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白玫進房間的那一刻,輕輕關上了門…….

就在白玫關上門的那一刻,米可特地轉過頭來看了看舒顏臉上的表情。

果然,舒顏臉色的那抹失落無以復加。

米可又嘆了口氣,說道:“我記得你之前跟我說過一句話:不是你的,終究不是你的。再怎麼強求,都沒用。現在,我是不是該把這句話送給你?” 舒顏閉上了眼睛,做了一個長長的深呼吸,然後重新睜開眼:“我對愛情,早就沒有太多的奢望。一切隨緣,隨遇而安。所以,不管這世界發生什麼,我還是原來的我。”

米可看向舒顏,臉上盡是同情的表情。在邁開步子的那一刻,她伸出手拍了拍舒顏的肩膀:“一個人如果堅強久了,就算是故意逞強,也會讓人誤以爲她是真的堅強。”

說罷,便踩着細高跟鞋,朝着自己的房間走去。

舒顏想要回到房間一個人靜靜,但,越是安靜,她的腦子越是亂成一團。

肖珃,終究不再是五年前的那個他了。

可,既然他已經和白玫在一起了,爲什麼不直接向她說明情況?

她曾經不止一次地問過他,爲什麼他一再隱瞞?

前幾天,他還一本正經地告訴她,想要好好地和她在一起,難道這一切都是假的?

可是…….她依稀記得肖珃眼中的那份堅定。

到底是他僞裝得太好?還是她被自己的直覺給騙了?

……

剛想着,江曉彤就從外面敲門進來,手裏捧着一束粉色的玫瑰花,一邊走着一邊欣賞着,像是看着在欣賞着一件藝術品似的。

舒顏笑了笑,問道:“曉彤,這花兒是陳總監送個你的?”

江曉彤突然擡起頭,紅着臉問道:“是不是很俗啊?”

舒顏笑了笑:“很美。”

“我從沒收過別人的花兒,之前也不稀罕別人送花兒,總覺得捧着花兒在大街上走,真的很庸俗。”江曉彤說着,臉上都是藏不住的幸福。

舒顏的目光落在江曉彤手中的玫瑰花兒上,那些花兒尚未完全綻開,粉色的花瓣層層疊疊,外面的幾層微微向下捲曲着,上面掛着的水珠晶瑩剔透…….

流逝空間 這是她第一次如此認真地去觀察一朵玫瑰花兒的樣子,她在這花骨朵兒中看到了青春和幸福的模樣。

舒顏盯着那花兒看了一陣,感嘆道:“一個女生,如果一生中沒收到一束花兒,是一種遺憾。”

“真的嗎?”江曉彤完全沒有發現舒顏神色中的異樣,一臉好奇地問道,“那現在,我的人生是不是沒有遺憾了?”

舒顏笑了笑,說道:“陳總監這麼超凡脫俗的人,能爲你做一件看似俗氣的事情,你幸福都還來不及呢?還會有什麼遺憾呢?”

江曉彤聽罷,紅着臉低下了頭,不再言語。

此刻,兩個人分別坐在兩張牀上,一個幸福洋溢,一個黯然傷神。

…….

舒顏由於晚上一直沒睡好,第二天早上也便起得特別早。

她剛走到樓下準備吃早餐,就和肖珃和白玫碰了個正着。

肖珃一直低着頭,並沒有發現舒顏的存在。

白玫的目光若有若無地從白玫身上掃過,然後擡起手挽住了肖珃的胳膊……

這種情景之後,舒顏很想避開。

然而,就在她倉皇轉身的那一刻,突然被白玫給叫住了:“舒顏……”

舒顏定了定神,然後轉過身來。

當她轉身的那一刻,看到肖珃正皺着眉頭看着她。

舒顏佯裝自然地笑了笑:“早啊!”

很顯然,肖珃覺得這一切太過意外,愣在那裏一直沒有說話,一雙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舒顏,眼中充滿了疑惑……

舒顏避開他的眼神,心中暗暗想道:他一定是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她,也一定沒想到今天會出現眼前這番尷尬吧?

不過,無所謂了。

給她一個機會看清事實,未必是壞事。

白玫笑盈盈地看了看肖珃,又看了看舒顏:“真巧啊,竟然在這裏見面了!”

肖珃這才發現,白玫一直挽着他的胳膊,於是不動聲色地放下了手。

白玫很識趣地將手挪開。

“你怎麼會在這裏?”這是肖珃問出的第一句話。

問話間,他一直蹙着眉頭,眼睛仍然一瞬不瞬地盯着舒顏。

舒顏淡淡笑了笑:“我們來拍一組…….”

舒顏話還沒說完,身後就突然響起了米可的聲音:“哎呀,這不是肖先生嗎?沒想到會在這裏見到您!真是榮幸之至呀!”

米可說着話,便走到了舒顏和肖珃中間。

她今天看起來精神不錯,化了精緻的妝,飽滿的紅脣很是性感。

肖珃笑了笑,回答道:“‘千色錦’打算在這邊成立一個品牌創意中心。”

“噢,原來是這樣啊。”米可說罷,目光便投向了白玫,“請問這位美女是……”

“白玫,‘千色錦’的首席設計師。”白玫伸出手,和米可輕輕握了握。

米可一邊打量着白玫一邊感嘆道:“可真是個大美人兒呢!這麼年輕就能成爲‘千色錦’的首席設計師,可真不簡單啊!”

