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嘿嘿,改造人,他們派來了改造人。”葉寒翹起二郎腿,臉上帶着不屑。

心語表情一冷,轉過頭看着葉寒。

“哈哈,不用擔心,他們在我眼前都是菜,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葉寒臉上充滿了自信。

心語聽到葉寒的話,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不過,改造人在我眼前或許只是來送死的,但如果是普通的士兵去對付他們,那麼就只有死路一條。”葉寒眯起眼睛,說道:“聯繫麥克米蘭,我決定幫他。”

心語點了點頭,拿出一個保密性極強的手機,快速的按了幾下。

“如果任由這些改造人發展下去,他們稱霸世界也不是沒有可能。”葉寒沉聲道,“這些改造人,不會懼怕疼痛,也不會被輕易的殺死,就算是重擊頭部,他們也能站起來。如果放在戰場上,這些改造人或許是強大的力量,但如果用來侵略,那麼估計沒哪個國家能抵擋他們的進攻。”

“我們死神殿的力量暫時能和他們抗衡,所以我們要加快腳步,這些事情就先交給幽靈他們來做了,這段時間我有很多事情要忙。”葉寒拍了拍心語的肩膀,嘴角帶着一絲溫柔的笑容。

眼前的這個女孩,跟隨了自己三年,三年來,沒有一絲怨言。

雖然她不愛說話,但自己想什麼,喜歡什麼,她全部都知道。

心語,林夕瑤,蒂娜。

這三個女孩,都爲自己付出了很多很多,而自己也沒有理由,不陪伴她們一生。

看到葉寒嘴角的笑容,心語愣愣的點了點頭,眼神也帶着一絲沉迷。

看到心語的表情,葉寒微微一笑,俯下身,吻上了心語的脣……

歡樂谷的熱帶雨林裏,幽靈和小強站在葉寒剛纔和改造人打鬥的地方,兩人的表情都帶着一絲凝重。

改造人的設計圖,他們都看過,也是因爲這一點,葉寒當初纔會摧毀這個組織,一半是私事,一半是爲了這個世界。

但如今,他們死灰復燃,原來這個組織首領的後代率領着殘餘,開始了新的計劃,而且他們的藏身地,就連青丘都查不到。

而死神殿的普通成員們正忙碌着清理這裏的痕跡。

但他們看到黑煞和白煞那金屬的身體時,都是愣了愣。

他們都聽說過改造人這一事情,當初葉寒下令,如果發現有誰的身體是金屬做的,就一定要彙報上來。

一開始他們還覺得這有點天方夜譚了,畢竟改造人,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出現過。

但如今,真正的改造人出現在他們的面前,他們雖然殺敵無數,但還是愣了一下。

楚飛也在這裏,他剛剛從非洲完成任務回來。

他此時已經是真正的死神殿成員了,和其他成員一樣,他必須跟着隊裏的人一起去做任務。

幽靈接到葉寒的消息,立馬就帶着人趕來,順便把楚飛也帶上了。

“這,這都是師傅他做的?”楚飛看着地上打鬥的痕跡,愣愣的說道。

“怎麼,你認爲這不可能?”幽靈沉聲道。

楚飛連忙搖着頭,“不是,只不過,師傅他太厲害了,我有點驚訝。”

“這有什麼好驚訝的,我告訴你,在主人身上,無論你看到什麼神奇的事情,你都要當做是理所當然的。”說話的是小強,提起葉寒,他的眼裏出現了一絲狂熱和崇拜。

幽靈也是如此。

葉寒的實力,強大到讓死神殿裏的所有人都深深的敬佩,他們都是一羣追求力量的人,在接受了葉寒的訓練後,實力都提升了不止一個等級,這對於他們那些本來就達到頂峯的人來說,這真的是一個奇蹟。

楚飛看到兩人眼裏的崇拜,緩緩的點了點頭。

葉寒從來都沒在他眼前展示過自己的能力,但從死神殿成員的眼中,楚飛就能看的出來,葉寒的強大,不容置疑! 「這些都是你做的?!」明明已經肯定,可清靈還是謹慎的問了一遍,萬一……她不能冤枉這隻半妖,他已經夠可憐的了。

半妖少年起身,轉過身子正視清靈,在他身後的那隻野狼體內還有一半血液沒有被他吸干,此時血腥味已經蔓延在空氣中。

「你怎麼能變成這個樣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半妖少年不喜說話,清靈的問題他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只是愣愣的看著清靈,眼神中掙扎之色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忽然間,一道絢麗的華光閃過,『呼呼~』的羽翼煽動聲傳來,一隻一米多高五米多長的巨大鳳凰出現在清靈身邊。鳳凰昂起高貴的頭顱,向對面的半妖少年看起。紅寶石般的眼睛透出輕蔑的眼神,「走火入魔?看樣子還是自甘墮落的!」

