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在他們的面前,是漆黑的,巨大的城門的通道,那弧形的通道,就像是一張緊閉著的,巨大的怪獸的口腔。無聲地靜立在那裡。

不,聲音開始響起了,那是咆哮,是呼號,是慘叫,是吱吱咯咯的扭曲,是隆隆的轟鳴……所有的聲音匯聚成為這個怪物巨大的咆哮,隨著那緩緩的出現的光澤——漆黑的怪獸的巨口張開了一道縫隙,露出了其後鮮紅的顏色,血與火的顏色。從那黑暗之中,開通了一個隧道……彷彿通往怪物能夠消化,攪碎所有一切的腹腔,或者通往遙遠異界,那邪惡與死亡的位面的通道。

馬匹發出了不安的嘯叫,他們噴著鼻息,但卻不得不隨著周圍幾百匹同伴一起前行,背負著沉重的騎士,背負著騎士的沉重……

但這沉重似乎慢慢地消退了。

所有的聲音,那些嘈雜的彷彿咆哮一般的聲音,都在他們身周消散了,只剩下了一個聲音。

這聲音在敘述!

士兵們,多年的戰爭使你們成為了戰士,無堅不摧的戰士,鑄造了你們戰爭的軀體,鑄造了你們不朽的靈魂,你們的使命,延續人類騎士的道路,用你們手中的劍來捍衛圖米尼斯的犁需要的土地,為平民們取得他們的麵包……而現在,你們面對著的,將是你們的敵人,你們前進路的小小敵人,用它們的鮮血,去洗刷你們戰爭的軀體!在這場戰爭中總是有許多人會滅亡的,但是滅亡的,便是滅亡的,永遠不會是我們,因為圖米尼斯的騎士,圖米尼斯的戰士,是永遠打不垮的!

伴隨著這聲音,溫暖的光線,從頭頂灑下了,神術的力量,將所有的負面情緒一掃而空。於是騎手紛紛舉起手中的武器,齊聲高呼,然後像是奔涌的洪流一樣,向著那終於完全敞開的巨大通道之中衝鋒,在滾滾奔流之中,個人的力量融入到一個龐大的集體之內,總是讓人生出自己彷彿無所不能、無堅不摧的錯覺來。

那一刻,所有人都是無謂的勇士,所有人渾身熱血沸騰一尤其是騎兵們——戰馬一動,他們就相信自己必將取得勝利。

衝鋒,為了圖米尼斯,為了海曼,為了榮譽,跟隨著我們的英雄!

愛德華!

巨大的城門,終於轟然落下!在護城河,搭造出巨大的橋樑,騎士們發出雷鳴般的呼號,應和著他們耳邊那個不住響起的聲音。向著那前方。搖晃著赤紅與黑暗的戰場,前行!

……

敵人,也在衝鋒。

七八個耀眼的火焰流星從城牆之的迸出了。劃出弧線飛向城下,落在人類騎士的兩翼……這些人頭大的火焰看似並不惹眼,但在地面音爆的一瞬。卻伴隨著雷鳴般的巨響。一個瞬間熊熊燃燒!

一面足有十幾尺高的烈焰之牆升了起來,像是一面大幕般朝人群撲了過去,所過之處慘呼不斷!

那是一個法師最為強大的力量,被火牆捲入的獸人並非只被焚燒了事,而是被烈火裹夾著撕扯壓榨,咀嚼般吞噬下去,不知是否是錯覺,流轉翻騰的火焰在面幻化出一個個扭曲呼喊的面孔,把火焰都蒙了一層血色。接著高溫的火雲又將這血液蒸發。在空中形成淡淡的紅霧!

可是被加持了神術的帝**隊,對於恐懼已經近乎於免疫,即使那些血肉如雨滑落,火光中間刺鼻的腥氣也變成了他們興奮的源頭!

這些怪物並沒有張牙舞爪。也沒有凶暴地咆哮。他們只是低下頭,向著前方奔跑!似乎也沒有看見一片濃密的烏雲從遠處的城牆升起,在空中畫出一道代表死亡的曲線,然後呼嘯著撲下。

隨著一聲聲的噗噗悶響,每個獸人身都插了數枝長箭!

只是獸人們的速度卻沒有絲毫的減緩,這些可怕的怪物只要將全身的肌肉墳起。繃緊的皮膚就會變得更加粗糙而堅韌,長箭最多只能插進他們的身體一寸。竟然便就此無法深入了。而這點小傷,對於身高超過六尺的狼人來說,都幾乎可以說是不痛不癢。

而在真正明白其中意義的人眼裡,這樣一聲不吭反而更加可怕——

獸人的力量遠超人類,而且一些特異種類諸如食人魔巨魔和牛頭人之類的更是其中翹楚,因此過去的幾千年裡總會有人嘗試控制這一股強大的戰鬥力,可惜幾乎沒有多少成功的,因為這些怪物的智力通常不高,卻帶有著極強的野性,自身聚成的小部落都不可能超過數十的人口數量,否則就要內訌,更別說是這樣如同群訓練有素的士兵一樣的紀律了!

