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她看着陽頂天,道:“我身上,就少了幾分煙火氣。”

其實先前看她走路的姿勢,陽頂天就已經醒悟了,伊曼是天生麗質再加後天培訓,纔有的這份氣質,不過她要把功勞加在地心海身上,陽頂天當然也不會反駁。

“羊不少啊。”

陽頂天看着湖邊遠遠近近的羊羣:“好象還有麥子是不是?”

“是的。”伊曼點頭:“雖然庫存的糧食不少,但我們還是怕坐吃山空,也就自己種一點,但種不多,因爲麥子需要陽光的,我們只能種在那幾處裂縫下面。”

“這湖要是東西走向就好了。”

陽頂天搖頭。

洞頂的裂縫都是東西走向,可能是以前的地震,洞頂給撕開了,最長的那條長裂縫,幾乎從東到西,長達數公里,同時也就在洞中留下了一條長達數公里的光照帶。

可問題是,地底的湖主要是南北走向,湖的形狀有如彎月,陸地面積能照到陽光的,並不多,這也就限制了麥地的開發。

“其實也還好了。”伊曼道:“我們師都是女子,吃的也不多,然後有羊,有鴨子,湖中還有魚,養活我們全師,其實是足夠了的。”

“你們這裏沒有男子嗎?”陽頂天好奇的問。

“沒有。”伊曼搖頭,見陽頂天有些疑惑,她解釋道:“我們師是總統親自命令組建的,全都是女子,後來撤守這裏,我們也是帶着祕密任務的,總統被害後,以前的國家也沒有了,照理說,我們的任務也撤銷了,可是,並沒有一個合法的政權來給我們下令……”

她說到這裏,背後突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抱歉。”

伊曼對陽頂天微一點頭,回身,一個女兵急步跑過來,大聲道:“報告師長,有一股僱傭兵突然從西面摸進來了,二團請求緊急支援。”

“西面?”伊曼神情一緊:“到了哪裏?”

“已經到了黑森林。”

“黑森林?”巴巴拉叫道:“怎麼都摸到黑森林了才發覺?哈拉米是怎麼搞的?”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伊曼一擺手:“召集衛隊,我們過去看看,走紅狐道。”

陽頂天在邊上看着,伊曼給他第一眼的映象,就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直到這一刻,她身上陡然現出鋒芒,恰如匣中的利劍突然出鞘,那一瞬間的冷鋒,竟有一種讓人汗毛戟立的感覺。

“這是她的另一面吧。”陽頂天暗叫:“難怪她能鎮得住美女衛隊師,果然美麗只是表象,她的骨子裏,還是很強硬的。”

那名女兵轉身去召集人手,伊曼回頭,對陽頂天道:“曾司令,你先休息一會兒,我去處理一點事情,很快回來。”

“我跟你一起去吧。”

即然來了,陽頂天沒有坐視之理:“我帶了三百人來,需要的話,也可以提供支援。”

伊曼稍一猶豫,點頭:“那好吧。”

回身進入先前的停車場,上車,伊曼的車在前面引路,陽頂天的車在後面跟上,陽頂天沒有額外的指令,約瑟夫他們的車隊自然就跟在後面。

巴巴拉還是跟陽頂天一輛車,到車上,陽頂天道:“地心海就是你們這個基地的核心是不是?”

“是的。”巴巴拉點頭:“我們這個基地,代號狼穴,是總統親自取的。”

“狼穴。”陽頂天忍不住哈的笑了一聲。

二戰時,希特勒的老巢也叫狼穴,從這命名上,可以看出卡大佐野心是真的不小,也真的有些狂妄,然而事到臨頭,卻又缺泛拼死一搏的血勇。

“狼穴在山腹之中。”

巴巴拉當然知道陽頂天笑什麼,她也淡淡的笑了一下,繼續給陽頂天介紹:“總共分爲四大塊,一塊是武器庫,一塊是糧庫,一塊是士兵平日起居訓練的地方,再有一塊,就是地心海了。”

“電從哪裏來?”

