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狂殺神是一個人來的,這一刻本來不明白的那些族神們也明白了,狂殺神的確不需要帶著護衛,軍隊過來——

因為他的軍隊,原本就可以直接通過這顆星球上的傳送陣過來,不僅是這顆,他們幾百聯合文明種族佔領時間不足一個月內的狼人族的所有星球上,無雙神族的軍隊都可以隨意傳送出入!

他們,現在別指望通過監察陣命令軍隊進攻,能依靠的只有歷練珠。

但這已經不是關鍵,關鍵是這顆星球上至少三個時辰,至少三個時辰內他們數百文明都不可能召到戰鬥力趕到神殿這裡。

原本被威脅的人是恆毅,現在,變成寡不敵眾的反而是他們……

自然王的身體微微前傾,饒有興趣的道「無雙神真想魚死網破?」她堂堂自然王豈能被恆毅的姿態言語嚇退?

可是,她看見恆毅的目光紋絲不變,彷彿內心對此不存在任何遲疑。

「我已經說過,無雙神族不為侵略而戰,但為守護而戰不惜流盡最後一滴血。」恆毅目光沉著冷靜,讓人完全看不到任何動搖和遲疑。「無雙神族自然不是神魂族,然而無雙神族卻能夠有神魂族般抵抗侵略的信念,請自然王歸還無雙神族的領地。」

「本王不信!」自然王冷硬如鐵的回應,振作了數百聯合文明族神的信心。

被天意劍壓著的那個頂尊族神自覺顏面受損,這時候憤然道「無雙神你今天就算能活命出去,我們數百聯合文明的大軍也一定會滅亡無雙神族!」

「無雙神挑起戰端,不講三百六十聯合文明放在眼裡,欺人太甚!如此作為,我們足可兵發無雙神族!」阿卡斯聯合文明的族神這時候也又再說話,他一直希望造就十大聯合文明之首的聲威影響力,所以才會一直積極開口,此刻意識到他們還有籌碼,一時的驚懼之心又稍稍平復,自然不甘落後的先開口。

「諸位侵略無雙神族領地不肯歸還,反而動手,只怕諸位所代表的聯合文明不會人人如此不講道理。今日神殿內發生的一切,都會由無雙神族的使者帶著情景記錄符送到三百六十聯合文明每一位族神手中。至於諸位,既然不相信無雙神族守護領土的決心,只能請諸位留在這裡好好看看,想想了!」恆毅說話間,頭頂上一面面白色的光幕中,幾乎同時飛湧出大群穿著白色戰役戰甲,額頭亮著龍鳳環繞把劍形印記的無雙神族戰士,把星球上花園精靈族的駐軍,以及眾多聯合文明族神帶來的隨行護衛通通包圍。

神殿會議廳大門口的傳送真理,依孜姿為首,冰雪心,冰雪風帶領冰雪武神族的頂尖戰鬥力緊隨其後,再後面是無雙神族本該在希拉星系作戰的一個個頂尊。

從傳送陣飛出來的依孜姿帶領的眾多頂尖戰鬥飛入會議廳,把門口完全封堵。

頃刻之間,在場數百聯合文明的族神都認出這些人的,全都是眾星之尊二重修為以上的頂尖戰鬥力,其中還包括無雙神族七十二位頂尊中的六十六位!

換言之,無雙神族希拉星系帶領戰鬥的頂尊幾乎全來了,眾星之尊二重修為的還不知道被調回來了多少!

恆毅,是一個人來了。

但不是一個人從希拉星系過來的。

只是這一點,知道的人太少。

被包圍的不是恆毅,需要考慮寡不敵眾問題的也不是他。

而是在場,包括自然王在內的數百聯合文明族神們……

自然王相信了……

已經沒有人再懷疑恆毅的決心。

原本聖王對她說過,動手留下無雙神的機會只有一成,那麼現在,她們如果試圖在面對恆毅,並且寡不敵眾的情況下活著衝出去的機會有多大?

有沒有一成?

沒有。

他們被困在了這裡。

救援抵達的最快時間是三個時辰。

若沒有恆毅,三個時辰不算短。

但恆毅在這裡,三個時辰狂殺神的劍能殺多少人?

