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相信啊,簡直不可相信啊。”

“匪夷所思,不會連我們門主大人的狂刀都要被他抵擋下來吧?”

……

沈安竟然到了這個時候還保留着實力,血雨門衆人都萬萬沒想到,自己拼盡全力,也沒有能夠將沈安的全力逼出來。

這是何等的絕望,莫非他們都只是機器人?來丈量沈安實力的存在?

便是血雨門門主此刻也是心驚不已,他望着沈安猶如是在望着一個怪物一般,一個六品後期覺醒者怎麼會覺醒瞭如此強大的力量?

這狂猛的姿態,簡直讓人想要退卻,便是以他血雨門門主此刻心中也是不由的萌生出了一絲退縮的感覺。

不可能,這絕對是幻覺,絕對是真正的幻覺。

血雨門門主倒吸一口涼氣,手中的血紅色長刀揮動的更快迅速,他引以爲傲的長刀必將會斬破眼前的這頭雷虎。

“給我去死吧!沒有哪個六品後期覺醒者能夠在我的這一刀之下活下來,沒有哪個人能做到。”血雨門門主大吼道。

“如果換做是別人肯定不行,但是我卻和你說的那些人截然不同,我的姿態,我的力量,都不是他們能夠比擬的。”沈安冷冷的說道。

隨即手中涌現出恐怖的力量,這狂暴的力量涌出,猶如是有着萬千頭雷虎蘊藏在那頭巨大雷虎之中,周圍雷霆涌動,氣勢逼人。

在空中一聲嘶吼,雷虎撲向血雨門門主。

片刻,血雨門門主便是被這恐怖的攻擊衝撞中,噗呲,血雨門門主不由的吐出一口鮮血來,他堂堂血雨門第一強者,血雨門門主竟然敗在了區區一個六品後期覺醒者的手中。

“這怎麼可能,他的實力怎麼可能強大到了如此的地步,這這這,絕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血雨門門主此刻都有些懷疑人生了, 這絕對強大的力量,他從未見到過。

而血雨門那些覺醒者一個個更是如同自己的信仰遭到了顛覆一般。

他們簡直無法相信這一切。

他們眼中無敵的門主,他們眼中何其恐怖的存在,竟然也會落敗?

“門主竟然落敗了?門主竟然敗了?”

“不是真的,我心目中所向無敵的門主怎麼可能輕易落敗?這這這……絕對是我產生出了幻覺了。”

“太強了吧,他一個六品後期覺醒者,簡直就是強得可怕。”

“不不不,我不能接受這一切,我不能接受門主落敗在一個年輕人的手中。”

……

大峽谷某處,那些覺醒者望着這一切。 他們究竟看到了什麼?血雨門門主竟然也會敗,血雨門門主竟然真的落敗了?

“不是真的吧?那個人不是真的血雨門門主吧,血雨門門主是海月城中令人恐懼的存在,想不到他竟然也會敗。”

“太震撼了,血雨門門主居然真的敗了啊。”

“這這這……太強了吧?太強了吧?”

“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那個年輕人太強了吧,竟然連血雨門門主都不是他的對手。”

“這要是被海月城的那些覺醒者知曉的話,究竟會引起怎樣的巨大震動?”

這些人之中甚至有不乏在境界上超越沈安的存在,甚至有着七品中期的高手,但是相比起沈安而言。

他們覺得自己完全不可能是沈安的對手,與沈安爲敵,這簡直就是在找死。

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

……

囚車旁邊,沈安一步步走向血雨門門主,現在血雨門門主已經落敗,也到了沈安獲取勝利果實的時刻。

“交出來吧,囚車的鑰匙。”沈安本來還覺得可能找不到鑰匙了,沒想到血雨門門主竟然主動送上門來。

有了鑰匙之後,他就可以打開囚車,直接釋放出無雙了。

血雨門門主趴在地上,臉色有些蒼白,在他的身後是一個個忌憚的血雨門覺醒者,那些血雨門覺醒者恐怕也萬萬沒有想到,他們眼中無敵的門主大人會落敗。

現在他們的心中滿是恐懼,滿是驚恐,他們心裏頭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就算所有人加起來也完全不是沈安一個人的敵手。

