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幻雪見狀一喜,她自然明白這是多麼難得的機會,那相當於聖九階全身元氣的能量,只要她一煉化,修爲定然會向前跨越相當大的一步,恐怕立即就會踏入聖九階巔峯。

她自己也不過初入聖九階後期沒有多長時間,要是光憑自己修煉,想要達到聖九階巔峯,那至少需要個幾百年,而眼前主人只是一個賞賜,就可以讓她達到,她怎麼能不欣喜呢?

“好了,我爲人公道,身爲我的手下,有過必罰,有功必賞,這不算什麼,先回山谷吧!”

蕭落羽看見幻雪的欣喜淡淡的道,而後身影一閃,帶着神慕風消失在了原地,而幻雪聽見蕭落羽的話,也是一點頭,帶着欣喜消失不見。

…………………………………

與此同時,距離神慕風五百里外,妖月此時也是兇險異常,她的任務要比神慕風、天虹、龍翼艱鉅的多,他面對的可是三位聖六階強者,哪怕她擁有着強大的妖炎,也是步步小心,稍有不慎,就是魂入九淵之險!

“龍槍射殺——!”

隨着一聲大喝,一位聖六階,在久戰不下終於對妖月施展了絕招,只見手掌猛揮間,一道長槍出現,出現的瞬間就對着妖月直射而去。

長槍在空中不斷幻化,一會變成巨龍,一會變成長槍,變爲巨龍之時龍吼不斷,威勢無窮無盡,彷彿真龍降臨一般,而變成長槍之時,鋒利氣息涌起,無數金芒纏繞,所過之處都被瞬間刺穿,鋒利無比! “猛虎吞天——!”

重生之家有一姐 “蒼鷹裂手——”

又是兩聲大吼,一隻元氣猛虎與一隻蒼鷹出現,狂風暴起間也是對着妖月而去,其勢兇猛異常,極爲攝人。

“哼——!”

妖月見狀一聲冷哼,而後雙手翻飛,無數繁雜的手印不斷疊加,只是一瞬間,居然掐出上千個複雜的手印,旋即面對三位聖六階強者的攻擊,猛的一推。

“妖蓮降世….!”

輕喝聲響起,只見無數血色妖炎組成的蓮花,出現在了妖月的面前,而後隨着她的一推,瘋狂的對着前面的攻擊,蜂擁而去。

轟…….

轟轟………

一聲聲爆裂聲響起,只見那無數的妖蓮飛射而出,兇狠的撞在了龍槍,猛虎,蒼鷹之上,每一次撞擊,妖蓮就會被那強大的攻擊瞬間覆滅,而龍槍猛虎與蒼鷹的元氣就會消耗一些。

就在這樣不斷的撞擊中,那三位聖六階強者的攻擊,也眨眼間就來到了離妖月也不過幾仗之處,然而三人的攻擊,也被妖月的妖蓮消耗了不少,現在的龍槍猛虎和蒼鷹,只有原來的四分之一大小。

終於,龍槍猛虎和蒼鷹破除了妖月發出的所有妖蓮,千辛萬苦的來到了妖月的眼前,就要展開兇猛的攻擊。

“爆…….!”

面對此時的攻擊,妖月臉上卻平靜的可怕,一個爆字吐出,無數的紅點自那龍槍猛虎烈焰的身軀之上浮現,而後猛的一亮。

轟………….

高強度的爆炸瞬間響徹了整個天空,龍槍等攻擊,自然被炸了個粉碎,元氣流轉間,化作了紅色的光點,融入了妖月的體內。

呼……

妖月感受身體內那再度強了一籌的元氣,緩緩的呼出一口氣,而後擡頭望向對面的三人,眼中露出了深寒的殺機。

“業火叢生——!”

又是無數手印掐出,一朵朵業火紅蓮出現在周圍,而後緩緩的被妖月推出,雖然這些妖異的蓮花,速度並不快,甚至有些緩慢,但勝在數量多,每一朵蓮花也不過就手指頭大小,但卻無窮無盡。

此時此刻,被妖月這麼一推而出,速度並不快,但是卻讓人偏偏無法閃躲,因爲無論是前後左右,天上地下,都佈滿了一朵朵小小的業火妖蓮,就如同漫天星辰一樣繁多,數不勝數。

“哼,無法閃躲又怎樣?小術爾,看我破了它….!”

那三位聖六階強者看見妖月發出如此一擊,讓他們無法閃躲,眼中都是一沉,不過在感受那沒多業火紅蓮的能量不強後,頓時放下了心,那施展龍槍射殺的聖六階更是冷哼一聲出言道。

隨後,手掌猛的向前一抓,無盡元氣帶出,就要將前面的所有業火紅蓮抓破,而其他兩位聖六階強者,也是各自施展絕學,就要破了妖月的業火叢生。

“哼——!”

妖月聞言,也只是冷哼一聲,眼中殺機更重,手掌連揮,只見那四面八方漂浮在虛空之中,緩慢向三位聖六階強者飄去的無數業火紅蓮,忽然間彷彿像被注入了高爆的推進器一般,突然都是閃電的射向三位聖六階強者。

“什麼——?”

