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那我可管不了,我又不是醫生,你老婆出了事也不能怨我,我只負責生產,可沒保證能夠讓你老婆不出意外!你現在兒子也生出來了,不謝謝我,難道還要找我麻煩不成!」說完用力將

其甩開,自己消失在了雨夜之中。束手無策的丈夫在實施完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救援措施無果后,這才撲倒在妻子的身邊痛哭流涕,而自己兒子的嚎啕大哭也同自己的哭聲交織在了一起,就好像

在為自己的妻子送行一般。這的確是一個令人難以入眠的夜晚······經歷了大喜大悲的夜晚之後,歐陽修為,也就是歐陽晨露的父親在第二天將妻子的屍體送到了縣城的醫院裡,醫院拒絕接受他的妻子,還罵他是瘋子,拖著個死了一天的人來幹什麼?晦氣

!歐陽修為不得不再次將妻子的屍體帶回自己的家中,既然妻子已死,他只得向村裡的人借錢*辦起了喪事。好不容易將喪事辦完了,歐陽修為他自己也因為精神過度疲勞而崩潰了,沒過多久

,也隨著自己的妻子駕鶴西去。這下連向村裡人借的錢都沒法還了,村裡的人還得倒貼錢給他辦理喪事。為此,村子里的人一個個都皺起了眉頭:「搞什麼呀?這兩口子什麼想法,都一把年紀

了,非要生個兒子。這回倒好,偷雞不成蝕把米,人是生下來了,自己倒好,生了兒子就長眠了,這算什麼事呀?」「這不對勁呀?難道這個孩子是個災星不成?都說生兒子是喜事,誰料卻成

了喪事,這孩子不是災星會是什麼?」

村子里的人議論紛紛,於是歐陽家生了一個災星的事情很快便在村子里傳開了,而且一傳十十傳百,很快歐陽晨露的名聲就傳遍了整個村子;不僅如此,本來說他是災星就好了,但是每經

過一個人的口中,歐陽晨露的事情就會被扭曲變形一次,一開始是這個孩子會詛咒別人,然後是這個孩子是惡魔;最搞笑的就是有人居然說這個孩子是閻王爺的代言人,叫到誰的名字誰就活不

過三天······就這樣以訛傳訛之後,村子里便沒有一個人願意撫養歐陽晨露了,甚至連抱過歐陽晨露的人都要用消毒液洗手,以免沾染晦氣。人類傳播負能量的速度簡直可以用光速來衡

量了。

村委會為了這個問題還專門開了一個會議,村長在採納了所有人的建議之後,狠狠拍下桌子說:「既然整個村子都沒有人肯接納這個嬰兒,那我們就只好把他送到縣城的孤兒院里去了。你

們大家都給我記住了,誰敢走漏風聲,就別想再在這個村子里當幹部了!」

於是乎,還是嬰兒的歐陽晨露就被送到了縣孤兒院,跟其他沒人要的孩子們生活在了一起。由於村裡人沒有走漏風聲,所以歐陽晨露的「災星」身份沒有曝光,孤兒院的看護人員也全心全

意地將其撫養長大,隨著年齡的增長,歐陽晨露逐漸學會了走路,學會了認字說話。然而他從懂事起,就跟其他的孩子不一樣,這令孤兒院的工作人員有點不得其解:歐陽晨露有時候會一個人

坐在空地里自言自語,但是他說出來的話卻像是在跟別人交談;有時候啟蒙老師叫他坐在椅子上,歐陽晨露就是不願意,還說椅子上已經坐著一個人了。有一次上課的時候歐陽晨露突然大聲喧

嘩了起來,這令工作人員不得不將其單獨照顧了起來。如此一來,歐陽晨露就被從「正常人」的行列里劃分了出來······「老師,你的身後有一個小男孩,他在跟我打招呼······」有一次老師跟他聊天的時候,歐陽晨露脫口而出,老師朝身後望去,發現空無一人,於是懷疑歐陽晨露是不是患有精神疾

病。老師於是請來了醫生替他看病,這一次看病,醫生就給歐陽晨露開了很多鎮靜劑之類的藥物,歐陽晨露吃下之後腦子開始變得反應遲鈍,於是他開始抵觸這些藥物。但是醫生在給他診斷的

