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啊,主人!我剛纔是亂講的,你不要介意啊!”寶寶見主人很平靜的看着自己,心裏咯噔一下,連退了數步。

“你現在的修爲太低了啊。”唐萱搖了搖頭,伸手抓向了寶寶。

寶寶在唐萱的一抓之下,哪有躲避之力啊,就像小雞仔兒一樣,被唐萱揪住後脖子肉抓在了空中,四條腿兒拼命的蹬着,恐懼的叫道:“主人,我……我還會鑄器呢,我不是廢物!我不是廢物!”

“你想到哪裏了,你以爲我要拋棄你了嗎?”唐萱見寶寶膽小如此,不禁的笑了起來,祭出了金鐘法寶,將僅有的十顆三十級魔晶鑲入凹槽,說道:“你進入金鐘世界好好修煉,眼下就這麼多魔晶了,不過以你的修爲,也夠你修煉月餘的了,我會想辦法再弄些魔晶的。”

“啊,主人,你對我太好了!”寶寶兩隻大眼睛泛起了淚花,激動地要哭出來了,兩隻前爪輕碰着說道:“要是能再給我一些資源就更好了。”

“這個沒問題,我這裏有一些沒用的法寶和靈石,都提供給你。”唐萱說罷將一個儲物袋放在了寶寶的手中。

寶寶接過一看,裏邊除了一些凡品的刀劍之外,還有五萬靈石,先是一喜,緊接着又是搖了搖頭,嘆道:“要是能把飛屋給我吃了,我恐怕能夠短時間內突破到金丹巔峯。”

“……”

唐萱這個汗啊,這就叫做人心不足蛇吞象嗎?不對,是狗心!!隨手就把寶寶給丟向金鐘法寶。寶寶在臨進入時腦海中迴盪着唐萱的聲音,告訴它沒到元嬰修爲別出來,還叫它不要光顧着修行,最重要的還是提升鑄器能力。

“主人,這二貨……”丸子在一旁氣鼓鼓的說着。

“好了,我們去幻龍洞窟找碧蓮。”唐萱神念一動,將金鐘法寶收起到了識海深處,快步跨出了庭院。

丸子在後面緊跟着唐萱出了庭院,兩道光影一前一後的下了東五峯,向着廣場之處掠去。下了山峯之後,一路上有着無數的學員停下了腳步,都是一臉凝重的觀瞧。

“好快的速度啊,恐怕賈學長也不過如此了吧?”

“你可拉倒吧,賈學長可是元嬰初期的修爲,這一人一獸速度雖快,可看上去只是金丹初期的修爲,怎能和賈學長相提並論,我看她們一定是休息了什麼變態的身法。”

“咦?這人好眼熟啊,怎麼那麼像那個高端班的第一人,唐萱呢。”

“不會吧?這才一個多月不見,一下發育成這樣了?”

“你們看到沒有,她們是從東五峯下來的,那裏可是高端班學員的住所啊。”

“哦,你這麼一說還真有可能,看,跟在她後面的那隻老虎,好像也變厲害了呢。”

一路上好多學員指指點點的,唐萱一下子再次成爲了衆學員的焦點。

“主人,我們就這麼走啊?你是爲了拉風嗎?我們乘飛屋過去不是更拉風嗎?嗖嗖的,多牛逼啊!”丸子聽着衆學員的讚美之聲,心裏那個美啊。

“丸子,你說話注意點兒,你現在已經是一個端莊的母老虎了。”唐萱說完自己都被自己逗樂了,撲哧一聲,笑道:“好了,你現在已經是母的了,不要說髒話。

我們這是先去找三肉道人問問幻龍洞窟的情況,以碧蓮她們一行人的實力,那可是明面上就是有着五個金丹巔峯隊伍啊,居然去了一個多月都沒有回來,恐怕是遇到麻煩了,我們不能貿然前去。”

“哦!”丸子應了一聲,它的腦海裏只是迴盪着端莊的母老虎六個大字,對於唐萱之後說的話都沒有聽進去,它這個汗啊,之前還經常背地裏嘲笑主人居然變身小蘿莉了,沒想到自己也有這一天。

