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遠處,周明康跟在一個年輕人身後,看到姜天威和齊家康兩人,不由得露出一股恨意。於是,對著自己前面的人說了些什麼,不時的對著姜天威這裡指指點點。

姜天威六感何其敏銳,很快就發現了在不遠處正對自己指指點點的周明康。有些苦惱的對著齊家康說道:「那個傢伙認識不?」。

說著用眼神瞟了一眼周明康的方向,齊家康也是隨意一瞟,不過很快就是變了臉色。一臉苦澀的說道:「想不到這個傢伙攀上他,這下子我們有些麻煩了!」

聽到齊家康的話,姜天威愣了一下,不由說道:「怎麼?這傢伙就是鄭少東?」

齊家康苦笑道:「怎麼可能,這傢伙叫黃承明,不過是鄭少東的一條狗,但是他爸也是市裡的一位副市長。」

姜天威撇了撇嘴說道:「鄭少東的一條狗就把你嚇成這樣,你也太沒出息了吧?」

正說話間,黃承明已經帶著周明康走了過來。看到齊家康,黃承明面帶笑意的說道:「家康啊,是說剛剛怎麼沒有看到你,怎麼一個人躲在這裡喝悶酒啊!」

齊家康勉強笑了笑說道:「明少客氣了,我陪我師傅在這喝兩杯。」說著指了指姜天威。

彷彿是剛剛看到姜天威一般,黃承明打量了一下姜天威說道:「家康啊,可不要被這種會點三腳貓功夫的人給騙了。回頭,我找幾個國學大師給你認識一下。」

聽到黃承明這麼貶低姜天威,姜天威倒是還沒什麼,齊家康聲音卻是也冷了下來說道:「明少,我師傅是不是三腳貓功夫,我想你身邊這位應該很清楚。」

黃承明的臉色也是冷了下來:「齊家康,別給臉不要臉,這地方是他這種人能進來的么?」然後又自顧自的說道:「這裡的保安是幹什麼吃的?怎麼什麼阿貓阿狗也往這裡放,當這裡是什麼地方?明康,你去問一下保安,看看這傢伙是怎麼進來的,怎麼進來的就讓他怎麼出去,這裡是他能來的地方么?」

這下,齊家康的臉色徹底變了,不過姜天威卻是雲淡風輕的,對著黃承明說道:「看來,今天你是想替你身邊這條狗出氣啊,我就站在這裡,你來趕我一個試試?」

說到最後,姜天威身上自然而然的閃現一股殺氣,將黃承明和周明康都是嚇了一跳。

他們這裡的動靜,自然沒有逃過不遠處王愛媛和劉佳佳她們三個的目光。

看到有人為難姜天威,劉佳佳第一個就炸毛了,真要說起來,這裡就數劉佳佳身份最是尊貴。看到自己心愛的人被人為難,劉佳佳拉著王愛媛便往姜天威這裡趕了過去。

剛走到旁邊,便聽到姜天威那句:我就站在這裡,你來趕我一個試試?待得姜天威說完,劉佳佳就接著說道:「黃承明,你算什麼東西,是不是我帶什麼人過來,還需要經過你同意啊?」

面對劉佳佳毫不客氣的指責,黃承明和周明康都是變了臉色,他們都沒有想到,劉佳佳會這麼光明正大的給姜天威撐腰。

黃承明臉色有些發苦,恨恨的蹬了一眼周明康,他就是被周明康慫恿過來找下齊家康的麻煩,順便也找下姜天威的麻煩。誰知道劉佳佳橫插一杠子,讓他一腳踢在鐵板上。所以,現在的他將所有怨氣都發在了周明康身上。

正當黃承明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背後傳來一道爽朗的笑聲:「佳佳,我找了你好久,原來你在這裡,來了也不打聲招呼,我們都在裡面房間等你呢!」

劉佳佳低聲在姜天威耳邊說道:「這個就是鄭少東了。」

聽著鄭少東那虛偽的話語,姜天威有些無語。還找了好久,估計劉佳佳一來,就有人告訴了鄭少東,現在在這裡演這出,明顯就是來為自己人解圍而已。所以姜天威對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虛偽。

