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慕寒雪冷冷地看著他,淡淡地說道:「就讓我看看你所謂的絕技吧~」

伊萬勾起唇角,冷笑道:「如你所願!」

伊萬眸色一厲,雙手合十,濃郁的光元素瘋狂地向他飛奔而來:「偉大的光明之神,請引領你的子民,投入新的世界吧,光鏡,夢神領域!」

一陣白光從眼前散開,白色充斥著整個視線。慕寒雪感覺四周的空間變成了一片虛無,所有人都漸漸消失了,她好像徜徉在一片奇異的空間,沒有天,沒有地,沒有陽光,沒有元素,有的,只是……絕望!

一道修長挺拔的人影漸漸出現在她的視線中,她微微眯起了眼,想要看清楚這模糊的身影。腳步聲越來越靠近,模糊的身影漸漸顯現,多少次,曾出現在慕寒雪噩夢中,讓慕寒雪膽戰心驚的猩紅的眸子再一次出現在她的眼前,黑金魔法袍無風自動……

「溟哥哥?」慕寒雪皺了皺眉,看著漸漸走近的龍溟,下意識地喚道。

然而,龍溟卻宛若沒看見她一般,徑自從她身邊有過,未做停留!

慕寒雪一愣,轉身看向他,然而,這一看,她的瞳孔驟然收縮,一抹幽紫閃過,憤怒彌上心頭!

今日三更送上~么么噠(^3^)

雪兒看見了什麼?大家猜猜~

!! 只見龍溟一條手臂緊緊地摟住了慕芷妃的纖腰,另一隻手從她的發撫向她的臉龐,手指輕輕地摩挲著她的唇瓣,滿臉柔情地吻向她……慕芷妃嬌羞地看著龍溟漸漸靠近的俊顏,伸手扶上了他結實的胸膛,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慕寒雪憤怒地看著兩人越來越靠近的臉,快步向他們跑去。眼看著走到了他們面前,慕寒雪伸手猛地推開他們,可是,伸出的手卻在這一刻硬生生地停住了,她,動不了了!

慕寒雪瞪大了雙眼,眼睜睜地看著龍溟深情忘我地吻著慕芷妃,他的手甚至伸進了她的衣服,附上了她的柔軟!

「嗯哼!」慕芷妃一聲悶哼,呻、吟了出來。龍溟鬆開了她的嘴角,眼中閃過一抹邪笑,驀然,他轉頭看向一直站在他們身邊無法動彈的慕寒雪!

慕寒雪心中一個咯噔,龍溟陌生,冷漠,無情的眼神讓她從頭涼到了心底!

龍溟一手摟著慕芷妃,一隻手向她伸了過來。慕寒雪下意識地想要躲開,卻無法動彈!只能驚恐地看著龍溟,殘忍無情地捏住了她的脖子……

「溟,溟哥哥……」慕寒雪痛苦地喊著,咽喉被死死地掐住,痛苦的窒息迎面襲來,讓她的大腦開始變得昏昏沉沉。她的眼角餘光看到,慕芷妃窩在龍溟的懷裡,一臉得意的笑,和龍溟冰冷的視線……

視線開始變得模糊,朦朧中,她看見一抹冰藍色的身影站在不遠處。是……慕寒冰!

「哥……救……」慕寒雪虛弱地看向他,對著他張了張嘴,眼神中滿是求助。然而,慕寒冰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無情地轉身離開了……

慕寒雪的眼中劃過絕望,眼神開始迷離,似乎感覺不到疼痛一般,她的心好痛,好累……眼皮漸漸變得沉重,她好想就這樣,睡去,不要再醒過來一樣……

擂台外,龍溟看著慕寒雪緊閉著雙眼站在那裡,身上的魔力波動有些許混亂,眸色一沉,一抹濃濃的擔憂彌上心頭……

伊萬看著慕寒雪,微微地皺起了眉。他的眼神閃了閃,他,要不要收手?

