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瞬間,陸晨就感覺到一陣說不出的愜意,好像生活中的一切煩惱都沒了,整個身體就像雨後的天空,清爽寧靜,飄飄欲仙,忘記身在何處,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才意識迴歸本體清醒過來。

剛清醒過來,就感覺金光竟然一陣蠢蠢欲動,馬上就意識到盒子裏一定是十分了不得的東西。

居然僅憑一點香氣,就能影響一個人的神智,該不會是一種致幻的毒品吧?

扭頭一看,楊老等人也全都迷醉了,一時之間沒人說話,也沒人動,微微閉起眼睛享受心曠神怡的感覺,陸晨看他們都很享受,沒什麼不妥的地方,就沒驚醒他們,等他們自然醒來。

陸晨推斷,他能最早清醒過來,和金光脫不了關係,金光讓他對不明‘香氣’有一定抵抗力。

許久,楊老等人,才一個個清醒過來,頓時都覺得非常不可思議,香料他們也不是沒見過,然而能有如此神奇效果的芳香,他們卻從來都沒遇到過,甚至都沒聽說過,紛紛聚攏過來查看。

黃金做的小盒子裏,是凝脂一般的東西,不時還有一陣說不清道不明的輝光。

太神奇了!

“看起來像是一種油脂,有不明的輝光,還有神奇的香氣,絕不是一般的油脂。”

“有點像傳說中的一種物品,不過,傳說,真的可以成真嗎?”

“我也認爲可能是傳說中那件東西,只有那件東西,纔會產生如此神奇的效果。”

衆人議論紛紛,都是老古董了,年級一大把聽過見過的很多,有些人腦海中閃過一個傳說,甚至有人動心了,想着過一會兒就出高價買下來,即使不說傳說中的那種東西,僅憑神奇的香氣,也足以令人神往,隔一段聞一次,足以受益非小,前提是首先拿一點化驗,不能是毒品。

吳老是衆人中鑑賞能力最強的,否則也不會成爲古玩協會的會長,衆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

“我想諸位都已經有答案了,只是……有點太不可思議了,對嗎?”吳老笑對衆人,他也有點不真實的感覺,傳說中的物品,或許只存在於神話故事中的東西,居然擺在他們眼前了。

佛脂!

說完,吳老說出一個答案,也是衆人想要說的。

“吳老,您說的佛脂,莫非就是傳說中,釋迦牟尼得道之後留下的肉身,被火化之後留下來的,和舍利子並稱的佛脂?”陸晨猛然想起一個傳說,也被震驚的不輕,實在是有點玄幻了。

佛脂,傳說中釋迦牟尼肉身焚化之後,沒有燃燒的油脂,也不能燃燒,據說服下有延年益壽的效果,塗抹在傷口上,即使是很嚴重的傷害,也能很快痊癒,不過傳說只是傳說並無證明。

歷史上,曾經有不少人大力尋找,然而一直都沒有實物出現,所以至今仍是一個傳說。

“除了傳說中的佛脂,還有什麼能產生如此異香?”吳老十分感慨,身體感覺都輕了三分。

“有什麼辦法可以驗證碼?”陸晨看看小小金盒中的凝脂,要真是佛脂價值可就太驚人了。 陸晨的疑問也正是在座很多人想要問的,佛脂雖然出現了,可究竟要怎麼驗證才能證明呢?

佛脂,不同於一般古玩,它的神奇自古流傳,卻只是傳聞,今天猛然出現在眼前,實物現身,所有人都希望有一個十分明確的證明,能真正看到的實據,而不是誰說的就是傳說中的事物。

“芳香、輝光,都是佛脂特有的,要是想要其他證明,還可以做科學的年代鑑定,看和歷史記載是否對應,至於更深一步,可以分出一點試試效果,看是不是如同傳聞中的一般神效。”吳老搖搖頭。

還真沒辦法馬上證明,誰讓佛脂不同於一般古董,自古以來就沒聽說誰擁有過。

陸晨當然捨不得,更何況金光已經給出答案了,他只是想找出一種不依靠金光鑑定佛脂的方法,既然沒有就不能強求了,如果真的和傳說中一樣神奇,關鍵時刻,可能會救命的,如果浪費掉豈不是可惜?

