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屋木門打開,一個佝僂身影閃身進來。

這是一個年約六十的老者,瘦的幾乎皮包骨頭。只是他全身骨節十分粗大,皮下血管高高隆起,血液奔騰不息,顯現出極為強大的氣血力量。他雙目凹陷,不知被何人生生挖去了雙目。這老者正是丁家老奴——瞎伯。

「少主,你怎的坐起來了?」瞎伯跨入茅屋,雙眉一皺。

「少主神魂受損,雖然已經清醒,但也應該卧床靜修,不宜過多活動!」

瞎伯聲音嘶吼,他口中說著,邁步到了丁武面前。雖然目盲,但他左手準確無比的搭到了丁武肩頭,輕輕一壓,丁武就如小雞仔一般,毫無反抗之力,直接躺倒。

「好強!」

眼見瞎伯輕鬆無比制住自己,丁武雙目微微放光,心中驚嘆。

「瞎伯是練臟境界的先天強者。」

「而我這具軀體,在我穿越前,不過是練筋層次。」

「武道七大境界:練皮、練肉、練筋、煉骨、練臟、練髓、換血。瞎伯是練臟境界,我是練筋層次,相差兩個大階層,猶如天塹,不可跨越。」

「像是呂布,現在是練髓『大宗師』境界,離著換血『武聖』境界,只差半步!」

「若是從武聖再進一步,就是人仙!」

「我和練臟境界的瞎伯相比,都毫無還手之力,若是面對呂布,幾乎如螻蟻!」

丁武心中暗道。

【新書上傳求支持,謝謝大家!】(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 武道七大境界:練皮、練肉、練筋、練骨、練臟、練髓、換血。

其中,前四大境界,只能算是皮毛。

無非是磨練筋骨,強身健體而已!

只有達到練臟境界,淬鍊內臟,修出一口先天真氣,才算是真正的步入武道殿堂。

練臟、練髓、換血。

分別對應的是先天強者、大宗師、武聖,三大稱號。

再進一步,就是人仙。

丁武所處的這個時代,雖然是仙武大時代,天地靈氣充足,強者輩出,但真正能跨入到換血「武聖」境界的,也絕對算是已經站在這個時代巔峰了。丁武估計,整個漢末三國時代,能步入武聖境界的,不說屈指可數,也絕對為數不多。

強如所謂的「二十四名將」,是否能全部跨入武聖之境,都是個未知數。

現在是189年,三國時代不過剛剛拉開序幕。

強如呂布呂奉先,不過是練髓大宗師而已!

「呂布現在是大宗師,但離著武聖之境已經不遠。」

「最多一年之後,虎牢一戰,呂布必然可以『封聖』!」

丁武心中,估算著呂布封武聖的時間。

按照歷史推演,一年之後的190年,十八路諸侯反董,虎牢關下終極一戰,應該是呂布封聖的最佳契機。

離著那一天,也不算遠了。

「少主。」

而就是丁武心中想著這些的時候,瞎伯摸索著,將一隻樹葉包裹的烤雞放到了丁武床頭。

「少主吃些東西吧。」

「這兩天,老奴已經找到了一位船家,等少主稍稍恢復一些,咱們就渡河,前往并州。」

瞎伯聲音沙啞,絮絮叨叨。

「唉!」

「老奴無能,不能保護主公,讓主公被呂布賊子所殺。主公臨死,曾大喊『莫要報仇』。主公他知道,呂布雖然賊子狼心,但武道天賦驚世絕倫,早晚能跨入武聖之境,甚至有望問鼎人仙!少主你的天賦雖然也不錯,可惜和呂布相比……唉!」瞎伯輕嘆搖頭。

「瞎伯放心,報仇之事,無需咱們操心。」丁武撕下一塊雞腿肉,放在嘴裡仔細咀嚼。

「最多三年,董卓逆賊必死!」

「呂布實力再強,也活不過十年!」

丁武冷聲說道。

丁武熟知三國歷史,按照歷史正常發展,三年之後的192年,董卓就會重蹈丁原覆轍,被呂布所殺。

而十年後的199年,呂布同樣會被自己部下背叛,為曹操所擒,白門樓下,黯然殞命。

所謂的丁家滅門之仇,用不著丁武來操心。

丁武或許武道天賦比不上呂布,難以在短短几年時間裡跨入大宗師、武聖境界。但丁武並不著急。

自己完全可以先閉關潛修,磨練自身。

大不了等到十八、九年後赤壁之戰,自己再出山,與長坂坡趙雲、當陽橋張飛爭雄;與諸葛孔明、周公瑾爭輝,也不算太晚。

「希望少主吉言,亂臣賊子,早晚伏誅!」

瞎伯說道。

「對了,這幾日,我聽到一個消息。」

瞎伯話鋒一轉。

「任紅裳任小姐,已經離開四大道門之一的百花宮,前往洛陽,要為丁氏滿門報仇!任小姐倒是貞烈,她和少主你只是定下婚約,並無夫妻之實,為了丁家血仇,她卻不顧自身安危,深入虎狼之穴,這份膽氣,讓人欽佩。」瞎伯正色說道。

「任紅裳?」丁武一愣。

「任大小姐,少主不記得了?」

「她年幼時,曾和少主結伴玩耍過兩年,她的乳名,是喚做貂蟬的……」瞎伯提醒說道。

「什麼!」

而幾乎就是瞎伯口中說出「貂蟬」二字的同時,丁武身軀一震,幾乎跳起。

自己未婚妻?

