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現在阿黛兒有求於人,自然是好處多多,拉着老劉的胳膊在自己的桃子上蹭個不停.

“當然搞定了,等下咱們就不在這吃飯了,今晚去葡萄園邊上露營野餐,明早起來就開始探險魔獸森林,你們說好不好,我的老婆大人們?”

三女都是孩子心性,聽到老劉的建議,各個都很高興,於是一行人踏上了傳送陣,離開了繁華的達拉特,片刻之後就出現在葡萄園。葡萄園的傳送陣一直就藏在亂石堆裏,幾個人的出現並沒有驚動正在休息的精靈們,有了阿福和它死爹在前面帶路,一行人很快就脫離了葡萄園的範圍,來到一塊地勢稍高的小土坡上。

“這附近以前雖然我不經常來,但是也沒有什麼魔獸敢來這裏的,不知道現在是個什麼情況了,要不今晚就在這過一夜吧,問題應該不大。”

格里芬尼此時幻化成一個人類貴族的模樣,優雅的向幾個人推薦着露營地。它的一番話倒是提醒了老劉,這裏可是魔獸森林吶,到了晚上還是很危險的,一些食肉的魔獸到了晚上都會出來覓食。不過老劉已經想到了一個好辦法,可以安心的在這裏睡覺不怕危險。

“阿福,你不是神獸嗎,那這些魔獸就都是你的手下了,所以你負責守夜,一有動靜就去給我擺平,實在不行的再來叫我。阿黛兒,我們開始準備晚餐和帳篷吧,今晚就在這露營了。”

阿福聽到這個不幸的消息後,就用爪子捂着眼睛,趴在地上不起來。這擺明是虐待魔獸嗎,爲什麼我是獸神就要負責值夜啊!我不要當獸神了,我要睡覺!結果阿福哼哼唧唧的叫了半天,也不見有誰來同情它,最後只好認命了。 該死的,今晚要是哪個不開眼的趕來打擾我,我就把它切成肉片,明早叫大哥幫我烤熟了吃掉。阿福對老劉可是敢怒不敢言,於是這些怒氣都直接轉嫁給那些尚未露面的魔獸了。

很快烤肉的香氣就飄了過來,阿福顧不上在這發狠,晃着尾巴去要吃的了。奧莉薇婭獨自坐在一邊啃着水果,老劉和阿黛兒正在撘帳篷,負責烤肉的是露莉。阿福跟在露莉後面企圖先吃爲快,但是露莉可不是老劉,於是偷嘴的阿福被露莉用燒火棍痛毆了幾下屁屁,只好夾着尾巴趴在一邊看着了。

“兒子,你的實力太弱了,等你真的成爲獸神之後,就能想吃什麼有什麼,想幹什麼幹什麼了,聽老爹的話,快點修煉吧。”

格里芬尼自從得知了老劉在人類世界的作爲之後,就經常這樣教導阿福,但是效果都不怎麼明顯,阿福就是懶得練習魔法,但今天不知阿福是那更神經錯亂了,居然乖乖的聽話,開始練習起魔法來。一道道風刃從阿福的嘴裏噴出來,射向百步之外的大樹,砍得到處木屑橫飛。

“別玩了,快過來吃飯了,明天一大早還要出發呢,抓緊時間吃飯睡覺了,阿福。”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阿福可憐巴巴的趴在土坡下的一小片草地上,聽着不遠處老劉和四女的嬉笑聲,它不甘心就這麼做個守夜的,幾次想跑上去偷看,但是都被老劉外放的意識嚇退了,由此看來,無疑上面正在做着一些少兒不宜的事情。

“兒子,別灰心,等你繼承了鳳凰神的神格,到時天下的美狼任你挑選,就算娶一百條當老婆都可以,現在嘛,就先忍着點繼續修煉吧。”

