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是她突然害羞,而是現在的她相當於見公婆了,哪兒有媳婦見公婆能不害怕的?

“春蘭姐姐,她有沒有嫌棄我?”最終還是求知慾戰勝了害羞的心理,蔣心怡雙手捏着衣角,問陳逸。

畢竟這裏民風淳樸,還未訂婚便發生關係,難免會讓人覺得隨便。

陳逸看着這樣的蔣心怡,越看越覺得可愛,最後還是忍不住把人撈到懷裏抱着。

“想知道?”陳逸把腦袋放在蔣心怡肩膀上,語氣裏是明顯的逗弄。

可惜蔣心怡因爲陳逸突然之間的親密舉動,而一時間亂了陣腳,沒有注意到。要不然,她肯定會和陳逸鬧起來。

“想知道,你說吧。”蔣心怡不覺得陳春蘭對自己的評價有多高,但是終究要面對現實,只能大着膽子問。

“我姐說,無論如何不能夠把事情露出來,免得影響你的名聲。”

陳逸低聲的笑了一聲,“她她還讓我不許欺負你。”

“啊?”蔣心怡不可避免的感到驚訝,春蘭姐姐這是接受了自己?

“啊什麼啊?”陳逸啃了一口蔣心怡白嫩的耳垂,“高興傻了?”

蔣心怡現在總算反應過來了,小臉通紅,但是眼睛裏的興奮卻遮掩不住。

得知陳春蘭接受了這樣的自己,她總算可以放下這顆心了。

從一開始,她就擔心春蘭姐姐會嫌棄這麼不知檢點的姑娘。

現在春蘭姐姐這一關過去了,她這心裏,總算可以鬆下一口氣了!

陳逸還想着和蔣心怡在親近一會兒,可惜老天爺不願意,很快,陳逸的院子外就傳來了萬雷的聲音。

“陳逸老弟!你在家嗎?”

自從陳逸幫了魏書記的忙,現在萬雷看見陳逸那自然像是老朋友。

至於這稱呼,自然也比之前更加熱絡了不少。

“有人找你了,快出去吧!”蔣心怡被萬雷的聲音嚇了一跳,整個人像受驚的兔子,原地蹦噠了一下,最後掙開了陳逸的懷抱。

這姑娘,還真是容易害羞。陳逸看着蔣心怡逃跑一樣的背影,不由自主的笑了出來。罷了,他也要去見萬雷,就由得她去吧。

“萬雷哥。”

陳逸來到院子門口,放萬雷進門,“今天怎麼有空找我?”

“嗐,這不,心裏惦記着老魏的事兒,想來問問你。”萬雷撓撓頭,說出自己的來意。

原來是魏書記家的事情。 陳逸恍然大悟,點了點頭。

“萬雷哥你放心吧,事情我已經辦妥當了,一點差錯也沒有。”

這不是陳逸自誇,而是他真的做到了這個程度。

萬雷也是相信陳逸的本事的,要不然也不能夠把陳逸介紹給自己的老朋友魏書記。

“你辦好了就行,我知道你有本事。”

萬雷拍了拍陳逸的肩膀,“我代老魏謝謝你了!”

這是萬雷的感謝,陳逸自然不會拒絕。

“萬老闆,以後再有這樣的事情,要記得來找我哈。”陳逸沒有擺恩人的譜,而是笑鬧着,拉近了和萬雷的關係。

“嗐,那肯定的。”這種要求,就算陳逸不說,萬雷也會自己記住。

畢竟,不是什麼人都想陳逸一樣,有真正的實力的。

“那,萬雷哥,什麼時候有空,咱們兄弟兩個一起吃頓飯吧?”

陳逸很久都沒有見過萬雷了,也是的確想他這個兄弟了。

卻不想,一提起這個,萬雷就直嘆氣。那難受的模樣不似作假,差點嚇了陳逸一跳。

“這是怎麼了?萬雷哥?”陳逸臉上滿是擔憂,“有什麼事,和我說說吧,我能幫上忙的話,一定不會拒絕的。”

“唉,你一說,我才發現自己太久沒有時間休息,放鬆一下了。”

萬雷說的那叫一個難過,可見他這段時間被工作折磨成什麼樣子了。

“工作很多?”陳逸也是知道,萬雷手上有家大公司,平日裏忙的吃口飯的時間都沒有。

一時之間,他倒是有些爲自己的魯莽邀請而感到抱歉。

“嗐,也就最近有幾份合同,還沒有簽下來。”萬雷不打算把自己工作上的壓力帶給剛剛結交兄弟,笑一笑就帶過去了。

“等我閒下來了,有時間咱們兩個一起喝酒啊!不過,得等我有時間了,我才能給你打電話。”

“好,咱們一起喝酒,喝個痛快。”陳逸當即就答應下來。

送走了萬雷,陳逸便一刻也沒有耽誤的去看蔣心怡去了。

蔣心怡靠在陳逸身上,溫柔如水,“陳逸,我喜歡你,所以心甘情願的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你,你也一定不要讓我失望。”

“當然。”

陳逸把蔣心怡柔若無骨的小手捉在手手裏,突然又說了一句對不起。

“對不起。”

蔣心怡擡起頭,勾脣笑了笑:“你好端端的爲什麼又要說對不起,難不成你心裏還有別的女人?”

