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好,甚好,不過以你的體質,想來兩三天便是能夠徹底痊癒吧!時間倒也是不會太久,血翳蛇那邊的消息有黑熊打聽着呢。你就好好休息吧!”成老嘿嘿笑了笑,很是周全地說道。

“黑熊,咋們出去吧,好好守着這個洞穴,等明天一早就去找合適佈陣的地點。”成老輕輕拍了一下黑熊的後背,語氣像極了那種好兄弟。

“嗯嗯,俺一直在這裏生活,倒是能夠找出幾個好地方來,明天一早就去找。”黑熊也似乎很是喜歡聽成老說的這類型的話,一股腦地跟着迴應道。

就這樣兩個最具場面主導的人走了出去,成老是話語上的主導,而黑熊則是視覺上的主導。

“這兩個傢伙倒是頗爲有意思,不過那個成老真的會陣法嗎?”藍心看着外面兩個的影子,笑了笑之後很是好奇問到小銘。

“成老深不可測,別看他一副笑呵呵的樣子,偶爾可能還有點吊兒郎當,可是無論是陣法還是煉丹,亦或者是閱歷,恐怕都是十分可怕的。”小銘聽見藍心的聲音,倒是笑了笑,既然成老走了,而且營救血翳蛇的話題基本確定了,那麼就沒有必要再保持那麼的嚴肅了。

沉吟片刻後,小銘也是笑着給出了藍心答案。

“哦。看來真是人不可貌相的啊!我見過的本源魂體很多,可是每一個都是那麼的不死心,就是想要復活,總是陰裏怪氣的。像你身邊的這個本源魂體確實是少見,確實是少見。”

藍心撇了撇嘴,講述道。

不得不說,藍心無論是做什麼表情,都是十分的可愛,那種給人天然美的感覺就像是來自大海一樣清純。

永恆的靜寂 “嗯嗯,確實是少見,不過他的本心不壞。”小銘微微嘆了一口氣,很是惆悵地說道。

“誒,你說你爲什麼每天都在嘆氣啊!我看你老師充滿了那麼的憂鬱,猶豫。”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一個人的成長環境所致吧!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是及早打坐吧!你也趕緊恢復些吧!晉級的失敗還是會對身體造成不小的傷害,早點恢復,免得落下後遺症。”

話多,難免會有所口誤,小銘或許是不想讓更多的人知道自己身體的祕密,畢竟這個問題牽扯到的是另一個問題。

也有可能是在面對藍心這麼出淤泥而不染,性格極好,實力地位,身份都是很不錯的女孩子的時候難免會有所心動吧!

結合此多多原因,小銘便是最後以這段話做了一個了結。

其實,小銘好久都沒有回到納靈的世界中了,正好藉着這個機會去納靈世界之中查看一番。

見小銘運轉周身紫色的靈力,想來是打坐修煉了,藍心也不會熱臉貼冷板凳,不過看到小銘收起剛剛遞給他的手帕的時候。

藍心的內心也是收到了很大的治癒,畢竟一個女孩子家家的這麼和一個男的聊天,不知道的還以爲是藍心想和他聊了,當然依照藍心自然是會這麼想的。

內心得到治癒之後,藍心便是否定了小銘討厭她的這個說法,不過還是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搞清楚小銘身上的祕密,但是不會像今日這般莽撞。 夜已經深了,藍心一個女孩子家家的,自是不可能把洞穴之中當作是休息的場所,在往篝火之中填了兩跟柴火之後。

“我在家的時候一般晚上就不修煉了,正好接着外出歷練的這段時間內好好做一回拼命修煉的人。”

這是藍心說的話,對此小銘也只是笑了笑,“嗯嗯,藍心公主身份什麼的都是十分尊貴的,修煉自然是水到渠成。”

小小的一番恭維後,藍心也是知道這個時候的小銘並沒有說是想要閒聊的意思,便是打定入座了去。

或許換做剛剛進入青雲帝國皇城的時候,小銘很是樂意去結交每一個朋友,可是經歷了這麼多的小銘卻是累了,只想用最真實的東西去看待周邊的每一個人。

盤膝坐好之後,小銘的心聲緩緩沉了下來,或許正是因爲此時的安寧,小銘很是想進入納靈世界中看一看,坐一坐,修煉一番。

沒有了成老的納靈世界,雖然可能會有些空蕩,可是這個地方卻是成爲了小銘心中的一種慰藉。

身形緩緩凝聚在納靈世界中,深呼了一口氣之後,小紫和小黑卻是一同飛了過來。

在不知道自己的身體之中有着另一個人的事實之前,小銘對於小紫和小黑是十分喜歡的,可是在知道了之後,小銘的內心卻是出現了一種猶豫,因爲他不明白本源魂獸是不是身體之中那個人的。

