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真不愧是巫教第六副教主,他的實力怕是已經恢復了七七八八。

要不然,單憑那一道劍氣,絕對不可能傷到白額虎。

這白額虎活了不知道有多少年頭,戰力更是恐怖到了極點。

時常跟著白起廝殺,戰鬥經驗更是豐富無比。

如此強悍的白額虎,竟然擋不住巫玄皇的一指劍氣。

吼吼!

白額虎嘶吼了幾聲,原本雪白的瞳孔,逐漸變成了血紅色。

看來,白額虎是動了真怒。

這時,蓋九仙從戰車裡走了出來,她抬頭看向了巫玄皇,冷漠道:「巫教主,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想跟我伏虎洲開戰嗎?」

「伏虎洲?」巫玄皇有點不屑,冷笑道:「恐怕你蓋九仙還代表不了伏虎洲吧?況且,據本座所知,你已經被蓋家老祖逐出了宗族。」

什麼?

所有修士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寒氣,蓋九仙竟然被逐出了宗族?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蓋九幽一臉的漲紅,怒紅著眼睛喊道:「放屁!你才被逐出了宗族,你們全家都被逐出了宗族。」

蓋九仙緩緩落到了白額虎身前,抬手打斷了蓋九幽的話,冷漠道:「你什麼意思?」

見蓋九仙並沒有爭辯,也就是說,巫玄皇說的話是真的。

被逐出了宗族?

也就意味著,此時的蓋九仙已經沒有了庇護。

嘖嘖,所有修士的眼中都升起了一道淫-光。

沒有人不喜歡女神,如果能夠在征服蓋九仙,那將會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巫玄皇信然一笑道:「很簡單,隨本座回神靈山。」

蓋九仙臉色鐵青,暗暗握拳道:「雖說我被逐出了宗族,但有我父親在,就憑你巫玄皇,恐怕還帶不走我。」

「白起嘛?」巫玄皇摸了摸鼻翼,陰陰一笑道,「嘖嘖,實話告訴你吧,我巫教已經派出三名神人,前去擊殺白起了,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你父親白起應該被生擒,又或者是……被擊殺了。」

什麼?!

百里澤臉色大變,不由驚出了一身冷汗,難道真如天元老人所說,這裡不是自己該來的地方。

!! 怪不得巫玄皇敢如此的明目張胆,原來是有這個依仗呀。

此時,一些跟大周皇朝親近的世家,齊齊向後退去,下意識的跟蓋九仙來開了一段距離。

牆倒眾人推!

如果蓋九仙沒有被逐出伏虎洲,如果白起沒有出什麼意外,那麼,就沒有人敢動蓋九仙一根汗毛。

可今時不同往日。

此時的蓋九仙,就像是喪家之犬。

在所有修士看來,蓋九仙早已成了瓮中之鱉。

甚至,一些修士早已反水,想趁此機會向巫教表個態。

縱觀整個神道界,已經沒有什麼力量能夠阻擋巫教的崛起。

「巫教主,我等敢當馬前卒,替你擒下蓋九仙姐弟二人。」

這時,鐵鱗族修士率先向前走去,朝巫玄皇拜了拜,臉上儘是激動之色。

本以為可以被巫玄皇誇讚一番。

可讓鐵鱗族修士吐血的是,巫玄皇看都不看,一道劍指劈過,就將鐵鱗族修士給殺死了。

巫玄皇瞥了一眼化為血霧的鐵鱗族修士,冷笑道:「本座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人,你可以背叛蓋九仙,有朝一日,也可以背叛我巫教。」

「所以說,像你這種人,還是儘早扼殺在搖籃里為妙。」

巫玄皇聲音冷漠,就像一個決定世人生死的判官。

巫玄皇的實力很強,雖說還沒有破入神人境,點燃神火,但他絕對有著誅殺神人的實力。

神道界存在著天地桎梏,就算點燃了神火,也不能施展出超越通神境的戰力。

「小姐,你帶著少爺先行離開,我來斷後。」白額虎瞪著虎眸,身上長滿了銀色鱗片,它前腿向後傾去,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