「伊萬,你不應該這個時候分心!」一道輕靈的女聲猛然在他耳邊響起,伊萬一驚,只感覺一股強大的魔力向他襲來,他立刻收回了自己的精神海,捂著胸口倒退幾步,鮮血順著嘴角留了下來……

一雙素手握上了龍溟有力的手腕,慕寒雪緩緩抬起頭,眼神一片清明,她冷冷地勾起嘴角:「真是噁心……」一抹殺氣從眼中升起,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嗜血!

「偉大的黑暗元素啊,驅散不真實的夢境吧!暗,鏡反!」一道黑色的漩渦出現在慕寒雪的上空,宛若黑洞一般將四周的一切全部吸入!

「謝謝你……」伊萬抬眸看向慕寒雪,眼神中閃過一抹柔和。她的黑暗魔法可以讓他的魔法反噬,也許再差一步,他就不是受傷這麼簡單了……

慕寒雪冷冷地看著伊萬,神色中閃過一抹複雜:「為什麼?」為什麼剛剛突然收手了,才讓我有了反擊的餘地!若是剛剛他沒有收手,恐怕誰勝誰負還不好說!

伊萬的嘴角掛起一抹輕笑,開口道:「我……」

一道光芒閃過,一柄金色的權杖向他們襲來。慕寒雪下意識地往後一個翻身,警惕地看著這突然出現在賽場中的權杖!

「伊萬,執起光明神杖,繼續!」教皇納蘭楓低沉威嚴的嗓音從主席台傳來,一雙幽綠的眸子深深地看向他們。

「教皇冕下……」伊萬皺著眉看向納蘭楓,對上他幽深的眸子,心下一窒,緩緩地低下了頭,伸手握住了金色的權杖……

慕寒雪冷冷地看向納蘭楓,納蘭楓的眸色變得幽深,好似漩渦一般。慕寒雪冷冷地與他對視著,瞳孔中一抹黑色的深淵帶著無盡的吸力……

納蘭楓悶哼一聲,猛地捂住了雙眼,心下大駭!為什麼,她的靈魂深處是一片黑暗……

慕寒雪收回視線,看向伊萬冷冷地說道:「繼續吧!」

伊萬握緊了光明神杖,咬了咬牙閉上了雙眼,心一橫,催動起全身的光明元素……

神杖開始劇烈地顫動起來,濃郁的光明元素不斷地從四周向它聚攏,伊萬的魔法袍被吹起,整個人被光明元素包裹住,渾身散發著聖潔的光芒!他感覺到光明神杖汲取了他體內所有的光明元素,似是要將他的魔力抽干!

「嗯……」伊萬痛苦地皺起了眉,身上的魔力已經脫離了他的控制,任由著光明神杖攝取著他的能量,他的靈魂……

慕寒雪漸漸收緊了拳頭,臉上不自覺地露出一絲痛苦的神色,她的身體開始不住地抖動!她慢慢地低下了頭,彎下了腰……

「啊!」伊萬仰起頭一聲大喊,光明神杖瞬間脫離了他的手,直直地飛向慕寒雪,圍繞著她,在她的上方不斷地旋轉!

「啊!啊!!!」慕寒雪雙手抱住頭,痛苦地慘叫了起來。她的頭好痛,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頭裡面跳出來一樣!

「……」伊萬躺在地上,看著痛苦的慕寒雪,不斷地想伸出手將光明神杖召回,可是,全身魔力透支的他連說話都已經成為奢求……

「雪兒!」龍溟立刻站了起來,三步並兩步地向台上衝去。驀然間,一道七彩光芒形成的壁壘出現在他的面前,將他生生地擋了回去!龍溟下意識地後退了兩步,眼中閃過一抹紅光,惡狠狠地瞪著擋在他面前的去嫡仙般的白衣男子……

「她沒事,你不要過去!」白君看著台上的慕寒雪,淡淡地說道。

「啊!!!」慕寒雪仰起頭,撕心裂肺地喊著,淚水順著臉頰流下……

龍溟發了瘋一般地揪住白君的衣服,紅著眼怒吼道:「沒事?沒事!你沒聽到她叫得那麼痛苦嗎?你沒看到她在哭嗎!」

白君的眸色閃了閃,沉沉地看著他,猛地掄起拳頭砸向他的臉……

吼吼~白君要爆發了!^w^

今日四更送上~么么噠(^3^)

白君會怎麼做?吼吼^o^明天給白君加顆蛋~光明聖殿對雪兒又會如何發難?他們有什麼目的?