“當然不是。”

陳逸一口否認,道:“我知道昨夜是你的第一次,可是我昨天也是第一次,沒輕沒重的……”

聽到這裏,蔣心怡的臉瞬間像是煮熟了的蝦。

她急忙打斷了陳逸的話。

“好了,你不要再說了。”

然而陳逸卻並不想打住,只見他從口袋裏拿出來了一個小盒子,雖是檀木盒子,但是卻並不能擋住其中的藥香。

蔣心怡湊過去,好奇道:“這是什麼東西?”

話音剛落,陳逸便用行動派解決了蔣心怡的疑惑。

他打了一杯溫水,將那指甲大小的藥丸遞給蔣心怡。

蔣心怡更加迷惑了:“這是什麼東西?”

“這個是可以讓你不受到傷害的藥丸。”陳逸哄道:“吃了它吧。”

他雖然已經和蔣心怡有了夫妻之實,但是這件事若是傳出去了對蔣心怡名聲不好。

如果因爲這次蔣心怡要是有了小寶寶,未婚先孕,那就是一座大山,他不願意蔣心怡經受這些。

而外邊商店買的那些藥對人的身體多少都有損傷,所以他纔會自己做了藥丸。

他確實喜歡蔣心怡,可是在娶她之前,是絕對不會讓她當一個被人議論的未婚媽媽。

蔣心怡理解他的苦心,雖然不情願,但還是吞服了藥丸。

看着蔣心怡服了藥丸,陳逸又道:“心怡,你先好好休息,我去外邊有些事情要處理。”

蔣心怡拉着他:“什麼事情,不能帶我一起去麼?”

陳逸寵溺的揉了揉她頭頂的碎髮,笑道:“你現在這個樣子出去,那不等於是告訴所有人你已經屬於我了麼?”

昨天回來的時候,蔣心怡就寸步難行,還是陳逸把她抱回來的。

聞言,蔣心怡索性不理他了,哼哼了兩聲:“你真是討厭,快去快回哦,我在家裏等你。”

聽了這話,陳逸心中一動。

蔣心怡剛剛稱這個地方爲家?

發覺陳逸並沒有離開,而是看着自己失神,蔣心怡更加臉紅了:“你快去忙你自己的事情,我累了,要睡覺了。”

她這幅模樣,明明純潔的不能再純潔,卻在無形中吸引着人。

陳逸的喉結動了一下,極力剋制着自己的慾望。

食髓知味,若不是考慮到蔣心怡的身體不能承受更多,他一定會忍不住再一次要了她。

陳逸收回思緒,逃一般的離開了房間。

他怕自己在和蔣心怡共處一段時間以後,會忍不住。

陳逸靠在門上,一遍一遍的念着清心咒。

唸了半天,才把剛剛甦醒的慾望給壓下去。

就在這時,忽聽的門口傳來敲門聲,還不待陳逸有所動作,在樓下的陳春蘭便率先打開了門。

接着,陳逸就聽到陳春蘭熱情的聲音:“蔣先生,蔣先生怎麼過來了?”

陳逸心中一動,蔣先生?

是蔣泰,還是蔣心怡的爸爸蔣明永?

不過轉念一想,陳逸便了然了,自家老姐應該還沒有見過蔣明永。

既然是蔣泰的話,事情也還算是不是完全沒有餘地。

最起碼蔣心怡不會承受那麼大的壓力。

防止蔣心怡聽到生意亂想,陳逸反手在門上貼了一個消音符,同時設下了一個小結界。

這樣的話,即便蔣心怡突然出來,也不會看到蔣泰,同樣蔣泰也不會看到蔣心怡。

沒有了後顧之憂,陳逸這才踱步下樓。

樓梯口處,陳逸正面遇到想要上樓的蔣泰,便將人攔在了那裏。

蔣泰看到陳逸,便開門見山的說道:“陳先生,我家小姐晚上的時候偷偷跑出來,現在是不是在你這裏。”

不是問句,而是陳述句。

“你說心怡麼?”陳逸明知故問。 蔣泰道:“除了她還能有誰?我家老爺擔心死了,特意讓我上門帶她回去。”

說着,蔣泰就要繞過陳逸,上樓去找蔣心怡。

而陳逸卻站在那裏,雖然身形沒有蔣泰高大,但是他一言不發的站在那裏,蔣泰要是想越過他上樓,那也是困難的很。

過了許久,蔣泰才從牙縫裏擠出兩個字,“讓開。”

他是看在陳逸之前幾次三番出手救了蔣心怡的面子上,才一直保持禮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