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接下來你要幹什麼?我希望你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停止,韓國**的那場鬧劇也要停下來,不要繼續進行了,不然的話你會爲自己的決定付出慘痛的代價的。”

林飄雪的話讓唐風覺得眼前的女人似乎不是在幫他而是在警告他。

“爲什麼我不能繼續下去?如今的形式我應該做的是乘勝追擊,不能半途而廢。”唐風道。

“你瘋了嗎?你以爲你一個人可以對抗整個韓國**嗎?你以爲你一個人就能挑戰並且戰勝整個**嗎?記住你是人不是神,有些不可能的事情就得遲早放棄。”林飄雪道。

“放棄?不可能,我告訴你在這件事上我唐風就是神,根本沒有其他的人可以阻止我帶領他們前進區殺戮和搗亂,因爲我覺得現在唯有把事情鬧得非常非常大我們纔有效果嗎?”

“好了,飄雪,你應該去休息了。”

“你瘋了吧?我說過現在東南亞和華夏的人已經注意到了現在的情況,你就好像一條潛在水裏的鱷魚一般充滿着攻擊性但是遲早有天你會被人出賣,而且你從來也沒想到過自己似乎還會用其他的方式可以完事,並不一定要用現在的這個方式。”林飄雪道。

“我從來很少相信善良和可人這兩個詞語,因爲在我的詞典里根本就是沒有這兩個名字。 ”

“不,你錯過了,其實不管他們注不注意,我都不會放棄的,所以也就這樣了,我準備繼續下去,請你等待着看戲吧,林飄雪我說過我命由我不由天,沒人可以阻止我做我想做的事情,所以請你不要再勸了。”

“那好,既然你這樣那我就不多說,我想說的就是我們林家和王家的勢力是會支持你到底的,我們仍然是當年的那個鐵血鋤奸團成員,是一杆杆鋒利之極的斧頭。”

突然正當唐風和林飄雪講話的時候外面傳來了一聲巨大的聲音。

轟隆隆,一聲聲劇烈之際的爆炸聲響徹了雲霄,而爆炸的地點就在對面的警察局。

“發生了什麼事情?”唐風問道。

這時候小弟們魚貫而入連忙稟報道:“風哥,對面的警局爆炸了。”

“廢話,還不快查查到底是怎麼回事情?還有就是那些受傷和死亡的人立馬做一個清單交給我,我需要你在2小時內完成,你明白嗎?”

唐風現在就好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他從來沒有這麼急過。

唐風擔心什麼呢?其實他擔心的就是警察局裏面那些內線還有那幾百個同胞兄弟。

“好了,唐風快坐下吧,你看對面,警察已經在那裏滅火了,滅完火候我們就能順利混進去勘察情況了?”唐風心裏面是真的擔心那些人的死亡,因爲他們每個人幾乎都有親人和好朋友在,一旦出現這種程度的死亡的話那麼唐風會一輩子都不安心的,

可是有時候卻是事與願違。

“風哥!!風哥!”突然外面出來了小弟急促至極的聲音,到底發生了什麼呢?唐風揮了揮手立馬叫他們進來。

引入眼簾的是兩個魁梧而又孔武有力的漢子。

“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們現在快說。”唐風道。

“風哥,剛剛那場爆炸的地點是看押我們那幾百個兄弟同胞的牢房而現在的他們已經死了有十數人了。”那名小弟一臉的嘆息。

“什麼!!已經死了10多個人了!果然,那羣混蛋就本不該放過他們,這些雜碎,如今我們唯有殺了他們來祭奠我們的兄弟。”

“這必定是七星幫做的,那接下來,我們蝴蝶就要利用誇大後的力量立馬攻擊七星幫,爭取一下子端掉他們的總壇,讓七星幫這個名字在大韓民國徹徹底底的抹掉,抹殺。”

唐風目光如電,眼睛立馬的煞氣幾乎都要蔓延開來了,殺氣騰騰。

林飄雪很少看到這種眼神,其他人也是,但是當看到唐風這種眼神的時候他們都明白接下來將是唐風的瘋狂報復。 “唐風你冷靜點!”林飄雪看到了唐風那猙獰可怕,猶如魔鬼一般的神色,她心中驚駭的同時忍不住勸解道。

人總不該衝動和憤怒,因爲這兩種情緒都會使人失去理智也會將人推向滅亡。

欲要令其滅亡必先令其瘋狂就是這個道理。

“冷靜?我現在很冷靜,冷靜到想要殺人。”唐風嘿嘿冷笑着,笑得就好像一個深淵的惡魔一樣難聽:“我會冷靜下來思考怎麼把七星幫的人滅絕,這羣滅絕人性的畜生,他們不死那麼世間也就沒有天理了。”