那三位聖六階強者見狀,頓時吃了一驚,他們沒想到這紅蓮還有如此變化。

不過,他們雖然吃了一驚,卻也並未在太在意,只是因爲紅蓮的突然加速,讓他們驚訝罷了,速度再快能量也有限,能量有限就代表着攻擊沒有多麼強大,只要他們小心應付,不算什麼難事。

“衡越掌……!”

那施展龍槍射殺的那位聖級,終究一掌揮出,拍向了身前的無盡紅蓮。

轟…………..

衡越掌居然直接穿透了業火紅蓮,轟在了遠處的巨樹之上,瞬間一聲爆炸聲響起,幾人合抱的大樹被轟然炸碎,無數的碎片激射而出,穿過了一顆顆巨樹,斬斷了一株株花草,最終消失不見。

而那被巨掌穿過的紅蓮,卻沒有絲毫受損,依舊速度不變的向着三人飛射而去,就在巨樹炸開的一瞬間,已經攻到了三人的面前。

而三人雖然對於元氣巨掌與紅蓮業火沒有絲毫產生碰撞而驚訝,但是此時此刻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幾人都是高手,瞬間回過神,這是出手攻擊已經來不及,被逼無奈之下,幾人運起全身元氣佈滿身軀之上,形成一道元氣防護罩。

而就在防護罩剛成的那一煞那間,無盡的業火紅蓮也撞擊而上。

可是,更讓人驚異的事情發生了,那三位聖六階強者,凝聚了全身雄厚元氣的防護罩,居然沒有絲毫作用,那無數的業火紅蓮,居然一下子就將其穿透,連一絲波紋都未蕩起,就彷彿兩種物質一般,任你砂礫在多,也無法阻擋空氣的流動。

無數業火紅蓮在穿越防護罩的一瞬間,就已經射在了三位聖六階的身軀之上,詭異的事情,依舊繼續,沒有撞擊的轟鳴,也沒有爆炸的巨響,更沒有傷到三位聖六階強者。

那無數的業火紅蓮,居然瞬息全部射入了三位聖六階的體內,而未給幾人帶來一絲傷害。

“這….這…是怎麼回事?”

三位聖六階呆呆的站在原地,他們根本無法接受這一現象是什麼情況,他們從修煉到現在的修爲,已經足足幾百年過去,卻從未見到過如此詭異的情形,眼中都閃過一絲對未知的恐懼。

而後,幾人靈魂之力瞬間補滿全身探測起來,卻全無發現,這讓他們不明白,眼前這個女人廢了那麼大的能量,發出這樣的攻擊是爲了什麼?

妖月那妖異的絕美容顏之上,看見業火紅蓮的融入,嘴角露出一抹冷酷的笑容,她那櫻桃般的紅脣微微張開,如同百靈鳥的空靈聲音響起:“怎麼,無法理解麼?”

聽到妖月的話,那三位聖六階強者,都是瞬間擡起了頭,看見妖月的這個樣子,心底都是升起了不安,他們追尋那不安的源頭,卻什麼也沒有發現。

“你到底做了什麼?”

那發出龍槍射殺的那位聖六階冷冷的開口問道,眼中寒光四射,此時的他恨不得立刻殺了妖月,可是激戰這麼久,他們三位聖六階都沒能拿下或者殺死眼前的這個女孩,他深深的知道對於這女孩不能有絲毫小看,否則一定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做了什麼?沒有什麼,只是結束你們的生命而已!”妖月聽見那聖六階強者的問話,似乎有着淡淡的疑問,隨後臉上露出笑容,可是其話語,卻深寒無比。

“你找死——!”

那聖六階強者聽見妖月的回答,也知道妖月絕對是在他們的身體上做了什麼手腳,要不然此時此刻,就不會這麼輕鬆說結束他們生命的話了。

一聲大喝,他瞬間撲擊而出,他知道,不管妖月做了什麼,只要殺掉妖月,一切就都會得到解決的辦法,而伴隨他撲出的自然還有其他兩位聖六階強者。

“業火紅蓮,紅蓮滅世——!”

妖月看見三人撲向自己,笑容的臉龐,卻更加燦爛,眼中的殺機愈加濃烈,手印疊加,輕輕的八個字,就這樣吐露而出。

轟……….

三道撲出的身影瞬間戛然而止,無數血色光芒突然在其身上綻放,一朵朵火焰妖蓮從他們的體內蔓延而出,瞬間就將三人包圍,三人根本無法反抗,煞那就失去了意識,化作了三個人高的巨大血焰妖蓮,生命的氣息全然不見….! 妖月靜靜的看着這三個巨大的妖異火蓮,隨後手掌一伸,那妖異火蓮如同被召喚一般,瞬間化作一抹妖異的紅光進入了妖月的體內。

砰…..

一聲輕響,妖月渾身的氣息猛的一漲 她居然憑藉着這三位聖六階所化的妖炎,修爲再進一步,從聖四階中期達到了聖四階後期。

“看來這位小少主是不需要我了,那麼我就前去下一個吧!”

