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只是他從老和尚的話中同樣悟出了另一層意思,這位老和尚在太初寺的地位恐怕很高,至少高到了可以不把慧悟放在眼裏的地步。

要知道,慧悟本身的修爲雖然不高,但他的輩分終究擺在那裏。在太初寺內,慧字輩便是現今最高的輩分,除非是同爲慧字輩的師兄們,否則根本沒人敢如此明目張膽地不把慧悟放在眼裏。

“敢問大師是慧字輩中的哪一位高僧?”

林隕拱手道。

“出家人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名字更只是一場虛妄罷了。小友你又何必在意?老衲與小友今日的相遇,乃是冥冥中的天意指點,切莫過於執着這等無意義的事情。”

老和尚微微一笑道。

好傢伙,講了大半天就跟沒講一樣。

林隕暗自吐槽了一下,還好他對老和尚的身份也不是特別感興趣,反正他只要確認對方不是自己的敵人就足夠了。

“這場鬧劇,也該結束了。”

老和尚的目光陡然望向那山門之處,呢喃道。

這時,林隕彷彿感受到了一絲似有似無的波動之力,他一開始還以爲是錯覺,可直覺告訴他自己沒有弄錯。

那是精神意念的波動,雖然十分地隱祕微弱,卻是真真正正存在的!

“慧色,該送客了。”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那慧色大師心中一動,便是陡然向前邁出了一步。猶如龍行虎步,帶着那浩大的聲勢,恐怖雄渾的金芒瞬間綻放!

金身降世!

大羅法音縈繞天際,久久不絕於耳。

天地動盪,那遠處的雲霄更是不知何時聚成一團,形成了一尊活靈活現,威嚴不凡的大佛形象!

“不好!”

見狀,餘洪臉色劇變,這位天宮境六重強者終於出手了!就算是傻子都猜得到,這肯定是衝着自己來的。

幾乎是一瞬間,他做出了最正確的決定,那就是立刻逃跑!

別看他的修爲境界只比慧色低了三個小境界,然而這三個小境界所帶來的實力差距,卻是有如雲泥之別!

天宮之境,一步一登天!

每一個小境界都是一道難以跨越的鴻溝,非常人可超越!在武者界甚至有這麼個說法,天宮境強者之間的差距,往往比天宮境一重和羽化境圓滿之間的還要大!

簡單來說,餘洪就算是使出了渾身解數,他在慧色面前也只能是毫無還手之力!打都不用打,他就已經知道自己必敗,唯一期盼的就是能夠成功地逃脫!

“阿彌陀佛!”

伴隨着一聲暮鼓晨鐘般的低喝,那凝聚成大佛形象的雲霧之中散發出一股強勁有力的無形聲波,帶着羅漢金剛不怒自威的驚人力量,一舉轟向了餘洪!

“雷火斷日劍!”

餘洪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當下便是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強招數進行抵禦。他手中的極品地器長劍化作烈日般灼燒天際,燒出了一片晚霞紅天,聲勢浩蕩之大絲毫不下於慧色大師的佛音攻擊!

劍氣縱橫,落日雷火!

數不盡的雷火之力交纏糾結,化作斬斷烈日的一劍!

砰!

然而下一幕的出現卻是令人大跌眼鏡,如此恐怖驚人的一劍,在那看似貧乏無力的佛音之下竟是猶如泡沫般脆弱,一觸即碎!

鐺!

甚至,就連餘洪手中的極品地器長劍都出現了絲絲裂痕,一時間劍氣崩潰,強大的佛音入體震盪,直接將他震成了重傷!

大量的氣血回逆,餘洪在這一招之下當場吐出了鮮血,臉色變得蒼白如紙,就連氣息都變得萎靡不振。僅此一招,便將餘洪打成了毫無還手之力的重傷狀態!這便是慧色的實力,更代表着太初寺慧字輩高僧們的恐怖底蘊!

太初寺終究是頂尖宗門勢力之一,哪怕是強如大秦天朝,也絕對不敢輕視!