說完格里芬尼就鑽回項圈裏了,顯然這個老色鬼也想着要去偷看了,但是同樣被老劉給嚇退了。一對光棍父子就這樣忍受了幾天折磨後,終於盼到了揚眉吐氣的時候。

衆人行至第四日,格里芬尼跑出來警告老劉,到地方了。

“這裏就是龍犀的領地了,離老遠都能感覺到那股子臭味,老劉你要小心一點,這些傢伙很警覺的。”

老劉聞言立刻就丟出了傳送陣,這可不是鬧着玩的時候,危險將近,得馬上把露莉她們送走。阿黛兒起初還不樂意,但是老劉提起當初和她初遇時的情景,阿黛兒就不再說什麼了,扶着露莉上了傳送陣,消失在老劉的面前。

“老公,我要留下來幫忙。”

奧莉薇婭抱着自己的***,她現在有幫忙的能力,只是不知道該如何幫忙,老劉考慮了一下,就帶上了她。紅這時也被老劉從**袋裏摳出來,變成一個小孩模樣,騎在阿福的脖子上。

“你們倆今天就是主力,等下我和奧莉薇婭負責把龍犀引出來,剩下的就看你倆的了,誰表現好,回去重重有賞,誰要是不聽話,我和奧莉薇婭今天就死定了,知道嗎?”

“殺一隻就一個魔晶的生命精華哦,不然紅不幹的。”

老劉一聽,當時就趴下了,一個魔晶的還得是生命精華!把自己榨成人幹也擠不出那麼多呀。可是現在還指着紅的魔法出彩呢,老劉硬着頭皮給了紅一個模棱兩可的回答。

“好,我的小寶貝,以後那些東西都給你哦,這總行了吧。”

紅拍了拍阿福的大腦袋,高興的說:

“小色狼,回頭弄死那些龍犀之後,姐姐都給你做成烤肉吃,記得幫忙哦。”

阿福聽到有烤肉,立刻表現出一副兇狠的樣子,看着就跟要咬人似的,看的老劉頭皮一陣發麻。

“你們倆等下就在這等着,我和奧莉薇婭負責把龍犀引出來,然後就給我狠狠的丟魔法弄死它,格里芬尼你在這裏指導她倆,用什麼魔法你最清楚了,紅可是全系,這點別忘了。”

格里芬尼幻化的貴族給老劉行了個脫帽禮後說道:

“願爲您效勞,我保證讓這些傢伙吃夠苦頭纔去死。”

聽到格里芬尼的保證,老劉拉着奧莉薇婭上路了,至於格里芬尼怎麼指揮戰鬥,老劉一點都不擔心,畢竟阿福在那呢。加上紅的強大魔法,估計就算是龍犀王復活,也不一定是這兩個小傢伙的對手。

龍犀的領地裏很少有樹木了,可能是都被它們給踩死了吧,不但如此,地上連草和石頭都少,到處是堅硬的泥土。走在上面雖然很不舒服,但是對於老劉來說,這倒是省的以後打地基了,隨便挖一挖就可以直接砌城牆了。

奧莉薇婭現在已經開始用***到處尋找目標了,叢林獵手的直覺告訴她,這附近就有一隻龍犀,只不過在擁有了***之後,這個附近的範圍大了一點。老劉看到愛妻的表現,連忙掏出幾顆加料的子彈來,這幾個是老劉四天來趕工製作的,每個裏面都有老劉一半的真氣,爲此老劉身上的幾個十級魔晶都變成白色了。

“老婆,這個咱們暫時還有點用不起,一定要命中哦。”

於此同時,一個巨大的身影終於出現在奧莉薇婭的瞄準鏡裏。

太大了!奧莉薇婭雖然一路上也聽過關於這種巨獸的介紹,但還是禁不住爲這龐然大物驚歎,粗壯的樹木在它身邊就如同一根小草般柔弱,它的脊背甚至比那些樹木還要高出些許,而且這巨獸還在做一件讓人驚詫的事情,它在吃石頭!一座裸露在地表的石山就是它啃食的對象。

