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怎麼躺在這裏?”

白天成嘆了口氣道:“他就是黑社會買通來對付爸爸的人,雖說是黑社會買通來對付我的,但終不是他的本意,作爲一個殺手他的命運也是悲慘的。”

老人看了看周圍確信沒有其他人了,便笑了笑道:“白總果然是宅心仁厚,此人就是黑道中有名的“鐵手飛龍”,你放心,他並不沒有死去,只是昏迷過去,我之所以這樣做實在麻痹剛纔躲在暗處監視他的人。”

“什麼?他就是威震三江的黑道大哥‘鐵手飛龍’?”看來白天成也聽說過這“鐵手飛龍”的大名。

“對,他就是‘鐵手飛龍’,看來白總你要謹防小人了,否則不會有人買通他來對付你,好在這個‘鐵手飛龍’還心存一絲善念,沒有對你痛下毒手,但想不到他的行蹤還是受到他人的監視。”

“鐵手飛龍?”白素好像對這個黑衣人充滿了好奇,她還記得那幾個歹徒見到他的兵刃後都驚恐萬分叫道“寒冰刃!”這人是不是他呢?

“老先生,他用的是不是什麼寒冰刃?”白素問道。

“白小姐,還是給這人留下點祕密好。”高人並沒有回答白素的話。

白天成想不到自己一生爲人謹慎,從沒有得罪過人,居然還有人買通黑社會的人來對付自己。

“老先生準備如何對待他?”白天成希望通過這次能夠挽救這人的靈魂。

高人點點頭:“我感到此人心中還存一絲善念,想要渡化他,想讓他徹底擺脫黑社會的束縛。”

“那要怎樣才能使他擺脫黑社會的束縛?”白天成心中也盼望這個冷血殺手能夠改邪歸正,徹底擺脫黑社會的束縛。

“這個就交給我好了。現在天色已晚,你們還是趕快回去吧。”

“老先生,能不能讓我們看一看他的廬山真面目?”白天成想看這個殺手的真實面目。

高人搖搖頭說道:“他之所以不讓人看到他的真面目自然是有他的道理,你們還是請回吧,注意以後謹防小人。”

白天成點點頭道:“白素,老先生說的有理,還是留個祕密給這個年輕人好。我們先回去吧!”接着又對高人說道:“老先生今晚的救命之恩,真是沒齒難忘,能不能留下您的尊姓大名?改日登門致謝!”

高手擺擺手道:“我居無定所,至於賤名就不用提了,回去吧!”說着取了寒冰刃,然後抱起雲飛龍瞬間消失在夜幕之中。

“白素走吧!這個老先生不是一般世俗之人,不會接受我們的致謝的,但願他真的能夠幫助那年輕人擺脫黑社會。”

父女倆匆匆忙忙的離開東郊消失在夜幕中。 第7章 重獲新生

過了好久雲飛龍從昏迷中悠悠醒來,他在昏暗的燈光中依稀看到一個老人的模樣,但是耳邊又一陣奇妙的樂音響起,很快的他又進入到一種似醒非醒,似睡非睡的狀態。

當他再睜開眼時,周圍一片黑暗。

“這是哪裏呀?剛纔與我對打的那個高手怎麼不見了?”

話音剛落,後面來了一羣人,他們的步伐是那麼的蹣跚,隊伍當中有兩個身穿奇異服飾的人,一個黑衣,一個白衣,他們正押解着這羣人。

雲飛龍好奇走過去問當中的一些人:“你們這是做什麼?”

此人目無表情的回答道:“我殺了樑民家的七口人,槍決後被拉來這裏。”

“靠,比我還牛!可我爲什麼會來這裏?”

另一個人有氣無力地說道:“我姦污三十個婦女,槍決後拉到這裏。”

“靠,槍決了,還會說話?難道這裏是……” 雲飛龍感覺背心一陣涼意。

再一人說道:“我是黑社會的混混,因爲不想再爲黑社會賣命了,被他們殘忍的殺害、**,現在被拉到這裏,我想找閻王還我個公道,你看我的手腳。”他說完,四肢裂開,頭部分開、眼睛掉下,極其恐怖。

雲飛龍大驚,原來這裏是鬼門關,那身穿黑衣白衣的正是民間傳說中的黑白無常、勾魂使者。難道自己死了?