不過,這樣的衝鋒對於一個施法者來說,簡直可笑。

愛德華舉起了手臂。

或者,是因為那施展在身的神術,或者,是因為那些回蕩在耳邊,吼叫著自己名字的聲音?

高門隱妻:老公,誘你入局 他一瞬間放棄了自己原本擬定好的,減緩腳步的做法。

精神力扭曲空間,撕裂層級,隨著心靈術士的手指一劃,一大片星光閃爍的液體便滾滾噴涌,那光閃耀著撕裂了黑暗,像雪亮的刀劍一樣每一柄刺入每個人的瞳孔里,叫他們捧著眼睛胡亂搖頭,有些人還痛苦地發出了大聲的哀嚎。

獸人遠比普通人強的夜間視覺,這時候反而成了他們的致命弱點。只是這些野獸們只混亂了一瞬,腳步竟然沒有停滯太多。

當然,這個貿然的衝鋒,卻又讓他們嘗到了土地的味道——星質油膩的潤滑程度還要遠超出了普通的油膩術,而倒地的翻滾,又讓他們身沾染了一層閃爍的星光,簡直成了最好的標靶!

獸人們的后隊,憤怒地低吼,於是那黑色的火焰就將油膩燒蝕的精光,可是當他們的視線從那熄滅的火焰之中穿出來,卻又注意到那一圈漂浮在空中的影子

轟轟!

可怕的轟鳴彷彿巨龍的嘶吼,紅色的火焰好像怪獸一般的向前膨脹,一口就將他們黑色的同類吞噬其中!

壓縮的**撕開了手雷外殼,將紛飛的破片連同豆子大小的彈丸一起爆向四處。暴雨般的撕碎了他們身的簡單的,用獸皮縫製的鎧甲,在他們身扯開了無數的小洞,鐵與火的力量直接傳遞到身體中的每一處地方。即使是魔法的甲胄也沒有辦法防禦如此大量的撞擊,更別說似乎是為了動作的靈活,他們穿著的還不是覆蓋全身的甲片。

血肉飛濺!

這種摻雜了晶石粉末的手雷威力比不定向雷,但是威力仍舊不錯……只不過這一枚就要兩百多枚的金幣,否則不可能提供那種足以讓鋼珠穿透盔甲的爆發力,剛才為了保證威力,一口氣扔出了五六個,

愛德華嘆了口氣,這一小隊的獸人其實死的不冤枉了,因為他們都是被錢給砸死的。

不過這些手雷產生的效果倒也倒也並不只有殺傷而已……一群敵人被瞬殺的情況一下子就震懾住了其後的百多名獸人,那可怕的硝煙的氣味,那漫天飛散的屍身,鮮紅的濃綠的烏黑的閃爍著的顏色,讓他們的腳步顫抖,

獸人也同樣是人類,他們或者原始野蠻,但是對於戰爭,卻有著天生的敏感,他們不是毫無見識的農兵,他們知道什麼樣的人才能在隨手之間便造成了古怪的爆破,致命的殺傷,毫無徵兆,沒有咒語的吟誦,但前沖的勇士們一下就被變成了扭爛的抹布,這樣的能力,只有那傳說之中的法師才會擁有。

所有獸人的腦海里,瞬間都已經閃過了了關於那些人的傳聞,他們的強大,普通人甚至無從想象——未完待續。。 原來是節奏在不知不覺之間又放慢了么?好……我調整一下……

————

衝鋒。

蹄聲隆隆,震動大地,火焰迸濺,燃燒天空。長長的騎槍在敵人的胸膛刺出更加細微的聲音,切肉斷骨的聲音,箭矢和長劍在敵人的身體扯出更加艷麗的顏色,血花飛濺成為刺目的嫣紅……

衝鋒,衝鋒。

每一個人都在吼叫,每一個人都在哀號,每一個人在殺戮,每一個人在被殺,敵人和自己的血液混在一起向著周圍飛濺,敵人的聲音和自己的交織在一起,最終化作無聲的咆哮!馬匹向前,踐踏血液,長劍向前,揮灑皮肉,騎槍向前,戳刺生命!