沈安太強了,簡直強得讓人畏懼。

“你你你……別過來,我們會誓死保護門主大人,絕對不會讓你這傢伙傷害門主大人一根毫毛。”

“不錯,我們就算拼了自己的性命,也絕對不會讓你動門主大人絲毫的。”

“想要動門主大人,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不過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

沈安伸出手,血雨門門主屈辱的交出了囚車鑰匙,他當然可以選擇不交出鑰匙,只是如果那樣的話,他恐怕就要丟掉自己的性命了。

沈安沒有理會血雨門門主,帶着鑰匙來到囚車面前,就在血雨門那些人的面前,堂而皇之的打開了囚車,釋放出了傷痕累累的無雙。

一系列舉動,完全的忽視了血雨門的那些人,似乎沈安根本就沒有將血雨門的那些人當作自己的對手。

彷彿他們不配成爲對手,而此刻也沒有任何一個血雨門的人膽敢上前阻止沈安絲毫。

阻止沈安,然後被他一拳打死嗎?

……

“你沒事吧?”沈安對着身邊的無雙說道。

無雙深吸一口氣,他望着沈安,如同是在看着一個怪物一般,這究竟是何等強大的存在。

竟然獨自一人就救下了自己,還是在受到了血雨門門主阻擾的情況下?

“說實話,在開始之前,我也十分不看好你,不過現在,毫無疑問,我對你的實力也非常的信服。”

“呵呵,現在你自由了。”沈安說道。

雖然在沈安的口中這只是一句輕描淡寫的話,但是對於無雙而言,這卻是十分難得的。

無雙深吸一口氣,呼吸着自由的空氣,從他進入囚車的那一刻開始,就沒有任何念頭覺得自己可以逃脫得了。

在他看來自己已經必死無疑了,被血雨門的人抓住還能夠有活着的可能性嗎?顯然是沒有的。

然而現在,他卻是在沈安的力量下,重獲自由了。

“謝謝你,將我釋放出來,我還以爲再也無法呼吸到自由的空氣了,這輩子,我終於再次呼吸到自由的空氣了。”無雙說道。

隨即沈安與無雙分別,血雨門的人再也沒有追蹤無雙的想法,畢竟有着沈安在那裏震懾,他們若是再抓住無雙的話,難免會引起沈安的不滿。

海月城,戰功基地。

沈安返回這裏。

“想不到你居然這麼快就返回了,莫非那無雙已經被你救下了?”郭老看着沈安,震驚的說道,他沒想到沈安能回來如此之快。

沈安嘴角泛起一抹笑意,說道:“我已將無雙救出,如今無雙早已被我所釋放。”

郭老是知道的,無雙被血雨門的人把守着,別說是一個人了,就算是一批覺醒者,也很難從血雨門的手中將無雙救出來,但是沈安卻做到了。

這足以說明沈安強悍的實力。

“想不到你居然真的做到了,你的實力真是一次又一次的突破我的想象。”血雨門門主驚愕的望着沈安道。

“郭老,我現在要去修煉室之中修煉了。”沈安道。

郭老帶着滿是欣賞的眼神看着沈安,不得不說,沈安的確是很強,非常的強大。不僅如此,沈安的努力程度也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具有超強天賦,還如此努力,沈安變強不是沒有道理的。

“呵呵,這次沈安在戰功榜上的變動,估計會引起不少人的關注吧,能夠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從戰功榜第五百名提升到如今的第十名,這飛一般的速度,簡直連我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沈安,你究竟還有多少的天賦沒有展現出來呢?真是讓人期待不已啊。”郭老喃喃自語,他對於沈安很好奇,只要是接觸了沈安的人,就絕對會是如此。

沈安此刻正在百倍修煉室當中修煉,他自然不可能知道郭老說的這番話,估計他就算是聽到了,也只會笑笑。

……

海月城地下。

沈安擊敗血雨門的消息已經擴散開了,在地下,這樣的小道消息流傳得很快,如此之快的速度,恐怕會讓許多人都難以置信。

“什麼?你說戰功榜上的黑馬沈安居然擊敗了血雨門的人?還從血雨門的手中救走了無雙?”