劉佳佳也是笑著說道:「原來這就是東少的待客之道,如果這裡不歡迎我們的話,我看我們還是走好了,免得有些人看不過眼。」劉佳佳卻是絲毫不給他面子,直接將話挑明了來說。

劉佳佳的話音剛落,後面就傳來林秋願的聲音:「佳佳這是怎麼了,有人要將你趕走?是不是將我們也一起趕走好了。」後面,不是林秋願和黃世成還有誰,兩人身後也是跟著一批人一起進來。

這時候,大廳也是炸開了鍋似得,所有人都是盯著這裡看。這下有熱鬧看了,這是所有人的心裡想法。

市高官的公子和市長公子兩人杠上了,希望不要打起來才好。兩位公子的不和這裡所有人都清楚,只是像今天這般,直接對上的,可就真是少見了。

所以,大廳中的人才像打了雞血似得,密切關注著這裡的一舉一動。

鄭少東的臉色也是徹底的陰沉了下來,兩人這是赤裸裸的打他的臉了,他舉辦的聚會,還沒開場,兩位重量級的人如果離場而去的話,對於黃承明來說,不啻於當眾扇了他兩耳光。 不過,鄭少東也算拿的起放的下,淡淡笑了笑說道:「秋願這是說的哪裡話,一點小誤會而已。承明,給佳佳道個歉,這事就這麼算了!」

這時候,周明康反而沒人看在眼裡了,黃承明也是有苦說不出。不過,鄭少東發話了,他也只能硬著頭皮來到劉佳佳面前說道:「對不起佳佳,剛剛我說了些難聽的話,希望你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放在心上!」

劉佳佳還想說話,姜天威一把拉住她笑著說道:「佳佳,算了!」

看到劉佳佳居然因為一個陌生人的話居然就這麼算了,鄭少東彷彿第一次看到姜天威,對著姜天威說道:「兄弟似乎面生的很,不知道在哪裡高就!」

姜天威笑了笑說道:「一個小小的老師而已,不值一提!」

只是,姜天威話剛說完,眼前的鄭少東卻是一個箭步來到王愛媛面前,對著王愛媛笑道:「這位就是媛媛姑娘吧,三年前我剛來SH的時候,還是個小姑娘,現在都長這麼大了,也越長越漂亮了!」

王愛媛笑著說道:「難得東少還記得我。」

三年前,鄭少東的父親剛剛接任市高官的時候,王愛媛的父親曾帶著王愛媛去在接風酒會上碰到過鄭少東。

只是,三年過去了,他們中間也沒有任何聯繫,想不到這個鄭少東還記得。

「怎麼會不記得,像媛媛這麼漂亮的姑娘,一輩子也不會忘啊!」鄭少東有些激動的說道。

聽著鄭少東的話,一旁的姜天威有些吃味兒了,什麼叫一輩子也不會忘?自己的女朋友被人這樣惦記,姜天威當然看不過去了。

走到王愛媛身邊,一把拉起她的手,故作驚訝的說道:「媛媛,原來你認識東少啊。」

看了眼姜天威,王愛媛哪還不知道他的小心思,不過心裡卻也是甜甜的,笑著說道:「三年前和爸爸去參加一個酒會,和東少有過一面之緣!」

看著姜天威拉著王愛媛的手,鄭少東的臉色徹底陰沉了下來,就算剛才林秋願沒有給他面子的時候,也沒有這麼黑。

就是站在旁邊的黃承明也似乎感受到了鄭少東身上傳來的怒火。

左耳前傳 強忍著怒火,鄭少東努力表現出一副豁達的樣子說道:「自從三年前和媛媛姑娘有過一面之緣后,我可是對媛媛姑娘一直念念不忘。只是,似乎我好像晚了一步!不過沒有關係,大家公平競爭,我想,這位先生應該也不會有問題吧?」

聽到鄭少東的話,在整個大廳掀起軒然大波,這是赤裸裸的表白了吧?市高官家的公子要和別人搶女朋友?