“過獎。”白玫一直保持着那柔到骨子裏的微笑。

舒顏將米可和白玫聊得正歡,對肖珃說了一句:“我先進去用餐,你們慢慢聊。”

說罷,直接進了餐廳。

舒顏進餐廳之後,文知夏和趙思雨也下來了。

文知夏盯着肖珃看了好一陣子,突然驚得張大了嘴巴。

趙思雨有些納悶,輕聲問道:“幹嘛呢?一見到長得帥的男人就走不動路了?”

文知夏看了看肖珃、又看了看白玫和米可,最後目光又投到了正在餐廳裏選食物的舒顏身上,擡手捂着嘴巴拉着趙思雨一邊往餐廳裏走一邊壓低聲音說道:“亂套了……全亂套了!”

“怎麼了?”趙思雨不解,但是好奇心也就這樣被吊了起來。

“我跟你說,就剛纔外面那個大帥哥,我親眼見過他早上送舒主編到雜誌社,而且還不止一次!你說,他和舒主編到底是什麼關係?”

“什麼關係?”趙思雨問。

文知夏沒好氣的白了趙思雨一眼:“我這不是問你的嗎?”

趙思雨看了看一邊正在取早餐的舒顏,低聲說道:“我看不像是情人關係,如果是,現在那男的怎麼也不進來陪她吃早餐?”

文知夏又回想了一下,然後嘿嘿笑着搖頭:“世事複雜,請原諒我看不懂!”



舒顏從雲南回來之後,像是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

只是,她投入工作的時間比以前更長了。

忙着選片、忙着定稿、忙着出刊。

短短一週時間,將所有的事情都敲定了。

就等着新一期的雜誌投入市場,看讀者反響如何了。

肖珃這段時間也依舊沒有回碧波園,如果是以往,舒顏會納悶,會忍不住地去猜想:他到底去哪兒了?

但是現在,她已經不會去想這些事了。

在她看來,肖珃已經和白玫走到一起了,他在這裏的“家”要麼會成爲擺設,要麼不久後便會搬離。

奇怪的是:劉香秀也沒提過肖珃,彷彿她早就知道一切了似的。

只有小籠包兒,動不動就趴在門口朝着對面看。

或者拿出肖珃買給他的遙控小飛機,不停地擺弄着……

舒顏看着小籠包兒這樣子,感覺有必要做做他的思想工作。

小籠包兒雖然還小,但是該懂的道理,還是能懂的。

如果有一天肖珃真的和白玫結婚了,或者真的搬走了,這對小籠包兒來說,可能會是一次打擊。

所以,提前說明,循序漸進地引導,比被動地接受突如其來的打擊要強得多。

考慮到這些,舒顏將小籠包兒叫到了書房,打算和他好好聊聊。

小籠包兒手裏一直抱着那個遙控小飛機,舒顏見狀,笑着問道:“小籠包兒,你是不是很喜歡這個小飛機?”

“嗯。”小籠包兒點了點頭,“肖珃叔叔送我的東西,我都喜歡!”

舒顏道:“可是,我們不能一直收肖珃叔叔東西呀!”

“爲什麼呀?”小籠包兒有些不樂意。

舒顏解釋道:“我們不能隨便收肖珃叔叔的東西,就像我們不能隨意接受別人的東西,是一個道理。這個道理,媽媽早就跟你講過了,對不對?”

小籠包兒搖了搖頭:“可是肖珃叔叔不是別人。”

舒顏頓了頓,說道:“小籠包兒,肖珃叔叔雖然很疼你,可是他畢竟不是我們的家人。也許有一天…….”

舒顏說到這裏的時候,只覺得心頭有些酸澀,但是還是繼續說了下去:“也許有一天,肖珃叔叔會搬走。如果他搬走了,小籠包兒會不會難過?”

“對。”小籠包兒重重地點了點頭,隨即便問道:“可是,他爲什麼要搬走?一定要搬走嗎?”

舒顏剛想點頭,又止住了,說道:“我們現在只是假設。因爲未來的一切,我們沒辦法預知。但是,肖珃叔叔搬走,也並不是不可能。所以,如果有一天他真的搬走了,我們還要像從前一樣生活,好不好?”

舒顏話音未落,小籠包兒就使勁地搖着頭:“不!他不會搬走的!他說過,他要和你好好的!他說他要保護你的……”

小籠包兒說到這裏,眼淚突然流了下來。

緊接着,隱忍地哭了起來,嘴裏還在不斷地說着:“他說他會好好保護你的……他自己說的…….”

舒顏看着小籠包兒這幅樣子,真的好心痛。

她走到小籠包兒面前,伸手抱住了他,一邊拍着他的肩膀一邊說道:“小籠包兒,就算肖珃叔叔搬走了也沒關係,我們也可以生活得很好,對不對?媽媽也可以照顧好你,照顧好這個家,對不對?而且,我們還有劉奶奶,對不對?”

小籠包兒不斷地點着頭,但是那隱忍的哭泣聲,卻一直沒有停過。

……. 這天晚上,舒顏一直在陪着小籠包兒講故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