沒多大功夫二人就到了廣場附近,唐萱一眼就看到了三肉道人,正悠閒地坐在廣場邊緣的一棵大槐樹下納涼呢,身邊圍着五個年輕的女學生,正殷勤的給他遞着水果,揉着肩膀呢。

“哎呦!我說三肉道人,你可真是會享福啊。”唐萱瞬間來到了三肉道人面前,穩住了身形,不鹹不淡的說道。

三肉道人上下的打量着唐萱和丸子,正詫異着呢,他身後的女學生可就不高興了。

“你是什麼人?敢如此放肆,三肉道人也是你叫的嗎?”一個體態偏胖的女學生鬆開了給三肉道人揉肩的手,不悅道。

“趁我沒發火,趕緊給我滾蛋,我找三肉道人有正經事兒,沒時間和你們在這裏扯淡。”唐萱厭惡的看了一眼這個肥豬似的醜女,心道這三肉道人什麼欣賞水平啊,要潛規則學生好歹也挑一挑啊,什麼人都要。

“哎呦,姐妹們,這丫頭居然敢對導師不敬,我們來教教她學院裏的規矩。”

體態偏旁的女學生說罷,一臉橫肉的大腦袋左邊扭了扭,右邊又扭了扭,其他四個女學生彷彿很聽她的話,紛紛站在了她的身前,衆人散出了修爲,一陣陣的靈力風暴從這廣場邊緣向着廣場中激盪着。

好多學生見狀紛紛的趕了過來,可都沒敢靠得太近,人羣裏是議論紛紛。

“不知道這是誰,居然敢惹金學姐,她可是我們學院裏的一霸啊,聽說她千年之前就已經是金丹巔峯了呢。”

“哦?那她這麼巴結三肉導師是爲了能夠進入高端班嗎?”

“噓!小點聲,你不要命了,讓金學姐聽到有你好看。”

“……”

唐萱看了看默默不語的三肉道人,又看了看眼前這五個女學員,淡淡的說道:“金丹巔峯嗎?有點意思。” “咦?她區區金丹初期竟然能夠探查到我們的修爲?有古怪啊。”金學姐身旁一個同樣長的有些胖,但卻長相稍好的女學生奇道。

“蓮姐,你多慮了,就憑我們蜀天五美的名頭,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啊,她能知道我們的修爲,有什麼奇怪的。”

說話的又是一個胖女人,唐萱看着眼前的五個胖子,居然還號稱什麼蜀天五美,是自己審美觀有問題了,還是怎麼了?唐萱從五美的空隙中看向三肉道人,眼見三肉道人正低頭看着地下,彷彿故意避開自己的目光一般。

唐萱心道,這三肉道人是真認不出自己還是想要看看自己的實力啊,大聲喊道:“三肉!你還跟我裝是不是,這五個胖子我殺了可好?”

唐萱話語這麼一出,把金學姐她們氣的啊,她們是最忌諱有人說她們胖子了,聽到這裏,再也不能剋制自己了,哪怕是面對兩個金丹初期的一人一獸,她們也是打算一擁而上,絕不留情了。

四周圍觀的學員們又是熱鬧了起來,在外圍指指點點的。

“這是誰呀,不知天高地厚的,居然敢當面說蜀天五美是胖子,這不是找死呢嗎?”

“這也太殘忍了吧,對付金丹初期的,居然五人一起上,這不是殺雞用牛刀嗎?”

“你懂什麼?蜀天五美一向是共進退的,面對一個人時也是五個人一起,面對千百個人的時候也是五個人一起。”

“你見過她們和千百人對戰?”

“去去去,別插嘴。”

“咦?這好像是唐萱,我剛剛看到她從東五峯下來的。”

“切!!!你當我沒見過唐萱啊,她們哪裏像……呀!你這麼一說,還真有點像呢,看來有好戲看了呢。”

“爆炎術!”

金學姐那大象腿左右一分,雙手結印,一道道熾熱的火焰從她的雙手之間升騰而起,衝上了頭頂十丈左右的距離,飛速的集結着,在她又一揮手之下,數百道岩漿般的火焰洪流夾雜着石塊向着唐萱轟去。

其他四人也沒有閒着,紛紛結印,彷彿是在施展着很耗時的術法,不知是刻意的想讓金學姐先表現,還是想補刀。

說時遲,那是快,唐萱看着那些向着自己這邊轟來的術法眼睛都沒眨一下,輕輕一笑道:“火系和石系的組合嗎?雕蟲小技,讓你看看什麼纔是真正的火系術法!”