這件事,說出去也沒人信啊?一個市高官的公子,要什麼女人沒有?用得著和別人去爭?可這種事卻真實的發生在眾人的眼前。

不止其他人,就是王愛媛這個當事人也是驚呆了,一時都忘了該怎麼說話。姜天威皺了皺眉,看起來,這個鄭少東是真的喜歡媛媛了。竟然不惜在大庭廣眾之下直接表白,而且當著這麼多人的面。

只是,媛媛只能是我的,誰也搶不走。姜天威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既然東少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公平競爭,不過,現在我可是領先一步了!」說著,在王愛媛臉頰上親了一口。

眾人又是倒吸一口涼氣,這是赤裸裸的打臉啊,鄭少東也是臉色難看。

姜天威要的就是這種效果,既然人家都已經宣戰了,那他也沒必要畏畏縮縮了。是自己的誰也搶不走,這是他向外人表明的一個態度。

王愛媛被姜天威偷襲親了一下,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還是有些抹不開面,不由臉色微紅。不過卻是什麼話都沒說,只是緊緊的抱著姜天威的胳膊,用行動來說明了自己的態度。

看著兩人當著自己的面在那秀恩愛,鄭少東反而冷靜了下來,笑了笑說道:「媛媛,你現在還年輕,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這麼簡單。等你再長大一點,你就會明白,愛情不僅僅只是兩個人的事。」

說完,便轉身離開了,再留下也沒有意義。

眾人都還沒從剛剛的震撼中回過神來,齊家康有些擔心的看了看姜天威說道:「師傅,這…這怎麼辦?」

姜天威笑了笑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沒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鄭少東也不能一手遮天。」林秋願走了上來大聲笑道。

因為劉佳佳的原因,現在林秋願和黃世成和姜天威的關係還算不錯。加上林秋願和鄭少東算是宿願,所以自然是力挺姜天威。

劉佳佳卻是好像發現了什麼好玩的事一樣,狹促的看著姜天威說道:「感覺怎麼樣?」

「什麼感覺怎麼樣?」姜天威有些莫名其妙。

「當然是有一個這麼強大的情敵啊,快說說感覺怎麼樣?」劉佳佳歡快的說道。

林秋願和黃世成都是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姜天威也是滿頭黑線。自己雖然並不怕了鄭少東,可是被他惦記上,也是一件相當頭痛的事情。

沒想到,劉佳佳依舊什麼事都沒有一樣,不由的在她耳邊輕聲道:「要是他喜歡的是你就好了,這樣我就可以直接讓給他好了!」

劉佳佳白了他一眼,卻是沒有說話,拉著王愛媛和周曉萌又到一旁說她們的悄悄話去了。

劉佳佳走後,林秋願臉色有些凝重的說道:「想不到這個鄭少東居然會來這麼一手,這下可不好辦了!」

齊家康也是一副苦瓜臉,鄭少東的地位根本不是他能比的,所以對於這件事,他根本就幫不上什麼忙。

姜天威倒是無所謂的笑了笑說道:「大不了我帶著媛媛回老家,難不成他還能將手伸到那裡去不成?好了,不說這些了,難得聚一次,來干一杯!」

時間已經差不多快五點半了,所以這個時候,鄭少東又出來了。只是,這次出來,卻是一點也看不出剛剛怒火中燒負氣而走的樣子。

風度翩翩的歡迎眾人來參加他的元宵酒會! ps:(說一下更新的問題,這書已經寫了六十多萬字了,存稿早已經用完了,潛力簽約的書沒有推薦位,成績也不怎麼好,賺不了錢,白天我還要上班,以後只能保證一天一更,做不到一天兩更了,不過大家放心,這是我的第一本書,肯定會完本的,預計字數一百二十萬到一百五十萬左右,希望喜歡的朋友能夠堅持看下去。啰嗦多了,抱歉,以後我會盡量少說這些廢話的。)

傅海拍了拍步雲天的肩膀笑著道:「你小子就不要想那麼多了,我告訴你這些並不是想打擊你,只是讓你不要驕傲而已,你也不用去在意那些老傢伙,畢竟那些老傢伙一個個都是不知道修鍊了多少年的老怪物,你比不了也是正常的。」

「放心好了,老頭,我是不會灰心的。」步雲天深吸一口氣笑著道。

「喂,你小子剛剛叫我什麼來著,老頭?是不是皮癢了?」傅海氣呼呼道。

「其實呢,我叫你老頭是有原因的,因為在我心中老頭比較親切啊,師傅這個稱呼太平常了,不足以表達我對你的尊敬啊。」步雲天認真道。

「真的嗎?可是我怎麼覺得你是在忽悠我啊?」

「怎麼會,要知道我可是繼承了華夏民族尊老愛幼的傳統美德的。」步雲天不自覺道,一時間卻是沒發覺這句話的語病,他已經不是在地球了。

「華夏民族,那是什麼種族啊,在什麼地方啊?」果然。傅海一聽步雲天的話便奇怪的問道。

「額。老頭。那個地方離這裡太遙遠太遙遠了,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反正說了你也不認識,還是不說算了。」步雲天一想起地球的事情不由有些沉悶道。