時候發現他還是胡言亂語就會繼續給他開藥,歐陽晨露開始學會了說謊騙醫生,而且每次講醫生開的葯吞下去之後又偷偷跑到衛生間用手摳喉嚨將其嘔吐了出來,這樣的生活,一晃就過去了十

五年······ 第一卷第一章歐陽騰飛經過十五年的時間,孤兒院規定的撫養時間已經到期了,而早就已經習慣「說謊」的歐陽晨露也已經被認定為精神恢復了正常。與此同時,正好有一對無法生育的夫婦來到了孤兒院,這對

夫婦與孤兒院院長交談了一番,從他們的口中得知,他們曾經生育過一個男孩,但是男孩中途夭折了,他們又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想要領養一個孤兒。院長聽他們這麼說,於是準備將孤兒院

里所有的孤兒一一呈現在他們面前,豈料這對夫婦回絕了:「我們不想養育嬰兒樂,我們的兒子是在上初中的時候夭折的,所以我們想找一個跟他年齡相仿的孩子作為我們的未來繼承人···

···」

院長聽他們這麼一說,略微愣了一下,隨後在一名工作人員的耳邊附耳說了幾句,隨後帶著他們來到了孤兒院的籃球場里,給兩位夫婦搬來了桌椅,並且附上了茶水。當兩位夫婦坐下來之

后,孤兒院里十五歲上下的孤兒一個個排著隊伍從房間里走了出來,隨後排成一列橫隊站在了院長跟夫婦面前。兩人中的男子用眼睛掃視了一下這一排孤兒,然後將眼光收回,默不作聲。院長

則開始介紹起這兩個人:「你們大家聽我說,今天是你們的幸運日,如果誰能夠有幸成為我身後這兩位貴人的兒子,那麼他以後一定會過上衣食無憂的好日子······」院長的話還沒說完

就被男子給打斷了:「院長,請您先打住,我們可不是來驗兵的,不用搞得那麼正式,接下來讓我自己來說話行不行?」

「那是自然!」院長說完退到了一旁,隨後男子站在了隊列前面:「大家聽我說,雖然我家很有錢,但是我要找的是一個不愛慕虛榮、權利的孩子,這個孩子進了我家之後,我一定會像親

赴肉一樣愛戴他,不會讓他受半點委屈。。。。。。」男子說到這裡的時候低下頭頓了頓隨後繼續說:「而我本人發誓,一定會成為一個盡職盡責的好父親,不會再讓我親生兒子的悲劇再度重

演!」男子說到這裡再次望向隊列中的孩子:「那麼,你們誰想成為我的兒子,請從隊列里站出來······」

男子的話剛說完,院長就覺得不對勁,他頓時額頭上冒出了冷汗:「這不是一個語言陷阱嗎?一開始強調自己很有錢,隨後又說出自己喜歡不愛慕虛榮權利的孩子,最後讓想成為他兒子的

人站出隊列來。。。。。。與其說是讓想成為他兒子的人站出來,倒不如說是讓想成為他兒子的人留在隊列中才對!雖然這個語言陷阱不是很深奧,一般人都能夠聽懂,但是站在他面前的可都

是一群乳臭未乾的小孩呀!只怕······」院長心想到手的銀子恐怕又要飛走了,要知道,他每送走一個孩子,負責領養的的夫婦可是要繳納一定的費用的,不然他怎麼維持這個孤兒院的

生計?

院長的顧慮是正確的,這群孩子也不負所望,一開始互相張望,沒有一個人敢邁出第一腳,但是其中一個孩子鼓足勇氣站出來之後,緊接著就是跟在他身後的「小弟」們勇敢的邁出了腳步

,果然是孤兒院里的好兄弟,有福共享有難同當嘛!院長看到這種情形腦袋都轉到一邊去了,眼睛都不敢睜開來了:「這下又少了不少開支了······」然而就在他閉上眼睛認栽的時候,

他聽到了男子詢問其中一名男孩的聲音:「你叫什麼名字?」院長聽后睜開眼睛一看,男子正站在歐陽晨露的面前,這一狀況令院長室又驚又喜,吃驚是因為他沒有想到一個曾經患上了精神病

的孩子會被男子看上;而喜則是因為這樣一個燙手的山芋如果能夠早日脫手對他來說可以稱得上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了。此時歐陽晨露見男子居然選擇了他,吃驚的望向了對方:「我沒有站出來

