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木由美子見了先是好一陣嫉妒,緊接着是一陣緊張。她知道,眼前的這位高材生,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她重重地喘了一口氣,將手中的劍握得更緊了。手心沁出的汗,將劍把打溼。她用手在衣服上揩了揩。再次握緊了劍。

就在孟溪雅落地之時,木由美子平舉劍身,向前一指,亮出了寒燦燦的劍鋒。

孟溪雅在臺上站穩,面若春風,朝四周行了個禮,最後又朝木由美子行了個禮。木由美子也朝她微微一笑。

就在木由美子剛露出笑容時,孟溪雅兩眉一鎖,臉若冰霜,犀利的目光將她的笑容擋了回去。

木由美子不由得心頭一顫,先在氣勢上便輸給了對方。

木由美子與對方的目光相撞,立即躲開,將臉側了側,偷偷向臺下望了一眼,正好與冷毅四目相對。那一雙明亮的眸子,似乎有無限的話語要對冷毅說,又似乎是在乞求着什麼。

冷毅心間猛然升騰起一陣莫名的擔憂,他總覺得木由美子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她的內心裏似乎隱藏着什麼。

“開始!”隨着裁判一聲令下。

臺上的兩位美少女便拉開了架式。只見孟溪雅一撩裙襬,一個馬步站穩,緩緩引動體內聖光,雙手輕輕向前一推,一道深黃的聖光注入劍鋒。

忽地見她,娥眉一展,揮舞着手中的劍光,倏地一下,在半空中挽了個劍花,“吟”地一聲,如刺破的馬蜂窩一般,從劍鋒處飛射出無數的黃光風刃。

木由美子見了,身形一穩,驟然提起體內聖光,左腳往下一剁,道了聲“聖光結鎧甲”立即在體表外結了一層堅若磐石的護甲。

同時,揮舞着手中的長劍,泛起一道道銀光,將自己的身體圍得密不透風。

孟溪雅見了,冷冷一笑,手中長一劍一抖,身子“蹭”地一下,騰空飛了起來,銀色劍芒直奔木由美子攻殺而去。

孟溪雅方纔發出的風刃,又密又集,木由美子將長劍揮舞了好一陣,纔將風刃一一擊破,可就在她以爲可以喘息一口氣時。

孟溪雅的劍勢已攻了過來。木由美子只好咬牙招着。只見她身子一個後仰,迅速躲過了孟溪雅一劍長擊。

猛然一個迴旋,朝孟溪雅一劍橫掃過去。劍速快如閃電。孟溪雅避閃不及,只好將劍一撤,往下一擋,兩劍相交,“叮”地一聲,碰撞出一道道火光,。

就這樣,兩人持劍,格在一塊兒,你不讓我,我不讓你,相互較量起內勁。

臺下的人們一個個瞪大了眼睛,爲臺上的兩位少女忍不住擔憂起來。

僵持了好一陣,兩人額頭上滲出了豆大的汗珠。體表外聖光盈盈,將整個擂臺都照得一片黃光熠熠。

兩人手挺着劍,你欲向前,我偏不讓。就這樣,在擂臺上,轉起步子來。裁判緊緊地跟在兩人身後,也轉起了圈子。

忽聽“蓬”地一聲,一陣黃光閃耀,一道氣旋波,在兩人面前炸響,猛然將兩人分開。原來是孟溪雅見形勢不妙,不願與木由美子硬拼蠻力,悄悄分出一部分力量,突然發出一道極爲細小的氣旋波,將兩人強行分開。

所幸兩人體內的聖光雄厚,體表外的聖光鎧甲結得厚實,並未造成傷害。兩人相視一瞪,拔劍向前,再次鬥了起來。

孟溪雅一個飛身,騰空而起,凌空發射出數十道黃光風刃,直奔木由美子面門。木由美子臉色驟然一變,猛地提起體內聖光,從掌中飄忽出一道極爲渾厚的黃色氣旋。她見對方掌握了飛行鬥技,若僵持自己只會吃虧,便作好速戰速決的打算。