暗中一雙眼睛看着妖月殺掉三位聖六階強者,而後再次突破,心中暗暗的道,隨時身影一動消失在了原地。

而妖月似乎也有所感應,扭頭疑惑的看了一眼剛剛黑影消失的地方,而後纔不緊不慢的向着蕭落羽離開的方向行去!

………………………..

“哈哈哈,我太喜歡這種戰鬥了,哈哈,太刺激了!”

一個粗豪的聲音在這片巨大的深林中響起,伴隨着的是一道巨塔般身材的男子瞬間撲擊而出,砂鍋大的拳頭對着前面的敵人就是轟擊而去。

“可惡——!”

此時與霸下對戰的兩人,眼中都帶着洶涌的怒火,他們的修爲要比眼前的人高很多,按理說應該一掌就將其擊斃的。

可是他們兩人圍攻霸下半個時辰,轟擊出了一掌又一掌,卻只是將霸下打飛,而沒有傷到絲毫,更讓人咬牙的是,霸下每被轟擊打到一次,再站起來的時候,氣息就更加的雄厚,攻擊更加的凌厲霸道。

此時的修爲,居然已經達到了聖五階,這是相當強大的一次飛躍,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別等了,施展各自最強絕招,直接宰了他,我就不信合我們兩人之力,還無法轟碎了他!”其中一位聖六階後期強者看着霸下氣息不斷的暴漲,心中也有些發寒,扭頭對着另一位同級強者道,眼中充滿了狂暴的殺意。

“好——!”

那聖級聽見同伴的話,眼中也是深寒的道,而後手掌一揮,雄厚的元氣再次轟擊而出,再次將霸下轟飛,旋即,趁着這個空檔,雙手猛地舉過頭頂,一道巨斧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另一位聖級強者,也是單手舉過頭頂,一個元氣凝聚的元氣球出現,狂暴的氣息暴虐而出。

“還差一點點了,還差一點點血脈就徹底覺醒了,那時候的我,就可以憑藉這股血脈衝到相當高的境界,然後散去全身功力,最後成就霸體,真的迫不及待啊!”

霸下再次從地上站起,沒有一絲猶豫,再次瘋狂的衝向了那兩位聖六階後期強者,他要藉着這兩位聖六階強者突破!

“天斧斷海——!”

“死亡輻射——!”

看見霸下再次站起衝過來,兩位聖六階後期強者,沒有絲毫猶豫,手中凝聚的絕招,都是瞬間釋放而出。

天空中一柄百米長的巨斧轟然劈下,磅礴的氣勢直接籠罩了這片天地,鎖定了霸下,而一個拳頭的黑色元氣球也閃電而出,彷彿劃空的閃電一般,一道光的閃射也追撞霸下而去。

“天魔虎拳——!”

望着強大的攻擊,霸下沒有一絲要躲開的意思,虎目一睜,右手猛地轟擊而出,強烈的元氣波動瞬間讓他的面前凝聚了一隻黑色巨虎,而後猛的撲擊而出。

轟隆…………

一場無可避免的大碰撞,瞬間響徹了整片天地,霸下發出的天魔虎拳瞬間便被兩大強大攻擊撕了個粉碎,擎天霸道的巨斧,快若閃電的死亡元氣球一煞那撞擊在了霸下的身上。

噗嗤……..

任由霸下的軀體再強大,任由他的血脈在雄厚,也無法抵擋住兩大聖六階後期強者聯手的至強攻擊,終於,一口鮮血噴出,瞬間在空中形成一片血霧。

而他被轟擊的倒飛而去,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一動不動,渾身都是被元氣撕裂的傷口,鮮血一股股的向外流淌,那剛毅的臉龐上,也多了一道從額頭穿過雙眼直到下巴,斜劃而過的巨大傷口。

霸下的氣息一下子弱了下去,再也沒有像往常一樣站起來,他努力的睜開眼,想要再站起來,卻已經全身無力,根本無法做到了。

霸下眼睛露出絕望之色,他本想用兩大聖六階後期強者的壓力逼出他的血脈,他交戰也是一直這麼做的,而他的修爲也越來越高,可惜,眼看成功之際,他卻失敗了!

導致現在的他渾身筋脈寸斷,元氣已經無法聚集,淪爲了一介廢人,這一次的被廢了,可不是同以往那次被天血帝國老祖宗重傷,那次只是筋脈斷裂,還有的救,而他現在卻是全身的筋脈都根根斷裂,根本無法補救了。

劇痛一遍遍的襲擊進霸下的腦海,可是霸下卻沒有絲毫的表情,彷彿那疼痛,永遠都不及他心疼的萬分之一,身爲一個爲了追求武道巔峯之路的人來說,身體被廢,這意味着什麼?

修爲被廢,還可以修爲,身體被廢,就真的廢了…..!

“怎麼?不猖狂了?”

那兩位聖六階強者上前,看着霸下絕望的表情,譏諷的道,而後其中一人猛的一腳踩在了霸下的胸膛之上。

咔擦……..

毫無疑問,失去了元氣的防禦,任憑霸下的身軀在強悍,也無法抵擋聖六階後期強者的猛厲一腳,胸前的骨骼瞬間斷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