鳳凰的聲音讓半妖少年受驚過度,眼睛瞪的老大,紫紅色的眼球都有些突兀的感覺,充滿了血絲,彷彿隨時都會從眼眶中掉落出來。他滿面猙獰之色,即使從前對鳳凰有種說不出的好感,但此時卻覺得他揭開了自己的傷疤,道處了自己最醜陋的一面,那種被諷刺的感覺讓他周身狂暴之氣更加濃烈。

鳳凰的一語點破才讓清靈認識到在這二十來天的時間裡,半妖少年不知道經歷了什麼事情,竟然走火入魔?!對一個初踏修著的人來說,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半妖少年的例子就擺在眼前。

清靈忽然意識到,半妖少年現在的樣子都是自己造成的,傳授了他修真**,卻沒有做到監督職責,放任他發展下去,才就此毀了他。

「不要害怕,我們不會傷害你的,我會想辦法讓你恢復如初。」清靈試圖安慰半妖少年,他現在這副樣子,恐怕連他自己都覺得驚恐吧,走火入魔尚淺的時候,還是可以幫他恢復過來的,只不過那個代價,恐怕他剛剛修鍊出的一點力量將會煙消雲散。

好言相勸卻不能打動半妖少年,他暴戾的眼神並沒有因此緩和下來,倒是在此時下定了決心,忽然轉身頭也不回的向著叢林深處逃去!

在信任和自我之間,他選擇了相信自己,從來都沒有體驗過安全感的小半妖,怎麼也不會體會到清靈對他的同情和真實的關心。

清靈精神力一動,就要攔住逃走的半妖少年,可是身旁,七彩羽翼煽動間,鳳玄凰阻止了她的動作。

「鳳玄凰,你在做什麼!」清靈驚訝的側身,看向出手阻攔他的鳳凰。

鳳凰理理羽毛,漫不經心的回答,「一隻小半妖而已,不值得你如此上心。」清靈對半妖少年的同情和關心,雖然只是她善意的表現,可這也足以讓鳳玄凰感到吃醋是何物。和清靈相處近兩年的時間,也沒有被清靈如此關心的他,早已不想讓那個小半妖跟在身邊礙事了,正好小半妖決定逃跑,他何不成全?

趁著這個空擋,轉眼間半妖少年的身影就已經消失,吸收了眾多鮮血的他,沖著對野性的直覺,逃生敏感。他的身體強度同半個月之前相比絕對是天壤地別,逃跑的速度也是不弱。加上鳳玄凰刻意為他製造出的逃生機會,清靈已經感覺不到半妖的逃生方向。

清靈面色一冷,心中略帶怒氣,轉身猛的推開眼前的鳳凰,離他遠一些站定,「可是他變成這樣都是因為我,如果我不傳授他修真**,他也不會走火入魔!」

「這不關你的事,走火入魔的路也是他自己選擇的,小清靈,你只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夠了,過多的善心只會讓你陷入一件又一件的事端之中。靈冰襲還等著你去救不是嗎?」

雖然不想在喜歡的人面前提另一個她喜歡的人,可是鳳玄凰為了轉移清靈的注意力,也不得不提起被混沌真仙抓走的靈冰襲來說事。

想到靈冰襲,清靈立即取出法寶人偶,熟練的輸入真元,等待回訊。

『等我,八個月後見。』靈冰襲的聲音從人偶法寶中傳出,又是短暫的幾個字結束,但是語氣卻帶有說不出的堅定。他似乎在說這樣的話之前下定了什麼決心。

「你到底做了什麼事?八個月後真的可以相見嗎?」

八個月,那是同伴們回仙道學院的最後期限。

「哈哈,這樣不是很好嗎?有了歸期也比讓你一直擔心的好,小清靈這下子可以放心了。」鳳玄凰在一旁安慰。

…………………………………………………… “這些改造人不簡單,將他們的屍體帶回去檢驗。”

幽靈皺着眉,對着手下的人說道。

“幽靈大哥,爲什麼要這麼做,師傅他不是說讓我們清理現場的麼?”