,你為什麼會選擇我?」

「呵呵,孩子,你怎麼答非所問呀?請你先回答我的名字好嗎?」男子笑眯眯地回答說。

「我叫歐陽晨露。」

「歐陽晨露?怎麼這麼巧?我也姓歐陽!」男子微笑著伸出了右手示意歐陽晨露握手:「我叫歐陽騰飛,我希望你能夠做我的兒子,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歐陽晨露望著男子誠懇的目光,不自覺的伸出了右手,剛觸碰對方的手就立刻縮了回來:「不行,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要選擇我呢!」

歐陽騰飛淡淡一笑:「很簡單,你就是我所說的那個不愛慕虛榮以及權利的孩子,我剛才之所以那麼說,是因為沒有一個從小就沒有父母的孩子會經得起享受天倫之樂的誘惑,雖然這些孩

子的本意是想過上好日子,並不是什麼壞事,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些孩子就是一些貪婪的人。他們見領養他們的人家庭背景還不錯,就一窩蜂的想要成為幸運兒,但是幸運兒可不是這樣

產生的!幸運兒之所以幸運,就是因為他跟普通人與眾不同。我雖然不知道你經歷過什麼,但是首先你對我的家庭條件不為所動,就說明你沒有一顆貪婪之心,我的親生兒子也是像你一樣善良

的人,只可惜他······」歐陽騰飛說到這裡時低下頭臉色變得難看了很多,但是當他抬起頭來的時候,馬上轉變成了笑臉:「往事我就不提了,這麼跟你說吧!我從你的身上看到了些許

我兒子的影子,你我能夠在這裡遇到便是一種緣分,既然是緣分我就不會置之不理,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羈絆,羈絆一旦生成是無法輕易斬斷的······」歐陽騰飛說完用堅毅的眼神望著

歐陽晨露,而歐陽晨露也用眼睛直勾勾的望著他,站在一旁的院長見此情形心裡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你這個臭小子,天大的好事降臨在你身上,你還不趕快給老子應允了?你是不是傻子

啊?」院長想到這裡轉念又一想:「對啊!他之前是患過精神病,這個時候犯傻也在情理之中哈!我怎麼也犯二了?」想到這裡,院長也不再遐想,靜靜地等待著結果的到來。

「我從小就沒有父母,而且孤兒院里的大人都把我當神經病看待,我餓覺得自己不正常,即使是這樣,你也要認我做兒子嗎?」歐陽晨露說到這裡眼眶開始濕潤了,站在一旁的院長一聽到

歐陽晨露這麼說,腦袋就像被炸開一般,他心想:「你小子今天怎麼又病發了?你這麼說對方還會要你嗎?你這個神經病!」但是他轉念一想:「不對呀!哪有神經病會說自己就是神經病的?

這個孩子到底是不是神經病?」院長想到這裡兩隻眼睛都擠到一起變成鬥雞眼了!

「臭小子,別以為你這麼說我就會拒絕你!我歐陽唐飛認定了的事就會堅定不移的做完,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兒子了!」歐陽騰飛的話音剛落,歐陽晨露就直接撲到了他的身上,拚命

的嚎啕大哭起來,歐陽騰飛像抱住自己親身兒子一樣緊緊的抱著歐陽晨露,一切盡在不言之中。院長見大局已定,招呼工作人員將其他人都送回了各自的房間里,將歐陽夫婦兩人領到了辦公室

里,在他那裡辦理了相關的手續之後,興高采烈的揮著手向坐上車的歐陽夫婦倆道別:「路上小心呀!好人一生平安!」等歐陽夫婦走遠了,他望著自己手裡的支票樂不可支。

歐陽夫婦開著車行駛在了公路上,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個小時,歐陽晨露不自禁的在車上睡著了,這是他自懂事以來睡過的第一個好覺,之前他在孤兒院里可沒少受委屈。等到歐陽晨露醒來

之時,他發現自己的身上披著一件外套,車子也剛剛停下來。歐陽晨露超車窗外望去,發現已經是晚上了,坐在前排的夫婦倆招呼他下了車,呈現在他眼前的事一棟西式豪宅,有三層樓高。歐

陽晨露做夢都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住進這樣豪華的房子里去。

「兒子,還傻站著幹什麼,快跟我們進來呀!」歐陽騰飛說完伸出了右手,歐陽晨露受寵若驚的將手搭了上去,管家接過了歐陽騰飛手中的外套,豪宅大廳里出了管家之外還有左右兩排的