他連忙把佛脂收起來,他看出來,已經有人蠢蠢欲動了,在座的人都是有身份的人,倒不會明搶他的佛脂,不過可以買,可以想象,就是幾百萬、幾千萬,也會有人眉頭都不皺一下的。

“小陸,是不是你也該拿出一件古玩,讓我們也鑑賞一下?”吳老面對陸晨笑吟吟的說着。

多少有點找回場子的意思,畢竟今天陸晨出大風頭了,兩件古玩都被他給看出破綻,一件直接就被判定爲仿品,幸好即使是仿品,無論玉質還是雕刻技藝,都實屬珍品,假的價值也不會減少很多。

另一件就不一樣了,佛頭內有乾坤含佛脂,價值坐火箭一般上漲,陸晨佔大便宜了。

“也好,晚輩這裏有兩件古玩,還請諸位前輩鑑賞。”陸晨從兩個兜裏,各自拿出一個鼻菸壺。

正是雙龍鼻菸壺,陸晨在黑市上買來的,要不是他能認出來說不定就便宜別人了,因爲體積小,隨手就能放到兜裏,他很喜歡這對鼻菸壺,他就隨身攜帶了,沒事的時候就會拿出來把玩一下,欣賞一番。

兩隻精緻的鼻菸壺擺在桌上,頓時引起大家的注意,畢竟是陸晨拿出來的古玩。

如果在陸晨剛進來的時候,誰也不會太在意,畢竟他他年輕了,即使有點真本事也很有限。

現在卻不同了,高仿子岡玉,內有乾坤的佛頭,已經讓陸晨的分量,從無足輕重變的舉足輕重,他就是拿出來一塊石頭,衆人也要好好想想,會不會石頭裏面就有一塊絕世美玉藏着。

兩隻鼻菸壺,很快就被衆人分開傳看,放大鏡,手電,就差用X光透視了。

“果然是上等的墨翡,你看這顏色,多純真啊?”

“顏色很純正,不過深淺度還是有細微差別的,也算是十分難得的精品。”

“畫工十分不錯,堪稱絕頂,看兩條龍龍飛鳳舞,活靈活現。”

衆人傳看一圈,都是對墨翡和畫工的評價,沒有一個人給出鑑定結果,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因爲雙龍鼻菸壺在歷史上多有仿造者,甚至有些放造出來的,比這一對還要更精緻更逼真。

要是換成別人,他們很可能給出一個高仿的結論,然而到陸晨身上他們就一定要謹慎了。

高仿子岡玉,內有乾坤的佛頭,都能被陸晨看出來,難道看不出這是一對很不錯的仿品嗎?

也有一些人心中不忿,認爲這就是一對仿品,剛纔的表現,可能是運氣使然,終於打眼了。

“做工不錯,上等的墨翡雕琢而成,畫工也十分精湛,在衆多的仿品中,也算是佼佼者了,其實這對鼻菸壺的製造者,是原故宮的皇家設計師,後來被人惡意陷害,被調去修建地宮,死在裏面了,存世量極少。”吳老拿着一隻鼻菸壺,左看右看得出結論。

陸晨心中苦笑,他實在不想再出風頭了,然而一對真品被說成仿品,他又不得不爲鼻菸壺正名。

他也知道皇室用品必屬頂級,而雙龍鼻菸壺用的墨翡,爲什麼會顯得有些濃淡不均呢?

他研究了很長時間,在金光的輔助下,才終於有一點結論,鼻菸壺用的墨翡,確實是最頂級墨翡,均勻一致,然而在製作過程中,被一些其他因的素影響,纔會造成濃淡不均的景象。

究竟是何種手段,已經無從考證了,不過他懷疑,和形成雙龍戲珠的景象有關。

“吳老,您想見證一個奇蹟的誕生嗎?”陸晨拿過兩隻鼻菸壺。

“怎麼,難不成你要告訴我,這對鼻菸壺,就是歷史上的雙龍鼻菸壺?”吳老頓時吃了一驚。

陸晨帶來的震驚已經太多了,所以他剛有舉動,吳老就已經產生懷疑了。

“真正的雙龍鼻菸壺?不會吧?雙龍鼻菸壺不是虛構出來的嗎?”