唐萱只是右手輕擡,五條丈餘的火龍就出現在了她的手心之上,別看這五條火龍只有丈餘,可是其內爆發出來的靈力和熾熱之意可是不容小覷的,就在這五條火龍出現的那一剎,原本遮住天日般的數百道火焰洪流登時失去了光芒,相較之下,之前的熾熱感也馬上被唐萱的五條火龍所替代了。而金學姐所施展的爆炎術就在這五條火龍的衝擊下,土崩瓦解了,但畢竟唐萱只是隨意的施展出了區區火龍術,而且數量也不多,當最後一道火焰洪流消散之際,火龍之力也徹底的被抵消了。

“什麼?”金學姐眉頭一週,整個胖臉都扭曲了,雙手飛速的結印,怒吼道:“看來我小覷了你呢,本來怕不小心把你弄死,只使用了一成的實力,哼!是你逼我的,你們退下,我自己就可以了。”

其他四個胖女人應聲退下,原來她們之前也只是虛張聲勢,想要嚇唬唐萱而已,對於一個金丹初期,她們根本就沒有一起動手的必要。

隨着金師姐的手指變換,在她腳下幻化出了一個丈餘的六芒星,而且在她雙手印記疊加之下,這個六芒星還在不斷的擴大,直到十丈方圓才停了下來,一道道隕石從六芒星中升騰了起來,和剛剛她發動的那個術法真是有了天壤之別,雖然沒有她說的那麼誇張,只使出了一成實力,但這也足以讓唐萱正視了。

唐萱眼看着那一道道升騰而起的隕石,暗叫了一聲好,這纔像個樣子嘛,剛剛那所謂的爆炎術,就連火雲宗的一般金丹長老都是不如。其實金師姐這爆炎術在唐萱看來簡直是破綻百出,施法時間慢……真的是太慢了,有誰會蠢到等她結印完成再動手啊。這可真不是金師姐施法慢,而是此時的唐萱太快了,雖然等級上相差了兩個小層次,但修習了無上心經的唐萱可不是一個尋常的金丹巔峯能比的。金師姐的術法雖然在此時的唐萱看來都是破綻,要知道,即使是在修煉無上心經之前的唐萱也要認真應對,只是她現在沒有考慮到這一層,這是一種修爲大幅超出對手纔會有的感覺。

“太慢了,你弄好了說一下。”唐萱打了個哈欠,蹲下身子摸了摸一直淡定的蹲坐在腳下的丸子。

“你找死!不要以爲我不敢殺你!”金師姐見唐萱如此託大,簡直是對自己莫大的羞辱,雖然剛剛攔下了她隨意出手的簡化版‘爆炎術’讓她感到意外,但也僅僅是感到意外而已,她一向跋扈慣了,此刻真的是有些動了殺心,但學院的規矩她還是知道的,心中暗道,那我就把你打殘了再說吧。

“爆炎術!!!”金師姐大口一張,吼道。

隨着她的一聲大吼,在她頭頂之上的無限壓縮的一片數百丈隕石羣開始發出了轟鳴,像下雨一般向着唐萱飛速的轟去,這是隕石雨啊,數量也不再是百道,足足有萬道。

“雕蟲小技。”

唐萱話音剛落,以鬼魅般的速度站起身來,擡手就是一道雙龍破。一冰一火兩條巨龍糾纏在一起,寒意逼人,彷彿要將周圍的空氣都凝結一般,而那熾熱之意也似是要將周圍的空氣全部燃燒了一般,可就是這兩條極端相剋的巨龍,居然完美的纏繞着,散發出陣陣的霧氣,夾雜着一股毀滅之意向着金師姐轟去,和那道道隕石撞在了一起。

剛剛看熱鬧的學生們還都是在擔心唐萱會被金師姐那驚人的爆炎術給滅殺呢,都在咒罵這金師姐的殘忍,可這唐萱一出手,完全是倒過來了,都擔心起金師姐。

此時人羣中有兩個人正在竊竊私語,正是那周媚兒和花佟,當初在和唐萱爭搶神祕石頭無果,被吳道子呵斥了一番後,就處處躲着唐萱,這可是高端班的大學姐,可是擁有者元嬰戰力的狠角色啊,就怕唐萱找二人麻煩。