小紫和小黑還是一如既往的圍繞着小銘飛轉,可是小銘卻是失去了那種由心而發的喜悅。

不過令小銘頗爲好奇的是,既然小黑成功地吞噬掉了那個妄圖入侵小銘的世界的本源魂體的老者,不知道小黑的魂力是幾階了。

搖了搖頭,小銘對於這個疑惑是找不出答案的,畢竟小黑它自己是不會開口說話的。

“好了,你們先去玩耍吧!我得好好修煉一番了。”小銘淺淺的呼出一口氣,微微笑了笑,很是柔和地說道。

見小銘沒有絲毫的興致說是和小黑,小紫玩,這兩個小傢伙也是頭也不回地飛奔着去玩紫霧了。

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遠處的紫色霧氣竟然稀薄了不少,對此小銘還是十分的猶疑的。

不妨好好的審視一下這個所謂獨一無二的納靈世界,心聲飄到空中。

細細的觀察一番之後。

“這個地方倒是頗爲奇怪,我剛剛進入靈師境的時候便是有着一片的紫色霧氣消散,接着小黑和小紫便是出世了,現如今我靈師境八階,可是說,經過這次這麼重的傷勢,離九階也是不遠了,突破是遲早的事情。”

一個想法醞釀在小銘的心中。

“是不是我每突破一個階級,納靈世界中的霧氣便是會消散一些,等到霧氣散盡之時便是那人成功復活之時?”

低語的聲音自小銘的口中傳出,嘆了一口氣,兩眼之中有着許多的無奈,要是真的是這個樣子的話,小銘又有什麼辦法呢?

苦笑了一聲之後,便是對此不做任何的行動,因爲小銘知道,實力的提升是當今他必須要做的,而如果正如他所預測的那般的話,小銘現在也是沒有絲毫的辦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回想着腦海之中所謂九指仁聖的指法,第一指,囚山指,囚山亦是囚人心,人心不可測,皆在囚籠之中,便可化爲烏有…..

嘴中念着指法,小銘卻是絲毫不得其解,要說這一個囚字,再者就是囚人心,可是既然是對戰何來的囚人心呢?

氣勢造足一點?可是那不頂事啊!小銘對戰之人又不是什麼沒腦子的傻蛋,怎麼光憑藉一個氣勢就能掉頭就走呢?

要說是氣勢囚住人心的話,這對於小銘來說確實是有點難度了,畢竟小銘只是一個靈師境的人,無論是閱歷還是實力都是不夠看的。

就在小銘內心很是苦惱,並且開始質疑這是不是第一指的時候,畢竟這麼的難,可是一道熟悉的聲音出現在小銘的腦海之中。

“小子,這麼簡單你都看不懂嗎?囚,意思是要你用你的靈力去囚一個人,這纔是正解!”

突如其來的聲音確實是讓小銘有點不知道怎麼回覆,因爲小銘知道自己的身體之中存在着另一個人,並且不確定這個人是不是想要佔據自己。

“你就是那個自稱是紫極魔神的人?”小銘反問。

可是給小銘的答案卻是一片笑聲,“哈哈哈哈哈哈哈…..”

“怎麼,怕了?”那個人冷笑着說道。

從沒有聽到過這麼冷笑的聲音,小銘的內心有點底氣不足,或許涉世不深,也可能是沒有達到很高的境界,總之,身體之中那個人的笑聲很是刺骨,讓人膽寒。

“怕了又能如何?”小銘笑了笑。

“你倒是一個老實之人,不過,我要說我並沒有奪舍你的意思,你相信嗎?”悄無聲息之後,身體之中的另一個人又是發出了聲音。

沉默半晌,小銘笑了笑,這種笑聲聽起來很是放肆,狂野,“沒有奪舍我的意思,我可是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無緣無故的好人,你我素未謀面,怎麼可能說是沒有奪舍我的意思,而且要是沒有奪舍我的意思,你怎麼還存在了。”

一番說辭,一個觀點,要是換做以前的話,小銘在面對這種說法的時候還有着相信的餘地,可是這個時候的小銘不在相信一些虛假的語言,而是選擇去相信一些真實的東西,比如說,實力。

“信不信由你吧!我只能這麼告訴你,你身體之中的本源魂獸對於你來說不是一件好的事情。”

“爲什麼?”小銘疑惑地問道。

“因爲你是你,我是我,而我絕不是你,你也不會是我,有道是,虛假之中,虛之必散之,實之必凝之,你我之中絕對有一個人是虛幻的,而這個虛幻的人可能是我,也可能是你!”

身體之中那個人的聲音漸漸地消失,不過小銘的內心卻是越來越震撼,因爲不懂,所以震撼。

結合着那個人說的話,小銘暗中做了一個決定,這個決定也是小銘生存下來的資本。

“自古虛實難分,所謂的神似無非就是虛實的結合,我修練的功法,甚至是始界掌,四劫掌都極有可能是那個紫極魔神的,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只能………..”

話還沒有說完,小銘的身形便是緩緩消散在了這個納靈的世界。

第二天一早,黑熊和成老自然是出去尋找最佳安放陣法的地方,而藍心則是留在了洞穴之中。

小銘和藍心認識的時間雖然不是很長,可是藍心根本就沒有必要在成老和黑熊不在的時候做什麼。

“藍心姑娘,你能不能幫助我做一件事情了。”小銘微微笑了笑,語氣很是柔和地問道。

或許是難得一見於小銘的表現,藍心對此也是十分的樂意,“什麼事情,你說吧!”

