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只能將這一股子窩囊氣,吞進肚子里。

卻沒想到,趙陽這個靈鈞國的監察使,剛一走馬上任,立刻將王大劍繩之以法,解決靈鈞國一大難題。

趙陽得意的笑道:「你們恐怕不知道,本少的真正身份,實話告訴你們吧,本少這一次外出歷練,乃是身負重任,本少乃是靈鈞國的監察使,別說區區一個王大劍,便是靈鈞國的國君見到本少,都要禮讓三分。」

靈鈞國的監察使,這便是趙陽握有的底牌,這就是一把尚方寶劍,只要在靈鈞國範圍內,趙陽手中的權力,不比靈鈞國的國君小到哪裡去。 靈鈞國的監察使!

這個小崽子,竟然是靈鈞國的監察使!

刀疤男、小倩等人,全都震驚了,震驚得無以復加,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原本,他們向趙陽投誠示好,只是形勢所迫,如果他們不這樣做,那他們就會死。

可是。

當他們聽到,趙陽竟然是靈鈞國的監察使,他們心中的想法,立刻發生了變化。

這可是一條大粗腿啊,得抱緊啊。

這些人的思想一點也不純潔,不知道努力刻苦,奮勇向上,成天想著抱人家的大腿。

刀疤男大笑出聲,道:「趙少,我們向你投誠示好,可真是做對了,您竟然是靈鈞國的監察使,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從今以後,我們都能跟著您吃香的喝辣的了。」

小倩也一臉媚意,開始勾引趙陽,想要把趙陽死死地拴在身邊,能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那是最好不過了。

趙陽身為靈鈞國的監察使,那他們認趙陽當老大,在靈鈞國,那自然是橫著走,沒人敢說一個不字。

而且,趙陽在靈鈞國擁有如此權勢,他們身為趙陽的小弟,也不怕身份暴露,惹來殺身之禍。

看著刀疤男等人,趙陽皺了皺眉頭,說道:「你們想認本少當老大,本少還要考慮一下,收不收你們呢,要知道,可不是人人都有資格拜本少當老大。」

對於刀疤男等人,趙陽有點拿不定主意,收不收這群小癟三呢。

小倩急了,連追問道:「趙少,你為什麼不收我們呢?」

急切之下,小倩低下頭,胸口正對著趙陽,露出裡面一大片雪白的皮膚。

這是美人計,也許她不是因為情急,而是故意的。

趙陽乃是正人君子,哪兒會吃這一套,當即瞅了兩眼,然後便收回了目光,正色道:「諸位,實不相瞞,關於收你們當小弟這個問題,本少有兩點顧慮。」

「第一點,你們是血煞門餘孽,乃是邪門歪道,本少一向正氣凜然,以匡扶正義為己任,和你們不是一個屬性的。況且,本少曾經答應一個逗比,一直走在陽光大道上,不能走在歪門邪道上。」

「第二點,你們也知道,本少是朝陽宗宗主的女婿,那老傢伙只有墨青青一個女兒,本少既然泡了他女兒,自然要負責任,本少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男人。也就是說,本少以後會成為朝陽宗的宗主,統領朝陽宗,你們血煞門和朝陽宗,有著血海深仇,不共戴天,本少又如何收你們當小弟呢?」

這兩點顧慮,趙陽全部講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小倩等人如何作答。

刀疤男故作豪爽的笑了笑,大聲說道:「趙少,您的擔心是多餘的,我們兄弟既然決定給你當小弟,那從今以後自然是忠心不二,什麼狗屁血煞門,狗屁玩意兒,早就覆滅了,我們兄弟又豈會在意那等狗屁玩意兒。」

刀疤男此言,不但沒有打動趙陽,反而令趙陽心生疑慮——

這頭賤驢說變臉就變臉,說欺師滅祖就欺師滅祖,不值得信任啊。

小倩也道:「趙少,血煞門早就不復存在了,我們也早就不是血煞門弟子了。」

「是啊是啊。」

「三年前,和朝陽宗一戰之後,血煞門便不復存在了。」

「趙少,您就收下我們吧,老子算是明白了,我們這一輩子就是給趙少您當小弟的命。」

一眾陰陽境修士紛紛開口,望著趙陽的眼神滿是渴望,恨不得馬上跪下去,磕三百個響頭,懇求趙陽收他們為小弟。

趙陽嘆了一口氣,深感鴨梨山大啊。

這年頭,王八之氣太強了真不好,一群阿貓阿狗上趕著當小弟,就這麼一群小癟三,自己收他們當小弟,有什麼意義呢?