“天啊,這怎麼可能,衆所周知,血雨門的人何其的強大,海月城之中又有幾個人膽敢去招惹血雨門的人?沈安究竟是怎麼做到的,難道他是設計了強大的陷阱才完成了這一切,纔將血雨門覺醒者看守的沈安救了出來?” “不是吧,我對於沈安也有着足夠的關注,他這段時間在海月城也太過於活躍了,不僅僅擊敗了泰森之虎,如今連血雨門的人都無法阻止他了?莫非那神祕地牢也是被沈安一把火給燒掉的?”

“斯斯斯斯,這個沈安究竟是有着怎樣強大的背景啊,他的身後必然有着一位實力強大無比的師傅吧?不然他怎麼能夠抗下這一切?怎麼能夠完成這麼多奇蹟一般的事情?”

這時在一個黑暗的房間之中,一個虎皮大椅上面,手上帶着鐵環,臉上有着青色刀疤的男子目光兇惡的注視着沈安。

“你們知道這個傢伙是誰嗎?”那男子拿着沈安的照片,詢問着身邊的兩個妖豔女人。

不得不說這兩個妖豔女人長得十分的不錯,這男子倒是豔福不淺,此人在地下刺客排行榜能進入前二十,他目前爲止還沒有任何失敗。

完成了一百次任務,每一次都能夠讓金主兒滿意。

如今他拿着沈安的照片是做什麼?

這不禁讓人有些費解。

“大人,這不過是一個年輕人罷了,有什麼好值得你去關注的?大人我們還是好好玩玩吧。”一個妖豔的女人說道,她體態輕柔,手臂就要勾搭到男子的身上。

男子剋制住,推開那個女人:“這個傢伙在海月城之中風頭正盛,不巧我就喜歡專門對付這樣的人,我要讓他明白明白,被老子盯上是什麼滋味。”

“大人你要幹什麼?”

“當然是殺了他,只有殺掉這樣的傢伙,才能夠讓我產生足夠的快感,必須要殺掉他,用這個人的鮮血來祭奠我手中的刀。”男子舔了舔舌頭。

那兩個妖豔女人嚇得面色鐵青,花容失色。這男子也太過於暴戾了一些,若是稍有不慎,豈不是連她們也會被對方所殺?

……這這這……

很快來到夜晚。

沈安走出戰功基地,剛從修煉室之中走出來,正想要去海月城之中轉轉,放鬆放鬆。

可就在這時,他卻感受到了一抹隱藏於暗處的濃烈殺機,那人如同是以一條毒蛇一樣,惡狠狠的盯上了自己的目標。

似乎沈安已經完全的成爲了他的獵物一般。

沈安自然不可能輕易成爲別人的獵物,從來都是其他人成爲他的獵物。

“出來吧,還隱藏什麼,我已經發現你了。”沈安說道,其實他也沒有發現對手隱藏於何處,對方的隱匿手段十分高明。

黑暗中那男子心中一驚,能夠有如此警覺的人,果然不愧是戰功榜上令人關注的黑馬。

不過他可以斷定,在沈安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並不知道自己準確的藏匿位置,他好歹也是一名十分有警覺的殺手,怎麼可能輕易上當?

呵呵想要將我炸出來,你以爲我是輕易就能炸出來的嗎?我可不是那些三歲小孩,想要憑藉區區幾句話就將我騙出來,可沒有那麼容易。

戰功基地內,郭老走出來,他看着正在欣賞着月色的沈安,不由的也是感到一絲好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