衝鋒,衝鋒……向前沖,向著死亡,衝鋒……

眼中的顏色被血與火的顏色充溢,分不清赤以外的其他的顏色,耳中的聲音被震響和嘶吼填塞,收不到嗡嗡之後的任何音聲,一切都不重要了,只有向前的**,只有殺戮的**……在這血與肉的戰場,所謂的戰略,所謂的目的,甚至所謂的生存,都已經微不足道,唯一殘存的,便只有被鼓動的,瘋狂而單純的念頭。

向敵人進攻。

敵人的數量不少,足有數千,甚至萬,然而對於一座城防,這個數字還不算什麼,藉助獸化的力量,他們之中的主力越過護城河,甚至攀了城樓,他們有投石機,有巨弩,有半數還在無措地猶豫,是否放下手裡的弓箭……

這也讓他們的攻勢,無法集中於一點……而面對突襲的,不過是人類,是槍兵們慌張的陣型——即使拋下了弓箭,舉起了十尺長槍。他們凌亂單薄的七層人牆。也不可能抵擋,百名騎士一輪的衝鋒!

更何況,騎槍之後。還有法師……

僅僅是一個咒語,傾盆一般的雨水立刻彷彿用盆澆注一樣向前,熄滅了火光。將敵人籠罩在一層不可見的水霧裡。迎面的槍兵們們尖叫,卻張口吞進滿嘴的雨水,雨點被風帶動著像無數小小的拳頭劈頭蓋臉地朝人身打。更別提穩住自己的陣型。而僅僅在一息之後,彷彿冰川深處吹來呼嘯刺骨的冰風在雨水後面吹拂過來了,帶著絕大的力量,讓纖瘦些的人在這風中連站都站不穩,刮在皮膚猶如萬刀割刺。慘叫連聲!

於是,崩潰產生了。

士兵們在黑暗中奔跑,在冰風之中哀號。放棄攻擊,放棄隊伍,也無視了那些指揮者們憤怒的叫聲……而幾百人的騎士,就這樣穿過他們的陣列,向前推進,成為了一顆沉重的砝碼,重重地,砸了勝負的天平!

「快了……快了……」

耳邊無數的聲音,充斥鼻端的血的味道。以及馬匹的顛簸,讓愛德華抽緊了身體。

操縱聲音的精神力在鼓脹。化作腦海里陣陣細微的衝擊的電流,那種感覺頗為怪異,並非痛苦,到更像是麻木,但這也讓他的神智,格外的清醒,在這個戰場,唯一清醒的存在……他必須成為戰場,最為清醒的存在。

因為他引領著騎兵的衝鋒。

小心的扯動著馬韁,他讓自己一直留在馬隊的中心,而目光則透過靈能額眼,將所有角度的狀況,都收進視野之中。

一切順利。

身後的城門裡,無數的身影衝出了城門,在向著四面散逸,雖然凌亂,卻無可阻止……而前方,最後的一層敵人已經崩潰了,接下來,就是那幾千呎之外的,一小團敵人的大營,至於說散亂的敵兵,那根本不用去管,在這冷兵器的戰場,想要在夜裡收攏起一支潰兵,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接下來的事情,就更加簡單了。

但會如此順利嗎?

愛德華深深吸了一口帶著血腥味的空氣……似乎有一股寒氣,正在從四面八方沁潤著他的毛孔。那是多年以來,與危險交鋒而產生的直覺……尤其是最近的一段時間,他隱隱地察覺到,這種感覺隨著他精神力的增長,越發靈敏。

最後的一小撮敵人分散了,在這混亂之中,他們選擇了最為本能的做法,於是騎士們發出了興奮的吼叫……勝利,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向他們伸出了手——他們衝破了圍困的敵人,給城市中數萬的市民帶來了一線,不,是寬闊的生機,而這個成果,則足夠讓他們驕傲的發瘋。

愛德華的身體,動了一動。

他似乎是在緩緩地降低著馬速,可是下一瞬間,他已經整個人向一旁側身,同時舉起手,當,一聲架住一柄憑空滲出的長劍,劍回應來的巨大力道讓他身體一歪,但還沒等到他重整姿態,另一柄劍刃已經已經突破了他身體四周一層爆發的光——那是魔法護盾的偏離力場——然後重重的擊中他的脅下,最終在喀喇一聲之中被鏈甲扯住!