!! 白君的眸色閃了閃,沉沉地看著他,猛地掄起拳頭砸向他的臉,憤怒地說道:「你以為我不想幫她嗎?你以為我願意看她那麼痛苦嗎?我也想幫她,想保護她,如果可以,我願意替她承受這一切,就算是付出我這條命我也願意!可是這都是她必須要面對的,你幫不了她,我也不行!只能看她自己,而我們現在上去只會害了她!」

龍溟一愣,白君再次掄起拳頭砸向他的臉怒斥道:「你知不知道,每次眼睜睜地看著她在我面前承受恢復記憶的痛苦,我多少次恨不得讓她放棄,就這樣帶著她去一個沒有人能夠找得到她的地方,不要再面對這一切!可這一切都不是我能左右的,她有她自己的想法,她有她必須要承擔的一切!我能做什麼,我除了站在她背後默默地支持她還能做什麼?」

龍溟歪著頭沉沉地看著他:「你終於承認了!」

「是,我承認,我喜歡她,我愛她,我想保護她!在很早很早以前,從她第一次抱住我的時候我就已經喜歡上這個小女孩了,可是,那個時候的我,還不懂得什麼是愛……」白君痛苦地閉上了眼,自嘲道:「你知道嗎,比你更早的時候,我就已經呆在她身邊了,慢慢地,她滲入了我的生活,融入了我的生命,當我發現已經離不開她的時候,我怕了,我不敢相信有一天我會有種情感!當時的她還小,還不懂,再加上我刻意地逃避這種陌生的情感,我只能看著她越走越遠,直到將她送到你的身邊!也許你不記得那個時候的事情,可是我很清楚地記得,每一天的每一天,她都在我耳邊不斷地叨念你,而我,還得不得不將她往你身邊送!直到來到了這裡,看到全新的她,你知道我有多開心嗎?我以為我還有機會,可是,我錯了,至始至終,她只把我當做她的朋友,她的親人,她生死與共的夥伴,只有你,是不一樣的……你知道她有多喜歡你嗎?也許她自己都不知道,可是,我們是靈魂契約,我這裡能感覺到!」白君捂著胸口,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謝謝你,但是,我不會說對不起!」龍溟沉沉地看著他,心不住地跳動著。

「呵呵……」白君冷冷地看著他:「不用謝我,我是心甘情願地站在她身後,我只是希望她幸福!她,已經夠苦的了。你也別高興得太早了,我可是不會放棄她的!」

「我不會給你機會的!」龍溟冷冷地說道:「永遠都不會!」

「哼!」白君冷哼一聲,看向台上的慕寒雪……

················白君飄過····················

「啊!!!」慕寒雪痛苦地喊著,破碎的畫面不斷地浮現在她的眼前,擠壓著她的頭腦,好像要將她的頭撐爆一樣!

「父王,給你看~」

「雪兒真棒~」

「天哥,我們的雪兒越來越厲害了~」

「是啊~月兒……」

「母后,母后~」

「你啊~越來越淘氣了啊~」

「父王~」

「雪兒,又去哪裡淘氣了?來~爹爹看看~」

「父王~蛋蛋好可憐哦~」

「你這麼喜歡吃布丁,我也喜歡吃布丁,那你就叫布丁好不好~」

「哈哈哈~布丁~等等我~」

「溟哥哥~你的名字真好聽,和你的聲音一樣好聽~」

「雪兒平時要多想想溟哥哥,這樣溟哥哥也能感覺到……」

「溟哥哥,我會天天想你的~」

……

一陣白光亮起,畫面漸漸散去,慕寒雪停止了叫喊,緩緩地放下了雙手……

濃郁的光元素從四面八方襲來,緊緊地包圍著慕寒雪,純凈,濃郁的光明元素宛若銅牆鐵壁一般,讓人不禁感嘆。剎那間,整個競技場都安靜了……

暴虐的光明元素漸漸平靜了下來,靜靜地圍繞著慕寒雪。驀然,她睜開了雙眼,一雙堪比艷陽的金色瞳孔赫然出現!她冷冷地對著光明神杖揮了揮手,光明神杖興奮地如同得到了主人的召喚一般,撒潑地向她跑去。