“奧莉薇婭,給它一發普通子彈先引過來,然後試試用加料的子彈射它的眼睛,實在不行就帶到阿福那邊去,讓它嚐嚐咱們家魔法師的厲害。”

老劉也通過瞄準鏡觀察這隻落單的龍犀,但是距離實在是太遠,以奧莉薇婭那把***的射程,很難在這個距離上對它造成多大的傷害,於是決定先讓它靠近點再試一次。

奧莉薇婭的槍聲立刻就打破了森林的平靜,小美女早就有意思讓這個大傢伙湊近點,聽到老劉的話後立刻就發動了攻擊,子彈打在龍犀的肚皮上,爆出了一朵小小的血花。

傻乎乎的龍犀正在啃石頭,突然就覺得肚皮一疼,可是它四處張望卻沒有發現是什麼攻擊了它。正在龍犀鬱悶的時候,又一顆子彈打在它的傷口上。龍犀開始發狂了,作爲十級魔獸,它可是這片森林的主宰,除了來自同族的爭鬥之外,幾乎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傷害到它。

“吼!!”

龍犀的兩眼血紅,自然進化出的那一點智慧,早就淹沒在憤怒之中,它撒開四蹄,朝着傷口的方向狂奔而來,一路上它左右的張望,可是它跑了一里多遠後,依舊沒能找到任何可以攻擊的目標。就在這時,一個巨大的爆炸出現在它的膝蓋上。

“吼!!”

龍犀的速度讓它沒法控制住自己的身體,受傷的膝蓋一軟,它龐大的身體就跌進塵土之中。它這一倒下,大地都在震顫,龍犀的身體在堅硬的土層上劃出一道深深的溝壑,一直拖出了幾十米才停了下來。

老劉在射出一發**之後,就繼續用瞄準鏡觀察,隨着**引爆,冷汗從他的鬢角不停的滑落,老劉本意是攻擊龍犀的腦袋,可是這一炮卻只打中了龍犀的膝蓋,幸好是龍犀個頭夠大,不然這下就打偏了。

就在老劉這邊暗自尷尬的時候,奧莉薇婭的槍響了,瞄準鏡裏只看到龍犀腦袋上白光一閃,世界就跟着平靜了。由於龍犀是側着腦袋,所以從這個角度也看不到它到底受到了多大的傷害,老劉檢查了一下裝備,準備走到跟前去看看情況如何。

“奧莉薇婭,你在這隨時準備支援我,我到跟前去檢查一下,如果沒事了,我再叫你過去。”

說完老劉就拎着神器95,朝着龍犀的方向奔去,奧莉薇婭雖然有些擔心,但是經過幾次戰鬥的她,知道自己老公的本事,就放鬆心情,開始盯着倒在地上龍犀,準備隨時給老劉火力支援。

有過一次和龍犀王戰鬥經歷的老劉,並沒有傻呵呵的從正面接近這隻巨獸,而是選擇了它屁屁的方向,大約行進了三百來米,老劉就打開了天眼,觀察起前面的動靜來。結果從天眼帶回來的信息來看,老劉確定這隻龍犀已經死透了。

龍犀那塌陷的大肚皮上沒有一點喘息的跡象,暴露在空氣中的魔晶更是證明了它的死亡,白白的**正順着龍犀的鼻樑不停的滴落到地面上,而龍犀的半邊的頭蓋,早就給子彈上的真氣融化了,找不到一丁點存在過的痕跡,如果這樣還能活的話,那就不叫龍犀了,應該叫小強。

相信愛妻早就從瞄準鏡裏,看到自己已經平安抵達了吧,但老劉還是對着奧莉薇婭的方向揮動着手臂,不一會奧莉薇婭就飛奔過來,鑽進老劉的懷抱,和他一起查看這個龐然巨物。

“老公好厲害。”

奧莉薇婭在看完自己的傑作後,緊緊的抱着老劉,喃喃自語的說着,小美女知道,如果不是手中這把神器,就算是精靈全族一起攻擊這隻巨獸,也不一定能對它造成致命的傷害,因爲普通的武器根本就刺不穿龍犀那厚實的鱗甲,更何況鱗甲下還有一層更加厚實的皮膚。