心靈術士的身體向下一滑,咬緊牙關才沒有慘叫出來,但也是痛得額角直冒冷汗。然後注意到身後視野之中,那閃動的光澤,匯聚成為一片不同於普通的紅。

能夠突然出現在一匹賓士著的馬匹的後背,這絕對是個出人意料的偷襲……可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實際也只有這個同為神器擁有者的傢伙,才能夠避開觀察,神不知鬼不覺地靠近愛德華,而且這一次,他顯然是藉助了那個女性心靈武士,那種可怕的傳送后的偷襲戰術——兩者都站在了他的後背,即使是愛德華不免手忙腳亂……

只是一瞬間。

愛德華馬埋低重心向前趴下,但咯喀的輕響中,三枚弩箭已經從他的腋下向後飛射!而在他身側,閃爍著聖光的長劍幾乎下一刻便直指那個紅色人影的咽喉!

可環視的視覺中,那個兩個敵人竟然也在同一時刻動作——一個閃爍著消失,而另一個……他竟然不閃不避,只是整個人都爆發開來,成為了一股火焰的暴風!

銀光一閃。

爆發的火焰如同怪物一般伸展開自己的軀體,瞬間就將幾十個騎士包裹其中!這驟然爆開的火焰註定了並不能造成過高的熱量,但也足夠他們哀鳴著。向接二連三地摔倒。幾乎一瞬間,就有一半的騎士被這凌亂的衝擊波及,原本的衝鋒。被變成了一片狼藉!

幾秒的空隙,一閃而逝。黑色的身影,從一片銀色之中浮現。啪地一聲摔落地面!

愛德華不由得發出了一個悶哼——自己使用時間跳躍。將自己扔進了時間流的感覺,令人眩暈,而慣性卻不會因此而消亡,因此接下來的撞擊,讓心靈術士只感到全身痛得像是要散架一樣……不過他腦子卻清醒得很,一個翻身,他已經站起身體,同時架住了刺向自己的兩柄利刃!

叮叮!

彷彿只是呼吸之間,這金屬的交擊聲就響起了四五下!

「喵的!」

愛德華咬了咬牙。他可不是一般的法師,在近身的格鬥戰之中,他的匕首和拳腳以及關節技能的戰鬥方式,往往會讓這個世界的大部分武者措手不及,但是沒想到對方竟然也是這個方面的行家,雖然說他應該只是專精於短劍的戰鬥方式,但毫無疑問要比愛德華自我摸索的手段要更加精純。

所以心靈術士只能一觸即退,用後退來躲避對方的攻擊手段。

作為傳心者,愛德華並沒有太直接的攻擊手段。體驗劇痛,心靈戳刺……大部分都集中在直接攻擊對方的精神。而現在對方似乎已經將他所有的攻擊方法都摸清了一般。竟然不再使用火焰,而是改用近身戰!他的速度極快,身影飄忽,似乎還使用了某種幻術的效果,一時之間,讓愛德華竟然無法騰出一點集中精力的時間!

但這保持不了多久。

喀!

金屬的交擊聲之中,愛德華的三棱匕首和對方的一柄武器一撞,雙雙飛了起來!可是他不僅沒有再次後退,反而一個前沖,突入到了對手的防衛圈中——金屬的手套喀地一聲抓住了對方殘餘的一把武器,緊接著,精神力化作風暴,向前重重地撞擊!

他的對手悶哼了一聲,踉蹌著後退,最終還是從斗篷里噴出了一大股鮮血!

只是愛德華的心中卻驟然一冷,

對方那個表情……是在獰笑?

紅色的影子,似乎是變大了,伴隨著一道奇怪的光線!

不,變動的不是對方的影子,而是空間!

就像是被扔進了石子的池水,扭動了一下,然後發出了一個刺耳的,彷彿摩擦銹鐵一樣的怪異響音!然後,那扭動的景色——掙扎著站起的騎士,紛揚的灰塵,閃動的火焰,一切的一切,都隨著空中蕩漾出波紋崩裂出無數加細微的線條!

『池塘』變成了破裂的鏡片,狂亂無匹能量只在接觸的一瞬爆發,聲音在一瞬之間就變得凄厲又微弱,像是周圍的一切都在喧囂、狂舞、沸騰……狂風尖利的嚎叫著,從那扭曲的中心噴出瘋狂的能量……那是大團的,銀色的星屑!

愛德華……

似乎有人在喊叫著自己的名字,不過,愛德華已經沒有什麼時間去管了……眼前的景色正在扭轉,在瑩藍和銀白之中,變換不休!

——用分割線,還感覺跳躍么?——

天已經大亮。

太陽在天空懶懶的懸著,透過那一層厚紗一般的雲層,淡淡的揮灑出不像是這個季節應有的,青白的光色……沉鬱,陰冷。

與天地之間,那些震蕩著的聲音相合。

凄厲的號角在遠山之間回蕩。如同瀕死動物的哀鳴,即使是戰場的嘈雜,也無法將之掩蓋。但更加響亮的,是吱吱咯咯的摩擦,那是鏈接成為一片的弓弦絞合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