“你去門口把住,我想換一下身上的衣服,順便我自己換一下身上纏繞的白布,你放心,我的身體已經好了許多。”

小銘說着,或許是怕藍心不相信小銘說的話,小銘還從石牀上下地站了起來,這倒是讓藍心有點吃驚。

不過對於小銘的神祕也是越來越好奇,這麼短的時間,那麼重的傷勢,竟然這麼快就好了,這確實是有點不可思議的。

當然,藍心也不會說是替小銘換衣服,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嗯,我給你把洞口拉上一塊藍布,你要是好了就叫一聲。”

“那就十分感謝藍心姑娘了,實在是不好意思!”

“不客氣!”

…………………

藍心走後,小銘瞬間吐出一口血來,看來剛剛的他是在硬撐着了,不過令小銘大吃一驚的是,小銘吐出來的血液竟然是紫色的,聯想到一個名詞,紫極魔神,當下嚇出了一聲的冷汗。

當下趕緊盤膝而坐,運轉身體之中的功法,調整好氣血之後,小銘的心聲開始沉入到納戒之中。

因爲依舊記得那個時候在青雲帝國林府之中的時候,那個夢境之中,遇到過自己的母親,還有結合鬼叔說的,既然已經達到了靈師境,想來小銘的父親應該是會給小銘留下點什麼的。

…………………..

藍布之外,藍心找了一個樹樁子坐了下來,想着剛剛和小銘的對話,不經意之間竟然臉紅了起來。

“呸呸!”連續吐了兩聲,“我到底在想什麼啊!竟然這麼的齷蹉,我可是一個女孩子家家的啊!怎麼能夠替人家換傷口處的白布的啊!”

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穿着的藍色長裙,透過藍裙看到一雙堪稱是絕對讓人想入非非的雙腿,以及透明藍紗遮住的雙臂,一個問題竟然悄無聲息地浮現在藍心的腦海之中。

打量了自己的身材許久之後,藍心終於擡起了頭,託着香腮,看着不遠處的一顆大樹,竟然蹦出了一句十分詭異的話來。

“我這麼好看,他竟然能夠看都不多看我一眼?這是怎麼回事了?要是換做族中的話,哪一個不是想多看我幾眼的啊!”

搖了搖頭,嘖了嘖嘴,“誒,我這次出來可是有着任務的啊!不然到時候爺爺又是要說我了。” 藍布內,換身上的白紗布只是一件事情,不過小銘看上去還有另一件事情,而這件事情一定不是想讓太多的人知道。

“對啊!太過相似確實是讓我有點不安,那麼我就只能換一種功法了,無論成老對我是不是真心的,還是說成老從始至終都是在欺騙我,這都不重要,我。”

語句之中略微有些停頓,小銘的眼神之中也是爆發出一種堅毅和狠辣,“只想活下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語畢,小銘立即平復好自己的內心,開始沉下心來探索着自己的納戒,因爲這個納戒據說是小銘的父親,也就是上一任魔帝留給小銘的。

漆黑的空間之中偶爾會出現一個光亮,以前在探測納戒的時候是遠沒有這般清晰的,只能說是想要什麼就從納靈之中取出什麼,檢查納戒之中物品的時候也是沒有現在這般清晰,或許是因爲自己的本源魂體提升,然後是感應什麼的都隨之增加,然後就能夠看清這裏的東西?

這個疑問小銘沒有細想,既然能夠十分準確地探測納戒,何樂而不爲呢?

令小銘吃驚到無法自拔的是,這裏竟然堆着數千可能上萬清一色的衣服,也就是黑色的袍子。

依稀記得,那個時候小銘自己很喜歡穿黑色的衣袍,再後來鬼叔給自己這枚納戒,雖然小銘不知道里面究竟有多少件衣服,可是想要的時候總是能夠從中取出不少。

一想到鬼叔,雖然有些時候小銘覺得鬼叔很是心煩,這個問,那個問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可是這個時候的小銘卻是明白了許多,鬼叔的話再多,再囉嗦,其實小銘知道,他自己在鬼叔的眼中還是那個孩子。

那個看着自己家少主坐在湖邊的鬼叔,時間到了會督促修練,會提醒吃飯的鬼叔。

心念至此,小銘的本體卻是微微哽咽了一番,其中的滋味可能只有他一個人知道吧!

現如今成老的那種好意讓小銘心生膽寒,身體之中的那個人又是…….

“我一定要活着回去,以堂堂正正魔族少主的身份回去,一定要回去,一定。”

小銘喃喃地說着,不禁手掌緊握成拳,略微泛紅。

心聲探查過這一堆堆的衣服,小銘看到過自己以前用過的東西,可是依舊是沒有發現什麼奇特的東西。

‘莫非,鬼叔所言皆是假的?’一個疑問出現在小銘的腦海之中,不過就在小銘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注意到了拐角處的一個看起來破舊的木牌。

接着視線之中偶爾亮起來的光芒,小銘很是清晰地看到了上面的幾個字,‘如若遇到危險,慎用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