“有一個地下水電站,利用的是地底陰河的水。”

“也是。”陽頂天點頭:“地心海水量這麼豐富,確實可以利用。”

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 巴巴拉續道:“這四大塊,以總長一百多公里的地下通道相連接,從西到東,或者從南到北,最快也要三十分鐘左右的時間。”

“確實是夠大的。”

前面伊曼的車開得很快,陽頂天也加快了速度跟着,通道頂上的燈遠遠的延伸開去,顯得極爲壯觀。

陽頂天注意到,這些地下通道不是筆直的一條,每隔兩到三公里左右,必有一個岔道口,有的甚至是個三岔口。

“這裏面就象個迷宮啊。”陽頂天忍不住感慨。

“是。”巴巴拉點頭,有些得意的道:“如果不是對裏面特別熟悉的,或者有地圖,否則哪怕是攻進來了,也會給我們困死。”

“厲害。”陽頂天讚道:“要是沒有敵人,你們就是一個獨立的王國了。”

“可惜我們的姐妹太少了,而且越來越少。”巴巴拉嘆氣。

“你們爲什麼不多招些人呢?”陽頂天問:“招些男人啊,男女搭配,幹活不累啊。”

“男人不可信。”巴巴拉搖頭:“背叛總統的,都是男人,而沒有一個女人背叛他。”

這話,陽頂天竟是無力吐槽,事實擺在那裏啊,卡扎菲衆叛親離,叛徒主要還就是男人吧,因爲這種信教的國家,權力基本都掌握在男人手裏的。

“那你爲什麼又相信我?”陽頂天問。

“因爲。”巴巴拉猶豫了一下,突然笑了起來。

“笑什麼啊?”陽頂天給她笑得莫名其妙。

“因爲你長得漂亮。”巴巴拉笑道:“我去找你之前,其實偷拍了你的照片發給了伊曼的,她也說你長得漂亮。” “這是什麼心理?”陽頂天理解不能:“我長得帥,和我是不是可以信任,這中間沒有聯繫吧?”

“是沒有聯繫。”巴巴拉看着他,笑眼彎彎中,又帶着幾絲癡迷:“但我們即便被出賣,也願意被自己喜歡的人出賣,所以。”

她說着微微一頓,道:“我們向你投誠,惟一的要求,就是你接受伊曼,做她的男人。”

陽頂天徹底無力吐槽。

“原來女人好色起來,比男人更瞎的。”

“本來就是啊。”巴巴拉咯咯笑,看陽頂天的眼神,卻更加癡迷:“癡情女子負心漢,自古以來就是這樣,但我絕不會後悔,我相信伊曼也不會。”

陽頂天索性不說話了。

前面車隊在一個大洞子裏停了下來,陽頂天發現,這裏面有很多巨大的溶洞,從地心海到前後兩個大山洞,都是天然的,很顯然,這裏的地質就是這樣,當年蘇聯選這裏爲基地,肯定也是看中了這裏面有現成的山洞,方便構築。

山洞裏已經有一隊女兵在等待,這些女兵大約有四五十人左右,個個全副武裝,人手一支AK,腰間還配着手槍,卡着**,有的揹着AK還扛着RPG。

她們排着整齊的隊列,身高差不多是一樣的,然後,胸部好象也差不多,個個都很豐滿。

相對來說,白人女子要比黃種人胸部更大,但象這些女兵這樣,清一色的大,還是不可能的。

排除塞了假體的原因,那就是,她們都是挑選的。

陽頂天稍微一想就明白,原因是後者,她們都曾經是卡扎菲的美女保鏢,每一個人都是精心挑選的,從臉形,到身高,再到胸與臀,顯然是有一個指標的,不達標的,根本沒有資格進入美女衛隊師。

陽頂天在看這些女兵,這些女兵也在看他,她們眼光中有疑惑,也有好奇,甚至還有一種火辣辣的直白的侵襲感。

這些女兵,比曾經的小野貓曾珍,野性更強。

伊曼非常直接,下車掃一眼女兵,對陽頂天一指:“這位是妙空軍的曾陸曾司令,我已經決定,我們以後將加入妙空軍,但我們是不是有值得幫助的價值,還要看我們自己。”

說到這裏,她眼發銳光,厲聲道:“自助者,天助之,現在我命令,跟我去黑森林,幹掉進攻的敵人。”

“殺。”

女兵們齊聲嬌叱。

陽頂天沒想到她們是這樣的風格,着實給震了一下,心中暗暗稱讚:“可以可以,有霸王花的風範。”

洞子一邊,停着幾百輛摩托車,女兵們一人一輛,巴巴拉對陽頂天道:“黑森林那邊地形複雜,騎駱駝太慢,汽車走不了,只有騎摩托車最方便,敢死營的人能騎摩托不?”