貂蟬?

貂蟬是誰,丁武不可能不清楚。

董卓呂布,因為一個女子離間,反目成仇;後期呂布也是因為痴戀一個女子,急速墮落,最終被擒身死。

這個女子,就是貂蟬。

貂蟬祖籍何處,父母是誰,史書上從未記載。

而就是這樣一個神秘而傾國傾城的女子,以柔弱之軀,「斬」董卓,「滅」呂布,在漢末三國這個大時代,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而現在丁武卻從瞎伯口中,得知了貂蟬的真正身份:貂蟬名為任紅裳,是丁武的未婚妻!

「任紅裳……貂蟬……」丁武眉頭緊鎖,竭力調動這一世的記憶。

隱隱約約中,丁武記起,這一世自己七八歲時,似乎的確有個六七歲的小女孩,像是跟屁蟲一樣的總是跟在自己身後。那時這女孩雖然年紀小,但已經是小美人胚子,從幼時相貌丁武就能推斷出,這女孩長大之後,必然是傾國傾城的一位絕色美人。

「貂蟬,是我的未婚妻?」

「她入洛陽,離間呂布董卓,魅惑呂布,就是想為丁氏滿門報仇?」

「如果按照歷史發展,三年之後的公元192年,貂蟬就要犧牲自身,委身侍賊,從而施展離間計,讓董卓呂布反目。」

「之後,她就要成為呂布玩物……」

「直到十年之後的199年,呂布隕落,她落入曹操之手,依舊不能掌控自己的命運……」

想到這些,丁武臉色鐵青。

「三年後,她被董卓凌辱時,我在何處?」

「五年後,她被呂布玩弄時,我又在何處?」

「十年後,她被曹操囚在銅雀台時,我丁武又將在何處?」

「前世,我固然碌碌無為,但至少一世洒脫,問心無愧!今世,若是因為丁家血仇,連我名義上的未婚妻都要落入賊手,受盡凌辱的話,我縱然將來踏上武道巔峰,修成極致仙術,又能如何?」

「不過也是個懦夫、廢物!屈辱一生!」

咔!

丁武雙手握拳,咔咔作響。

「離192年,還有三年時間。」

「這段歷史,必須要改變!」

丁武仰頭閉目,心中吶喊。

「縱然她只是我名義上的未婚妻,但只要是我丁武的女人,就不能讓她用美色侍人!」

「丁家血仇,我來報!」

「董卓呂布,我來殺!」

「用不著貂蟬拋頭露面!」

丁武已然決定,三年時間,自己必須全力提升自己的實力。不止要掌控自己的命運,還需要能做到改變歷史,掌控自己女人,貂蟬的命運!

「少主,你無需擔心任小姐安危。」瞎伯敏銳察覺到丁武情緒有所波動,他認定,丁武是擔心貂蟬安危,這才略有失態。

「估摸著時間,任小姐應該也差不多入洛陽了。她應該還不知道,丁家雖然滿門遇害,但少主你卻逃了出來。若是知道少主還活著,任大小姐必然不會孤身涉險報仇。她定然會前來與少主相見。今夜,老奴就潛入洛陽城,尋找任大小姐蹤跡。縱使老奴粉身碎骨,也要將任大小姐帶出洛陽虎穴!」瞎伯沉聲說道。 現在是中平六年九月,深秋時節。

夜涼如冰。

偏偏今夜半空中陰雲密布,見不到半點月光。茅草屋中沒有燈光,伸手不見五指。到了三更時分,天上飄下淅淅瀝瀝的雨點,更為這秋夜平添了幾分寒意。

丁武盤坐在茅屋中,心緒難以平靜。

寒風夾雜著細雨從茅屋破損處飄進來,打在丁武身上,讓丁武身子下意識的緊了緊。

「瞎伯已經前往洛陽城,尋找貂蟬,也就是任紅裳。」

「希望這次,瞎伯能帶著貂蟬順利回歸。」

記憶中小貂蟬的身影反反覆復在丁武腦海里浮現,讓丁武難以靜下心來。

「只可惜,我現在這具軀體的實力,只有練筋層次。」

「若是我有現在跨入練臟先天之境,和瞎伯處在同一個層次的話,完全可以親自進入洛陽城,去尋找貂蟬,那樣,也用不著讓瞎伯以身犯險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