少女身著白色的魔法袍,手執金色的神杖屹立在台上,一雙金瞳威嚴地看著四下的人。她微微伸出雙手,如同神袛一般將光明元素灑向眾人,眾人浮躁的心逐漸平靜,靜靜地接受著光明元素的禮讚……

「聖女!果然是光明聖女殿下!」米歇爾激動地伸出手捂住了顫抖的嘴唇,眼中含著激動的淚水,痴迷地看著慕寒雪。

「光明聖女……」路易斯支著拐杖,驚訝地看向慕寒雪,碧絲卡也瞪大了雙眼……

納蘭楓幽深的綠眸深深地看著慕寒雪,抖動的雙手泄露了他此時激動的心情。

慕寒雪緩緩地走向伊萬,揮了揮衣袖,一道純正的光明元素瞬間將伊萬籠罩。伊萬感受著體內漸漸恢復的魔力,抬眸深深地看著她,眸中劃過一絲溫柔,輕輕說道:「謝謝……」

慕寒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手握著權杖徑自轉身離去……

「等一下!」伊萬艱難地起身,看著她的背影,張了張嘴,眼看著她就要離開,他心一橫,大聲喊到:「我,可以喜歡你嗎?」一抹紅暈爬上了他白皙的臉龐。

慕寒雪腳步頓了頓,沒有轉身,只是淡淡地說道:「可是,我恨你……」

··································

我恨你!我恨你!伊萬徒然瞪大了雙眼,藍眸中劃過一抹受傷,獃獃地站在台上,目送著慕寒雪離開的背影……

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現在伊萬的身邊,伊萬艱難地收回視線,收起自己的情緒,對著他行了個禮:「教皇冕下!」

納蘭楓淡淡地點了點頭,對著台下說道:「西大陸凱蒂亞學院伊萬,認輸!我宣布,本次東西大陸魔法學院交流賽魔武賽區總冠軍為東大陸魔武學院慕寒雪!」

說著,他的綠眸深深地看向慕寒雪的背影。我終於,找到你了……

慕寒雪回頭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徑自向龍溟走去,耳邊響起了納蘭楓剛剛傳給她的話:「光明神杖認可了你,他終於找到了自己的主人。歡迎你隨時回來,光明聖女!」

今日一更送上~~~么么噠

!! 慕寒雪緩緩走到白君面前,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轉身撲向龍溟的懷裡。她將頭深深地埋在龍溟的胸口,伸出手緊緊地抱住他精瘦結實的腰。龍溟感受著懷裡顫抖的人兒,將想要說出口的話咽下,伸出手默默地抱住她,胸口,染上了一片冰涼……

半晌,慕寒雪從龍溟懷裡抬起了頭,瞳孔已經恢復了烏黑。她抬眸看向白君,輕笑道:「我回去給你做布丁吃~」

白君收起眼裡的失落,微微一笑,柔和地看著她:「好~」

「雪兒!」慕雲萱高興地向她跑來,身後跟著慕雲逍等人。

「雪兒~恭喜你啊~冠軍哎~你真是好厲害好厲害啊~萱萱好崇拜好崇拜你啊~」慕雲萱兩眼冒星星地扒拉著慕寒雪的手臂,大驚小怪地說道。

「哇塞~剛剛那招真是太帥了~什麼時候教教我~」龍靈伶也兩眼冒星星地說道。

「恭喜~」寧宇軒等人也過來恭賀道。

慕寒雪笑了笑,目光投向站在眾人身後一臉淡漠,遠遠地看著她的慕寒冰,眼中閃過一抹黯然……她的哥哥,真的回不來了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