“世間的天理不是由你說了算的。”林飄雪冷冷地道。

“不,在此時此刻此地,我就是天理,只要有人侵犯我的尊嚴,觸犯我的道,那我就會把他碾壓掃滅,殺他全家。”唐風殺氣騰騰地道,眼中裏面閃過了一絲妖異的紅光。

“天哪,唐風你想幹什麼?我說過你現在需要的是冷靜而不是濫殺無辜。”林飄雪道。

“他們不是無辜,他們甚至算不上是人,所以我要殺,替天行道,殺!”唐風擺了擺手。

這時候又有兩個小弟走了進來,唐風冰冷的目光掃射到他們的身上:“有什麼事情快說!”

“風哥,剛剛下面的人說又有幾個兄弟死了。”小弟的聲音中明顯有了一絲怒氣。

“好了,我知道了,下去吧,順便叫兄弟們準備一下,最近有大行動。”唐風道。

“是的,風哥。”小弟應了一聲就下去了。

“阿風,我覺得我們現在需要一些人手,或者說是外來的人手幫助。”仇聖突然說道。

“人手?我們的人已經不夠用了?”唐風問道。

“的確不夠用了,已經犧牲了很多人,主要是沒有信得過的人。”仇聖嘆了口氣說道:“我們需要數十個信得過人來領導一些手下不然的話根本沒有足夠的凝聚力去進行此次的行動。”

“過度分散的戰鬥力無法凝聚就會變成別人逐個擊破的目標,所以我們一些基層的戰士來執行我們的行動。”唐風眼睛裏面精光閃爍了幾下似乎明白了過來:“那老仇我們有什麼辦法來尋找外援呢?”

仇聖:“其實我有沒有什麼好辦法,不過或許林飄雪小姐可能會有辦法。”

“你說的是洪幫?”唐風道。

“嗯。”仇聖點了點頭。

千閱成婚 “王中平現在已經位高權重他現在會理我們嗎?”在唐風心中深深地覺得現在的社會可是無比的功利根本不可能有不勞而獲、從天而降的好事情。

“不,你錯了,假如王中平不想幫你的話那他是不可能借人手給林飄雪小姐,難道你以爲僅僅憑着林飄雪小姐那個掛名的堂主身份可以掌控那麼大的權利嗎?其實所有人的都知道林飄雪小姐的背後站着王中平這個幫主,所以沒有人敢去違抗林飄雪小姐,飄雪小姐你說我說的對嗎?”仇聖笑眯眯地看着林飄雪,一副自信的模樣。

林飄雪笑了笑道:“沒錯,王叔叔的確是這麼想的,他從來不是那種數典忘祖的人,所以他肯定會幫你,我們都會幫你。”

“謝謝!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我會讓這片土地上的人都得到應該得到的尊重,我會繼續王亞樵先生的遺志去將這些不公平的東西全抹殺,那些所謂的權貴我不會放過他們。”唐風堅定地道。

“我明白你的想法,這是一種理想主義的想法,這根本不可能實現。”林飄雪道。

“這的確是理想,但是絕不是不可實現的。”唐風道。

“如何實現?”

“很簡單,就是用最最卑鄙無恥的手段殺光所以阻礙我實現夢想道路的權貴,那我就能實現。”唐風冷酷地道:“世間的事情總沒有憑空產生的,革/命,犧牲是必然的事情,流血只是爲了不再流血,不再喪失尊嚴,抹殺生命是爲了讓更多的生命得到尊重和保護,你想想如今七星幫當道,他們在街上瘋狂地搗亂殘殺,隨意踐踏別人的生命和尊嚴他們幾千人卻踩踏着數百萬人的生命,那我們只要殺了他們那麼這數百萬人的生命不就得到了尊重了嗎?”