反正殺一千餘人絕對綽綽有餘。

自然王在沉默中沉思,眼前的局面失敗的已經是他們。

恆毅的準備比他們更充分。

從時間來看,包括自然王在內,此刻任何人都意識到恆毅的準備比他們預料中的都更早。

否則,不可能從希拉星系調集這麼多分散在不同戰區的頂尊聚集於此。

「無雙神的決心我相信了。」自然王長身而起,隨她站起來,聖王也站了起來,靜靜的站在她身旁。

許問峰也站了起來,他發現,恆毅的確是個讓他哭笑不得的弟弟……

更發現,恆毅是個他無法完全預料的人。

許問峰已經能猜到自然王的決定了。

幾百個聯合文明的族神面對封堵門口的眾多無雙神族的頂尊,眾星之尊二重實力的強者,原本的信心都潰散,已經沒有了動手的資本。

可是他們仍然不甘心,打定主意,一旦脫困一定發兵無雙神族!

當自然王站起來的時候,所有族神們的眼睛都落在她身上。

他們滿懷期望。

但他們之中,如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那般有心思的人,卻已經更清楚的明白到恆毅真正的手段!

那不僅是,眼前圍困的武力脅迫而已……(未完待續。。) 不錯。

阿卡斯聯合文明已經意識到自身真正毫無反抗之力的理由,也是恆毅手段中最大的殺招!

神殿發生的一切,無雙神族會派出使者把情景記錄符送到三百六十聯合文明中所有族神的手裡……

這句話被一些族神給忘卻了,因為眼前的屈怒。

但也有不少族神沒有忘記。

那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他們將無法在聯合文明內部號召所有族神發兵進攻無雙神族!

是因為聯合文明的族神們太多講道理的嗎?

當然不是。

是因為,神獸文明、希拉星系都是眼前最大的利益,這兩方面的戰鬥都是損失少,收益極大的戰鬥。

因為如此,一個個聯合文明的無數大小種族才能夠團結一心的聽從如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這樣的首領的統一指揮,有利益的事情,大家都能分到利益的事情,當然人人用力。

如果要對無雙神族發兵,原本就會讓人很不願意,不說其它人,就算是在場的族神們在冷靜之後都得猶豫掙扎一番,把兵力浪費在攻打無雙神族,看著其它聯合文明在神獸文明搶奪的歡樂,那時何等違背利益之道的蠢事啊?

他們尚且如此,可以想到,每一個聯合文明內部的大大小小族神們會如何?

他們必須添油加醋的描述這裡發生的事情,才可能獲得所有族神支持的態度。

可是。如果這裡發生的一切根本無從添油加醋的扭曲呢?

沒有,沒有多少聯合文明內的大大小小族神們會答應。

這是其一。

其二,任何一個聯合文明都是聯合體。聯合文明的族神長地位尊貴,統管所有大大小小的族神,可是,每一個種族的實際控制權不在聯合族神長手裡,是在每一個族神手裡。

這是聯合文明和四大文明本質的區別,他們是聯盟形式。

可想而知,這樣的聯合體里。想當聯合族文明族神長的其它強大種族的族神會有多少。

這些人沒機會的時候和善的微笑,有機會的時候立即猶如餓狼,甚至還有公然流露野心。時刻抓著機會就對聯合族神長抨擊,質疑,拉攏人心打擊聲威的副族神長之類的人物。

他們失去足夠說服眾多族神發兵無雙神族的理由,這些野心家會趁機說什麼做什麼?

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想都能夠想到!

那些野心家會抨擊他沒有為聯合文明整體利益考慮的大局觀。把私人情緒放在聯合文明整體利益之上。為了幾天內佔領的一點點狼人族的星球跟無雙神族開戰,勞民傷財浪費時間錯失良機,失去爭奪神獸文明更大利益的機會。然後,這些野心家會在會議上高喊,用各種形式的表演演說爭取足夠的支持,當支持足夠多的時候,就是把族神長拉下台,取代他當上族神長的時候!