“雲飛龍,由於你的殺戮太盛,現在奉命將你拿入地府,聽候閻王的發落!”黑衣人和白衣人叫道。

雲飛龍大驚想要逃走,可自己的雙腿好像灌了鉛,怎麼走也走不動,想要反抗更是無力可使,只能眼睜睜的被黑白無常的鎖鏈鎖住。此時,雲飛龍的心好像掉入無底深淵中。

一路上,盡是陰魂遍地,白骨皚皚,鬼哭神嚎,景象相當慘烈。

閻羅殿中,這一羣死去的人各自按照所犯的罪行將接受最殘酷的懲罰。

勾魂使者道:“閻王,這個雲飛龍是剛剛勾來的,要怎樣對他懲罰?”

閻王頭也不擡一下說道:“讓他跟隨這些受刑的犯人一同到十八層地獄走一趟,回來以後再做定刑。”

雲飛龍心想:“完了,自己恐怕將要接受最嚴厲的懲罰了,他不知十八層地獄是如何的恐怖?他打小就沒有畏懼過什麼?更不懂得什麼是害怕?可現在卻感受着有生以來最大的恐慌。

勾魂使者押着雲飛龍下到十八層地獄的第一層拔舌地獄,在這裏只見小鬼掰開犯人的嘴,用鐵鉗夾住舌頭,生生拔下,非是拔下,而是拉長,慢慢拽越拽越長。犯人痛苦的叫嚷着,而云飛看的是肝膽俱裂。接着來到剪刀地獄,小鬼用剪刀剪斷犯人的十個手指,血流如注,過沒多久,斷指處又長出新的手指,接着又被剪去,悽慘之景讓雲飛龍感覺似自己在受刑一樣。再接下來就是鐵樹地獄,此地長滿奇樹,樹上皆有利刃,自犯人的後背皮下挑入,吊於鐵樹之上。再接下來就是孽鏡地獄、蒸籠地獄、銅柱地獄、刀山地獄、冰山地獄、油鍋地獄、牛坑地獄、石壓地獄、舂臼地獄、血池地獄、枉死地獄、磔刑地獄、火山地獄、石磨地獄、刀鋸地獄,一個個地獄,一樁樁殘忍的刑罰,可憐的這些犯鬼,從第一層地獄到第十八層地獄已經是體無完膚,雲飛龍是有生以來所見的最爲恐怖的事情,他最後是被勾魂使者擡回來的,因爲這一路所見,着實太過的驚駭,他的兩腳早已不能行走。

閻羅殿中,雲飛龍醒來,等待他的不知是怎樣的極刑?此時他的內心深處從未有過的一種對生的渴望和對死的恐懼。

“雲飛龍,殺戮太重,當施以‘巨石煉獄’之刑法來磨滅其殺戮之心!”

雲飛龍嚇得肝膽俱裂、魂飛魄散,癱倒在地上,已經不會爲自己辯解了。黑白無常拉起雲飛的手就準備押到十八層地獄之底。

“無量天尊,苦海無邊,回頭是岸!”熟悉的聲音響起。

“老師父,救我!”雲飛龍掙扎着叫出聲來。

眼前的一切場景,瞬間消失。

“雲飛龍,你悔悟了沒有?”

雲飛龍戰戰兢兢道:“老師父,我悔悟了!”

“你悟到了什麼?”

“生命的可貴,作惡的可恥,死亡的恐懼!”這的的確確是雲飛龍對剛纔的經歷的真實感受。

“是不是你一個人的生命纔可貴?你個人的死亡才恐懼?”

“不,凡是人的生命都是可貴的,死亡都是恐懼的!”

“好好好,你能夠參悟到人命的可貴就不錯了,其實,凡是生命都是可貴的,不是嗎?幸虧你的手上沒有真正沾染過鮮血,否則真的要淪入萬劫不復之地!”