孟溪雅當然看穿了對方的心思,在半空中左右盤旋,忽高忽低,另木由美子吃不準。木由美子望着半空中的孟溪雅,將手中的氣旋波,左晃右端,遲遲找不到發射的機會。

眼見氣旋波已滾至一人高了,若再不發出,只怕要在面前炸響。木由美子迫不得已,向前推了出去。

孟溪雅見了,得意一笑,一個飛身快速掠至另一邊。剛一撤身,只見一團一人高的黃色氣旋如火球一般飛了過去。

緊接着“蓬”地一聲巨響,氣旋波落在了防炸網上,將整個擂臺都震得晃了一晃。

孟溪雅見木由美子的氣旋攻擊落空,心中一陣得意。

豈料,她還未笑出聲時,另一道氣旋波已飛滾至她身旁,又是“砰”地一聲巨響,差點將她震飛了去。

好在她反應神速,身子一掠,快速躲過了氣旋攻擊,最終一道碟狀氣旋從她頭頂飛掠而過,砸在擂臺上,“砰”地一聲。發出一陣巨響。

臺下立即響起了一陣陣歡呼聲,爲木由美子的神速攻擊,更爲孟溪雅的巧妙躲避。

孟溪雅輕輕咬了咬嘴脣,將手中的青銅劍,對着烈日一晃,一道寒光從木由美子的臉上閃過。無數的風刃朝木由美子飛射而去。

木由美子揮舞着手中的青銅劍,將風刃盡數斬落。

孟溪雅將手一收,雙掌一分,左右兩手各執一道氣旋波,朝前推了出去。

木由美子連續兩個騰空翻,躲過了氣旋波。最終氣旋落在了防炸網上,“砰”“砰”兩聲巨響。

一翻打鬥後,忽見木由美子體內聖光猛然一閃,將整個擂臺映得黃光閃耀。臺下驚起一陣陣喝彩聲。

冷毅見了,心中卻隱隱覺得有些不舒服,哪裏不舒服?他也不清楚。他似乎感覺到這是木由美子在作垂死掙扎。

正當衆人爲木由美子的驚豔一閃而狂呼時。

卻見她悽然一笑,憤怒的目光落在了孟溪雅的臉龐上。木由美子端起劍,直立掌,怒吼一聲:“母子氣旋波!放!”

大小兩黃光氣旋,一上一下,朝孟溪雅飛滾而去。速度之快,令人咋舌,眼見就要將孟溪雅夾在當中,炸成了灰燼。

衆人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期待着更爲驚險的一暮。

就在這時,忽聽“突”地一聲,一道人影倒了下去,從嘴裏噴射出一口濃濃的鮮血。不是別人,正是木由美子。那兩道氣旋波,尚未擊中孟溪雅,便隨着主人的倒下,悄然黯淡下去。

最終只發出兩聲極其微弱的響聲,如蟲鳴一般。

兩道氣旋波雖只是輕輕炸響,卻將孟溪雅驚出了一身冷汗。

她收了劍勢,滿臉驚訝地望着倒在地上的木由美子。

臺下更是一片愕然,一個個將驚訝的目光落在了突然倒下的木由美子身上。

裁判急速跑過去,用手探了探木由美子的鼻息,臉色煞白,立即將兩名助理招呼過來。兩名助理在擂臺上好一陣推拿,木由美子才緩緩醒轉過來。

衆人露出了驚愕的表情,誰也不知道木由美子會突然倒下。

當兩名助理挽着木由美子跑下擂臺時,冷毅迎了過去,關切地叫了聲:“木由美子小姐!”

木由美子只是朝他悽然一笑,用微弱的氣息叫了聲:“幫我奪下龍珠!拜託了!”腦袋一歪,便又昏了過去。

冷毅正欲上前看個明白,卻被一名助理架開,喝道:“小子!她快不行了,你就別添亂了。” “哈哈!這就是吃了越級丹的下場。逞一時英雄,毀一生幸福。程公子我早說過,今天這裏沒有人會是你的對手。”忽然有一個聲音從冷毅身後傳來。

冷毅轉身一瞧,鬆太一朗正借木由美子重傷的話題,極力拍着程青汗的馬屁。

冷毅心中一陣疑惑:越級丹是什麼?想必定是一種反噬非常大的丹藥。木由美子爲什麼要吃它呢?還有下臺時,她爲什麼要讓他一定要把龍珠奪下呢?

正思忖着,冷毅忽覺背後傳來一陣濃濃的敵意。程青汗發現了他,正怒憤地瞪着他。進入銅魂堅固期的冷毅已能輕鬆辨別十米範圍的敵意。故程青汗心念一動,他便知曉了。

冷毅將頭轉了過來,也回敬了程青汗一個冰冷的目光。

“小子!等我上臺把臺上那個丫頭解決了,有你好受的,你等着吧!”程青汗狠狠地說。他身後跟隨的一般馬仔也跟着得意地叫了起來。

“儘管放馬過來!”冷毅淡然一笑,全沒把他的話當回事。

“毅哥!別怕他。小弟來爲你助威。”不知何時火槍少爺林雷火帶着幾個名馬仔到了冷毅身邊。

“是啊!我們火槍少爺可是龍國宰相林昊的兒子,有他撐腰,你啥也甭怕。”林雷火身旁一名少年得意地附和道。

乖乖!原來有這麼大的背景,難怪坎佈雷特一再提醒他,讓他不要與林雷火結樑子呢!冷毅不由得有些感慨,這年頭有個好爹比啥都強啊!

“林公子!我勸你莫管閒事的好,這是我和這臭小子之間的事。要是讓你父親知道你在外邊惹事生非。我想,你也不會好過到哪裏去。”程青汗望了林雷火一眼,警告道。

林雷火悠然自得地打了個響指:“我在外面做什麼,用不着你們程家人管吧!”