“嘿嘿,老公到了晚上會更厲害的,我的小老婆,來親一個慶祝一下。”

奧莉薇婭果斷的在老劉的大臉蛋子上香了一下,這要是等着老公來親自己,那可就慘了。老劉得了好處,心裏面因爲狩獵聚巨獸產生的緊張感,緩解了不少,開始考慮起眼前的這隻龍犀來。

上次從格里芬尼那裏得到的那些戰利品,哪一樣在文明世界都是價值連城的寶貝,可是由於當時自己沒有空間裝備,就都白白的浪費掉了,後來一想起那些被自己丟掉的龍犀皮什麼的,老劉都感覺肉疼,那要是賣掉得賺多少金幣啊,就算留着給地下城裏做食物,也能省下幾百萬的買肉錢吧。

“奧莉薇婭,這隻龍犀我要帶回去,這些肉就留着我們的婚禮上做烤肉,想着都有面子,呵呵!”

小美女聽到老公的話,立刻就把空間戒指裏的東西丟出來了,一個小包裹,一把精靈短弓,和一袋箭。還是老劉初見奧莉薇婭時的那幾樣衣服和裝備,奧莉薇婭把東西簡單的往身上一背,空間戒指就對準了地上的龍犀,可是戒指卻沒反應,奧莉薇婭又試了幾次,結果還是一樣。

“別試了老婆,這傢伙太大了,戒指裏面裝不下它,等老公我給它改小一點再試試看。”

老劉說完就抽出猛虎刀,在龍犀的身上割起來,可是這個十多米高的大肉山,哪能想切開就切開呀,一個多小時過去之後,老劉也就是剛剛切開了半邊,自己還弄的跟血人似的。龍犀的腸子什麼的也被老劉弄得淌了一地,巨大的血腥味嗆得兩人直想吐。

“媽的,死了還這麼難搞,老子和你拼了。”

老劉說完就坐在龍犀的屁屁上,把猛虎刀往肉上一插,掏出最後一點空間之石,開始煉製起更大的空間戒指來,很快一個黑色的圓環出現在老劉的手裏,比起他現在戴的那個厚實許多,老劉把戒指戴好,對着屁屁下的龍犀就試了一下,這下可是大烏龍嘍,老劉收好了龍犀才發下自己懸在半空中呢。

“啊~~~”

老劉淒涼的嚎叫聲只持續了不到一秒,就戛然而止了,從十多米高處跌落地上,讓老劉連叫喚的力氣都欠,奧莉薇婭急匆匆的跑過來查看老劉的傷勢,可是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了龍犀巨大的嚎叫聲。

“奧莉薇婭,快去找阿福他們,我先自己慢慢走,是在不行就先用你那個傳送陣帶大家先回去。”

奧莉薇婭還想拒絕,她要帶着老劉一起,不過在老劉的勸說下,奧莉薇婭最後還是急速的朝阿福和紅埋伏的地方跑去。剩下老劉自己又坐在地上,揉着摔疼的屁屁,咒罵着該死的龍犀,其實他不是跑不動了,而是想借機試一下自己的實力,剛剛那下屁蹲兒摔得是有點疼,但是經過真氣淬鍊的身體,哪是那麼容易就受傷的呀。

奧莉薇婭回到約定好的伏擊地點後,就看到阿福和紅這在玩呢,你追我趕的不亦樂乎,連奧莉薇婭獨自回來,都沒有引起兩個小傢伙的注意。

全球追妻令:老婆,離婚無效 “紅,出事了,老公受傷了,還有一隻龍犀正朝他的方向過去,他要我帶你們先回去。”

奧莉薇婭剛剛說完,紅就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奧莉薇婭回來的方向飛去,阿福也只是愣了一下,就追着紅去了,只剩下奧莉薇婭一個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不過很快,奧莉薇婭也掉頭返回去找老劉了。