“怎麼是虛構,只是消失了,一直以來,都沒人發現真正的雙龍鼻菸壺究竟藏身何處。”

聽到吳老的話,衆人頓時有些震驚了,要是別人說這話,他們非大笑一番,然後就直接走人,然而吳老就不一樣了,德高望重,更何況這對鼻菸壺是陸晨拿出來的,就更是非同一般了。

陸晨點點頭,沒說話,就讓事實來證明。

他拿出一點鼻菸,放進兩隻鼻菸壺,然後點燃,一點點青煙從鼻菸壺上嫋嫋升起。

開始的時候,只是一縷普通的輕煙,衆人也沒太在意,可很快就不一樣了,輕煙嫋嫋升起的時候,竟然像神話一般,變形,成爲一條龍的形態,兩個鼻菸壺各自形成一條活靈活現的龍。

尤其是兩條龍竟然還會糾纏在一起,形成一幅雙龍戲珠的景象,和傳說中的景象一般無二。

一縷陽光照在兩條煙龍上,居然有一點紫意浮現,讓兩條龍更顯得雍容華貴。

紫氣,被稱爲皇家之氣,一向是尊貴至極的代表,和皇室專用的黃色有的一比,不過在黑市上的時候,陸晨倒是沒發現紫光,所以他也有點驚奇,對製造出雙龍鼻菸壺的能工巧匠們,真心的讚歎。

非常可惜,古代很多神奇的技藝,都已經消失在歷史長河中了,很多神奇的景象,即使是現代科技也無法重現,就像兩條煙霧組成神奇的雙龍戲珠的景象,就不是現代科技能做出來的。

雖然國家採取很多辦法,挖掘挽救,可很多技藝消失了就是消失了,挽救也挽救不回來。

“這……?”衆人都說不出話來了,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麼好,這景象……實在是夠玄幻的。

幸好,經過高仿子岡玉、內有乾坤的佛頭,他們已經有一定抵抗力了,否則非有人激動的進醫院不可,即使如此也有人呼吸困難,連忙坐下來舒緩情緒,剛感覺好一點,又難耐心頭之癢,站起來繼續觀看。

一大羣人都靜靜的,大氣都不敢出一口,生怕帶來的一點風,會把兩條煙霧之龍吹散了。

一直到兩隻鼻菸壺的鼻菸燃燒完畢,雙龍戲珠的景象消失,衆人才從詭異的靜謐中走出來。

“小陸,說,你今天是不是來砸場子的?”吳老笑罵,今天陸晨帶來的驚奇,比他過去十年經歷的都多,都震撼人心,尤其是兩件重寶的出世,換成任何人,一輩子能有一件就受用不盡了。

不過他心中,馬上又升騰起另外一句話,寶物有德者居之!

難道說陸晨,就是有德者?

不然怎麼解釋,年紀輕輕的,就有如此毒辣的眼力,還能擁有兩件傳說中的古董呢?

儘管這個念頭只是一閃,吳老已經深深記在心裏,想忘都忘不掉了,今天的刺激實在太大了。

“他就是來砸場子的,而且還不是一般的砸場子。”楊老緩緩坐下,剛在站的腿都有點酸了。

衆人深以爲然!

今天陸晨的表現,就像是一顆太陽,讓他們都黯然無光,幸好在座的都是一些古玩行業老前輩,都已經過了爭鋒好勝的年齡,否則非鬧出點事兒來不可,即使如此也有不少人心中不快。

“來,說說,你這對雙龍鼻菸壺是怎麼得來的?”吳老喝了幾口茶,終於從震撼中恢復過來。

“前些天我到京都的時候,參加了一個地下黑市。”陸晨倒是沒撒謊,也不怕被其他人知道了。

玩古玩的人,對於黑市都不會陌生,也有很多人都參加過,沒什麼好忌諱的。

只要拿到的古玩不是贓物,不是盜墓得來的,即使被人舉報抓住了,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