平心而論,趙陽真的不想收,刀疤男等人當小弟。

一直以來,他都比較習慣獨來獨往,一個人慣了,再者來說,刀疤男等人對於他來說,毫無價值。

刀疤男等人的實力,還不如他呢。

趙陽輕嘆了口氣,嘆息道:「不是本少心如磐石,你們畢竟是歪門邪道出來的,出身不幹凈啊。」

小倩馬上辯解道:「趙少,邪門歪道怎麼了,邪門歪道的弟子,也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好人啊。老娘自從入了血煞門,一直潔身自好,從未勾引過任何男人,每天起早貪黑的修鍊,安分守己,恪守婦道,也從未濫殺無辜,從來都是鋤強扶弱,行俠仗義。」

「趙少,你覺得老娘這樣的女人,不夠資格當你的小弟嗎?」

聽完小倩這一席話,趙陽的臉非常黑,騷娘兒們,你確定,你說的是你自己嗎?

這個騷娘兒們的臉皮,也忒厚了點,自打自己進了醉紅樓,這個騷娘兒們一直在勾引自己,沒有十次也有八次了。

見趙陽黑著臉不語,小倩還以為趙陽默認了自己的說法,繼續說道:「趙少,老娘到現在還是一個黃花大閨女呢,只要趙少肯收下老娘,老娘以後每天給你暖床喲。」

一邊說著,小倩還朝趙陽拋媚眼,別提多風情萬種了。

刀疤男也走上前來,拽著趙陽的一條胳膊,死也不撒手,一直朝趙陽拋媚眼。

趙陽的臉頓時綠了,一把甩開刀疤男的手,沉聲說道:「有什麼說什麼,別動手動腳的,本少有潔癖。」

不能再往下發展下去了,再往下發展下去,那就是撿肥皂的節奏了,這劇情不對啊。

聽得趙陽如此說,刀疤男臉上有點尷尬,不過他到底是臉皮厚,比豬屁股還厚,馬上恢復正常,對趙陽說道:「趙少,小人想說的是,無論名門正派還是歪門邪道,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桿秤,名門正派又如何?歪門邪道又如何?」

「比如朝陽宗吧,號稱名門正派,其中照樣有一些賤驢、敗類。像王大劍這種人,我想,朝陽宗之內不在少數,趙少您自小便在朝陽宗生活,對於這種情況,想來比小人更加清楚。」

「再比如我們血煞門,當初也不過是和朝陽宗搶地盤,失敗了而已,有道是成王敗寇,假如我們血煞門成功,而失敗的是朝陽宗,那麼今天,被打上歪門邪道標籤的一定是朝陽宗。」

刀疤男這番說辭,有理有據,觸動了趙陽的心神。

不錯,名門正派又如何?歪門邪道又如何?

關鍵在於人,以人為本,而不在於外部環境。

自己還真是愚鈍啊,如此淺顯的道理,連異界的土著都明白,自己卻「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比如朝陽宗,雖然號稱名門正派,朝陽宗這個名字,聽上去高大上啊,狂拽酷霸叼炸天。

可是,宗門之內,到處藏污納垢。

三大家族蛇鼠一窩,狼狽為奸,視門規於無物,門下弟子各個囂張無比,好像朝陽宗是自家開的一樣,和歪門邪道又有何區別?

趙陽忍不住嘆了口氣,道:「莫非,是本少太執拗了。」

見趙陽的語氣有鬆動的跡象,小倩馬上再加把勁,說道:「趙少,其實你有所不知,以前我們這個宗門,並不叫血煞門,而是有著另外一個響亮的名字,自從我們當年和朝陽宗一戰失敗之後,朝陽宗那幫子二貨,便強行把『血煞門』這個名字強加給我們。」

小倩小臉上滿是委屈,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趙陽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有這種事兒?」

小倩點點頭,道:「不錯,我們這個宗門以前,並不叫血煞門,而是叫正道門,因為宗門弟子,每一個都一身正氣,以死捍衛正道,『正道門』這個名字由此而來。」

「正道門?」

趙陽忍不住在心裡默默吐槽,你他娘的把本少當成什麼了,就算要誑本少,也麻煩想個有創意一點的名字好不?