蓋九仙捏著玉拳,她清楚,這是一個死局。

白額虎實力是不錯,但跟巫玄皇比起來,那就差得太多了。

據蓋九仙所知,除了她之外,還有這許多得到教統傳承的人被巫教『請』上了神靈山。

但凡有不從者,直接被廢去了修為。

巫教所圖甚大,可不僅僅只是一個南荒。

遲早有一天,巫教會跟西漠、東洲正面衝突的。

到了現在這個局面,再怎麼反抗,也沒什麼用了。

除非父親白起能夠在第一時間趕到。

以父親的實力,自然可以殺掉巫玄皇。

「退下。」蓋九仙也算理智,她抬起玉手,示意白額虎不要輕舉妄動。

果然,在得到蓋九仙的指令后,白額虎瞬間將身上的氣勢收了起來,而是護在了蓋九幽身前。

白額虎清楚,在蓋九仙的眼裡,蓋九幽就是她的逆鱗。

畢竟,這些年來,姐弟倆相依為命,可是受了不少的苦,兩人的感情還是很深的。

一旁的百里澤也是暗暗焦急,如果他有著養神九斬的實力,絕對有把握擊退巫玄皇。

就算擊退不了巫玄皇,也可以從容帶著蓋九仙姐弟二人離開。

可如今,他只有養神境巔峰的實力,連養神一斬都沒有達到。

叮啷啷,叮啷啷!

禪閣頂部的孫香香,還在悠哉悠哉的彈著琵琶。

好似,這裡所發生的一切都跟她沒有任何關係。

整個禪閣靜悄悄的,並沒有人出來阻止巫玄皇。

看來,西漠跟巫教還沒有到撕破臉的地步。

況且,一個蓋九仙,也不值得大日菩薩冒險。

萬一這是巫教設的局呢?

大日菩薩可是一個謹慎的人,尤其在被百里澤陰了一把之後,他就變得更加謹慎了。

「蓋九仙,考慮的怎麼樣了?」

巫玄皇有意看了一眼禪閣的第七層,嘴角泛著獰笑,似乎是在挑釁禪閣。

大日菩薩盤腿坐在蒲團上,他雙目緊閉,頭后閃爍著一輪赤色焦陽。

以大日菩薩的實力,自然是感應到了巫玄皇挑釁的眼神。

大日菩薩只是冷哼了一聲,又開始了念經,他並沒有因為巫玄皇的挑釁而變得躁狂,反倒是一臉的鎮定。

口中念著經文,渾身都被『卍』字法印環繞,他體內神力精純,就像汪洋大海一樣,滔滔不絕。

「好。」再三思量,蓋九仙還是選擇了妥協,她目光堅定,冷冷道,「我跟你回神靈山。」

巫玄皇笑道:「這才對嘛,識時務者為俊傑,放心,本座不會虧待你的。」

蓋九仙哼了一聲,暗暗咬牙,逐漸將太陰勁收回了體內。

蓋九幽似是有點不甘心,怒道:「老姐,咱們跟他拼了,也好為父親大人報仇雪恨。」

蓋九幽畢竟年輕,還想不通其中的關節。

報仇?

開什麼玩笑,先不說巫玄皇,就算是巫荒戰、巫洪冥兩人,蓋九仙也沒有把握殺掉他們。

更何況,巫玄皇身後還跟著一批忠實追隨者。

其中不乏一些實力強悍的修士。

解決了蓋九仙的事情,巫玄皇掃視了一圈,霸氣道:「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竟敢傷了青牛山的傳人。」

要來的還是要來。

說白了,巫玄皇就是沖著百里澤來的。

堂堂青牛山傳人,在他的地頭上被一個無名小卒給揍成了那個逼-樣,連腿都被打斷了。

如果巫玄皇再不做些什麼的話,那就顯得太不近人情了。

況且,青牛山還是巫教聯盟的勢力之一。

所以說,巫玄皇一定要替李重陽討回公道。

巫玄皇冷冷一笑道:「現在站出來,本座可以給你留個全屍。」

噝!

此時,所有修士齊齊倒吸了一口冷氣,扭頭看向了百里澤,搞得百里澤渾身不自在。

就連媚娘也扭頭看向了百里澤,裝作不認識百里澤的表情。

「是他嗎?」巫玄皇順著眾人的目光,扭頭看向了百里澤。

不知道為什麼,從百里澤身上,巫玄皇感應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這股氣息,讓巫玄皇極其討厭。

李重陽咬牙切齒道:「就是他偷襲的我。」

偷襲?

這李重陽,還真是顛倒黑白,明明是自己學藝不精,竟敢說自己偷襲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