黑暗退去,眼前坐着個鬚髮全白的老人,雲飛龍憑感覺知道正是與自己交手的老人,但是此時他再也不敢在老人面前放肆了,他驚問道:“是你?那剛纔的事情?”

“怎麼樣?年輕人。是不是還要與我相鬥下去?”老人並沒有正面回答雲飛龍。

雲飛龍經過了一番的生死輪迴,好勝心早已磨滅,“老先生,您對我有再造之恩,我怎還敢有相鬥之心?”

“現在的你是重生的,願你能脫胎換骨,憑着你心底還沒有泯滅的善良之心,做你該做的事情。”

“我是想要以新的方式開始新的生活,可是黑社會的人怎麼能放過我?”

老人道:“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你只要好好把握今後就可以了。”

雲飛龍明白了,今後要選擇走自己的路,不要受他人的擺佈。

“老先生,我明白了。”

可是雲飛龍自入道以來就在黑社會打滾,自己的未來將要如何安排?自己又能會什麼呢?

老人好像看穿了雲飛龍的心思,似暗示性的說道:“以後的路,要靠自己走出來,只要自己真心想做,就能夠做好,想想自己小時候最想的願望是什麼?也許你努力了就會見到收穫。”

雲飛龍想到兒時的夢想就是做一名老師,可是自己真要做老師,那可真是天方夜譚,滑天下之大稽。

豈料老人好像猜透他的心思一樣說道:“其實自己認爲最不能做到的事情,只要去努力,往往是可以做到的,要看重自己的信心,事在人爲。”

雲飛龍大徹大悟,明白今後不能再走老路。

“是生命就是美好的,要學會善待它,切記以後做一切事情首先要止住自己的火性,能屈能伸者方爲大丈夫、真君子。”

“我明白了。”雲飛龍心悅誠服道。

“對了,你這把寒冰刃殺氣太盛,暫時留在我這裏吧,是時候時自然歸還於你。”臨行時老人說道。

雲飛龍點點頭告辭老人而去,開始新的生活。 第8章 骨氣少年

雲飛龍一腳踏出老人家的大門,他心裏知道,過去的鐵手飛龍已經逝去,現在是新生的雲飛龍,可是在這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沒有真本事就會被淘汰。雲飛龍看着那些臉朝黃土背朝天的人們,心裏想道:“難道自己真的要像他們一樣一生過這樣的苦日子?何時才能到頭呢?我的臉又要往哪裏擱呢?”此時他實在懊悔自己以前一直呆在黑社會,真要開始新的生涯,卻沒有一技之長卻,真的無從下手,是走回老路,還是重新起步?要重新起步,該是如何入手?想當初自己在黑道一呼百應,手下有不少自己的死士弟兄,兄弟們都叫他飛哥,如果脫離了他們自己就是孤家寡人一個,該不該召回這些兄弟呢?

他心中異常煩悶,身上所剩的錢已不多,想當初在黑社會時所得到的黑錢很快就用去,可以說是朝來夕空,根本就沒有留存,現在倒好沒有錢真是舉步維艱。這天中午他來到鎮江市郊的一家茶水店,要了杯茶水,找了個位置坐下來。他思索着今後的路要如何走?

“賣糕點嘍!賣糕點。”

一個年輕的聲音進了茶水店,雲飛龍看見一個帶着眼鏡的年輕人挑着一個擔子走了過來。

“大哥,您飲茶需不需要來點糕點?”

雲飛龍本來身上就不剩多少的錢,此時要他買糕點,心中更加煩悶沒有理他。

年輕人見雲飛龍沒有搭理自己嘆了嘆口氣,旁邊的兩個喝茶的人說道:“大學生,怎麼又來賣饃饃了?真是埋沒人才呀!”也不知道這兩人是基於同情還是基於譏笑的方式說的。他們也沒有向年輕人買糕點。

雲飛龍冷着眼看了看剛纔那兩個說話的人暗罵道:“靠,這兩個豬頭說話這麼損人,沒有向那年輕人買,還說什麼風涼話?”但想到畢竟是大家都有言論自由,犯不着干涉他人講話,何況自己未來吃飯的問題都還沒有解決,那還有閒工夫管他們閒事?