家僕正列隊歡迎夫婦倆回到家中,眾人見兩人進入了豪宅,於是躬身齊聲說道:「歡迎老爺夫人回家!」歐陽騰飛聽他們這麼一說,臉上露出了一絲怒容:「怎麼回事? 拒嫁天王老公 我在今天出去之前對你

們說的好像不是這樣的吧?」

眾人一聽,一個個都驚慌失措,於是立刻齊聲道:「老爺、夫人、少爺,歡迎回家!」

「嗯,這才像樣!你們挺好了,從今天開始,他就是你們的少爺,我兒子的名字叫做歐陽晨露,你們誰都不準叫錯了名字。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是我發現有誰敢對我兒子不恭敬,我

馬上就讓他捲鋪蓋回家,你們都聽清楚了沒?」

「是的,老爺!」眾人立刻齊聲回答說。

「啵!」歐陽晨露冷不防的被從旁邊湊過來的林秋蟬給親了一口臉頰,歐陽晨露的臉馬上就變得像紅蘋果一樣紅了,他用狐疑的眼神望著林秋蟬,林秋蟬笑眯眯的對他說:「兒子,我帶你

參觀咱們的房子怎麼樣?」不由得歐陽晨露反駁,林秋蟬就拉著他的手朝樓上奔去······ 第二章入駐高等學院次日,歐陽騰飛到當地派出所替歐陽晨露了當地戶口,這樣一來,歐陽晨露就不再是孤兒了。從派出所走出來的時候歐陽晨露的身上多了一張身份證,正式成為歐陽家的一份子。「你

今年十五歲,剛好夠年齡上初中,如果你小學的課程沒有學完,我可以考慮讓你繼續上小學,不知道兒子你想怎麼樣?」

「呃,還是上初中吧!應該難不倒我······」歐陽晨露毫不猶豫地回答說。

聽兒子這麼說,歐陽騰飛徑直朝著市內的一所高等學院開去。當歐陽晨露下車的時候,一所名為a市高級初等學院的學校就展現在了歐陽晨露的面前。「兒子,跟我來······」歐陽

騰飛帶著兒子直接向校長辦公室走了進去,坐在裡面的校長見到開門的事歐陽騰飛,當時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歐陽兄!」校長看到歐陽騰飛的身後站著的歐陽晨露就知道歐陽騰飛這次來找

他的目的了,於是沒等他開口便直接回答說:「這位一定就是你的兒子了!歡迎進駐我校學習!」

「李校長,我這次來就是來為我兒子歐陽晨露辦理入學手續的,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歐陽騰飛知道已經過了入學時間了,所以才會親自拜託自己很要好的朋友李濤校長。既然兩人是很

要好的朋友,李濤當然不會不給他面子。「哪裡哪裡?只要你歐陽兄開口,無論什麼時候都能讓你的兒子入學的!這樣吧,我們就不羅嗦了,趕緊去辦理入學手續吧!我來帶路······」

校長帶著兩人走了一遍入學程序之後,歐陽晨露的手中多了一套書籍,校長立刻從學校的商店裡拿來了一個書包將歐陽晨露的書放了進去,隨後從一間教室里叫出來了一名正在上課的班主任老

師。校長在她的耳邊悄悄說了幾句話之後,這個班主任老師就笑眯眯的跟歐陽晨露打招呼:「你好!你叫歐陽晨露是吧?我將會成為你的班主任老師,我叫朱莉。我們班現在正在上課,我來帶

你認識一下你的同班同學吧!」說完便跟校長打了一聲招呼便要帶著歐陽晨露往教室里走,歐陽晨露望著自己的父親一步三回頭,被歐陽騰飛用笑容回答了一句:「小子,你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我可不能教會你做人的所有知識,這一切還需要你自己不懈努力才行,趕緊進教室里去吧!」說完便跟校長嘻笑著超走廊方向移動了過去。

進入教室的歐陽晨露突然之間面對台下如此之多的生面孔,有點不適應。當老師要求他介紹自己的時候,歐陽晨露只是在黑板上寫出了自己的名字,然後向眾人鞠了一躬,台下的人便開始

竊竊私語了。老師見此情況立刻替他圓場,隨後將歐陽晨露安排坐在了一名長得很漂亮的女生身邊。歐陽晨露一看到這個女孩自己的臉頰馬上就變成了西紅柿,以至於女孩跟他自我介紹的時候