這些野心家不管想什麼。為了野心,一定會跟無雙神族表達善意。談和,表現雙方友好,然後全心全意的繼續在神獸文明搶奪利益好處,而聯合文明內的其它族神們都會非常樂意支持。

沒有希拉星系和神獸文明,圍攻無雙神族有利可圖,眾多聯合文明都會願意;但眼前這種局勢下,根本辦不到,尤其是在神殿這裡發生的事情無法隱瞞,勢必會被無雙神族完全公開的情況下。

阿卡斯聯合文明的族神知道眼前的局勢眾多聯合文明族神已經一敗塗地,明智如他的會立即思考對策,務求以最小的代價確保族神的位置,不至於被人拉下馬,因為眼前的局面即使他們答應歸還,更無雙神族和談,回去后還是會被野心家抨擊說他們出賣聯合文明戰士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星球領地;但若不和談,則必然會被拉下馬。前者能夠在聯合會議上爭取到大多數支持,確保他們的位置,後者則是必敗無疑。

如何權衡,阿卡斯聯合文明的族神其實已經算計清楚。

這也讓他意識到,過去他太小看無雙神的手段,他不是個瘋子,更不是狂徒,而是看透包括他在內所有聯合文明族神權力漩渦中處境的勁敵!

當自然王站起來了時候,阿卡斯聯合文明的族神倒很希望自然王說蠢話。

因為他巴不得任何大文明亂,巴不得任何聯合文明內鬥而影響了在神獸文明的進攻。

可惜,自然王的答案讓他失望了……

「無雙神的決心我相信了。」自然王語氣很平淡,眼前雖然被困,但除非她們先動手,否則無雙神族的人不可能敢隨便殺人,因此實際上並沒有生命威脅。「花園精靈族並不希望開啟戰端,無雙神希望我族歸還領土的請求,本王答應,並且會立即撤走五日內攻佔的狼人族所有星球。」

恆毅態度從容的道「感謝自然王能以兩族和平為重。」

監察陣在恆毅的操縱下,顯示出一顆顆花園精靈族五天內佔領,但監察陣都還沒有足夠人力徹底改造而顯示的駐軍情況。

隨著自然王通過歷練珠下達對這些星球上駐軍撤離的命令,很快,星球上的駐軍收拾東西,動作迅速的撤離,甚至沒有一個軍團長問一聲為什麼。

這就是自然王在花園精靈族的權威,聯合文明族神無法比擬的、絕對的權威。

不過半個時辰,星球上的駐軍通過無數時空之門陸陸續續的撤離。

恆毅側身抬臂道「孜姿,替我恭送送自然王、聖王、不敗族神王。」

「多謝無雙神的盛情,將來有空閑的時候歡迎到花園精靈族做客。」自然王領著聖王飛過恆毅面前,頭也不回的離去。

許問峰飛過去時,沖恆毅輕笑搖頭,低聲道「你小子膽子真大的可以。」

「大哥慢走。」

送了三人出會議廳大門,依孜姿很快回來。

剩下的幾百聯合文明的族神們失去主心骨,面對被圍困的局勢,憤怒卻又不敢發作。

阿卡斯聯合文明的族神這時候已經想到最妥善的應對之策,便道「既然自然王都承認狼人族歸附無雙神族的時間,我們阿卡斯聯合文明當然不會再質疑,但這件事情我必須知會聯合會議,不可能立即給無雙神答覆。」

「非常理解阿卡斯族神的立場,族神大可派人回去,不過今晚還有我為諸位族神準備的和平宴請,族神不能不參加。」恆毅的話很平和,但是冰雪心、冰雪風的神情很冷峻,她們背後的那些族神也很冷峻。

這是宴請?

一些還沒想明白自己處境的族神們激憤質問。「無雙神這是什麼意思?我們歸還領土還不讓我們走?」

「不敢!只是想請諸位吃過晚宴再走而已。」

阿卡斯聯合文明的族神在內,極個別已經明白局勢的人都知道,恆毅是不會現在讓他們走的,現在無雙神族的使者還沒有出發,如果放他們立即離開,他們就能夠比使者更先回到聯合文明。

恆毅要的就是讓使者先到聯合文明,讓他們回去的時候面對難以迴避的野心者製造的壓力。

「既然無雙神如此盛情,我也就卻之不恭了。」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暗暗咬牙切齒,然而棋差不止一著,此刻除了隱忍又能如何?

「請諸位族神移往和宴廳——」恆毅作勢恭請,背後的頂尊們飛出門外,亮放著白光的傳送陣就是會議廳里幾百族神,幾百聯合文明總統帥唯一的路。

誰也沒有冒險逃走,這種局面下,勝負已分,徒勞掙扎是匹夫所謂,在場的族神長們不是熱血的勇士,而是——政治領袖。

會議廳里里,只剩下仍然從容端坐的冰璃月。

依孜姿抬手示意,留下的最後幾個頂尊也隨冰雪心和冰雪風飛入傳送陣,去了宴客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