“師姐,你看那人怎麼那麼像唐萱呢,你看那術法,是雙龍破吧?”花佟一臉凝重的看着正在場內對戰的二人。

“巧合吧?誰規定那雙龍破只能唐萱用了?不過你看這金師姐可真是了得,我看她和吳師兄比起來都是不相上下。”周媚兒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點頭是肯定了那術法確實是雙龍破,搖頭是不相信眼前之人就是唐萱。雖然長相有些相似,可個頭對不上啊,還有唐萱那平胸飛機場怎麼會變成波濤洶涌了呢,最重要的是這個該死的修爲,明明探測着就是金丹初期,可怎麼就偏偏能夠和金丹巔峯抗衡呢,真是見了鬼了,看來繼唐萱之後,又出現了個狠角色。

“師姐,你有所不知,那雙龍破是唐萱自創的術法,我覺得此人八成就是唐萱,只是不知她爲何變化這麼大。”花佟搖了搖頭,很是後悔的說道:“唉,一步錯,步步錯,當初我們不如和落月一樣歸降了唐萱,歸降了火雲宗,也許高端班也有我們的一席之地。”

“什麼?自創術法?一個金丹修士能自創術法?真是這樣的話,這唐萱太可怕了,唉,就在這學院之中我們又得罪了她……”周媚兒也是悔恨不已。

二人說話之時,唐萱的雙龍破和金師姐的爆炎術還在激烈的碰撞着,雙龍無法寸進,而爆炎也全部被雙龍攔了下來。可再看二人,唐萱始終是氣定神閒,顯然是沒有出全力,而金師姐已經是氣喘吁吁,大汗淋漓,誰高誰低明眼人一看便知。

金師姐兩次無果,面子上很是過不去,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把巨斧,散發着淡淡的青光,一看就不是凡品。巨斧之類的法寶本是強壯的男人用的,很少有見女人用,可這金師姐偏偏就是個例外,巨斧拿在她的手中還真就沒有違和感。

“你們夠了!都給我住手!”

一直沒有發話的三肉道人終於發話了,很突兀的出現在了唐萱和金師姐的中間,好似他一直就站在這裏一樣,衣服和頭髮都沒有任何的飄動。而他站的方位卻是正面對着金師姐,背對着唐萱,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向着誰了。

“三肉導師,這個新來的居然敢對你不敬,我要好好教育教育她。”金師姐此時還不忘巴結三肉道人。

“我高端班的學員還輪不到你來教育。”三肉道人眼睛一瞪,厲聲說道。

“什麼?唐……唐萱?她是唐萱?”金學姐聽罷,連退了數步,不可思議的看着三肉道人身後的那個女子,她這時才意識到,爲何眼前這個女人對三肉導師這麼不敬,三肉導師從始至終居然都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而是任憑自己出頭,自己簡直是蠢透了,早知道面對的是唐萱,給她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啊,那可是能夠擁有元嬰戰力的存在啊。拋開三肉導師不說,她可是院長的掛名弟子啊。

看熱鬧的衆學員們,有些一直沒有看出門道的,此時從三肉道人口中得知和金學姐對戰的居然是唐萱,也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唐萱,不好惹。 “唐萱,你怎麼變樣了?爲師差點沒有認出你來,那邊那個可是丸子?”呵斥完金學姐後,三肉道人轉過身來和藹的望向唐萱,問道。

唐萱點了點頭,她可不相信三肉道人直到現在才認出自己,不過她也不會和三肉道人掰扯這些事情,開門見山的說道:“我來找你是關於幻龍洞窟的事兒。”

“幻龍洞窟啊。” 鬥愛:痞子情挑女王 三肉道人只是說了這麼一句,就沉默不語了,也不知道在想什麼,來回的踱步。

一旁的金學姐聽到幻龍石窟後,興奮的跑到了唐萱的面前,一臉堆笑的說道:“幻龍石窟我知道,你問我就可以了。”好像剛纔劍拔弩張,找唐萱麻煩的人不是她一樣,真不知道是她心大還是忘性大。

“哦?”唐萱又是把金學姐上下打量了一番,發現確實不似僞裝,神情中沒有一絲憤恨之意,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心直口快沒心眼類型的?伸手不打笑臉人,唐萱也不好故作冷漠,笑道:“那就有勞金學姐給我講講幻龍洞窟了。”

