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王道宇的劍就是從這裏拔出來的,鋒銳無比,最重要的是,這柄劍和自己的心意契合,而且在王道宇翻閱典籍之後,發現這柄劍生前的主人,和王道宇一樣,都曾經有着要將天門打破的願望。

甚至這個人曾經在天門上面留下過自己的痕跡,就是用這柄劍。

葉荒不知道這個地方叫做劍冢,也不知道這之間有多少的故事。

只是知道越是走進這篇懸崖,就越是感覺肅穆莊重。

這些胡亂插在山頭,插在懸崖上面,甚至是插在自己腳邊石頭上面的劍,似乎是充滿了儀式感。

葉荒是一個儀式感很強的人,或許是因爲從小就吃齋唸佛,見慣了來往香客,和法事的緣故。

走在這裏不免的心中就有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儀式感。

或許這裏也有一柄寶劍,誰都唔無法拔起來,只有自己。

這柄劍也在一直等着自己,等待着自己,等着自己將其拔起來,然後完成這柄劍的心願?

或許葉荒只是想多了,但是葉荒感覺現在不發生一些事情的話,似乎對不起這種儀式感。

一步兩步三步……

葉荒一步一步的走着,放眼望去是一片劍的海洋,無數各種各樣的劍。

有的已經鏽跡斑斑,但是仍然固執的插在石頭縫之中,有的只是看一眼就感覺彷彿會將眼睛割傷,斜插在地上,彷彿無法插在懸崖之上,因爲懸崖會被這鋒銳的劍一下劈開。

或是有些劍乾脆就躺在路邊,沒有插在地上,也沒有插在懸崖裏,像是被誰拿起來,然後又被丟棄了。

感覺有些悲傷。

這些劍總是能夠帶起葉荒的情緒,但是卻沒有一柄劍可以真正的讓葉荒有一種想要拔起來的衝動。

或許自己是跟劍沒有緣分?

好仍然不死心,都已經來到這裏,無論如何都要帶一柄劍走。

在葉荒看來自己選劍也應該是劍選自己,這是一個雙像選擇的過程,當然在這個過程之中,自己本身佔據的主動權更大。

已經來到山腳下,向上看去,密密麻麻的劍插在陡峭的崖壁上面,很多都是差勁崖壁一點點,分一吹就顫悠悠的直晃。

當然也有一些直接全部劍身都已經插到了崖壁之中,只留一個劍柄在崖壁之上。

或許抓着這些劍柄可以攀爬到崖壁的最上方?

或許在崖壁的最上方還插着一柄絕世好劍?

葉荒浮想聯翩,但是很快就收回自己亂想的心情。

因爲自己看到了一柄劍。

準確的說是看到了一柄讓自己心動的劍。

就像是冥冥之中自有感應一樣,葉荒感受到了這柄劍。

這柄看起來黑漆漆,已經生鏽的黑色長劍。

之所以說是長劍,是因爲這柄劍斜插在崖壁之上,僅僅是漏出的劍身部分,就比尋常的劍長出了將近半尺!

更何況還不知道崖壁裏面插着多深的劍身。 這柄劍就插在懸崖的左側,距離葉荒的距離並不是很遠。

但是也不是很近,大概在五十米的高度。

如果是對於普通人,這個高度已經是讓人望而卻步了,但是對於葉荒這樣的高手來說。

五十米,也就是一個起跳而已。

再加上現在葉荒已經學會了御劍飛行,所以五十米的高度真的算不上什麼。

還有就是這柄黑色的劍似乎是已經生鏽的眼中,葉荒也很疑惑,爲何說呢麼這樣的劍會和自己有感應?