“此乃小小懲戒,若是北斗劍宗再敢來犯太初寺。太初寺雖然勢弱,但也絕不是任人欺辱的。哪怕是北斗劍宗宗主親來,太初寺也絕對不懼!”

慧色沉聲道。

這是他對餘洪的一次警告,更是他代表太初寺向北鬥劍宗,更是向整個天下發出的一次聲明!

太初寺不願與人爲敵,但也絕不懼任何人的威脅和欺辱!

要想動太初寺,就得先掂量好自己的分量!

“好!老夫記住了,定然會把原話帶給宗主!”

餘洪捂着胸口不斷咳嗽,大量的鮮血竟是有些抑制不住。他眼中帶着驚懼之色,嘴上卻依舊不肯示弱,畢竟他現在代表的可是北斗劍宗。

哪怕是死撐着,他也絕不能弱了北斗劍宗的威勢。

話音剛落,他便立刻轉身遁去,簡直就像是夾着尾巴逃跑了。不逃能怎麼辦?難道站在別人的地盤繼續逞強受欺負?

唯有儘快趕回北斗劍宗,將此事稟明宗主,讓宗主定奪替他出頭纔有機會找回今天丟掉的面子。否則,真要是逼急了慧色,把他給徹底留在太初寺那就完犢子了。

別看這些出家人表面上說着慈悲爲懷,不沾殺戒,可誰又能夠肯定他們不會狗急跳牆,真的殺人呢?

“師伯威武,修爲高深,令弟子欽佩不已。”

見餘洪終於被打跑,無嗔心裏暗自鬆了一口氣,更是順便拍了個馬屁。正所謂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哪怕是出家人也願意聽一些好話的。

“你的賬還沒算完,慧明師弟自會料理你。”

誰知慧色卻是狠狠地瞪了無嗔一眼,那眼神中帶着濃濃的不善之色。這讓無嗔心裏不禁咯噔了一聲,難道他如此天衣無縫的演技都被看穿了?

不應該啊!慧色師伯絕對沒有這麼聰明!

正如無嗔所猜測的那般,慧色確實沒有看穿無嗔的演技,但架不住有人暗中提醒他。就在方纔的一瞬間,他就已經通過那人的提醒得知了事情的一切真相,並且順勢趕走了餘洪,爲太初寺正名。

無論無嗔到底有沒有殺項沛,有沒有撒謊誣陷人,他被餘洪一路追殺至太初寺這都是鐵一般的事實。

太初寺若是不做出一點事情的話,那門下弟子必定會失望透頂。

所以慧色的這一次出手,是必然的!

“小友,這個結果你可滿意?”

老和尚笑着看向林隕,那眼神中竟是有些許詢問的味道。

“滿意,自然是滿意的,一切聽從大師安排就好。”

林隕也摸不透他的心思,只好順着他的話說下去。誰知他眼珠子轉了轉,居然鬼迷心竅,忍不住又來了這麼一句:“要是大師你能狠狠地教訓一頓慧悟,最好廢了他的修爲,讓他不能出去禍害人,那我恐怕就更滿意了。”

這可真是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小友還真是不客氣。”

老和尚笑道:“慧悟縱然有過,也不該受到如此重罰。老衲自會好好管束他,不讓他隨意離開山門,還望小友就此作罷。”

“多謝大師。”

林隕深吸了一口氣,深深作揖道。

他的要求如此過分,結果對方非但不怪他,而且還遷就他的意願,實在是非常給面子了。

可他一直弄不明白一個問題,那就是對方到底爲什麼如此看重他。兩人明明是初次相識,卻能得到眼前這位修爲高深莫測的老和尚一而再再而三的幫助,如果沒有什麼原因的話,那他是不可能會相信的。

“小友是否在困惑老衲爲何要對你如此關照?也難怪你會有此疑問,畢竟你我是初次相識,若是沒有目的的話,的確是不太合理。”