話說老劉坐在地上揉了一會屁屁,疼痛感就消失了,也不知是不是他的豐胸聖手也有止痛化瘀的功能,這時另一個巨大的身影也出現在老劉的天眼裏,不過這個傢伙比起剛剛宰的那個小了許多,速度也不是很快,大有試探老劉虛實之意。

老劉抓起地上的猛虎刀,運足真氣在刀身之上,只等這個傢伙進入攻擊距離,就開始發動攻擊。不過這隻龍犀跑到離着老劉百米多的地方就停下了腳步,開始對着老劉叫喚,哼哼唧唧的搞得老劉好不心煩。

老劉氣憤之餘開始思考這隻龍犀的意圖來,難道這個傢伙是在跟自己示好嗎?想到這,老劉開始放出一道意識,試着和這個聰明的傢伙交流起來。呵呵,還真是猜中了,在接到老劉傳來的信息後,龍犀很乖的趴下了。

龍犀和其他魔獸一樣,也只是擁有多一點智慧的野獸而已,對於實力上超越了它們的強者,也會臣服。和詭計多端的人類不同,它們不會勾心鬥角也沒有陰謀詭計,有的只是對於真正實力的崇拜和臣服。而老劉剛剛發出的信息更是嚇死龍犀,老劉是這樣說的。

“滾,老子今天吃飽了,想死的話明天再來,老子就先吃了你!”

看着地上的血泊和鮮血淋淋的老劉,這些話無疑都具有極大的說服力,龍犀不敢懷疑對面強者的話,作爲一個會魔法有智慧的生物來說,它深知精神力的強弱代表着什麼,那是對於元素的絕對控制,也是一隻魔獸實力象徵,而眼前的這個魔獸就是一個絕對超越自己的存在。

“王,臣服。”

從老劉和龍犀接觸的精神細絲裏傳來了這樣的信息。

“如果臣服就給我趴下,否則就殺了吃掉!”

得寸進尺是老劉一貫作風,可是現在龍犀的眼裏,這卻是眼前這個強大魔獸放過自己的信息,當即它就趴下了,獸性的本能讓它選擇生存,只有生存纔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一切都是爲了更好的生存。

老劉在看到龍犀執行了自己的命令之後,也並沒有放鬆警惕,他的天眼還在觀察着周圍的動靜,但是和龍犀的交流卻一直沒有停止,老劉不停的問着關於這個龍犀族羣的信息,他想知道在格里芬尼斬殺龍犀王十個手下之後,這裏是不是又出現了相同的勢力。 但是龍犀的回答讓老劉很開心,由於上一任龍犀王的失蹤,現在龍犀族羣裏的大多數成年龍犀都各奔東西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年幼的龍犀和幾隻年老的龍犀。剛剛給老劉宰了準備吃肉的正是現在龍犀王,而且這個倒黴的龍犀王,除了這些母龍犀和一些半大龍犀之外,根本沒什麼手下,現在臣服於老劉的這隻正母龍犀是它的一個老婆。

老劉想接着問問題的時候,急速而來的紅和阿福打斷了老劉的思緒,紅已經化身一道颶風,呼嘯着朝自己的方向而來,阿福顯然也是用了加速的魔法,速度快的像一道灰色的閃電,老劉連忙放出一道意識,阻止兩個小傢伙對身邊這隻龍犀的攻擊。

“主人,爲什麼不讓我殺了它啊,人家想換生命精華呢。”

紅鑽進老劉的**袋裏,留出大腦袋和兩隻小手,抱着老劉的大腦袋使勁的晃着,特別不滿意老劉阻止她的攻擊。阿福也趴在老劉的腳邊,舔着他身上的血跡,不時瞄一眼百米外的龍犀,想着自己的烤肉,不過這一大塊烤肉現在已經長了翅膀,正從阿福的面前越飛越遠。