歐陽晨露都不敢抬起頭正面看她,不過女孩的名字她還是記住了,女孩名叫白牡丹,是從其他學校轉校過來的,可能是因為成績很優異的緣故吧,白牡丹的自尊心非常強,同時伴有一點點的自

負,作為同桌的歐陽晨露跟她相比,猶如日月比繁星,兩個人身上展現出來的光亮完全不在一個等次。

按照慣例,班裡來了新同學班主任會給一節課的時間讓同學們互相了解。這次也不例外,朱莉老師在台上交代了幾句之後,便離開了教室。當班主任離開教室的下一秒鐘,教室馬上就變得

沸騰了起來。歐陽晨露身邊的同學都湊上來跟他打招呼並介紹自己,歐陽晨露也開始適應起周遭的環境起來,開始跟同學們交流。然而就在此時,歐陽晨露從背後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惡意直刺

他的後背,首先是那沙啞的聲音頓時就讓歐陽晨露頭皮發麻了:「喂,你叫歐陽晨露是吧?」

所有人聽到這個聲音之後全部都靜了下來,大家紛紛用目光斜視這個說話的人,看大家的表情就知道這個傢伙不是善茬。歐陽晨露換換轉過頭去,這才看清楚這個人的廬山真面目:一米八

左右的個子,一頭的長頭髮並且染成了金黃色,額頭略微朝下翻著白眼望著歐陽晨露,嘴裡正不停地咀嚼著檳榔,額骨上的肌肉也因為一直不停咀嚼而顯得分外明顯。再加上一張國字臉,厚嘴

唇以及丹鳳眼,臉上就像是刻著「流氓」兩個字一般。金頭髮的傢伙見歐陽晨露半晌沒有說話,於是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將歐陽晨露提了起來:「你小子不回話是不是看不起老子呀?」此

人說話的同時他的身後便聚集了幾個學生,一看就知道是他的小弟跟班。

歐陽晨露在被對方拉起來的同時,隱隱約約感覺到對方的臉有些許變化,但是又看不出有什麼太大的變化,那番變化一直若隱若現,歐陽晨露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看你小子是欠

拾掇!」金髮學生說完就伸出了右手,準備教訓教訓歐陽晨露,一旁的白牡丹立刻站了起來:「住手!郝勇你這個無賴,平時不學無術就得了,為什麼要對新來的同學大打出手?人家有什麼事

情對不起你了?」

「哎呦!小娘們還跟老子蹬鼻子上臉了?要不是看你長得有幾分姿色,老子早就把你打得不成人形了,別tm給臉不要臉,信不信老子今天就讓你這朵牡丹花變成一朵殘花敗柳?」金髮學生

說完就邪笑著將手往白牡丹的臉上湊了過去······「啪!」就在此刻郝勇的手被一隻更強壯的手給抓住了,抓住他的是一名身高比郝勇還要高的學生,他有一頭烏黑的頭髮、一臉正直的表情、一身黝黑的皮膚,此人抓住郝勇的手之後什麼

話惡不說,但是郝勇卻感覺自己的右手被抓住的補位開始越來越疼痛,郝勇大喝道:「馬軍!你小子敢多管閑事,老子今天就給你點顏色瞧瞧!」說完開始對著這個叫馬軍的學生拳打腳踢,但

是馬軍在遭受了他的拳打腳踢之後一點變化都沒有,臉上的依舊保持著一開始的態度。郝勇身後的學生間自己的老大被欺負了,於是紛紛上來幫忙,幾個人一起攻擊馬軍,並且將馬軍團團圍在

中央對著他拳打腳踢,但是馬軍在遭受數人攻擊的情況下依舊沒有感到半點疼痛的樣子,在眾人擊打他的身體的同時,他居然拉著郝勇的手朝期身後的牆壁走了過去,幾個人在一旁拳打腳踢的

學生此時也已經精疲力盡了,見此狀況都驚訝的站在了一旁。之間馬軍將郝勇拉倒了比較空蕩的地方,拉著她的右手往反關節方向一擰,郝勇就一個踉蹌被迫背對著他頭朝地;馬軍緊接著一腳

題中了郝勇的膝關節處,郝勇就立刻雙腳跪地了!「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再欺負同學,你能做到嗎?」馬軍依舊很平靜的說著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