「哦,那不說就算了,說點別的吧。」傅海點點頭道,以他變態的修為,自然是很輕易便能感覺到步雲天情緒的變化。所以他也不再追問下去。

「老頭,我們兩個大男人有什麼好說的,還是欣賞一下美麗的月色吧。」此時步雲天實在是沒有心情聊天,就想好好的待一下。

「也是,不過我也該回去了,等比試完了我再找你吧,反正你記住,只要你有理,在這學院里就不用怕得罪任何人,誰要是得罪你就告訴我。我一定幫你收拾他,就是表面不好收拾。我也給他穿小鞋。」傅海認真道。

「呵呵,謝謝你老頭,放心好了,有事情我一定會找你的。」步雲天笑著道,感受傅海的關心,鬱悶的心情總算是好了一些。

「那我走了。」傅海說完便無聲無息的消失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反正步雲天覺得他就是故意顯擺,當然也有提醒他天階後期高手非常強大的意思。

不過步雲天在看到傅海出現和消失這兩下子之後,確實是提高了警惕,畢竟之前太過順風順水了,已經不知不覺之間滋生了一股驕傲的情緒,幸好已經醒悟了過來。

天階後期高手一個個都是修鍊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基本上一個個都已經達到了天人合一的程度,行動悄無聲息,在加上速度快的沒話說,如果對方要偷襲,步雲天說不準一個照面就能被幹掉了。

當然,一般人也不會知道步雲天保命的本事,再加上天階後期高手的高傲一般不屑於偷襲,所以他逃命的機會還是有的,不過逃得了一次也很難在同一個人手上逃第二次啊。

所以提升修為成了步雲天目前最迫切的目標,天階初期,只要成功突破天階,他相信自己到時一定可以在天階後期修士手底下保住性命了。

今天是進階八強的一天,只要能夠再戰勝一位高手,那麼他就可以成為學院高級學生中的十大高手,所以今天的氣氛格外熱烈。

五行王者學院大的你難以想象,再加上初級、中級學生的比斗已經結束,所以八個決鬥台同時開打。

步雲天和葉荊花還是非常幸運的,之前他們一直擔心自己兩人會在比武台上相遇,現在卻是萬幸的沒有遇上。

不過現在步雲天卻是遇到了麻煩,他一來到台下便已經被一群人圍了起來,不用說,這群人正是刀道宗的,步雲天廢掉了他們太上長老的孫子,他們要是沒反應才奇怪呢。

「怎麼,你們想在學院里對付我啊?」步雲天淡淡的看著圍著他的十幾個人,這些人當中最高的也就是天階中期的修為,雖然他對付不了這群人,但是保住性命卻是不難,而且昨晚還拜了一個便宜師傅,所以他根本就是一點也不擔心。

「小子,居然敢下毒手廢掉我們太上長老的孫子,你以為你還能活命嗎?就是五行王者學院也保不住你。」那名天階中期的刀道宗修士陰沉道。

「什麼,白洪金那廢物是你們刀道宗的啊,我還以為哪個老烏龜生的龜兒子呢,早知道我就應該直接滅了他,才僅僅是把他廢掉,真是太便宜他了。」步雲天滿臉驚詫道,好像真是那麼回事似的。

「好膽。」「找死。」一時之間響起了十幾道咆哮之聲,一股股狂暴的氣勢頓時爆發了開來,所有的氣勢都向著步雲天壓迫而來。

「哇,好不要臉啊,那麼多天階修士居然合起來對付一名地階後期修士,真是太無恥了。」

「難道刀道宗就是這種貨色?看來九大門派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真不要臉。」

「把他們趕出去。」

「刀道宗就了不起啊,居然敢來我五行王者學院撒野,難道是不想活了。」

「就是,滅了這群不要臉的老東西。」

……

周圍的人群議論紛紛,裡面不乏各個隱世勢力的弟子,議論起來根本就是毫無顧忌。聽的刀道宗的眾人一個個面紅耳赤。不過他們卻是沒有收手的意思。

十幾名天階高手的聯手壓制是何等恐怖可想而知。步雲天雖然自傲,卻也是瞬間如臨大敵,就在雙方準備開打的時候,一聲憤怒的咆哮從遠處傳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