聽到僅僅十萬,就拿到傳說中的雙龍鼻菸壺,衆人更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要是能確定是真正的、傳說中的雙龍鼻菸壺,別說是十萬,就是幾十個十萬,幾百個十萬,也會有人毫不猶豫的拿出來,關鍵是……眼力,慧眼識珠,沒有足夠的眼力,寶物在前卻不自知,有眼力的人就會抓住機會……結果自然是賺個盆滿鉢滿了。

到這個時候,對於吳老讓陸晨代表廖城參加交流會,本來還有一點意見的人,也都沒意見了,換成是他們,儘管可能經驗豐富一些,知識廣博一些,可是眼力,卻不敢和陸晨相比了。

而交流會上,需要的經驗和知識,遠遠不如眼力重要,鑑定,也是非常重要的環節。

應衆人的要求,陸晨又拿出一些鼻菸,放在兩個鼻菸壺裏點燃,雙龍戲珠景象又開始上演,衆人靜靜的或站或坐,看着中間被清理出來的桌子上,兩條煙霧之龍二龍戲珠,心曠神馳,他們都知道,過了今天想要再欣賞,難了,如此寶物肯定會被妥善保管起來。

吳老的電話響了,接起來,剛說幾句他的臉色就變了,表情有點嚴肅還有點陰沉。 看吳老的神情不對,大家都知道出事了,能讓吳老的臉變色的事兒,肯定不是一般的小事兒。

“諸位,今天抱歉了,有點事需要處理,我先走了,陸晨,你也和我一起!”吳老叫上陸晨。

“您老請便!”

吳老帶着陸晨,出門,坐上車一路駛去,陸晨看吳老的心情不是很好,也就沒問他怎麼了。

“剛纔我接的電話是警局打來的,古玩市場上有人出售可疑的文物,警局懷疑是剛出土的,要我去幫忙鑑定一下。”過了一小會兒,顯然吳老的心情平復下來,向陸晨說明剛纔的情況。

“您是說盜墓?”陸晨知道剛出土的文物,一般有三種途徑,第一種就是正常的,國家正規單位的考古發掘,把地下的文物挖掘出來,保護性發掘;第二種是因爲建築等一系列正常行爲,誤把古墓挖開,這種情況很少見,不過也不是絕無僅有,通常會在發現後進行保護性發掘;第三種就是盜墓了,是一種破壞性違法行爲。

盜墓,自古以來就有,已經有很久的歷史了,向上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

尤其是到了春秋時期,‘禮壞樂崩’,往往對死者實行厚葬,甚至進行攀比,墳墓中的陪葬物品越來越有價值,也直接助長了盜墓之風,因爲盜墓所得,會十分豐厚,讓不少人瘋狂加入盜墓大軍,逐漸形成體系。

“目前還只是懷疑,需要對文物進行鑑定。”吳老說道。

鑑定是一門很專業的能力,需要豐富的知識和大量的實踐,非專業人士,很難做出準確的結論,文物如果剛被挖出來,會有特定的特徵,有經驗的古玩專家,能看出文物出土的時間有多長,甚至聞一聞都能做出判斷。

以前陸晨也聽說過,不過他接觸過的古玩,都是已經出土很長時間的,剛出土的還沒見過。

很快就來到警局,陸晨就看到函聽蘭,剛纔吳老接電話的時候,以他超人的聽力,就聽到是函聽蘭打的電話,甚至全部內容都聽清了,不過他不會說出來的,實在是有點駭人聽聞了。

“好久不見,你還好嗎?”陸晨主動打招呼。

“你也來鑑定文物?”函聽蘭稍有點意外,她打電話給吳老,沒想到吳老還帶了一個人來。

公事要緊,兩人簡單打個招呼,函聽蘭開始介紹案情。

今天他們接到報警,是一個李姓古玩店主打來的,說有一個農民打扮的人,出售可疑的文物。

於是他們火速出警,李店主有意糾纏之下,他們趕到的時候,出售可疑文物的農民還沒走,連人帶古玩全被拿下,帶到警局裏來了,不過鑑定的時候出麻煩了,警局裏可沒有古玩鑑定專家,於是打電話向吳老求助。

“小陸,你來看看。”吳老笑眯眯的招呼陸晨,讓他先看,實際上對陸晨來說也是一個鍛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