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它修補的雖然快,但是不及秦凡破壞的快,

此時,地面和牆壁瞬間多出數十上百道劍痕,每一道劍痕都透露出凌厲的氣息,

然而,白色光影也在揮劍狂舞,在身前布下一層層劍幕,死死擋住龍捲颶風和血色劍芒的侵襲,身體一步步往後推卻,

嘭,

此時,白色光影背部抵在牆壁上,退無可退,身上的白色光芒急促閃爍,一劍攻擊而出,

這白色劍芒一出,龍吟聲四起,驚人的劍壓定住虛空,帶著無堅不摧的意境劈碎肆虐縱橫的龍捲颶風,

「嗯,還不死麽,」

「動天劍法,五劍:動天穹,」

此時,殘餘的龍捲颶風氣流上,秦凡不知何時出現在那裡,衣衫獵獵飛舞,一劍轟擊而下,

「鏘鏘鏘……」

旋即,一陣鏘鏘聲突兀的響了起來,

突然,只見火星四濺,白色光影舉劍擋住劍芒,被壓製得嗡嗡直響,

秦凡的腳掌剛剛落地,一股奇妙的震蕩之力在自己體內, 秦凡在這股震蕩之力學的作用下,只感覺筋皮骨脈癢舒舒的,源氣得流轉度加快,達到了以往的兩三倍,

除此之外,因為氣血沸騰的原因,秦凡的面孔也變得紅潤了起來,

秦凡暗忖道:「嗯,好奇妙的震蕩之力,竟然可以改善我的體質,加速源氣的流轉,」

畢竟,之前的幾輪考驗,秦凡已經知道震蕩之力可以把體內的雜質震蕩出來,提升修鍊度和煉化源氣的速度,並不是直接給你增加境界修為,

然而和現在的震蕩之力一比較,高下立分,

秦凡待到震蕩之力消失,內視查探,現在丹田中的源氣漩渦逐漸往中間靠攏,漸漸有了圓形,

可以這麼說,現在秦凡差不多半只腳踏入半步煉尊境界了,就差水到渠成了,

旋即,秦凡一拳撕開虛空,實力再次增加,

哪怕秦凡現在對上擎昊,不動用靜演之力等能量,也有兩三分的把握戰勝對方,

此時,大部分人的第三輪考驗才剛剛結束,

然而,第一輪和第二輪以及第三輪,加起來一共淘汰了八.九百多武者,剩下來的人還有兩三百多人,

這兩三百多人中,有六七十個人本來就是武將初級煉尊之境的武者,他們想要突破很難,

不過倒是可以更進一步,達到煉尊初級巔峰的境界,

至於,更高級別的強者實力也會微微進步,但是想進步很大機會渺茫,只能讓他們的力量變得凝實許多,

雖然其他武者的變化秦凡不知道,但是此時也沒有多餘的心思去猜測,

此時,白色光影的實力是達到煉尊之境的級別,不過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秦凡能夠戰鬥到現在,完全靠著越來越純熟的劍意,