“你!我沒空和你們嚼舌頭。”程青汗氣得直翻白眼。只見他一揮袖袍,朝擂臺走去,一個飛身,便躍上了擂臺。

上擂臺沒多久,程青汗剛行完了禮,裁判一聲“開始!”還沒叫完,便見他揮舞着手中的赤銅劍,從劍鋒處發射出數十道風刃,直奔孟溪雅面門。

這突如其來的進攻,引來臺下一陣陣議論聲。

“媽的!這人也太差盡了,裁判話還未說完呢!就開打了。”

“是呀!對美女也這麼不留情。這種人註定要做一輩子光棍。”

好在孟溪雅反應快,劍光一抖,立即在體表外,形成一個包圍圈。她揮舞着手中的青銅劍,折騰了好一陣,累得香汗淋漓,纔將黃光風刃盡數斬落,瞬間便落了一地的碎片。

一時間,擂臺上塵土飛揚。原來,程青羽的屬性屬土,而孟溪雅的屬性正好屬水,“水來土淹”,五行中水被土克,在屬性上孟溪雅便落了下乘,看來今天這場比賽,她也好過不到哪裏去。

孟溪雅剛收了劍勢,又見程青羽雙掌向前一推,猛地從掌中飄忽出一道又厚又純的黃光氣旋。

黃光氣旋如飛滾的巨石一般朝孟溪雅飛滾而去,好在孟溪雅掌握了飛行鬥技,就在巨大的氣旋波朝她碾壓而來時,孟溪雅騰地一下,拔地而起,飛了起來。

滾滾氣旋貼着她的腳底擦身而過。

緊接着,只聽“蓬”地一聲巨響,氣旋波落在了防炸網上,防炸網劇烈的晃了三晃,被震得裂了一道一尺來長的口子。

衆人見了不由得發出一陣陣驚歎聲。校長和一旁的坎佈雷特也瞪大了眼睛,爲臺上的孟溪雅驚出了一身冷汗。

冷毅站在臺下,內心裏竟也莫名其妙地擔憂起來。

就在大家都爲孟溪雅的處境而擔憂時,忽見她在半空中身形一斗,一陣盤旋後,雙掌各執一道氣旋波,朝前推了過去。

氣旋擲罷,孟溪雅又不停地從掌中發射出黃光風刃。只聽“蓬”“蓬”兩聲巨響,氣旋波在程青汗身旁炸響。氣旋所發散出的餘波,震得程青汗身子晃了晃,臺下立即響起一陣陣喝彩聲。

一個天上,一個地上,顯然地上的要吃虧。饒是程青汗的速度快如閃電,可孟溪雅所站的角度好,幾次險被她扔出的氣旋波給炸中。

程青汗被孟溪雅連翻攻擊幾無退路。臺下的人們傳來一陣陣喝彩聲。校長和坎佈雷特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喜意。

坐在龍國皇后不遠處的南疆郡王程武寧,見自己兒子處於敗勢,不由得多了幾份擔憂。

就在這時,忽見程青汗揚起右手,猛然往下一擲,騰地一下,從地面升騰起一陣青煙。瞬間便見他消失在擂臺上。

過了數秒,忽又見他如鬼魅一般,倏地一下,出現在擂臺的另一個方向。這時,孟溪雅正好背對着他,根本就看不見他。

這正是夜郎國的遁地術,想不到這傢伙,竟然將如此普通的逃行技能運行得如此巧妙。冷毅見了,不由得在心裏多了一層擔憂。看來,要贏這傢伙,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這時,半空中的孟溪雅,見程青汗陡然消失,心中一片茫然。

程青汗冷冷一笑,偷偷從掌中發出一道紅色氣旋波。黃光氣旋在半空中來回翻滾,朝孟溪雅飛滾而去。

臺下的人們一個個瞪大了眼睛,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有人忍不住叫了聲:“小心!”

孟溪雅這纔回過神來,身子一顫,快速飛離。

剛一離開,氣旋波便在她身後炸響。強烈的氣旋餘波,將孟溪雅震得身子一晃,從半空中跌落下來。

孟溪雅一咬銀牙,狠狠地瞪了程青汗一眼。尚未爬起,雙掌一翻,同時從掌中推出兩道氣旋,右左各執一團。

程青汗右手往下一擲,騰地一下,升起一陣青煙,倏地一下憑空消失在她面前。忽然對象消失了。

孟溪雅再次感到茫然,她手執氣旋左看右看,然而,目光搜尋了好一陣,也沒有發現程青汗的影子。

她憤怒地將兩道氣旋又收了回來,不知所措地擂臺上執劍四顧。

忽地,一道劍光出現在她兩米左右,緊接着幻現出一道人影。程青汗一劍朝孟溪雅刺了過去。

“小心!”臺下的人們禁不住叫了起來。

然而,究竟還是晚了一步。就在孟溪雅反應過來時,一道劍光已朝她的心臟刺了過來。好在孟溪雅早在體表外結了一層厚實的聖光鎧甲。劍鋒將至時,她稍稍一側,向前猛然發出一掌,微弱的氣旋飄忽而出。程青汗見狀,驟然一掌迎了過去。

只聽“咻”地一聲,鋒利的劍芒將孟溪雅刺傷,殷紅的鮮血流了出來。

緊接着“砰”地一聲,她發出的一掌,正好與程青汗的那一掌相撞,兩道尚未成形的氣旋波,貼着兩人的身體炸響。

程青汗晃了一晃,險些跌倒在地。幸有聖光鎧甲護體並未造成傷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