“哈哈,好。”金學姐哈哈一笑,緩了口氣,神色凝重的說道:“這幻龍洞窟就在蜀天學院北百里之處,傳說中幻龍洞窟中可以獲得龍吟塔的鑰匙,可以開啓龍吟塔,可這只是個傳說,數千年前,不斷的有着金丹巔峯修士結伴前往幻龍洞窟去碰運氣,可卻都是有去無回,時間久了,就再也沒有人敢去了。”

“這麼說那幻龍洞窟很危險了?”唐萱聽罷不禁的爲碧蓮和王倩她們感到擔心,這都去了一個多月了,會不會……

“這個我倒是不清楚,我沒有去過啊,反正是有去無回,也不知道是獲得別的機緣離開蜀天大陸了,還是被囚禁在其中,亦或者……隕落了。”金學姐說到這裏,搖了搖頭,嘆道:“曾經幾度有人邀約我前去,我都沒有答應,而那些邀約我前去之人,我都是再也沒有見過了。”

“嗯。”唐萱點了點頭,走到還在低頭踱步的三肉道人身前,攔住了他的去路。

“唐萱,我在思考。”三肉道人擡頭看了一眼唐萱。

“思考你妹啊,那麼危險的地方,你讓碧蓮她們去,你安的什麼心啊。”唐萱真是有些着急了,聽金學姐的描述,那幻龍石窟顯然不是什麼旅遊勝地,那真是危險重重啊,雖然碧蓮有着空間術法,但近來她發現好多地方都會屏蔽空間術法的。

“唐萱你彆着急,那幻龍洞窟之所以危險,是因爲一個‘幻’字,沒有準備之人,在洞窟中會沉浸於幻像之中,無法自拔。可我給了她們每人一道破除幻術的符印,可以確保他們不受幻像侵擾。”三肉道人撓了撓頭,解釋道。

“那她們怎麼還沒回來?不就是百里之遠嗎?”唐萱追問道。

“這……這也是我剛剛擔心之處,是啊,她們怎麼這麼久還沒回來啊?”三肉道人也有些焦急了。

“我擦,你這是在問我呢?高端班學員不是有進入龍吟塔的機會嗎?還要跑到那幻龍石窟去幹嘛?”唐萱這個氣啊,這三肉道人怎麼這麼不靠譜呢,要不是修爲不如他,真想抽他。

“唐萱你別急,你這樣就不淑女了。”三肉道人一臉陪笑,看的蜀天五美和周圍圍觀的學員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唐萱什麼勢力啊,居然連三肉導師都這麼哄着她,這可是高端班的三肉導師啊,這可是分神層次的高手啊。

“說正經的。”唐萱一臉的不奈。

“嗯,其實這高端班能夠進入龍吟塔只是個噱頭,並不是加入高端班就能夠百分百的進入龍吟塔,還是需要去幻龍洞窟去尋找鑰匙。當然,也不能簡單的這麼說,畢竟加入了高端班之後才能得到稀有的醒神符印,這種符印相當珍貴,可不是金丹層次能夠用的起的。”三肉道人聲音很高,像是對唐萱和金學姐等人說的,又像是對所有圍觀的學員說的。

“有了醒神符印在幻龍洞窟中就可以暢通無阻了嗎?那爲何碧蓮她們到現在還沒有回來?是不是還有其他危險?”唐萱追問道。

“這……危險肯定是有的,但作爲修士,作爲我高端班的學員,這也不失爲一種歷練。”三肉道人摸了摸下巴,強裝鎮定的說道:“來,爲師給你一道符印,不,兩道,你和丸子去幻龍洞窟和她們會合吧。”說罷不知從哪裏拿出來了兩道符印,就要遞給唐萱。

“你這是在逗我呢嗎?我要你跟我一起去。”唐萱並沒有接,她過來找三肉道人的目的也是想要拉上三肉道人,這樣才能保險一些。

還沒待三肉道人回答呢,旁邊那個心直口快的金學姐就搶先說道:“唐萱,那幻龍洞窟有着限制,只有元嬰之下修士才能夠進入,三肉導師他不行啊。”

“嗯,是這樣的,不然的話爲師早就親自給你們取回龍吟塔的鑰匙了。”三肉道人連連點頭,對金學姐的好感度也是大幅提升,在這之前他也僅僅是喜歡金學姐的身材而已,欣賞的看了看金學姐後,右手屈指一彈,一道符印飛到了金學姐的手中。

“謝三肉導師。”金學姐看着手中的符印,心中大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