似乎是看出了林隕心中的疑惑,老和尚忽然笑道。

“正是如此。”

林隕沒有否認,而是坦然點頭道。

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善意,更沒有毫無緣由的幫助。至少在他看來,人心便是如此現實,他本不想惡意揣測,卻必須得留個心眼保護自身。

“小友大可放心,老衲並無任何想要利用你的意思。其實今日你我之間的相遇,在一百五十年前就已經有人預測過,而事情的發展皆如那人所說的一模一樣。世間之事,皆有因果關聯。”

老和尚語出驚人,淡淡道:“那人對老衲曾有過救命之恩,他囑託過老衲若想報恩,便在一百五十年後的今日助你一臂之力,並將一件東西交託於你。”

說話之間,林隕的手中竟是憑空出現了一本看上去破破爛爛的古籍,封面上的字體都因歲月的侵蝕變得有些模糊不清了。

但依稀可以看出上面所寫的幾個字:玄火三重變。

可林隕的注意力並沒有被眼前的古籍所吸引,他的思維全然被老和尚剛纔的幾句話所打亂,一時間竟是不知該作何感想。

一百五十年前?這是多麼熟悉的字眼,早在帝都的時候,張玄武便曾經跟他說過一百年前所發生的事情。

那個叫做林石的人,曾囑託過張玄武要將青霜冷焰和《無量焰焚訣》交給自己,而如今到了太初寺,居然又有一位修爲高深的老和尚受人所託要將這本所謂的《玄火三重變》交給自己。

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跟張玄武和老和尚兩人的相遇,似乎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經被那個叫林石的傢伙給預測到了。

如果一次是巧合,那兩次呢?

難道這個世上真有能夠預測未來的奇人?

林石跟他之間到底又有着什麼關係,爲什麼一次又一次地幫助他,又爲什麼會用自己曾經使用的假名字?

莫非他來到九州大陸這件事情並非只是一個巧合,而是在暗中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操縱着一切,主宰着他的命運。

又或許,他根本就不是林隕,而是什麼別的存在……

種種的迷惑涌上心頭,彷彿化成了一團捉摸不透的迷霧,讓林隕深深地陷了進去。

“莫入虛妄,速速醒來!”

驀然間,林隕的眼前陡然出現一尊寶相莊.嚴的真佛,那富有威嚴的低沉佛音猶如當頭棒喝直入他的內心深處,將他瞬間從迷霧的深淵中拉了回來。

眼前景象變幻,之前所發生的一切彷彿未曾出現過,山還是那座山,老和尚還是那個老和尚,就連自己手中的古籍也是從未改變過。

他終於意識到自己剛纔竟是差點因爲執念入了魔障,暗自驚出一身冷汗,連忙向面前的老和尚感激道:“多謝大師助我脫離魔障!”

“人心動盪,最易誤入魔障。老衲不知小友內心的想法,但老衲唯一可以勸誡小友的就是保持本心,遵從你的意願行事。無論結果如何,至少你活着在這世上走了一遭,無悔人生,這纔是最重要的。”

老和尚淡淡道。

無悔人生?

林隕在心中重複了一遍,眼眸漸漸變得明亮了起來。是啊,管他真相如何,反正他林隕就是林隕,這一點誰也改變不了。

哪怕他真的是別人眼中的一顆棋子,無法主宰自己的命運,但他至少可以嘗試着努力地去改變這一切。就算最終的結果是身死道消,魂飛魄散,可他起碼鬥爭過,用自己的一切去拼搏過!

人生的意義未必是用結果來衡量的,其中的過程往往纔是最值得記住的!

遵從本心,無悔人生!

“多謝大師指點迷津。”

林隕再次深深地鞠了一躬,這一禮拜的是心悅誠服,真誠無比。

老和尚笑着捻了捻自己的花白鬍子,渾濁滄桑的眼眸中帶着毫不掩飾的欣賞之色,暗道:“不愧是他看重的人,此子悟性極高,將來必成大器。”

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