“呵呵,這隻龍犀現在已經臣服於我的神威之下,就饒它一命吧,回頭我們就騎着它回去達拉特,想想到時多威風啊,至於現在嘛,我們還是要給這個傢伙一點點好處,讓它徹底的臣服於我。”

老劉又對着龍犀發出了一系列信息,無非都是一些威逼利誘的,最後還丟出一桶葡萄酒來,只不過那酒桶小了一點,連給龍犀塞牙縫都不夠,不過對於老劉的好意,這隻龍犀可是不敢不要,連滾帶爬的湊到跟前,連着地上一大塊泥巴都給吃進嘴裏。

吃掉了葡萄酒桶的龍犀木然了,嘴裏的泥土中有一股熟悉的味道,這還是它幼年時曾經嚐到過的美味,那時家鄉的美味果實還沒有被強大的鄰居搶走,每年的冬天所有的龍犀都可以去果園,享受一次這種美味的果實,回來後大家都會美美的睡上一覺,等着肚子裏的果實變成讓它們癡迷的果汁,可是它不知道,正是自己的這幅癡迷的表情,讓它失去了跟隨老劉的機會。

我勒個去,這大嘴得多少葡萄能夠它們吃的啊!本意想收留一隻龍犀做手下的老劉立刻就放棄了這個想法。不過另一個想法隨即出現在老劉的腦海裏——和這些龍犀交換領地,另外作爲代價,要這些龍犀保護自己的精靈之城。

自己現在有了精靈族的嫁接和移植技能,完全可以在不影響產量的情況下,建立另一個葡萄園,這就給自己這個計劃帶來了實現的可能,但是這個計劃是不是能夠實現,就要看自己現在能不能搞定這些龍犀了。

“這個可以隨便吃,但是要有條件,你回族羣去找個頭領來見我。”

老劉丟下這樣的信息後,就轉身和奧莉薇婭匯合去了,小美女正從遠處朝自己跑過來,臉上一副焦急的樣子,這讓老劉很是欣慰。

“壞老公,盡騙人,還說要用傳送陣回去,結果自己在這和大怪獸打架。”

老劉沒想到小美女第一次和自己撒嬌竟然是託了龍犀的福,連忙好生安慰了小美女一番,最後又親了幾下,纔算是把這件事揭了過去,回頭再看那隻龍犀的時候,它已經走得很遠了。

“大家注意,等一下會有很多龍犀過來,我要它們過來和我談判交換領地的事情。等下奧莉薇婭阿福和我在一起隨時準備用傳送陣離開,萬一龍犀發動攻擊,紅你就先丟出一個暴風魔法擋一下,然後我們用傳送陣回去。”

紅從老劉的**袋裏鑽出來,幻化出兩對翅膀,圍着老劉飛啊飛的,邊飛邊搶白老劉。

“主人好小氣,捨不得生命精華給紅吃,還要逃跑,等下龍犀要是敢不聽話,我就把它們全都殺掉,到時你要給我好多生命精華。”

老劉一聽就暈倒了,這事情越來越難辦了,這事情簡直是沒法辦了,那種事情怎麼能天天掛在嘴上啊,就算要吃也不能說出來呀,多難爲情啊,搞得什麼跟什麼似的。正暈着呢,身下土地的顫動讓老劉裝不下去了,一撲棱就站了起來。

“來了,大家戒備!”

老劉說完就放出自己強大的精神力,準備給來到的龍犀們一個下馬威,真氣也凝聚在手裏。紅聞言也開始準備,不過她這下可有點過了,大片的烏雲從四面八方涌過來,周圍的氣溫都跟着降了好幾度。

“風與水的交融,化作最冷酷的——水晶暴風!”

隨着紅一聲令下,天上的烏雲都匯聚在紅所指的地方,狂暴的風龍捲裏裹着不計其數的冰箭,兩種能量在一起碰撞爆發,變成黑色暴風裏的一道道閃光,那風暴越轉越大,始終圍着老劉幾人身邊,凜冽的氣流吹動着幾人的衣角。

“風與火的交融,化作最炙熱的——烈焰風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