正道門?正你妹的門啊,你以為本少會相信嗎?

刀疤男馬上介面道:「小倩所言不錯,趙少,我們那個宗門,以前的確叫正道門,我們都是正道門的弟子,以匡扶天下為己任,欲救天下黎明百姓於水火之中。」

「是啊是啊,那時候,小人還是一位少俠呢,每天行俠仗義,四處行善。」

「唉,趙少,你就相信我們吧,我們以前真的是一身正氣,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可惜啊,入世太久,我們這些純潔的白蓮花,都被世俗所污染。」

「前路漫漫,希望趙少能夠為我們指一條明路,在前方為我們指引方向,帶領我們走出淤泥,實現真正的出淤泥而不染。」

一群陰陽境修士爭先恐後的發言,有一種「萬年太久只爭朝夕」的趕腳。

他們生怕,趙陽一時興起,直接出言拒絕,不收他們這些小弟。

「還正道門?你們逗本少呢?還是侮辱本少的智商呢?」

看著這一幫賤驢拙劣的演技,趙陽忍了半天,終究沒忍住嗤笑出聲,道:「一群賤驢,你們以為本少會相信嗎?」

小倩一本正經的說道:「趙少,小倩還有一件事情忘了上報。」

趙陽好奇的問道:「什麼事情。」

小倩呵呵一笑,道:「當初血煞門覆滅,只留下我們這些血煞門餘孽,還留下了一些寶藏,只要趙少肯收我們當小弟,那些寶藏我們自然不會私藏,全部奉獻給趙少。」 「寶藏?」

趙陽眼前忍不住一亮,什麼,竟然有寶藏啊,這群小癟三怎麼不早說?

趙陽哈哈一笑,道:「好了,之前本少和你們鬧著玩呢,其實,本少非常想收你們當小弟,你們這一群傢伙,一看就是人中龍鳳,前途遠大,以後跟隨本少左右,也不會辱沒你們的本事。」

聞言,小倩、刀疤男等人紛紛大喜過望。

同時,他們也抓住了趙陽的命門,原來這個小崽子最大的弱點,就是貪財啊。

這個小崽子,是一個貪財鬼。

趙陽拍了拍刀疤男的肩膀,笑著說道:「你這貨看上去挺彪悍的,以後跟著本少好好乾吧,本少不會虧待你的。」

刀疤男馬上答道:「是,謹遵趙少吩咐。」

其他陰陽境修士,也一個個立下軍令狀,以後跟著趙陽一起闖蕩天下,唯趙陽馬首是瞻。

就這樣,趙陽收服了刀疤男等人。

距離武元城幾千里之外。

朝陽宗,王家。

王鐵柱、王金槍、楊偉三人聚集在一起,賊頭鼠腦的,好像在商量什麼陰謀詭計。

楊偉,雖然並非王家的弟子,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不過,他和王金槍有著不可告人的基情,完全算是王家一派。

王金槍開口說道:「爺爺,你放心吧,那個狗雜種出了宗門,就沒可能再回來了,在宗門之外,沒有雷方正、墨青青和宗主大人撐腰,本少要玩死那個狗雜種,簡直不要太容易。」

王金槍冷笑不已,滿臉得意的神色。

你個狗東西,敢跟本少作對,離死不遠了。

王鐵柱眉頭緊皺,擔心的問道:「金槍,爺爺還是有點擔心啊,那個小畜生不好對付啊。」

王金槍和楊偉對視一眼,楊偉介面道:「王長老,你就放心吧,王少擔當靈鈞國的監察使,本少擔當靈鈞國的監察副使,長達三年之久,在靈鈞國早已根深蒂固,培植出強大的人脈關係,那個狗東西在靈鈞國,將寸步難行!」

楊偉相當自信,用一種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那個狗東西,還以為擔當靈鈞國的監察使,是什麼美差,其實,早就落入咱們的圈套之中。」

王鐵柱眼前一亮,「哦?阿偉,你們的計劃是怎樣,說出來聽聽。」

王金槍笑了笑,對楊偉說道:「偉哥,看來爺爺還不放心呢,勞煩你把咱們的計劃,說給爺爺聽吧。」

「嗯。」

楊偉點點頭,然後看向王鐵柱,傲然道:「王長老,本少和王少的計劃是這樣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