沒有福氣可以去享受?」

「你幫主子做事,不過是因為銀子罷了。」蘇慕蓮見他表情有些動容,看來是起作用了,於是復說道,「錢乃身外之物,你要知道,兩眼一閉,便再也沒有什麼用了。」

蘇慕蓮見他開始沉思起來,心中得逞,嘴角微微上,坐回到椅子上:「只要你招供,本公主定會給你一筆錢,你就可以拿著這錢,遠走高飛,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但是你死了,就真的什麼也沒有了。」蘇慕蓮故作同情的長嘆一口氣,搖著頭,「本公主瞧你還年輕,應該還沒娶妻吧?」

「若是沒娶妻還好,若是家裡有妻子孩子,你在被我抓起來的那一刻,她們就會沒命,因為寧家人會以為你背叛。」 重生之贅婿神醫 聲音壓低的蘇慕蓮,好心提醒著。

那人低下頭,深思著,似乎覺得蘇慕蓮說得很有道理,微微抬頭,非常糾結的看他。

蘇慕蓮知道,他的心已經動搖了,只是在找一個說服自己的借口罷了。

「既然我答應你,幕後之人我會想辦法,讓他相信你已經不在人世,在這個世界,誰不想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我現在給你機會!」

此話說完,便響起了敲門聲。

「進來!」蘇慕蓮說道。

隨後只見趙鵬飛開門而入,走到蘇慕蓮身邊,拱手躬身,恭敬的回到道:「公主,已有四人招供。」

蘇慕蓮嘴角微微上揚。

「本公主知道了。」 蘇慕蓮見那有氣無力的男人驚訝的睜大了眼睛,震驚不已,自然也不敢相信。

「那公主其他人怎麼處置?」趙鵬飛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懶洋洋斜靠在椅子上的蘇慕蓮,把玩著滴水狀的耳環,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的男人,慢悠悠的說著。

「給他們兩個選擇,一是招供保命拿錢,二是杖斃拉出去喂狗!」此時說話的蘇慕蓮,語氣變得兇狠許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