其實生鏽就很明顯了。

就是這柄劍的材料不好,如果是好材料的話,自然不會生鏽。

也就是說已經很明顯了,這柄劍並不是什麼絕世好劍。

但是葉荒並不失望,要知道不是最好的東西就是對自己最好的。

只有最合適的東西對於自己來說纔是最好的。

也就是說葉荒在這個方面看的是很開的,葉荒今天最擔心的不是自己找不到寶劍,而是找不到和自己有感應的寶劍。

如果找不到和自己有所感應的,那麼自己就算是挑出了材料最好的寶劍,也不會對自己有太大的提升,只能放在收藏房間裏面讓其吃灰。

或者是找到了真正適合這柄劍的人,再把這柄劍送出去。

所以這根本就是沒有什麼意義的事情。

但是和自己有所感應的劍就不一樣了,這樣的劍對於自己來說,就是最合適的劍。

以至於合適到,第一次見到,根本就不用磨合就能生出感應。

葉荒現在也和自己腰上別的這柄寶劍有所感應,這就是因爲葉荒使用這柄劍已經有一段時間,所以纔會有所感應。

但是這柄黑色的生鏽的劍,僅僅是葉荒在看到第一眼的時候,就產生了感應。

這就說明,這柄劍和自己無比的契合,只要將其帶在身邊,就算是不用溫養也能發揮出尋常寶劍的威力。

如果是稍加祭煉,那將更加是如魚得水。

就像是自己突然長了一個手臂一樣,所謂如臂指使不外如是。

因此葉荒對於這柄劍簡直就是勢在必得!

這麼想着葉荒已經走到了這柄黑色寶劍的下方。

朝上看着寶劍的位置,葉荒縱身一躍,直接跳到了二十米左右,單腳踩了一下伸出來的劍柄,借力又是飛出了二十米。

這一下終於來到了黑色長劍的身邊。

葉荒也不猶豫,直接伸手就抓黑色長劍的劍柄。

抓住之後,就是用力一拔。

沒有想象中的阻塞感,就像是從豆腐中將這柄劍拔出來一樣。

一點遲滯的感覺都沒有。

用盡了全身力氣的葉荒翻滾着從五十米的高空落下。

在半空的時候葉荒就已經調整好身形,同時欣喜萬分。

原本以爲這柄劍應該就是一柄普通的常見,但是一抓到手裏面葉荒就知道自己是見到寶了!

在抓住這柄長劍的那一剎那,已經就感覺自己體內的力量和這柄常見瞬間劉融合在一起。

這說明這柄劍和自己是無比的契合,也就是說這柄劍就是最適合自己的一柄劍,不用祭煉就能使用的劍。

而且這柄劍在拔出的時候,那種削鐵如泥的那種感覺。

堅硬的石頭在這柄劍面前就像是豆腐塊一樣,一點阻擋的感覺都沒有。

葉荒怎麼能不開心?怎麼能不高興?

一個起落之後,葉荒已經落地,落地之後葉荒纔開始仔細的端詳手中的這柄黑色長劍。

說是長劍一點都不過分,這柄劍葉荒目測估計要有七尺長!

換算成米也就兩米多。

算上劍柄的話要將近九尺。

這是一柄雙手劍,其實單單看長度就知道了。

這麼長的劍根本就不可能是單手劍,必然是雙手劍。

如果是單手劍的話,那也太不協調了,而且不符合人體工程學。

而且也不美觀。

所以這柄劍看起來就顯示一柄放大了的普通單手劍。

光是劍柄就將近兩尺長。

劍身上面已經有不少鏽跡,但是沒有影響到劍的鋒銳程度。

因爲劍鋒上面並沒有生鏽的痕跡。

看起來就好像是劍鋒上面的材料和劍身不是一種材料一樣。

事實上,很多人在鑄劍的時候都不會只用一種材料,而是用很多種材料去混搭,這樣才能創作出最好的作品。

說不定這柄劍也是?

只是因爲沒有收集到足夠多的材料,但是又要鑄造一把這麼大的長劍。

所以乾脆就把那些材料全部用在劍鋒上面?

這種猜測似乎也是有可能的,但是到現在爲止還只能是猜測,具體是不是這樣還要去問一下王道宇。

劍並沒有劍鞘。

葉荒看着和這個長度的長劍苦笑,還要自己在特殊製作一個劍鞘。

或者隨便拿着破布抱一下就好了。

或者就是不管他,反正這峭壁上也不知道多少年了,風垂日曬的,到現在不還是這樣?

所以就就算是不怎麼管,也沒有什麼關係。

不過怎麼拿就又是一個問題了,似乎是隻能揹着,還只能斜揹着。

不然的話就會觸底,看起來很是愚蠢。

不過葉荒現在也顧不上現在的樣子會是怎麼樣了,直接快步離開了這裏。

走到了王道宇深邊。

這個時候王道宇和李忘生已經被這個長劍所吸引。

李忘生不知道這是什麼劍,只是感覺這個劍除了造型有些浮誇之外似乎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但是仔細看之下有好像是有什麼不同是自己看不出來的。

但是到底是什麼,李忘生就兩眼一抹黑了。

和李忘生不一樣,在葉荒一把抓住這柄劍的時候,王道宇就神色激動,但是被掩飾的很好。

不過在看到葉荒帶着這柄劍走到自己身邊的時候,還是忍不住激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