這時另外一張桌子的一箇中年人對這年輕人說道:“小李,給我來兩塊菊花糕。”

年輕人取了兩塊菊花糕給那中年人,中年人接過後拿出十元,說道:“剩下的就不用了。”

“這怎麼行?”年輕人從口袋中拿出八元錢給這中年人。

“唉,小李子。你這是何苦?”

“成叔,謝謝您的好意,只是我這樣做心裏踏實。”

這時,一個美豔少婦從外面進來,凹凸有致,穿衣打扮,更是入時,一看就知是個富人,她找了個位置坐下,看了一眼年輕人的擔子說道:“小兄弟,也給我四塊菊花糕,其中兩塊包好。”

年輕人馬上將糕點拿去,少婦也拿了十元不要他的零鈔。但是年輕人執意將零錢給回少婦。少婦嘆了句道:“多倔強的年輕人!”

這時年輕人見沒有人買了,便挑起擔子出去了。

中年人好似心中很不好受一樣,自言自語道:“多好的年輕人,多優秀的年輕人,命運弄人,就這樣斷送了他的大好前程,如果我有錢定送他上大學!”

“老陳,你不要杞人憂天了,這都是他的命,誰讓他生在那樣的家庭?誰讓他有這樣的家?”

“李老闆,你們富人哪裏知道窮人的苦?我懶得跟你說。”這個成叔倒頗有個性。

這時,外面走進兩個流裏流氣的年輕人,雲飛龍憑直覺便感覺得出這兩人不是善類,他們的眼睛不斷瞄向美豔少婦。

美豔少婦哪裏注意到這些?她聽了那中年男子的感慨後,也發感慨道:“大叔,那個年輕人好倔強啊!好似不簡單。”

中年男子嘆道:“這年輕人叫做李海,他不是本地人,可他真的是不簡單,去年參加高考考取全縣第一,分數線早就超過了國家重點大學的分數線,本來有大好前程等待着他,但是天有不測之風雲,他的父親在高考後的第二天車禍身亡,他的母親精神上遭受嚴重的刺激,神經失常,他下面又還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等着要讀書,家裏等着要吃飯,無奈何他只能輟學出來打工,但是家鄉貧窮,不得不到這裏做些小生意爲生,心中的苦與痛只有他知道。我曾經問過他,‘你難道就這樣以此小生意爲生,就這樣埋沒才華?難道你心中一點沒有怨嗎?’他告訴我,‘這都是命,我無怨無悔,做這樣的小生意也不見得低人一等,況且我可以自學成才,來日照樣能大顯身手。’”

少婦說道:“的確我剛纔買糕點的時候,看到他的擔子中還放有些書,果然他是個人窮志不短的小夥子。”

中年男子再次發出一聲長嘆:“唉!”

美豔少婦對中年男子說道:“大叔,你以後能不能再見到這個年輕人?”

“可以見得到,因爲我知道他的住處。”

“那好,你見到他以後對他講,可以到明日之星學園去一趟,只要他通過了面試關,他就可以就讀那裏的高三。”

中年男子嘆了口氣搖頭道:“那個明日之星學園是很有名氣的貴族學校,學費昂貴,這小夥子怎能讀得起?”

“放心吧!只要他通過了面試關,一切學雜費全免,還有學校可以包他的伙食費,至於幫忙家裏解決經濟危機,學校有勤工儉學,只要他肯吃苦,相信可以幫助家裏解決經濟問題,並且只要他能夠考上大學,甚至出國留學,我保證他上大學的費用一切全免。”

中年男子瞪大着眼睛覺得真不可思議,“您真的可以幫忙這個小夥子?”

“放心吧!到時我必然在場等待這個年輕人。”

中年男子激動地向美豔少婦抱拳謝道:“那我先替這個小夥子謝謝您了!請問您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