“殺人本爲救人,蓋世魔頭亂世佛。”

“這過程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林飄雪嘆了口氣道。

“的確會死人,世上每天每時每刻都在死人,既然人註定要死那麼爲何不去有意義的死呢?總的有些價值吧,或許我在殘害生命但是我卻在挽救靈魂。”唐風道。

“好了,我走了,我不想再說這些東西,總之我會幫你,會一直幫你,直到你死去,我也會陪你死去。”林飄雪嘆了口氣道。

林飄雪的話雖然淡淡的但是卻讓唐風無比的感動,這時候林飄雪已經站了起來慢慢地走了出去。

仇聖看着林飄雪的身影有些黯然地道:“看來飄雪小姐似乎很傷心,或者說她很累。”

“唉,她本不該趟這趟渾水,不過我有我的想法我不能聽從她。”唐風嘆了口氣道:“我實在不是一個好人,不是I一個會好好照顧女人的男人。”

“好了,阿風,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仇聖一臉嚴肅地看着唐風道。

“什麼事情?”唐風問道。

“今天我們抓到了一個女人。”仇聖神神祕祕、笑眯眯的道。

“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對了,這個女人是什麼人?看你的模樣似乎這個女人對我們非常重要。”唐風看了仇聖一眼道。

“的確很重要,所以我們現在就要去見她。”仇聖說道。

“這個女人到底是誰?”唐風皺着眉頭問道。

“她的名字叫夕兒,你應該聽說過吧,是李東海身邊最得意的女助手,她可是知道李東海不少祕密,最重要的是她可能知道李東海威脅掌控**官員的黑資料,你明白嗎?那是一筆巨大的財富,這筆財富比數的美金還要令人興奮。”仇聖說道有些興奮地說道:“世上的人最怕什麼?不是錢,不是惡徒而是自己的醜事外泄被所有人知道,從萬丈的高峯跌落到深淵谷底。”

仇聖說陰測測地說道。

“這個女人真是這沒有用?”唐風覺得有些不可信。

“她就是這沒有用。”仇聖道。

“那我們應該怎麼對付她?她肯定不是什麼善茬。”在唐風看來這個女人身在高位那麼久必定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的確,但是她畢竟還是一個女人,是個女人就會有弱點。”仇聖說道。

“那她的弱點是什麼呢?”唐風問道。

“不知道,這得需要見面之後才能知道。”仇聖說道。

“那我們走吧。”唐風說道。

仇聖說帶着唐風走了大概十分鐘纔來到了一個十分神祕的地方,這個地方是關押重犯的地方。

“她就住在這裏?”

“不,我們到這裏來只是來拿一些東西的。”仇聖說道。

“什麼東西?”唐風問道。

“逼供的東西,肉/體的飽受煎熬有時候會使人的精神崩潰。”仇聖說道。

“好吧,聽你的。”唐風冷笑道:“如今的我們需要的是不擇手段的去實行我們的目標,我們就是一羣不擇手段的人。”

“怪不得說警察永遠比罪犯聰明原來是這個道理,我們要戰勝七星幫只有比七星幫更加卑鄙無恥。”唐風恍然大悟地道。

“我們是一羣瘋子,一羣卑鄙的瘋子,這就是我們,如同那斧頭幫一般,我們充滿着瘋狂的熱血,熱血的瘋子,瘋狂的熱血青年。”

唐風和仇聖邊走邊聊不一會就到了關押夕兒的地方。

“這裏就是關於那個叫夕兒的女人的地方?”

“沒錯,推門進去吧。”

兩門推開了門然後他們看到了一個女人。

這女人長得眉清目秀,五官精緻,雖然穿着一身職業裝卻藏不住那深深的溝壑,美腿誘惑,酥胸半露,雙目好像一汪春水一般充滿着異樣的魅惑力, 流盼間媚態橫生,勾人奪魄,這是一個豔麗妖撓,媚到骨子裏的女人。

雖然她現在頭髮有些凌亂可是卻平添了積分楚楚可憐的氣質,雖然她現在被人捆綁着但是眼神卻沒有絲毫的害怕而是一種似乎是解脫的輕鬆,唐風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眼神這一刻,唐風似乎能夠進入到這個女人的世界裏一般。

或者說是一種第六感罷了。

這個女人儼然就是那天被唐風撞破在和老弗蘭德做着骯髒事情的女人,這女人儼然就是那天唐風在工廠裏面看到在和一個肥胖醜陋的男人在做着骯髒事情的女人,她人盡可夫。

“是你!原來你就是被我們抓的女人,想不到這麼巧。”唐風道。

“是的,很巧。”夕兒沒有轉過頭來看唐風一眼只是隨口說道,似乎沒有把唐風放在眼裏。

“你不怕我?”

“我爲什麼要怕你?”

“你不怕我殺了你媽?”

“我不怕死。”

唐風有些無奈地看了仇聖一眼:“你看,我說過她並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人,就算她是女人。”

“不,你應該記得我和你說過的話,你只要按照我說的去做就能征服這個女人,不管如何,她也只是一個女人,是女人,就有弱點。”仇聖說道。

不擇手段!不顧一切地去征服眼前的女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