秦凡剛進入煉聖府殿時,那時候上古劍意還屬於比較生疏的階段,

然而,秦凡在與蕭青一戰後,上古劍意開始成長,屬於初步階段,

現在數輪考驗下來,他的劍意再次成長,差一步就要小成,

對於,小成的上古劍意是恐怖的,比稚嫩階段的劍意不知厲害了多少,

相對比起來,現在的秦凡不需要多少招,就可以擊敗剛進入煉聖府殿的自己,

悠地,,

揮劍一千招,

整整戰鬥了一千招,秦凡一劍擊飛白色光影的腦袋,

剎那間,秦凡只感覺眼冒金星,頭暈目眩,

當然,再累也是值得的,丹田中的源氣漩渦終於收攏,成為一個完美的源氣螺旋,

此時此刻,先天煉尊之力頓時蓬勃的湧出,頓時充斥著秦凡的經脈,

這一刻,秦凡正式晉陞到半步煉尊的武者境界,

「萬劍齊射,」

秦凡此時存心想試試半步煉尊之境武者的修為有多大威力,

旋即,秦凡的身體一震,全力催動著體內的先天煉尊之力,

咻咻咻……

此時,一道道凝如實質的氣劍懸浮在秦凡的周身上下,不多不少,正好一萬道,

一萬道氣劍方向一致,那股驚人的劍勢無比恐怖,彷彿能洞穿虛空,以氣息隔空殺人,

「喝,去吧,」

隨著,秦凡的手一揮,密密麻麻的氣劍化為一道道血光,瞬息轟擊在對面的牆壁上,快若驚鴻閃電,

堅如鋼鐵的牆壁略微顫動,開始往下掉著靡粉,竟是整個牆壁都被氣劍震酥了,

「一萬道氣劍,每一道都能擊殺的煉帝之境的武者,」

如果萬劍齊射,九重巔峰煉帝之境的強者也要被活生生射成馬蜂窩,

秦凡一邊估計著氣劍的威力,一邊暗暗心驚,

畢竟,不動用其它手段,僅憑源氣就能輕易擊殺九重巔峰煉帝之境的武者了,

的確,出乎秦凡的意料,

當然,秦凡也知道,氣劍威力是以普通九重巔峰煉帝之境的武者作參考的,

對應,那些天才妖孽級別的武者沒這麼容易被擊殺,還是必須動用靜演之力和水火之力了,

「呼,」秦凡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秦凡自言自語道:「憑藉現在我的實力,即使不動用靜演之力和水火之力,遇到普通壓制實力的煉尊之境的武者也應該不懼了,」

畢竟,武者境界,越到後期差距越大,

秦凡之前或許能越兩三階挑戰,達到煉尊境界之後,能越幾大階挑戰的可能性不高,

哪怕秦凡的上古劍意趨近小成,精神力量也強悍無雙,也要受到這種局限,

不過,秦凡也只是揣測而已,說不定能抗衡一番,

此時,不待秦凡思考第六輪考驗又來了,七彩水晶球下方再次凝聚出一道白色光影,

則道白色光影只是往那一站,澎湃的先天煉尊之力的波動如山呼海嘯,雄渾無匹,四周的虛空頓時被擠壓成驚艷的弧形,

「嗯,七重煉尊之境武者修為,」

秦凡面色凝重如水,這道白色光影給他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因為,光是氣息就能產生恐怖的壓迫,讓人興不起反抗之意,

突然間,那道白色光影一劍揮出,劍氣未到,

秦凡背後的牆壁下去一道溝壑,有靡粉灑落下來,

旋即,秦凡橫劍封擋,暗忖道:「僅憑劍壓就能製造出如此恐怖的殺傷力,的確棘手,」

緊接著,秦凡大吼道:「給我碎,」

隨著,秦凡的大吼一聲,剛剛暴增的先天煉尊之力也催動到極限,

盡數灌入到斬龍劍之中,那道白色劍芒崩碎,

斬龍劍上出現若有若無的血色光芒,居中擴散,

此時,先天煉尊之力瘋狂的湧進斬龍劍,秦凡再一次盡情施展出霸斬虛空,

「霸斬虛空,鋒銳凌厲,」

鏘鏘鏘……

隨之,鏘鏘聲響起,那道白色光影不疾不慢的揮劍擋住劍芒,明明動作看上去不快,每一劍卻正好落在血色劍芒薄弱之處,

一道又一道血色劍芒被擊碎,龍捲颶風近在咫尺,

突兀的,那道白色光影身形疾閃,

竟然,舉劍迎向龍捲颶風,

悠地,那道白色光影從龍捲颶風中穿過,背後的龍捲颶風轟然渙散,化為狂暴的氣流四卷開來,

「斬破虛空,」

然而,自從秦凡領悟霸斬虛空以來,一直在熟悉著劍意,

一招新的攻擊方法已經醞釀已經,只見秦凡的身體如浮雲飄在半空中, 旋即,秦凡一劍揮斬下來,輕飄飄,不帶一絲煙火,彷彿在拂開雲層,

噼里啪啦,

驚雷巨響,劍芒激射,

這一劍似乎劈開了整個虛空,躲無可避,

由於,那道白色光影沒有人類感情,機械般的舉劍封擋,

咔嚓,

突然間,咔嚓一聲響起,其手中白色長劍斷裂,胸口被斬出一條深深劍痕,

不過,終究沒有徹底斬殺,相當於受了重傷而已,

其實,真正說起來,白色光影很吃虧,他手中的白色長劍乃是能量構造,並不是十分堅硬,

可有這麼說,秦凡這一招沒有贏對方,贏得是一柄劍,

「咦,」秦凡正準備與那白色光影赤手空拳戰一戰的時候,事情的轉變讓他莫名其妙,

突然間,那道白色光影自動投入到晶體球之中,根本不是化為白光投入進去的,

轟轟轟,

悠然,封閉房間一陣晃動,四周分別多出四個門,其中三個門連接著幽深通道,還有一個門是光芒之門,

這四個門上都寫著通向的地點,三個通道之上分別寫著沼澤之地、火焰山脈、麒麟宗外,而中間的光芒之門上卻寫著傳承空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