“應該可以吧。”

陽頂天不太確定。

他轉頭問,果然有部份士兵不會騎摩托。

這也沒事,陽頂天手一揮:“會騎的單騎一輛,不會騎的,兩人一輛,讓會騎的帶,跟在女兵後面,出發。”

車隊馳出洞子,外面是個峽谷,這裏的地形,基本上就是這樣,不是在峽谷中穿梭,就是在一個個高高低低的土堆石柱中穿來鑽去,而這一面的地形,比先前來的那一面,更復雜,更不好走,除了駱駝,還真的只有摩托車能在裏面穿行。

摩托車其實也不好走,開出沒幾分鐘,敢死營就翻了好幾輛車子,不過還好速度不太快,最多受點兒輕傷,也無所謂,倒是讓陽頂天有點兒面上無光的感覺。

開了一個小時左右,已經可以聽到槍聲了,陽頂天借鷹眼看了一下,前面大約十公里左右,就是戰場,一羣穿沙漠迷彩的僱傭兵,正藉着地形,步步進逼。

抵抗的女兵不多,大約有二十多人的樣子,對方人多,她們抵擋不住,不住的後退,但並沒有崩潰逃跑,而是有組織的層層後撤,也幸好地形複雜,到處是土堆石柱,都是天然的掩體,女兵們對這種地形又非常熟悉,讓傭兵們不敢放膽狂衝。

又開了十多分鐘,槍聲更加清晰,前面一輛摩托車開過來,上面是一個女兵,見到伊曼的援兵上來,女兵摩托車一停,但身子卻同時一歪,竟然直接從摩托車上摔了下來。

“阿什拉。”

伊曼飛身下車,她已經把先前的白袍換掉了,一身迷彩,下車的動作敏捷輕靈,一對長腿,修長有力,極具美感。

有女兵先一步扶起了那個阿什拉,阿什拉胸前後背都有鮮血滲出來。

她穿的是沙漠迷彩,血色不顯,但衣服都溼了,已經是重傷垂死。

“師長,快,我們撐不住了。”

阿什拉死撐着說了這一句,頭一歪,暈了過去。

有一個女兵趕過來,她揹着醫療挎包,估計是醫療包,她看了一下阿什拉的傷,對伊曼道:“子彈從後背透入,傷了肺部,子彈有可能還在胸腔裏,除非現在手術,否則沒救了。”

現在明顯沒有手術的條件,伊曼當即立斷:“把她放在這裏,我們去救其她的姐妹。”

“等一下。”

陽頂天走過來。

伊曼扭頭看他:“曾司令。”

陽頂天對她一點頭,伸手一搭阿什拉脈博。

其實他這個是騙人的,他真不會把脈。

實際上,他是以靈氣探入阿什拉體內,靈氣循經走脈,瞬間就清楚了阿什拉的傷勢。

陽頂天也沒管什麼禁忌,雙手一伸,直接把阿什拉衣服扯開了。

天熱,阿什拉的迷彩服下面,就是罩罩,陽頂天也直接一把扯斷。

果然沒有假體,貨真價實,只不過給鮮血染紅了,有一種詭異的美感。

他這個動作,讓周圍所有的女兵都有些傻眼。

伊曼雙眉緊凝,不過她沒有吱聲。

她威權甚重,她不出聲,周圍的女兵也就無人吱聲,那個醫療女兵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似乎想說什麼。

不等她開口,陽頂天手伸到阿什拉後背,輕輕一按,阿什拉前胸一股血箭射出來,血箭中夾帶着一枚彈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