楚飛對幽靈的做法表示不解,他們接到的任務是清理現場。而死神殿的成員也有專門清理屍體的工具,能在二十秒內將一具屍體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楚飛以爲,他們是來清理屍體和現場痕跡的。但聽到幽靈的話,讓楚飛多少愣了愣。

因爲死神殿的人,從來都不帶屍體回去的,基本上一次都沒有。

豪門癡纏:毒寵灰姑娘 “你個笨蛋,這麼多的磨練,爲什麼你還是這麼傻。”幽靈沒好氣的罵道:“我們要知道他們的弱點,你以爲這些改造人都是好對付的麼,我們都沒有主人那麼厲害的實力,如果你遇上一個改造人,我保證你絕對抵擋不住他們三招。”

楚飛被幽靈一頓痛罵,頓時滿臉委屈。想了想,幽靈說的也有道理,畢竟不是誰都有強悍的實力去面對這些改造人,他們可以說已經不是人類了。而這些人,也不是一般的僱傭兵就能夠對付的。

“對不起,幽靈老大,是我太笨了。”楚飛撓了撓腦袋,滿臉的不好意思。

“楚飛,身爲一名殺手,一名僱傭兵,實力固然重要,但腦袋,也同樣重要。”幽靈苦口婆心的說着:“很多時候,你的決定會影響你的命運。”

楚飛點了點頭,幽靈的話,他記在了心裏。

另一邊,葉寒拉着滿臉通紅的心語,回到了林夕瑤的身旁。

林夕瑤正和夜鶯很是愉快的吃着零食,而且已經消滅了一大半了。

看到葉寒回來,林夕瑤擡起頭,露出一個甜甜的微笑。

當她看到心語那通紅的臉頰時,頓時明白了什麼,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看到林夕瑤臉上的笑意,心語低下了頭。而葉寒則哭笑不得,這小妮子肯定是猜到了什麼。

夜鶯看到心語露出嬌羞的表情的時候,多少愣了愣。

在死神殿成員眼中,心語都是一個冰冷的女神,從來不會笑,也不會有什麼表情。

當然,所有人都知道,心語是屬於葉寒的,包括性命也是。

心語的命是葉寒救的,幾乎她的一切都是葉寒給的。

所以心語完全服從葉寒的命令,也很正常。

但即使是在葉寒的身邊,心語依然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從來不會有什麼情緒波動。

但如今跟着葉寒和林夕瑤住在了一起,她整個人就變了。

有了笑容,有了表情,不再是那副冷冰冰的樣子。

夜鶯明白,心語是和葉寒在一起了。

“哇哦,爲什麼心語姐姐的臉會那麼紅呢。”林夕瑤很調皮的咬着手指,眨着大眼睛笑道。

葉寒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坐到林夕瑤身旁,一把摟過她的肩膀,小聲的說道:“大人說話,小孩子別插嘴,快吃你的零食去。”

“哼,哥哥肯定又調戲心語姐姐了。”林夕瑤對着葉寒做了個鬼臉,然後轉過身繼續吃零食。

葉寒哭笑不得,自己在死神殿成員面前的高大形象完全毀了啊。

而夜鶯聽到林夕瑤的話,頓時瞪大了眼睛看着葉寒。

難道葉寒經常調戲心語?

夜鶯在心裏想道。

“咳咳,沒有沒有,絕對沒這回事。”葉寒一把捂住林夕瑤的嘴巴,笑着說道。

“嗚嗚…….”

林夕瑤被葉寒捂着嘴巴,又扯不開他的手,只好發出不滿的嗚嗚聲。

葉寒看到林夕瑤那不滿的眼神,連忙笑着鬆開手。

“哥哥壞死了,哼。”林夕瑤嘟起小嘴,在葉寒的手上輕打了一下,但柔軟無力。

林夕瑤和夜鶯的臉上都帶着笑容,就連原本冷冰冰的心語,嘴角也出現了一絲微笑。

四人都坐在歡樂谷的一個休息亭子裏,談笑風生,無比的歡樂。

這樣愉快的時光,並不多,所以葉寒打算好好的享受一番。

葉寒帶着三個妹子,在歡樂谷玩了一整天,直到天黑,四人才決定離開。

夜鶯回了死神殿總部,這次換葉寒來開車,心語和林夕瑤坐在後座上。

林夕瑤似乎是玩的累了,躺在心語的懷裏呼呼大睡。

葉寒不停的通過後視鏡看林夕瑤睡覺的模樣。

林夕瑤就像一個沒長大的孩子,躺在心語懷裏睡覺的時候,大拇指放在嘴脣上,那可愛的模樣讓心語都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